都市悍贼 第52节 父亲
    “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敬你一杯。”新时代小区,古辰逸举起酒杯笑嘻嘻地向父亲敬酒。

    古河欣慰地端起酒杯,喝一大口,说道:“小逸,今天情况特殊,所以允许你也喝一点。一是庆祝全家团聚,我也算是劫后余生;二是听你妈说,这一年来你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人比以前也成熟了很多,值得表扬……不过,你不能骄傲,要继续保持下去。”

    “爸,我知道。”古辰逸乖巧地点头。

    重生之后,他和父亲聚少离多,因此,感情方面其实比较空白。春节才第一次见面。然后,假期一过,古河又赶赴巴基斯坦工作。要不是这次遭到无妄之灾,父子俩十有**到年底才能相聚。

    他们喝着温热的老酒,随意说话。

    母亲又炒了两个菜出来,放到桌上。青椒牛肉片、糖醋黄鱼,都是古辰逸平时喜欢吃的菜。

    “妈,菜够吃了,一起来吧。”

    “对,也拿个酒杯过来,我们全家人难得相聚。”

    古河在核工业部下属的一家重工公司工作,他是解决发电机核心部件运转问题的现场工程师,学历虽然不是很高,但动手能力极强。因为常年在制造、装配、调试第一线工作,养成了嗓门宏亮,语言精练的个性。

    顾佩兰答应一声,坐到父子两人中间,先给两人夹菜,道:“吃吃看,味道怎样?”

    “这还用说?你做的菜,吃到嘴里打巴掌也不肯放的。”古河笑道。

    “是啊,妈的手艺超赞。”

    其乐融融。

    古辰逸的父母个头都不是很高,父亲一米七五左右,母亲一米六。长的也比较普通。不过,顾佩兰出于职业习惯,特别爱干净。不仅家里环境常年保持整洁,而且梳妆打扮也是走干净路线……换句话说,是朴素无华,清清爽爽的那种。

    顾佩兰吃了一口菜,忽然问道:“小逸,妈妈不在家的几天,小雨是不是经常来?”

    “咦?妈怎么知道?”古辰逸佯装惊讶地问。

    “家里有没有人来过,我一看就知道。”

    “嗯,她知道你去巴基斯坦了,怕我一个人不吃饭,过来监督我的。吃完晚饭就回去做作业。”

    对雨夕颜,母亲一向是非常满意的,但随着儿子年龄的长大,顾佩兰心里其实也非常矛盾。

    雨夕颜的家庭出生太高,雨家是魔都响当当的四大家族之一,而且,雨夕颜貌美如花。这样的一个女孩子长大之后,求婚者还不踏破门槛?又岂是他们这样的普通市民家庭可以妄想的?

    因此,喜欢雨夕颜的同时,母亲时不时地给古辰逸敲警钟。担心儿子的感情陷进去。

    “唔,小逸。妈妈一向不反对你和小雨往来。但你要摆正自己的心态。做好朋友、好同学当然可以,但不能有其他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们那样的家庭,是不可能看上我们这样的家庭的。妈妈这是为你好,懂吗?”

    古河从另一个角度出发,言简意赅地说道:“读书的时候专心读书,不能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爸,妈,我懂,放心吧。”

    顾佩兰转而又问:“还有,你上次电话中说,认了一位姐姐是怎么回事?”

    相处了一年时间,古辰逸对母亲的性格脾气已经摸透,笑道:“妈,我和她认识一年了。第一次见面是在764路公交车上,有人偷我书包里的钱,被她发现后阻止。还有一次,一个疯子在车上拿刀伤人,差点刺到我,也是她保护我的。”

    “哦,这样啊?她多大年龄?”

    “二十二左右吧。”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敢在公交车上制止小偷和疯子,不简单。”古河称赞了一句。

    “你爸说得对,下次请她到家里来吃饭。对了,她住哪里?”

    “住在和平小区,是自己买的房子,和一个女大学生合住。”

    “唔?她父母是做什么的?”

    “妈,她是个孤儿。”

    “孤儿?买了房子?二十二岁?她做什么工作的?”顾佩兰的感觉顿时如刁德一看阿庆嫂,这个女人不寻常……

    “妈,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她在五宝古镇做导游。还有,她武功很高,经常指点我打拳练武什么的。”

    顾佩兰笑道:“我怎么越听越想快点见到她?这丫头要真的像你说的这么能干,心底又好,我们倒不妨收下来做干女儿。”

    古河取笑道:“没这么便宜的事吧?二十二的大姑娘,人又好,还有钱,你收下来做干女儿?有这样的便宜事?”

    古辰逸挠挠头,扯开话题说道:“爸,你把巴基斯坦的脱险故事讲一讲吧。”

    “呃?这事虽然顺利解决,其实风险还是挺高的……”古河将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又道:“巴基斯坦和印度、孟加拉国、阿富汗这些贫穷国家接壤,治安形势本就不好。阿富汗这个邻国局势更加混乱,黑~帮将手伸到了巴基斯坦。幸好这次绑架我们的那帮人只为求财,我们才这么快被释放。”

    古辰逸前生去过阿富汗,对阿富汗的暗黑势力非常了解。这几年,塔利亚的势力不断膨胀,还组建了训练营。专门训练中东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而且,他们训练出来的杀手大多进行洗脑,或者干脆使用精神控制药物,是个非常邪恶的组织。

    联想到在东溪湿地发生的事情,古辰逸意识到塔利亚基地组织在筹划一项大行动。不过,塔利亚的大敌是美国以及欧洲国家,如果真的要采取大行动,目标也不会选择华夏。

    尽管如此,古辰逸总感觉自己和塔利亚之间会爆发一场“战争”。

    要赶快强大起来啊!虽然说自己踏入了凝气期一层,算是真正的修真者了。但对上山本、杰夫这样的高手不具备任何优势。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多异能者以及隐居的高手。

    要是现在对上他们,他依然处于弱势。

    吃完饭,古辰逸陪着父亲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暑假已经开始,作业量大幅减少,看看电视无妨。

    但他只看了几分钟,母亲就在客房喊:“小逸,你过来。”

    嗯?母亲发现什么东西了?

    古辰逸走进客房,脸色顿时尴尬起来。

    母亲拿着一个假发套,他用来假扮赵玫瑰的那个,不解地问:“家里怎么有这个?”

    前段时间,张忆晚、王雨纯住在家里的时候,古辰逸将乔装打扮的这套道具分开后藏好。这个假发套藏在一堆已经不穿的旧衣服里,怎么被母亲翻到了?

    “妈,是学校组织假面舞会时买的发套,其实也不是我的,是小雨的。我拿回来后放在柜子里,已经有段时间了……妈,你别爬这么高,摔下来就不得了。”

    客房有两排吊柜,在门口上方。前段时间,古辰逸在吊柜最隐蔽的地方挖了一个洞,通向吊顶,将特工用的东西都藏在里面,然后用木板封好。正常情况下,母亲是不可能发现这地方的……但如果发现,会把她吓个半死。

    这里面还藏着坂田一郎那里缴获来的枪支呢!

    古辰逸心道:父亲这段时间呆在家里,家里的这些东西一件也不能留,要全部搬走。

    两天后,古辰逸将张忆晚带回家。

    古河、顾佩兰听到门铃声站起来,微笑着看向门外,随后,夫妻两人不约而同地睁大眼睛,又对视一眼……

    “爸,妈,这是张忆晚。忆晚姐,这是我爸我妈。”

    张忆晚见古河、顾佩兰神色怪异,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自己,还以为脸上多了或者少了东西,可是,鼻子眼睛嘴巴都在啊,没多没少……她略略有些迟疑地叫了声:“叔叔,婶婶好。”

    顾佩兰这才醒悟过来,说道:“闺女,快进来。”走上前盯着张忆晚看,“啧啧”连声道:“太漂亮了!你怎么长得啊?小逸,你怎么事先不对妈说,你的忆晚姐是个大美女?”

    雨夕颜虽然漂亮,但是年龄还小,该发育的部位尚未发育完全,神色间也有一种涩涩的少女味道。但张忆晚就不同了,长得漂亮不说,身材也相当惹火。

    “婶婶,你笑话我呢。”

    “没,是真的。”顾佩兰拉过张忆晚的手,又看了几眼,心里暗叹:“这孩子什么都好,心底也善良,就是年龄大了小逸好多岁。否则,她比雨夕颜更适合做自己的儿媳。”

    古辰逸笑道:“妈,你先让忆晚姐坐下吧。”

    来不及请她坐下,母亲又说话了:“唔,看妈妈糊涂的……闺女,小逸不是叫你为姐吗?听说你还是一个孤儿,不如做我们的干女儿吧。”很热切地看着她。

    张忆晚心中一暖,低声叫道:“干妈!”

    “好,好!”拉着张忆晚的手,顾佩兰转过头笑道:“老古,我们真是捡到宝了。”

    古河呵呵笑了两声。

    “干爸!”张忆晚叫了一声。

    “坐,坐下说。”

    夫妻两人大约是看的满意,喜笑颜开的。

    这样的局面下,虽然张忆晚长了张利嘴,这时候也见变得木讷起来,红着脸说道:“干爸,干妈,你们也坐。”

    旁边古辰逸摸了摸鼻子,看来,父母都很喜欢张忆晚。他们是很善良本份的人,如果知道张忆晚的真实身份是贼,又会有何反应?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