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65节 返回
    黄衣衣被卧龙崛起安排到文莱中学当老师,目的是为了埋伏在古辰逸身边,观察出现他身边的每个人,调查古小军的死亡真相。这个任务除了组织内两位领导陈成强和王慎行知道,其他人都不清楚。

    当然,她此去和古辰逸有关,有心人也猜得出来的。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黄斌才不敢轻举妄动。他不笨,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怀疑,一旦出现在古辰逸身边,怀疑就会转变为确定。

    而黄衣衣到了文莱中学上班后,发现原本应该简简单单的古辰逸越来越让她看不透,这让她很无奈。

    不仅如此,她总感觉这个男生身上有一种非常熟悉的东西,嗯,就是让她感觉很亲切的那种……

    还有一点,就是这小子很惫懒,经常想吃她的豆腐。

    吴中华、徐晓伟向李云校长了解情况的时候,她不时地冷眼看古辰逸。

    他在吃东西。

    后方指挥部空投的食物很多,不仅包括罐头食品、矿泉水,也包括一些锡纸包装的熟食,如烤鸡等。

    此时,他正撕开一只鸡,拿着鸡屁股在嘴里啃咬,嘴唇亮晶晶油腻腻的,雨夕颜不时拿着纸巾给他擦,六班的班长徐蓝则给他递水递食物。

    黄衣衣连连皱眉。

    这臭小子的这副吃相怎么像电影里的恶霸地主?吃东西还要两个漂亮的女生服侍?

    “古辰逸!”蓦地,她喊了一声。

    “啊?衣衣老师?”古辰逸站起身子,惫懒无行地走过来,人还没走到,手里的鸡屁股已经伸到了她胸前,“这鸡屁股不错,肉嫩味美,给你尝尝。”

    油腻的鸡屁股差点碰到她胸前的两处高耸,黄衣衣吓了一跳,赶紧跳开半步,怒目圆睁,说道:“古辰逸,你跟我来。”

    这里人多,她不能对他动手。

    古辰逸摇摇头,跟在她后面走去。

    走过一个拐角,黄衣衣那个气啊!这臭小子就是这样,惫懒无行,让她经常气得抓瞎。特别是上次小公园解手,居然折回来偷看,气得她追杀两条街。可这臭小子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想起这事,她就曲起手指重重敲他的脑袋。

    古辰逸委屈地叫道:“衣衣姐,会肿起来的,小雨看到后又会碎碎念半天,以为我在哪里撞到的。”

    “活该!”

    “呃,你真的不吃鸡屁股?味道不错的。”

    “不吃!我问你件事,赵玫瑰是谁?认识吗?”

    认识,怎么不认识?

    古辰逸咬了一口鸡屁股,腮帮子乱动,很快咽了下去,说道:“她谁啊?你怎么关心起她来了?”

    “真不认识?”

    古辰逸点点头。

    “那你听到过这个名字吗?”想起这臭小子经常开玩笑,又补充道:“唔,我这里听说的不算。”

    “那样的话,还真是没有。她怎么了?要我做点什么?”

    “她昨晚就在岛上,杀光了绑匪。”

    古辰逸表现出恰如其分的惊讶,道:“啊?这么厉害?那她漂不漂亮?如果长得漂亮,武功又高,娶了做老婆倒是不错。”

    黄衣衣气得七窍冒烟,骂道:“你一个小屁孩,脑子里整天想些什么?赵玫瑰又漂亮又厉害,会嫁给你?”

    “嘿嘿,衣衣姐,我开玩笑的啦,赵玫瑰又怎么了?哪有衣衣姐你漂亮?我要娶也娶衣衣姐……”眼看她又要发怒,加了一句,“……这样的人。”

    “我看你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

    “衣衣姐,不用这样咒我吧?别人不愿意嫁我,我猜你一定肯的。”

    “噗噗噗!”黄衣衣在他额头连爆了三个爆栗。

    雨夕颜悄悄跟了过来,刚探出头就被古辰逸看到。离这么远,古辰逸估计她没听到在说什么,就招招手请她过来,等她走近后说道:“小雨,衣衣老师问我知不知道赵玫瑰,我没听说过这名字啊,你听说过吗?”

    小雨心领神会,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是李校长说的,昨晚杀绑匪的人可能是赵玫瑰。”

    黄衣衣本来准备单独找雨夕颜谈,这时候被古辰逸一口说破,也就失去了单独找她的意义,便问:“小雨,那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就知道这些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雨夕颜久在古辰逸身边,说起谎来那是小菜一碟,眼睛都不带眨一眨的。

    黄衣衣调转枪口,说道:“古辰逸,我感觉你有点不老实。”

    “衣衣姐,我又怎么了?”

    “山洞里所有人都听到枪声、爆炸声,就你没听到?我对你还不了解?除了奸诈似鬼,还有一点就是敏感和谨慎。山洞里爬过一只老鼠,你都知道是不是雌的,会听不到枪声?”

    古辰逸被说的张口结舌,问:“衣衣姐,你,你不会认为我会非礼老鼠吧?”

    “噗嗤!”雨夕颜忍不住笑出声,心道:“衣衣老师也真是的,这么说小逸。”

    “比喻!比喻知道吗?”

    “那为何不拿人来作比喻?你和小雨半夜里走到我床边,也许我会分得清楚是谁。”

    “臭美!”雨夕颜红着脸打他一下。

    “还在装蒜?”黄衣衣又要弹他的爆栗。

    古辰逸后退半步,叹息了一声,道:“真是野蛮女友……呃,野蛮女老师,小雨她们不是说过了吗?我怕睡不着,在耳朵里塞了布料。”

    “这么说,你预料到昨天半夜会有枪声、爆炸声?”

    “也不是,有备无患嘛。”

    黄衣衣俏脸一板,诈唬道:“刚才我们找李校长核实情况,李校长说半夜里枪声停了以后,他看到你从山洞外跑进来,跑的速度虽快,但你进山洞时的脸被看到了。”

    雨夕颜惊讶地“啊”了一声,道:“小逸,你晚上出去过?”

    古辰逸心知衣衣老师在诈唬他,以他的速度,突然从洞外窜进来,身高又不对,李校长绝无可能联想到他。

    他气呼呼地说道:“衣衣姐,我发现你今天有些不对头,明显是故意针对我。如果李校长真的说过这话,那不是得了妄想症,就是故意陷害。”

    “陷害你?理由呢?”

    “我还想知道你这么坑我的理由呢!小雨,我们走,我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救她了,白眼狼!”

    拉起迟疑不定的雨夕颜芊芊玉手就走。

    雨夕颜边走边回头,道:“衣衣老师,你别生气,小逸开玩笑呢,回去后我请你吃饭。”

    转过山脚,古辰逸放开雨夕颜的手。

    拉手这事吧,不能被同学们看到,否则就满城风雨。

    黄衣衣两手插在裤袋里,饶有兴趣地跟在两人后面。

    学校中,古辰逸和雨夕颜是比较明显的一对,也是看上去不怎么搭实际上却很搭的一对。女孩子一般都喜欢坏小子。古辰逸明显是个坏小子。这么小年纪就老想在她身上吃豆腐,就不知道雨夕颜被他怎么了……从体型和走路的样子来看,倒是看不出来。

    到了傍晚,后方指挥部派出来的两艘渔船和一艘公安巡逻艇终于赶到,夏令营的师生登船休息,次日天亮离开小岛,返回大陆。

    对古辰逸来说,星光岛的事情只能留待以后解决。因为他了解到的这些情况是无法告诉黄衣衣的,否则,黄衣衣就会追问从哪里知道这些情况,一步步下去,基本上也就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这事不那么着急。

    他最紧迫的一件事情是彻底查清黄斌的底细,并挖出他背后的另一个人。

    黄斌恐怕也在动脑筋除掉他吧?

    车子抵达文莱中学,夏令营师生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市教育局领导、区教育局领导、学校领导、包括七十位学生的家长都在学校门口迎接。

    一大半学生都是有很深家庭背景的,因此车子排成长龙。

    大约是激动,也可能是感到庆幸,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抱着父母痛哭。

    顾佩兰看到古辰逸下车,也激动得眼泪婆娑。

    “小逸,妈妈担心死了。”

    “妈,我没事,比走的时候更加健康。”

    “你干姐姐也很着急,昨天知道你被绑架后,一直在想办法。知道吗?她冲到学校,知道你们是在星光岛野外训练时被绑架,就要租船出海。”

    “那她现在人呢?”

    “我打电话叫她回来了,在回来路上。”

    因为有领导来慰问,学校请所有学生和家长开个短会。回到家,古辰逸的父亲古河叹息道:“他妈,今年有些风水不利。我和儿子接连被绑架,虽说最后都是有惊无险,但这种事可一可二不可三啊!”

    “你们爷俩过了这道坎,以后就都太平无事了。老古,晚上我烧两个好菜,给你们压惊。”

    到了傍晚,张忆晚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见到古辰逸就问:“听说这次又是日本人?怎么回事?我感觉日本人怎么盯上你了呢?”

    羽田喜二的事情张忆晚是知道的,但古辰逸的父母并不知情。

    古辰逸忙说道:“忆晚姐,这次是偶然,我们夏令营去的那个小岛正巧是绑匪的老窝,算是自己送上门去的。”

    吃饭,喝酒,小坐一会,张忆晚告辞。

    古辰逸送她下楼,道别的时候问道:“姐,明天有时间吗?”

    “有,怎么了?”

    “我要调查一个人,你帮我一起去。”

    “好!”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