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66节 监视是个技术活
    黄斌被古辰逸打残之后,卧龙崛起对此事进行了详细调查,王慎行下令,务必要找出凶手。因为他觉得,如果能找到凶手,会有意外收获。

    王慎行是少数几个在古小军出事之后,对黄斌始终抱怀疑态度的人。

    而这顿胖揍,也让黄斌很悲催。

    他在华山医院整整躺了两个月,医生想尽了办法,最后还是对他的重伤部位束手无策。好在做太监总比丧命好,黄斌也就只能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的家位于长安公园附近,一幢小高楼的八层。

    在小区附近的房屋中介所,古辰逸租了一套房子,面对黄斌的家。

    姐弟两人在窗口安装了一架高倍望远镜,开始观察黄斌的家。

    “小逸,为什么监视那家人家?”

    “我怀疑他和日本人有来往。”

    张忆晚对监视设备不熟悉,只能看着古辰逸摆弄,一听此人可能和日本人有联系,顿时印象大坏,道:“你是说,日本人几次要杀你,都和这人有关?”

    “这仅仅是猜测,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求证。”

    艺高人胆大,用在张忆晚身上很合适。她摩拳擦掌地说道:“既然这样,我们打上门去,抓住他审一审不就清楚了?不要担心他不开口,我有的是办法。”

    “暴力女!没这么简单,这人很有身份的,没准他家附近还有保护他的人。”

    古辰逸猜对了,黄斌被打残之后,卧龙崛起确实安排了人对他进行保护,同时也有守株待兔之意。只不过大半年时间过去,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保护也就松懈下来。

    姐弟两人在窗帘后面装好监视设备,然后开始调整角度,找到黄斌的家。镜头拉近,看到黄斌正在家里看报纸。

    “小逸,你来看,他走路怎么怪模怪样?”

    古辰逸凑过头一看,笑道:“他太监了,我查过资料,失去性功能了。真是个可怜的孩纸。”

    “啊?有这事。”

    “你不用为他难过的,这个人恶贯满盈,能活着已经是老天的仁慈。”

    “可是他身上的肌肉很匀称唉,看上去充满爆发力。好好一个男人,怎么就废了呢?”

    “别花痴了,注意观察他家中的细节,看看衣服什么的,就能判断出家里有多少人。”

    在这方面,古辰逸的经验远远超出“贼小姐”张忆晚。

    “他家里好像没其他人唉。”

    “他成家了,有个老婆的。”

    “可我没看到啊,而且没她的衣服、袜子之类的东西。”

    “难道已经离了?”

    上次打完黄斌,临走前他劝过黄斌的老婆,劝她珍惜生命,远离黄斌。这样看来,他老婆也是个角色,这么快就挥刀宰乱麻,割断了相互之间的关系。

    监视其实是件特别无聊,特别烦闷的工作。时间不长,张忆晚就失去最初的兴奋和热情了,道:“小逸,这样子监视能起什么作用?”

    “不是告诉你了,这是为了摸透他的生活规律,有没有特别熟悉的人。”

    一连在对面的那户人家观察了五天,仍旧是一片迷茫。

    黄斌似乎很安稳,一直关在家里读报、看电视、上电脑。

    古辰逸拍一拍额头,说道:“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现在不比以前了,接头什么的,或者发送情报,一台电脑,一根网线都可以办到。姐,我们得潜入他家,在他电脑上装个木马程序。”

    “木马?”张忆晚是电脑盲,完全不知道木马是什么东西,“将木马装进电脑?怎么装?有什么作用?”

    “呃?这是一个程序,可以将目标电脑上的所有操作记录下来并通过网络发送回来,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在和谁联系,谈什么事情。”

    “那你有这程序吗?怎么装?这事我只能给你作掩护,要你自己搞定。”

    古辰逸挠挠头,道:“我也不是很懂,衣衣老师倒是内行,她是这方面的高手。”

    “她会帮你?”

    “是帮我们,我们,懂吗?我和你。”

    张忆晚笑道:“我是来帮你的,你别绕弯把我绕进去。”

    “走吧,我想想办法,衣衣老师虽然对我很凶,但心肠不硬。”

    “她哪里对你凶了?我只知道你对她不老实,老想着揩油。”张忆晚抿嘴而笑。

    黄衣衣自从得知她从“京城返回”后,经常找她了解情况。张忆晚不认识赵玫瑰这人,但黄衣衣不相信。她是亲眼看到赵玫瑰代她请假的。于是,她认为张忆晚在掩护赵玫瑰,没准经常出现在她附近。

    这几天,黄衣衣开始跟踪张忆晚。

    随后她惊讶地发现,张忆晚和古辰逸两人鬼鬼祟祟地租了一套房子。当然了,古辰逸小屁孩一个,住房的目的不会为了男女之事。不过,他们两人租的这套房子就在黄斌家的对面。

    嗨!有戏!

    黄衣衣为这个新发现兴奋得每个细胞都在跳舞……逮住了吧?还说不认识赵玫瑰?赵玫瑰能准确无误地杀进黄斌的家,不是你们提供的信息?

    黄衣衣觉得不能打草惊蛇,他们两人监视黄斌,对她而言正中下怀。她一直怀疑古小军的牺牲和黄斌有关系,苦于没有机会去调查黄斌,这样的话,让张忆晚、古辰逸去调查黄斌,自己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嘿嘿。

    张忆晚和古辰逸下楼。

    这是夏天,早上十点半就已经非常炎热。

    张忆晚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衫,露出嫩藕般的手臂和肩膀。那根吊带贼细贼细,很让人担心断了怎么办?

    黄衣衣发动汽车,远远地跟在后面,看着张忆晚和古辰逸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小区,然后黄衣衣老师一阵无语……古辰逸这臭小子走了一段路后突然伸手挽住了张忆晚的手臂,身体贴得紧紧的,明显是在揩油啊!

    前面。

    张忆晚笑着想挣脱他的手,手臂刚要抬起来,古辰逸低声说道:“姐,不要回头,后面好像有辆车跟着我们,你说,是不是被黄斌发觉了?他的同伴在跟踪我们?”

    “真的有车子跟着我们?”

    “嗯,后面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开得很慢。”

    “看清楚是什么人吗?”

    “看不清楚,怎么办?”

    “杀他个回马枪?假装忘了东西回去拿,顺便看看车里什么人?”

    “姐,高!”

    张忆晚莞尔一笑,先是假装拿起坤包看了看,然后和古辰逸说了句话,转身回来。

    黄衣衣的车子本来跟在他们后面大约十米远的地方,两人突然转身往回走,要是停车的话反而引起注意,因此只能继续往前开,顺手将墨镜戴上,然后加速。

    姐弟说着话往回走,目光都斜视看着桑塔纳里的驾驶员。

    黄衣衣不敢看她们,因为这容易引起警觉。但事实上,张忆晚的视力本来就好,和黄衣衣非常熟悉,一眼认出了她。古辰逸不去说了,踏入凝气境后,目力何止增加了一倍?连蜜蜂脚上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呢,透过墨镜镜片,分明看到黄衣衣有一丝紧张。

    既然看清楚是黄衣衣,古辰逸就不准备放过她了。

    他是知道黄衣衣身份的,心知自己和张忆晚租房子监视黄斌的事情已经被她知晓,赶紧冲过去拦车。

    “停、停、停、停!”

    跑到车子正前方伸出双手。

    黄衣衣一个急刹车,车子依靠惯性继续往前冲,差点撞上古辰逸。

    张忆晚从旁边过来,俯下身体看车窗内。

    黄衣衣摇下车窗,假装惊奇地说道:“你们两人怎么出现在这里?把我吓了一跳。小逸,你不要命啦,敢跳到汽车正前方拦车,要是我刹不住车怎么办?”

    古辰逸趴在车头上,隔着玻璃对她笑,笑容猥琐。

    张忆晚趴在摇下玻璃的车门上笑,笑容内涵丰富。

    “呃?你们两个怎么啦?”黄衣衣有些心慌。

    张忆晚问道:“说吧,为什么跟踪我们?”

    黄衣衣于是凌乱了,脑海中天人交战,说实话?不说实话?她是一直将张忆晚当作高手,认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另一边,古辰逸走到车旁,拉开车门,钻进车内,招呼道:“忆晚姐,上车啊,外面太热了,衣衣姐车内有空调。”

    张忆晚便打开后门钻进车子,然后从后面伸手去摸黄衣衣的胸。

    黄衣衣被打败,只得说道:“我早上去找忆晚,正巧看见你们两个行迹诡秘,就跟了上来……”

    “衣衣姐,我们哪里行动诡秘了?我和小逸光明正大的好不好?哪像你跟在我们身后不声不响,像个特务。”

    “那你能告诉我,你和小逸在做什么?”

    古辰逸笑道:“衣衣姐,你别偷换概念,忆晚姐是在问为什么跟踪她。”

    “那你们说,你们是不是在为赵玫瑰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租这个房子。”

    古辰逸笑道:“衣衣姐,那你能帮我们吗?”

    “帮你们?做什么?那是我的同事。”

    “很简单啦,我们想在他的电脑中种上木马,但是普通的木马程序肯定会被他发现并删除,这是你的专长,只有你可以帮忙。”

    张忆晚趁机作乱,双手按在她的突出部分,道:“啊哟,很有料,帮不帮?不帮就不松手。”

    黄衣衣全身酸麻,一叠声地说道:“帮!帮!”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