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70节 立功心切
    阵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才还是瓢泼大雨,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顷刻间云开雾散,天空变得晴朗无际,被大雨冲走了灰尘之后树叶则格外嫩绿。

    黄衣衣身后的那个周家二公子周生富还在巧舌如簧,试图将这位邂逅的美女老师请到酒桌上去。

    只要上了酒桌,以他的颇为自信的儒雅外貌和气度,加上能把活人说死,把死人说活的伶牙俐齿,不怕她不喝酒,等喝了酒……呃,不是有句话叫做酒能乱性?天地间多少男女风~流之事是在酒足饭饱之后发生的?

    周生富有些期待呐。

    他和几个狐朋狗友是在这里的ktv唱歌的,出来时刚巧看到黄衣衣一个箭步冲到商场门厅避雨。

    美女见过不少,但像黄衣衣这样身段又好,皮肤上佳,五官标致,又有一种飒爽气质的美女就很少见了。

    和他同行的贾正德、吴思山顿时像被点中了穴道一样呆立在那里,道:“周二,这女的尤物啊!”

    这世界上漂亮的女子不少见,尤物则相当稀少。大凡称得上尤物的,都是令男人一看见就心猿意马,无论老少,目眩神驰不能自持的那种。

    周生富低声斥道:“二二二,你们两个才二!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女人,你们不许碰!”

    彼此都是公子哥的身份,互相称呼的时候是可以随意叫的。贾正德最大,他们就叫贾大;吴思山排在第三,就叫吴三;而周生富无论在自己家里还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都排在第二,叫他周二很正常。平时大家这么叫他,他也不在乎。但这时候周生富有些发急。

    贾正德撇撇嘴,道:“草!你还真把自己当作韦小宝了,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称为老婆。”

    “你们不知道,她是文莱中学的教师,文莱中学是我爸投资的,我准备下学期开始去文莱中学做校董。她就是我家田里的菜。”

    周生富六月中旬去文莱中学的时候曾看到过黄衣衣。当时,他陪父亲招待几位美国教育界华人投资者。召集教师代表参加座谈会时,周生富惊讶地看到文莱中学还有这样出色的女教师,但那天活动安排得很紧凑,苦于没有机会献殷勤。

    然后,就是学校放暑假,他更没有机会见面。

    这时候的邂逅,对他来说当真又惊又喜。

    “不会吧?周二……少,你编的吧?”

    “编你个头,真是我家学校的老师,你们呆在这里别动,我上去勾~搭她。”

    “不会吧?这么正点的女孩子,你会放在学校当老师?简直天理难容啊!”

    “丧失天良啊!”

    “暴殄天物啊!”

    两人一搭一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周生富低声说道:“边上玩去!看哥怎么把她搞定!”

    “哎,周哥,说好了啊,如果五分钟之内搞不定,就轮到我们兄弟上啦!”

    “滚!”周生富呵斥一声,然后快步走到黄衣衣身边开始搭讪。

    黄衣衣老大不耐烦。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周海翔不仅是文莱中学的校董,也是卧龙崛起的重要人物,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自己的上级领导。周生富虽然有些二,但用对付李海教练那种方法显然不行。

    刚巧这时候雨过天晴,黄衣衣说道:“谢谢,我还有事,走了啊!”

    说完,也不等周二回话,一路小跑离开商场。

    贾正德、吴思山上来说道:“愣着干什么?追!开车追!”

    三人跳上车,周生富一踩油门,跑车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快速往前追去。

    前面,黄衣衣的倩影在人群中穿插。

    忽然,他们看到黄衣衣和一个男子说了几句话,然后手挽手,状态亲密。

    “呃?周哥,这下你真的二了,看到没有,名花有主啊!”

    周生富眼睛里冒火,道:“哪个不长眼的敢和我抢女人?”开车超过黄衣衣后,一个急刹车,然后推门下车。

    贾正德、吴思山边走边捋袖口,道:“周二,不用废话,上去就扇那小子两个耳光,打得他晕头转向。这样的女子岂是他可以碰的?”

    三人笔直冲过去。

    周生富冲在最前面,横眉怒目,大喊一声:“站住,他……”妈字还没出来,陡然间换了一副面孔,刚才还是欲雨的脸,刹那间变成晴朗的天。

    “呵呵呵……”他这样干笑几声,掩饰突然的转折,笑呵呵地问道:“美女,这是你弟弟吧?”

    贾正德和吴思山跟在周生富身后,先前没看清楚那个男子,正纳闷二哥怎么突然转怒为喜了,听了这句话才恍然大悟。

    如果美女身边的人是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周生富当然要做凶神恶煞;但如果是美女的弟弟,那必须拍马屁啊!

    而且得使劲地拍!

    把舅子的马屁拍得舒服了,追女人事半功倍。这几乎是常识。

    却听得少年笑问美女:“这人挺奇葩啊!翻脸比翻书还快,他这算是献殷勤?”

    周生富脸部表情有些僵硬:“……”该骂他?还是假装没听见?

    要是他知道眼前的少年根本不是黄衣衣的弟弟,他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古辰逸。

    原来,这天古辰逸从家里出来,准备去黄斌的那个小区去观察情况,半路上接到张忆晚打来的电话,让他不要去了。他就让出租车司机绕道到淮海路来,准备买些东西。

    雨停之后,他准备穿过马路到对面的照像器材商店去,刚巧看到黄衣衣慌张地跑过,赶紧叫了一声。

    黄衣衣看到他却像看到了救星。

    她的观察力很强,注意到周生富在开车追来,立即上去挽住古辰逸的手臂,道:“后面有个人很烦,想骚扰我,你给我掩护一下。”

    古辰逸的身高已经超过黄衣衣,挽着手臂后从背影看倒像对情侣。他惊讶地问:“衣衣姐,什么人让你这样慌张?如果觉得讨厌,无影十八腿随便一招就可以让他做太监。”

    “不行啊,这人是周海翔的儿子,有麻烦的。”

    “周家二公子?”

    “唔,你怎么会知道?”黄衣衣疑惑地看他一眼。

    “雨家、王家、周家、林家,魔都四大家族嘛,不说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吧,魔都的人大多知道一些的。不过,衣衣姐,你拿我做挡箭牌恐怕不行啊,年纪不对,一看就知道不像是你的恋人……虽然实际上是这样的。”

    黄衣衣掐他一把,道:“少贫!他要是追上来,随便找个什么借口甩开他就可以。”

    然后,就看到周生富杀气腾腾地冲过来……

    见周生富的表情刹那间翻天覆地的变化,黄衣衣笑吟吟地问:“周少,有事吗?”

    “唔,不用客气的,叫我生富就可以。”

    古辰逸惊讶地问:“神父?你是神父?怎么不戴十字架?”

    周生富小小的尴尬,道:“生富,出生的生,财富的富。”

    “你厉害,你牛逼!”古辰逸竖起拇指,“原来是生富,生出财富。牛逼!不过这两个字听起来怎么有些那个?姐,身负重伤的身负也是这两个字吗?”

    黄衣衣微微一笑,道:“不是的,身负重伤是身体的身,负伤的负,和这两字完全不同。”

    “唔,这样啊?看来我要恶补语文了。生富两个字都认不准,不过,看他的脸不像是可以生富的啊;神父也不像,神父都是很善良的;看来看去还是身负重伤比较接近。”

    周生富脸部连连抽搐,等他们两人的怪言怪语停止,强颜欢笑道:“那个,相见不如偶遇,我请你们姐弟吃顿晚饭,以后没准还是同事。我爸爸想让我接管文莱中学董事会,我其实不大懂,要是黄老师肯帮我就好了,黄老师这么优秀,可以担任副校长。”

    古辰逸恍然大悟道:“副的啊?怪不得你叫生富,原来是这么回事。”

    吴思山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说道:“小兄弟,凭你姐的能力,副校长过渡一两年就可以扶正的,还不是二哥一句话的事情吗?”

    “二哥?谁是二哥?”古辰逸问。

    “唔,生富啊,他是我们的二哥。”

    “他是二,二,二……哥?”“二”字咬得特别重。

    周生富脸上的肌肉又抽搐起来。心道,这个小舅子贼坏!不大容易相处,得想个办法改**度。

    黄衣衣忍住笑,道:“二少,我家里还有事,饭就不吃了,再见。”拉着古辰逸就要走。

    “那让我送送你们吧。”

    “对!让二哥送,你看,人数正好,二哥开车,让你弟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你坐后排,我和大哥一左一右保护你。”

    周生富不满地说道:“滚边上去!怎么能让美女挤在后排?当然是坐副驾驶位置……”

    古辰逸突然捅捅黄衣衣,然后朝旁边努努嘴,黄衣衣顺着方向看过去,见黄斌夹着包路过,眼睛不时朝他们两人看。这是卧龙崛起总部到黄斌家的必经之路,只不过他怎么没有开车呢?难道要和什么人见面?

    古辰逸坏念头来了!低声说道:“那个,二……二哥,看见对面那个走路怪模怪样好像裤~裆里多了一样东西的人了吗?这人经常缠着我姐。着实可气,二哥能不能帮我姐出口气?”

    周生富怪叫一声,道:“还有这事?反啦,反啦,兄弟们,不上去揍他一顿难解我心头之气!”

    三人为了在美女面前立功,争先恐后地冲过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