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72节 妙计
    这天晚上,黄衣衣正在面红耳赤地看片,突然间精神一振,黄斌的电脑桌面上企鹅抖动,随后弹出一个对话框。

    “老虎,那边有人来,明天下午二点在新天地茶座见面,东西拿到后放老地方。”

    “老大,收到。”

    “就这样,小心点。”

    “明白。”

    短短四句话,黄衣衣小心脏立即噗通噗通跳。别看这短短四句话,隐藏的信息量非常庞大。

    她打电话给张忆晚,张忆晚思忖片刻,道:“我有事走不开,让小逸过来找你。”

    黄斌的事,她完全稀里糊涂,不过古辰逸关照过她,不能透露真实情况。如果被人知道是他在调查黄斌的话,就会有危险。张忆晚想想也对,要是黄斌真的和日本人有染,知道小逸在查他,小逸的处境会更加危险。她可是知道日本人已经有二次对付他了。

    古辰逸来到黄衣衣居住的地方。

    “衣衣姐,是不是那边有动静了?”

    黄衣衣撇撇嘴,问:“张忆晚怎么不来?”

    “她有事,好像要见什么人,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告诉。”

    黄衣衣眼睛一亮,急切地问:“赵玫瑰?她们在哪里见面?”大有一得到消息,立马飞奔过去的冲动。

    古辰逸挠挠头皮,道:“我哪知道?也许她和男朋友约会呢?”

    “唔?”黄衣衣无计可施,想了想,说道:“黄斌那里有情况,你看看,这是他和某人的对话记录。”

    调查黄斌,是他们三人私底下的活动。因此,黄衣衣尽管发现对话可疑,也不敢报告给卧龙崛起组织。在没有得到组织授权的情况下,调查本系统的任何人都是重大违纪事件,一旦被组织发现,停职检查是最轻的处理。

    古辰逸一眼就看出问题了。

    前生濒死之时,他亲耳听到黄斌的第一个电话。当时就感觉他是在向上线汇报情况。而从这份记录中,他又产生同样的感觉。

    “衣衣姐,这里面信息量庞大啊!”

    黄衣衣存在同样感觉,不过,她对黄斌的了解远远比不上古辰逸,道:“你说说看。”

    “首先,‘老虎’应该是黄斌在组织内部的称号吧?外人不会知道。”

    黄衣衣点头,沉思,然后说道:“是的。”

    “那么,这个所谓的老板,身份呼之欲出啊,应该卧龙崛起内部有一定身份的人。”

    黄衣衣脸色瞬间大变,道:“不可能!我们系统内的每个人都经过严格政审,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何况你说的是高层。”

    “衣衣姐,即使进卧龙崛起的时候每个人都清白,也难保后来没变质。这些年经济繁荣之后,人的思想发生了剧变,乱花渐欲迷人眼,如果有人迷眼了呢?”

    黄衣衣像看妖孽一样看着他,震惊地道:“小逸,你真的只有十四岁?我怎么感觉你像老妖怪转世呢?”

    古辰逸很认真地回答:“衣衣姐,我真的是老妖怪转世。”

    “去,小屁孩,边上玩去。夸你一句尾巴就翘上天了。”

    古辰逸暗叹一口气,做人怎么就这么难呢?说真话都没人相信!“第二,我感觉和黄斌见面的人,来自一个很厉害的组织。和你所在的组织不相上下。”

    黄衣衣慢慢地回味他说的话,越回味越感觉出山珍海味。从四句对话的内容来分析,“那边”显然是指一个组织。而用“那边”来代替对方,说明他们之间合作过多次。

    黄衣衣越琢磨越觉得问题严重。妈蛋!“那边”究竟是指什么组织?和上次古小军遇害有没有联系?

    古小军出事之后,她一直怀疑黄斌有问题,这样联系起来考虑……

    “快说,你还看出什么?”

    “衣衣姐,别激动,我们一起分析分析,然后拿出一个妥善的办法。”

    黄衣衣立即点头,然后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对方不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而是一个平等的伙伴,甚至智力和经验都在自己之上,自己迫切地想知道对方的想法,然后照做……那是以前和古小军在一起的时候才有的感觉啊!

    “你说。”

    “我们假设‘那边’指的是某个国外组织,那么他们这次见面一定非常重要。如果简单的布置一项任务,可以通过电话、网络各种办法做到。现在不比以前,和国外联系非得发电报。但他们既然安排见面,说明事情非常复杂,非得见面说清楚,或者交给黄斌的东西非常重要非常必要。”

    黄衣衣陷入沉思。

    这事很难处理,既不能求救于组织,又必须采取行动。所以,这次只能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

    她站起身,给古辰逸倒杯茶,因为在考虑事情,茶杯里水溢出来了,仍在倒。

    古辰逸笑道:“衣衣姐,别拿水撒气。”

    “呃?”黄衣衣这才发觉水溢出,忙放下开水壶,用抹布抹去水渍。

    古辰逸心道:这妮子被震撼到了呢!

    嘴里柔声说道:“过来坐下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事。”

    黄衣衣一怔:“嗯?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定定神了,黄斌的事造成巨大冲击了吧?”

    黄衣衣喜欢扎马尾辫,头发全部束到脑后扎在一起,看上去特别的神清气爽。夏夜的客厅中,她穿着白底细化的短袖衫,这件短袖衫还是古辰逸前生到香港出差时给她买的。让古辰逸犹感亲切和无奈。

    要是没有牺牲,此刻的他应该可以搂着她谈情说爱,本来说好了今年结婚的呢。但如今他虽然还是喜欢她,可毕竟相差了十多岁,就算自己愿意,她能接受?她难道会相信灵魂不散?可以在别人身上得到复生?扯淡!

    黄衣衣坐过来,坐在他身边,缓缓说道:“黄斌的事,我心里是有准备的。但是,你刚才说我们组织上层还有一个人,把我吓到了。我虽然不相信,但是你的分析却有道理。”

    “衣衣姐,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明天下午的事怎么办?你出面肯定不合适,又不能通过你的组织。这事到目前为止,我们仅仅是分析、推测。要是这四句话有另外的意思呢?是他们私人之间的小事呢?一切只有等拿到真凭实据才能够向上汇报。才能找出这个‘老板’。”

    “哪怎么办?我不能露面,你当然也不能……呃,你参加也没用,派不了用场。只能靠张忆晚了。当然,如果赵玫瑰愿意施加援手,这事就有把握了。黄斌的实战经验和能力都在我之上呢,和他接头的人也许更厉害。”

    “我看这样行不行?让忆晚姐把魔都所有的贼集中起来,布置在新天地附近,只要黄斌和接头的人出现,就让他们将他俩身上所有东西都偷掉。这么多贼,防不胜防,真要偷的话连他们的短裤都可以偷掉……你别笑,忆晚姐就有这样的本事。满街都是贼,想象一下,何等壮观的景象!”

    黄衣衣先是摇头,然后沉思,最后不禁笑出声,道:“这个方法虽然愚笨,但可能很有效果。他们两人是来接头的,做贼心虚,发现有小偷偷他们的东西也不敢声张,最多暗地里惩戒。但是,满街都是贼,确实又让他们防不胜防。我知道,张忆晚是贼王的传人,如果她能抽调魔都最厉害的贼,都集中在新天地,这些老贼大贼小贼一齐出手,各自拿出绝技,呵呵,我很向往这样的场面……”

    古辰逸的前生才是真正的贼王,对祖师爷的手艺了解极深,道:“衣衣姐,贼并不是只会偷,里面的窍门很多。他们这么多人,有人红脸,有人白脸,甚至可以假装反扒人员来演戏,完全可以把他们两人耍得团团转。”

    “时间紧,那得赶紧和张忆晚商量这事。”

    “那好,衣衣姐,我先回去,你就静候佳音吧。东西一拿到,我就打你电话。明天我们两人最好都不要现身,免得惊动他们。”

    “嗯,你让张忆晚警告手下的贼,在他们交换东西之前,不能引起他们的警觉。”

    “放心,忆晚姐肯定懂。再说,黄斌是你们组织的高手,即使发现一两个小贼也不会在意的。”

    商量妥当,古辰逸立即赶到张忆晚家。

    张忆晚在家等他的消息,古辰逸不让她去黄衣衣家,是担心黄衣衣发现张忆晚拿不出什么主意,凡事都听古辰逸的,因而产生疑问。虽然说这有些欺骗的意味,但这都是善意的欺骗。他身上的最大秘密连父母和雨夕颜都不知道呢。

    张忆晚听古辰逸详细一说,顿时兴奋起来,道:“好啊!这是我们贼帮的一次大行动,我马上给各位香主打电话,让他们落实。”

    “忆晚姐,要有个合适的理由,保证这些贼既不怀疑又肯拿出浑身本事……最关键一条,不管偷到了对方什么东西,都必须保证原物上缴。我觉得我们可以按照上缴物品的数量和价值给他们计分,最后排定座次,当做贼帮的一场技能考核。当然,前几名要有奖励。”

    “这好办,我有办法。贼帮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小孩子不要接触这些东西。”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