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75节 私人侦探社
    魔都西南,某小区的住宅内,古辰逸、黄衣衣、张忆晚、王雨纯正在检查缴获的战利品。

    张忆晚一件件拿出来,道:“先看那个坡脚男子身上的东西。唔,一块手帕,卧槽!手帕上居然绣了朵梅花,真是**的男人。”

    黄衣衣接过来,左右翻看,又对着太阳光看,确信没有问题,扔给古辰逸。

    古辰逸:“那我拿了啊,哪天你鼻子出血什么的,可以给你擦血。”

    黄衣衣将手帕抢回去,踩在脚下。

    张忆晚又拿出一件东西,惊呼一声:“这人绝对是**,怎么有支口红?”

    古辰逸和黄衣衣同时伸手去抢,张忆晚想也不想,把东西往黄衣衣手里塞,道:“小逸,女人用的东西,你抢什么?”

    “忆晚姐,你不是要开家私人侦探社吗?这东西绝对有用。”为了说服群贼参与行动,张忆晚宣布将逐渐隐退,五宝古镇的地盘也让出来,不去那里上班了。她准备开一家私人侦探社,做正当生意。

    “口红和私人侦探社有什么关系?”张忆晚诧异地问。

    “姐,我真怀疑你的私人侦探社不出三个月就关门大吉。你想啊,这种人身上怎么会有普通物件?这支口红不是微型摄像机就是窃听器,或者武器。”

    黄衣衣掩饰不住眼神中的震惊,问:“小逸,你怎么懂这种东西?”

    “呃?我从小喜欢看福尔摩斯、柯南之类的侦探小说,最近有本007的书提到过类似设备,我猜应该是这样。”

    “从小看?有多小?你现在不也是个小屁孩吗?”

    古辰逸很受伤。

    这句话别人说他还可以原谅,可黄衣衣是他前生的未婚妻好不好?很会小鸟依人的好不好?曾经在他怀里撒过娇好不好?

    时过境迁,自己怎么成了不屑一顾的小屁孩了?

    都是黄斌这杀千刀的害得啊!让他早死早投胎,投到了十三岁少年身上。古辰逸欲哭无泪。

    “衣衣姐,以后不准叫我小屁孩。这是侮辱性词汇。”

    “小屁孩,谁让你老想占我的便宜?”

    “……”古辰逸再次泪奔:“你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啊!这叫占便宜吗?”

    张忆晚从黄衣衣手里夺过口红,左看看,右看看,然后递给古辰逸,问:“怎么用?”

    古辰逸接过口红,研究了大约一分钟。类似的东西前生玩过不少,这支口红的结构不算复杂,就是一个微型摄像机。他看到了口红另一端的摄像镜头,便演示给张忆晚看……装模作样地用口红涂抹自己的嘴唇,同时旋转口红的上半部,快门一闪,只有极轻微的“咔嚓”声,道:“姐,就是假装抹口红,这么转动一下,把对方拍下来。”

    “好东西!”私人侦探社最常见的业务就是捉奸。有了这东西,随时可以将对方拍摄下来成为证据,而且当着面拍照也不为对方所知。

    张忆晚立即将口红笔装进自己的衣袋,还借机贬低几句:“没错,这坡脚男人还真是个**,难道他拍照的时候也假装涂抹口红?恶心死了。”

    黄衣衣最关心的是黄斌的包里有什么东西,提醒道:“忆晚,可以继续了,我建议先检查黄斌的包。”

    张忆晚笑道:“这是大餐,应该放到最后,我们还是先来点开胃小菜。”说着,拿出一包香烟,打开研究了一会,道:“这没问题吧?”

    没问题?香烟问题大着呢!

    二十支烟可以是二十种不同的间谍装备或武器。

    黄衣衣将香烟放进自己的坤包,道:“这个不能给你们,我要拿回去交给组织。”

    张忆晚转脸问古辰逸:“小逸,这里面也有文章?”

    古辰逸大汗。

    不过,他和黄衣衣都是谍战专业人士,而张忆晚仅仅是个贼,隔行如隔山。她不懂这些情有可原。

    然后,张忆晚就学聪明了……拿出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直接递给古辰逸,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先进装备?”

    古辰逸被彻底打败。

    举手作投降状,说道:“姐,这个东西应该给衣衣,上面有逃走的那个坡脚男子鼻涕,可以查他的dna。”

    黄衣衣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将餐巾纸装进去。

    张忆晚有些脸红,便将偷来的所有东西放到桌上,道:“好吧,我承认我是外行,一起看吧,这些东西有没有用?”

    古辰逸出手极快,抢到那个小包,道:“我来打开最公平合理,免得衣衣姐看过之后直接没收,不给我们看。”

    “小屁孩,你这么关心这些事情做什么?回家写你的作业去。”

    “呃?我的暑假作业差不多都做完了。”

    黄衣衣屈指打他的额头,道:“你一天到晚瞎混,会做作业?都是雨夕颜代劳的吧?明天我找一大堆数学试卷让你做。”

    “衣衣姐,不用这样狠吧?大家都出来混,断了人的后路就不好玩了。”

    “混你个头!明天开始乖乖写作业,我会安排雨夕颜来监督你的。快看包里是什么东西?”

    打开小包,里面有一个包装考究的盒子,应该就是黄斌从坡脚男子那里取来的东西。

    古辰逸将盒子取出来,先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盒子很重,从重量判断你们应该是仪器。

    打开包装盒,果然是一台仪器。

    古辰逸道:“衣衣姐,我估计这台仪器很有价值,否则,他们不会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当面交接。交给你处理吧。”

    这时候,张忆晚拿起一支水笔,看了一会,道:“小逸,这次让姐先猜猜这支笔有没有蹊跷。”

    从外形看,这是一支金属水笔。

    张忆晚拔出笔套,在纸上胡乱写了两个字,道:“是水笔。”拿起来再看时,轻轻“咦”了一声,她发现水笔的上部有个细巧的按钮。“这是什么?”

    “不要乱动。”古辰逸阻止,道:“交给衣衣姐吧,这个按钮按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让衣衣姐拿回去研究。”

    黄衣衣叹口气,说道:“可惜这点东西除了证明黄斌和某个组织有勾结,不能得到更多信息。那个坡脚男子代表谁?还有,黄斌的‘老板’又是谁?”

    古辰逸笑道:“衣衣姐,不用着急,他已经开始露出破绽了,接下来会露出更多东西。你回去后就向组织上汇报此事吧,相信会对黄斌监控起来,我不相信黄斌的老板还能淡定如故。”

    黄衣衣点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事,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凄然,整理完东西一言不发就要离开。

    张忆晚拉住黄衣衣,问道:“衣衣姐,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起了你的师兄。”

    “师兄怎么了?和这事有关系?”

    “你师兄遇害的时候,就和黄斌在一起。是黄斌接他去总部的,但是路上遇到了埋伏,他死了,黄斌却活着。”

    张忆晚瞪大眼睛问:“你是说,是黄斌出卖了师兄,有可能开了师兄的黑枪?怪不得师兄这么厉害的身手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衣衣姐,我们要为师兄报仇啊!晚上就杀到黄斌的家去!”

    古辰逸低声说道:“姐,你不要瞎起哄……”

    张忆晚把眼睛一瞪,道:“小逸,你不知道我们的事,别瞎参合。黄斌害死了我的师兄,我的师兄是衣衣姐的未婚夫。懂吗?是我们两人的亲人!”

    亲人?亲人就在你们身边呐!

    古辰逸无语,同时又为她们两人的真情流露所感动。

    前生,他是个孤儿,无牵无挂。活着的时候从未想到自己死后居然还有两个人为他伤心。可现在知道了这些,他又能做些什么?

    “既然这样,姐,我参加你们的行动。”

    “小屁孩,没你的事。”黄衣衣马上回绝,转脸对张忆晚说道:“忆晚,别看黄斌走路都不利索,但他是职业特工,真要对敌,我们两人加起来也不是他对手。除非你把赵玫瑰请来。”

    “可我真的不认识赵玫瑰啊!衣衣姐,为什么你总是认为我和赵玫瑰是朋友?我真的没听说过此人。我身边的朋友只有王雨纯和古辰逸,再加上你。你不会认为王雨纯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赵玫瑰吧?”

    “……”张忆晚这番话不似作假,让黄衣衣有些凌乱。

    她一直以为赵玫瑰就在张忆晚身边,怎么可能不认识?

    古辰逸说道:“衣衣姐,根据你以前的提示,我感觉还有一种可能,赵玫瑰认识忆晚姐,但忆晚姐不认识赵玫瑰,所以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嗯?小逸这句话说的有些道理。忆晚,你在茅山学艺的时候有没有这么一个同门?”

    “没有啊!我师父收过四个徒弟,二个早已死了,只剩下只有我和师兄。”

    等黄衣衣离开,张忆晚笑嘻嘻地说道:“来,雨纯,小逸,我们商量一下侦探社的事。”

    古辰逸忙说道:“姐,这事和我无关,你们两人商量着办吧。”

    “怎么无关?你是我们侦探社的小侦探。”

    古辰逸满脸惊诧地问:“不是吧?姐,我做小侦探?还不把客户全部吓跑?有没有搞错?”

    “你暑假反正没事干,先来帮姐。姐会请几个专业人士的。”

    “我能做什么事?”

    “可做的事多着呢!你是小孩子,没人会注意你。跟踪人,偷拍照片什么的,最合适。你抓了小三小四,也算是为社会作贡献呐。”

    古辰逸哭,让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去抓奸情?姐,你这不是摧残祖国的花朵吗?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