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78节 以后你负责偷试卷
    夕阳的余晖里,古辰逸说完自己的精彩往事,顺便给西洋小女生出了道难题,孰料她坦然地接受下来,雨夕颜、王婷婷、徐蓝等人全部惊呆住。

    喔,卖糕的!看来六班要多事了。

    有一个古辰逸在,已经够混乱了,一会儿被人追杀到学校,一会儿下阴招整同学;现在好了,来了个日本女生,看上去乖乖女的模样,实际上和古辰逸一样古怪!连偷试卷这样的事情答应起来也麻利爽脆,毫无负疚感。

    她到文莱中学读书,就是为了学古辰逸的古怪?莫名其妙的女子!

    一行人于是往小花园的凉亭方向走去。

    王家的这个小花园,大约经常用来聚会。

    花园里,鲜花茂盛,各色各样的蝴蝶花开在路边的草地里,风一吹,蝴蝶起舞。花园的北边是一个敞开式大厅,服务员穿插着送上饮料、水果、蛋糕。厅里有许多餐桌,中间则留出一大块空地。音乐一放,就可以跳舞。

    不过,对于他们这群中学生来说,这种派对没有相亲的色彩,比较纯粹。就是提供一个闲聊的机会,吃吃东西,要好的几个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但是,许博等人到来之后,味道渐渐变了。

    看到古辰逸被一群女同学围在中心的时候,许博同学眼神突然锋锐,快步走了过来,道:“古辰逸,你给我老实交代,上次比武的时候,是不是给我下了药?”

    那次大笑不已,自己根本无法控制住。许博就感觉有问题。事后和李海教练讨论,感觉八成是被古辰逸下药了,否则不会造成这个局面。

    很清楚嘛!

    这样的大笑不止,要么被人点了笑穴,要么被人下了药。被古辰逸点穴的可能性当然不存在。点穴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他怎么会?剩下的可能性就是下药了。

    师徒两人讨论了很久,感觉他轻轻一拳打中他腰部的时候,顺势把药涂在腰部的可能性最大。八成是那种让人皮肤过敏的药物,把药抹在腰部笑穴附近,隔着衣服就可以吸收进去,因此大笑不止……当然,这仅仅是推测,毕竟他们也没看到过这样的先例,也没听说过有这种药物。

    古辰逸诧异地问:“下药?下什么药?”

    “你不给我下药,我会大笑不止?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讲清楚,并且向我道歉,那么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没完。”

    许博是和高中部的几个同学一起来的。

    能得到王婷婷邀请进入王家大门的,大抵上都有些家庭背景,最不济的也是那些大家族的旁支亲戚,或者家里面积累了一定财富的商人子女。

    这些人自然是帮许博说话的。老实说,上次许博比武输给古辰逸那事,他们也觉得非常奇怪。不管什么原因,在他们看来,许博认输是非战之罪。真要对打,初中部的古辰逸是不可能打得过许博的。别说古辰逸,他们几个一起上去,也不是许博的对手。

    至于深层次的原因,他们也没有想透。然后,许博和李海教练分析后认为是被下了药,这个说法被大家所接受。

    这些人纷纷帮腔,特别是一个胖子,特别起劲:“妈的!我最看不惯那些打不过死撑的人,更看不惯暗中下药做小动作的人,你要是不给许哥一个交代,我们今天就收拾了你。”

    “干脆趁着派对机会,许哥再和他打一场,打完了再让他道歉。”

    “对,先打一场,揍得他满地找牙,否则下次还会有人中他的毒招。太卑鄙无耻了,简直是我们学校的耻辱。”

    “王婷婷,这人真是你的同班同学?千万别跟我们说,你和他有关系。”

    夕阳被小花园西侧的一幢建筑遮挡住了大半的余晖,他们站立的这个地方,一半被太阳照到,一半被房屋遮挡,形成明暗两半。雨夕颜就站在明暗交界处,听着这几个人的叫嚣……搁在以前早冲上去理论了,但现在知道古辰逸的实力,一点也不惊慌。

    她美丽而可爱地眯起一双眼睛,对着古辰逸微微而笑。

    清纯可爱的女孩,做出这样的表情,在男生的眼中,真像是一只魅惑众生的猫咪。

    让人心都痒痒。

    许博的火气更大了,喝道:“古辰逸,怎么样?我们再打一场,要是我输了,从此不提你下药的事情;要是你输了,那么就向我们道歉,并且写下悔改书,张贴到学校的报栏里。”

    古辰逸摊摊手,惊讶地问:“许博同学,你的条件不公平啊!为什么我输了要写悔改书张贴?而你输了就什么事也没有?”

    雨夕颜笑嘻嘻地说道:“小逸,他们这是色厉内荏,知道再打也是输,说几句大话,面子上好看一些而已。你不要和他们较真,他是你手下败将嘛,做人厚道些比较好。”

    王婷婷和徐蓝一齐睁大眼睛看着雨夕颜……雨夕颜和古辰逸的关系大家都知道,眼看着古辰逸就要被许博他们打,她怎么非但不做和事佬,反而在旁边煽风点火,害怕他们打不起来似的。她不会真的以为古辰逸打得过许博吧?

    果然,雨夕颜这句话说完,就像在火药桶里扔了一把火,许博等人立即爆发。

    “草!小娘皮会不会说话?”

    “打!打得他手脚骨折!”

    “许老大,你慢点出手,先让我和他打一场,出一口恶气再说。”

    “对,许哥一出手就会把他打残,我们就没法子解恨了。”

    “古辰逸,赶紧过来受死。”

    王婷婷眼看事情要闹大,连忙说道:“许大哥,今天是我生日,你们要打也另外挑日子。而且,不能在我家里打。”

    她心目中,古辰逸上次打擂赢得很不光彩,真要打的话,三个古辰逸也不是许博的对手。而许博他们都在火头上,一动手八成会出事。她倒不是怕事,但人在她家里被打伤,面子上总过不去。而且,雨夕颜绝不会善罢甘休,影响了她们两家的关系就麻烦了。

    “不行!今天一定要和他打!”

    “是啊,王婷婷,这件事情和你无关,纯粹是我们和他之间的私事。你就当作看戏,生日派对的一项内容嘛。”

    王婷婷回过头劝古辰逸:“古怪,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向许哥他们陪个不是,这件事暂时搁置,可好?”

    古辰逸笑道:“王婷婷,你没问题吧?没看见是他们几个一进来就狂吠,得了狂犬症一般逢人就咬?要陪不是,也应该是他们陪不是啊!”

    王婷婷气苦,这人怎么这么不开窍呢?给你台阶也不懂得下。

    胖子说道:“老大!气死我了,这小畜生欠揍,我忍不住了!”

    古辰逸:“小畜生骂谁?”

    “骂你!”

    古辰逸:“哦,原来是小畜生在骂我。”

    许博身边的那个胖子是急性子,不懂得江南一带这种骂人技巧,越是急就越出错,骂道:“小畜生不要嘴硬,有种现在就单挑。”

    “小畜生要和谁单挑?”

    “和你单挑!”

    “唔,原来是小畜生要和我单挑。”

    胖子骂战吃亏,一怒之下向古辰逸冲来,古辰逸往旁边一闪,脚下一勾,胖子摔了个猪啃泥。

    后面的几人就都冲上来。

    雨夕颜撇撇嘴说道:“看他们这点出息,高中部的学生欺负初一学生,居然仗着人多想一哄而上。王婷婷,这些人你都认识?你怎么认识这种极品啊?”

    许博制止住同伴的躁动,道:“大家不要急,小美眉说的对,赢要赢得光彩,我们给他一个公平的机会。”

    雨夕颜又冷笑一声,道:“公平?高中生单挑初一学生,也用公平二字?你们干吗不去和小学生打对台啊?我估计你们这几个极品打小学生也够呛,不如去找幼儿园的小朋友比武,才可以确保获胜。传出去也光彩啊!五宝中学高二学生单挑幼儿园,打遍幼儿园无对手。没准还可以上报。”

    许博:“……”

    被雨夕颜这句话将住,许博等人一时有些愣怔,这小娘皮嘴巴很厉害!

    胖子从地上爬起来,叫道:“许老大,别听她胡说,今天这场架他不打也得打!”

    古辰逸伸了个懒腰,问道:“真要打?”

    胖子:“当然真打!”

    “滚一边玩去,我不是问你,问你的许老大。”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许博不打也不行了,道:“当然!”

    “那好,我新收了一个徒弟,你先和她打,打赢了再向我挑战。”侧过脸说道:“百惠同学,你和他对战,只要不伤人性命,随便怎么玩。”

    山本百惠脆生生答应一声,站了出来。

    场中所有人又是一呆。

    山本百惠看上去比徐蓝更加娇弱,风一吹就倒的样子,古辰逸搞什么名堂?眼看下不了台,把她推了出来?让许博等人不好意思动手?

    王婷婷撇撇嘴。

    古辰逸却知道,百惠既然是山本家的人,哪有不会武的道理?山本家族是日本最有名的忍者世家,每个孩子自学会走路就开始练武,而且接受的都是惨无人道的刻苦训练。山本百惠看上去弱不禁风,但根骨极好,反应敏捷,许博这样的半吊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让她打一场多好?自己还可以摸清她的深浅。何乐而不为?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