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83节 守夜
    三个村民年龄在二十到四十之间,并不是没有文化知识的人,相反,他们都是村里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不相信有鬼才去守夜的。

    最年轻的那位名叫史成才,是魔都大学的本科生,提及前事,有些抓狂地说道:“我是无神论者,根本不信鬼神之说。但这次经历让我三观尽毁。半夜进来的那两只东西绝非血肉之躯,头特别大,眼睛绿幽幽的,舌头伸出外面。我去守夜前想到一种可能性,有人在冒充鬼怪,所以作了充分准备。两只东西出来之后,我拿起散弹枪就开了一枪。我拿的散弹枪是打猎用的,枪管里装了很多菜籽大小的铁粒,少说也有几十粒。一枪打响,散弹飞出去,把两只东西全部笼罩在里面。岂料铁粒凭空穿过他们的身体,打进墙壁,那两只东西浑然无事。随后,伸出血红的舌头,足有半米多长,向我们吹一口气,我们就全部昏迷了。”

    旁边一人颤声说道:“太可怕了,黑夜里那两只鬼眼睛会发光,向我们飘过来的时候,阴气沉沉,发出古怪的声音,绝对是鬼。”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人脸色惨白,脸冒虚汗。

    枫寒轩来的时候还是淡定自如的,这个时候和那三人一样,身冒虚汗,脸色发白。他在美国做过几年刑侦工作,判断得出这几人没有说谎,描述的情况应该就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他的信心有些动摇起来……宗庙里的东西即使不是鬼,能力也不比鬼差多少。

    古辰逸笑道:“枫哥,这样吧,今天晚上我陪你进宗庙。”

    村长立即说道:“这个不妥,你是小孩子,阳气不旺,更容易被鬼欺身。”

    史成才说道:“是啊,本来还好,鬼怪不伤人。但昨晚的事情表明,里面的两只鬼生气了,开始伤害值夜的人。你年纪这么小,被人切了小**,一辈子就完了。”

    枫寒轩蛋疼无比,什么你年纪这么小?我也不大啊!还没结过婚呢,我的玩意被切了就没事?

    张忆晚也有些担心。

    这一单生意的重要性不去说了……自从万达调查社铩羽而归,已经有媒体注意到史家村的情况。如果星星调查社破了此案,名气就算打出来了。但是,这件事发展到现在越来越邪乎。

    她先看了一眼古辰逸,又转脸对村长说:“村长,我们先出去商量一下,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村长点点头。他对这三人本来就不抱多大希望,舍山天师庙的李道长都没搞定,这三人能起多大作用?只不过鬼屋自从李道长出事后,吓退了原来准备来调查的其他人,他们才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请白玉兰侦探社来调查。

    张忆晚等人走出村长家,走到一个僻静处。

    问道:“怎么办?这个鬼屋真的有危险。”

    古辰逸笑道:“单子都接下来了,现在不能打退堂鼓,否则白玉兰侦探社更加困难。晚上我陪枫哥守夜。”

    枫寒轩挠了挠头,先前满口话说得过于坚决,此时想反悔却有些困难。

    古辰逸又笑道:“姐,不用担心。即使真的有鬼,我和枫哥也可以把鬼抓出来,送到科研所去,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枫寒轩忙说:“小逸,这事得慎重,不能开玩笑的。单子接下来了没错,但我们可以从外围调查开始,不一定非得在宗庙过夜。”想起道长的遭遇,他就感觉那玩意抽筋。

    “枫哥,他们都是在守夜的时候出事,我们不守夜又怎能找出原因?呃?你不是无神论者吗?胆气哪里去了?”

    枫寒轩认真地说道:“我不是怕鬼,听了他们的介绍,感觉这里面可能有比鬼更可怕的东西,这才是我所担心的。”

    “钱都收了,担心也没用,不如趁天还没黑,我们先去宗庙看看。”

    三人折回村长家,表示要去宗庙看看。村长还以为他们要打退堂鼓了,没想到这三人还真敢去,说道:“既然这样,史成才,你带他们过去。”

    史成才是这三人中胆子最大的,一听村长的话却跳起来就走,道:“不去,不去,这地方再也不去了。”

    村长叹口气,道:“我带你们去吧。”

    路上,村长说道:“你们刚才看到的这三个算是好的,只不过晚上不敢出门,经常做恶梦而已。其他两人脑子已经有问题了,去精神病院看过,医生说是过度惊吓造成精神轻度分裂。”

    枫寒轩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走到宗庙外围墙门口,村长打开门,畏惧地说道:“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自己去看看,地方不大。”

    史家宗庙面积不大,三开间门面,不过,院子却很大。院子里种了两棵枫树,有几百年树龄,树干中间已经开裂,但叶子依然茂盛。

    古辰逸注意到,除了两棵大树的根部是泥土,其余地方都是混凝土。

    抬眼看宗庙,标准的华夏古典庙宇建筑风格,檐牙高啄,青砖灰瓦,大门和窗户都是原木做成。

    走进宗庙,感觉屋顶有五六米高,**米进深。

    北边的两扇木窗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风从屋外刮进来,发出奇怪的声音。

    主厅两旁,各有一间偏厅。三间屋子内供奉的都是牌位,给人阴深深的感觉。

    古辰逸绕着屋子走了一圈。

    大厅前后左右有六扇门。除了正面、后面的两道门,大厅和偏厅之间各有两扇门,地板是一块块大石铺就。屋子内有很多桌子,上面放着牌位和贡品。

    大厅西北角的地上,铺着两张草席,应该是前几次守夜的人休息用的。

    古辰逸走到草席前,坐下,视线所及之处是南边的一道墙壁。他站起身,走到墙壁前仔细观察。墙壁上有很多细小的孔,用小刀一挑,孔里找到黑色的铁粒。应该就是史成才开枪留下的。这堵墙的下部有血,古辰逸仔细嗅了嗅,应该是狗血的味道。

    枫寒轩也在观察宗庙结构,走了一圈后在古辰逸身边蹲下,道:“开枪射击和泼狗血的地方都集中在这里,说明那两个东西是从这里出现,或者在这里经过的。”

    古辰逸点点头,看了看旁边通往西偏厅的门,道:“应该从这扇门出来。”

    “不错!”枫寒轩同意。

    两人走向西偏厅,张忆晚跟在后面。

    西偏厅是三个厅中最混乱的一个。这里供奉的牌位应该都是史家历代旁系的先人,除了墙面上挂满牌位外,还有三排牌位安放在长条桌上。一排一排长条桌之间留有一人多宽的走道,如果有人在过道里蹲下,走进来的人就无法发现。

    古辰逸走到最后一排过道时,脚步一凝。

    他听到了一种轻微的,奇怪的有节奏的声音。

    张忆晚突然惊叫起来:“老鼠,一只很大的老鼠。”

    枫寒轩和古辰逸回头去看,一只硕鼠“哧溜”一声,窜过供桌消失。古辰逸走到硕鼠消失的地方,蹲下身体探头进去,供桌下有几块砖头,看上去有些日子了。搬开砖头一看,发现一个洞口,大约有杯子口大小,老鼠应该是钻进这个洞口了,他拍拍手,正准备退出来,又听到那种细微的、奇怪的声音。

    声音有节奏感,“噗噗噗噗……”

    他不动声色地退出,道:“这里平时应该很少有人来。”

    枫寒轩点头说道:“我注意到了,这个偏厅到主厅之间的地面相对整洁,像是有人经常出入,但没有找到脚印。”

    他是刑侦出身,对这方面的调查熟门熟路。

    张忆晚脸色发白,吃惊地问:“有东西出入,又没有脚印?”

    枫寒轩蹲下身体,拿放大镜照地面,说道:“老板,你来看,这是刚才那只老鼠经过的痕迹,比较新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脚印。”

    然后看古辰逸一眼,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古辰逸点点头,表示理解,“枫哥,看看角落情况。”

    刚才有人在的时候,老鼠都敢跑出来,说明这里老鼠应该很多,那么,地面上就不应该只有新鲜的脚印,而没有旧的脚印。

    到角落在查看,放大镜中发现很多老鼠留下的脚印,还有老鼠的粪便。

    枫寒轩眼睛一亮,道:“这下我放心了。”

    张忆晚听不懂他们的话,问:“怎么了?发现什么情况?”

    “姐,没事,我们就是瞎看看。”

    回到大厅,枫寒轩说道:“老板,我们要做些准备,没防身武器不行。”

    张忆晚问:“需要什么?”

    古辰逸摆摆手,制止道:“史成才不是有枪吗?但也没起到作用,不需要了。我相信没啥大事发生,也许我和枫哥能在这里太平无事过夜。走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枫寒轩有种奇怪的感觉,古辰逸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会忘记对方的年龄,感觉中他和他是差不多年龄的人,甚至感觉古辰逸比他更成熟更稳重。

    走出宗庙的院子,张忆晚担心地问:“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信心?如果感觉不行,我就推了这单生意。”

    “放心吧,我和枫哥今晚要做钟馗,专抓小鬼。”

    张忆晚关照道:“那你们两人的手机必须开着,有什么动静立即和我联系。我今晚就睡到史小姐家。”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