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86节 扫帚星(求推荐票)
    夜,很深。

    史家村位于郊区,本就比较清静。宗庙闹鬼事情发生后,天一黑,史家村的人就早早地就躲进家里不敢出来。

    这个时候,宗庙北边的开阔地里没有一个人影。

    古辰逸从容地掏出手机拨给张忆晚:“姐,你立即通知派出所,宗庙出事了,让他们进来搜查……我?我没事。枫寒轩也没事,你放心。里面的两只‘鬼’是人扮的,已经逃走了。对,赶紧报警,让警察来搜查。”

    挂断电话,他用阮氏兄弟身上的血在车子上写了“赵玫瑰”三字。然后顺着原路返回宗庙。一路抹去自己留下的痕迹。回到大厅后,又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灵力封住伤口之后,皮肉已经在快速结痂。

    他抹去身上的血迹……进宗庙前,张忆晚担心夜里冷,给他准备了一件衣服。正好,他将身上原来的衬衫换下来。确信没人看得出他受过伤之后,在枫寒轩身边坐下。

    这样默默地等待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外面的警笛声隐约传来。于是,他将手贴在枫寒轩身体上,开始用灵力逼出枫寒轩体内的迷毒,在枫寒轩苏醒过来前,假装晕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枫寒轩一醒就跳起来,忙喊:“小逸,小逸,你在哪里?你怎么样?”

    没有回答,古辰逸“昏迷”着呢。

    他拿出打火机,点上大厅中的煤油灯。

    古辰逸就晕倒在他的脚边。前面……就是先前看到的那两只鬼。他吓得赶紧拾起木棍,见两只鬼一动不动,用棍子触了触,这才发现那两只鬼已经成为“死鬼”。但模样依旧很瘆人。

    大厅内很混乱,似乎经历过激烈搏斗。

    在美国当刑侦侦探的时候,枫寒轩见过不少死人。所以,这样的环境对他来说并不恐怖,远远没有先前那两只鬼飘过来时可怕。活的东西比死的东西可怕多了。

    他掏出手机打给张忆晚,“老板,我枫寒轩,我们这里的两只鬼出来了。大厅内非常乱,好像发生过激烈战斗。”

    张忆晚已经来到了宗庙围墙外,说道:“我到了,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来了,你开门吧。”

    打开宗庙大厅的木门,数只强光手电筒照进来。张忆晚立即冲到古辰逸身边,抱着他呼喊:“小逸,小逸,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夏夜,张忆晚穿着丝绸衬衫,两只嫩藕般的手臂圈住古辰逸,低下头一声声呼喊。

    呃?

    她的胸部本来就比常人有料,这么抱在怀里,古辰逸只感觉体香阵阵,沁人心扉;脸颊边接触到的是那两处温柔,软软的,酥酥的,哪舍得就此醒来?

    继续昏迷!

    张忆晚急了,轻轻拍打他的脸,叫道:“小逸,小逸,怎么了?”

    枫寒轩探头过来,装模作样地喊:“小逸,快醒醒!”

    脸庞离古辰逸的脸很近……就是说,离张忆晚骄傲的两个点很近,而且,这小子是从上往下看。

    古辰逸虽然眼睛没有睁开,但神识外放,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趁着张忆晚拍打他的脸庞,头一歪,顺势移动到她的蓓蕾处,如果一张口就可以隔着衣服将蓓蕾含在嘴里。

    枫寒轩“咕咚”一声,喉咙口发出吞咽唾沫的声音。

    张忆晚这才醒悟这小子在占便宜,喝一声:“滚开!让你照顾好小逸,你倒好,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小逸却被吓晕了。”

    枫寒轩讪讪站起身,道:“当时,那两只鬼一出来,我就拿着木棍冲上去。两只鬼口中喷出青烟,我就昏过去了。小逸什么时间昏迷的我不知道。”

    张忆晚想起一事,半小时前是小逸打电话给她,告知她这里发生的事,就是说,应该没受到伤害。这样一想,再看他时,发现这小子嘴贴在自己左边的椒~乳处,半张脸朝着自己的身体,半张脸露在外面,嘴角分明有些上翘。

    妈蛋,上当了!

    怪不得身体一阵阵酥麻,是这小子在吃豆腐。

    于是,生气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道:“臭小子!吃姐姐的豆腐。”

    古辰逸“醒”过来了,茫然无知地看了看四周,惊讶地“啊”了一声,问:“姐,你来了?那两只鬼呢?吓死我了。”

    张忆晚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以前黄衣衣告诉她说,小逸最爱吃女人的豆腐,连老师的豆腐都吃。她有些想不明白,小逸能把黄衣衣怎么样?黄衣衣武功高强,身份又是老师,小逸这么老实的人敢动歪脑筋?这时候有些领悟黄衣衣的话了,原来,他会装傻,不知不觉地占了别人的便宜。

    对了,黄衣衣曾说过,他抱着她逃命。衣衣长得这么漂亮,被他抱着逃跑,肯定是上下其手,大捞“实惠”。

    警察已经发现了西偏厅的通道,拿出对讲机请求支援。

    夜深人静,这里又闹过“鬼”,派出所的两位同事曾经在这里受到惊吓,而地下室黑黑的,可能隐藏着坏人,一时之间,他们不敢下去,要等支援力量到达之后再行动。

    趁着这个时间,两个警察过来询问事情经过。

    枫寒轩所知甚少,“鬼”是怎么“死”的?西偏厅的地下室怎么回事?先前这两只“鬼”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有人控制?这些问题一概不知。

    向古辰逸询问,古辰逸摇头说道:“我一看到那两只鬼就晕倒了,知道的没枫哥多。”

    这样,等增援的警力到达,天已经朦朦亮。检查地下室、通道,找到了通道出口处的两具尸体,其中一人手中拿着枪。这种枪一看就知道是特工专用的手枪。这样,层层汇报上去,最后惊动卧龙崛起。

    卧龙崛起内部,自从黄衣衣向王慎行汇报黄斌的可疑之处,并拿出证物之后,内部外松内紧,开始展开调查。听到这个消息,自然引起高度警惕,判断此事是否和黄斌有关?

    行动一组派出楚夏和黄衣衣前来调查。

    看到车子上赵玫瑰的留名后,黄衣衣当即将案子从警方手里接了过去。

    史家村村委会办公室。

    黄衣衣将白玉兰侦探社的三个人请进去后,古辰逸连伸了几个懒腰,说道:“衣衣姐,我要回去睡觉了,我一夜没睡。”

    黄衣衣已经从多个渠道了解史家村闹鬼事件的始末,对张忆晚的胆魄非常佩服,说道:“古辰逸,你不是昏迷了半夜吗?说明睡得很沉,怎么会这样无精打采?说,你还做了些什么?”

    古辰逸装傻技术一流,道:“能做什么啊?这是鬼屋!我和枫哥进入鬼屋后一刻都不敢松懈,很费精神的。”

    自从认识古辰逸后,黄衣衣感觉身边发生的大事,一件件都和他有关联,却又理不出头绪,找不到这些事情的发生和他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不由地说道:“张忆晚认了你这么个弟弟,真是倒霉。你想想,你就是一个扫帚星啊!走到哪里,哪里就不太平。出现在西郊,古小军死在现场;出现在学校,日本杀手追杀过来;好好地去东溪湿地旅游,那边发生枪战;去星光岛野外生存训练,全体同学被绑架;来这里调查鬼屋事件,又死了两个人,怎么死的没人知道。”

    张忆晚忙说道:“衣衣姐,话不能这样说。这些事都是巧合,和小逸无关的。”

    “总之,他是扫帚星!我现在一看见他就头疼。”眼珠子一转,又问:“张忆晚,你总是说不认识赵玫瑰,和赵玫瑰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但是,你看看,这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被人杀死,杀人者留下了名字,就是赵玫瑰。你说不认识她,那怎样解释她一直出现在你们周围?”

    张忆晚苦着脸说道:“巧合,也是巧合。”

    “巧合一多,就不是巧合了。”

    黄衣衣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花容失色,“什么?这两人是穷凶极恶的越南阮氏兄弟?天啊!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找他们都没有找到,居然死在这里?赵玫瑰太伟大了,我爱死她了!”

    放下电话,神色已经不同,道:“古辰逸,你虽然走到哪哪出事,但出的事都是好事!东溪湿地发现了阿富汗塔利亚的基地;星光岛歼灭了天虎社的雇佣兵;现在居然杀死了阮氏兄弟!”

    张忆晚问:“阮氏兄弟?很厉害吗?”

    “呵!我们曾经调动二个团的兵力去围歼他俩,都被他们逃脱;我们组织内最厉害的古小军也去追杀过他们,也被他们逃脱,没想到他们潜伏到了这里,你们又刚巧接了调查鬼屋的活,把他们给惊动了。然后,赵玫瑰出场,将他们消灭。”

    张忆晚有些想不明白,道:“可我们真的不认识什么赵玫瑰,她为什么帮我们呢?”

    黄衣衣宣布:“不管什么原因,我以后要经常跟着你们,直到找到她为止。”

    古辰逸嘟囔道:“衣衣姐,没准人家不想见你了,所以一直躲着你。你不是和她见过两次面吗?为什么还想找她?难道你真的爱上她了?这可不行……”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