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87节 调查(求推荐票)
    “小屁孩,边上玩去!”听到古辰逸拿她和赵玫瑰的事打趣,黄衣衣俏脸一板,呵斥了一句。

    赵玫瑰在她心里的地位非常高,不容他人亵渎。

    她从小喜欢舞刀动枪,读初中时进入少体校练武,对武功高强的人天生有着好感。这些年,更是在血雨腥风中成长。古小军在世的时候,她从崇拜他发展到爱上他,心里满是古小军。古小军牺牲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迷茫和悲伤。

    赵玫瑰从天而降,突然间进入卧龙崛起的视线,更进入她的视线。卧龙崛起内,只有她曾和她见过面,讲过话,还交过手。

    新泾村的那次相遇,虽然赵玫瑰有些霸道,对她动粗,但黄衣衣对这个语言略显轻佻,实力却异常强悍的女子充满好奇和喜爱。

    因此,古辰逸的话语中对赵玫瑰不怎么尊重,让她着实有些生气。

    “呃?衣衣姐,今天怎么了?”古辰逸挠挠头,似乎有些不习惯衣衣老师的翻脸不认人。

    黄衣衣撇撇嘴,道:“小屁孩!我现在要问忆晚一些事,你别插嘴。”

    最近这段时间,她称呼古辰逸的时候常用“小屁孩”三字代替。这和那天晚上小花园里嘘嘘被古辰逸发现有关,潜意识里,非得把他看作不懂事的小屁孩心里才轻松。

    这让古辰逸有点受伤。

    小屁孩?我是小屁孩吗?我是你老公!

    张忆晚问道:“衣衣姐,是鬼屋的事情吗?其实,鬼屋的事情我知道的没有枫寒轩和小逸多。”

    “鬼屋的情况我们大致已经了解,我想知道的是,你让你的员工和小逸在宗庙守夜,是否事先得到暗示?”

    张忆晚茫然地问:“什么暗示?没有啊。让他们去守夜,不过是因为这任务是我们侦探社接到的第一个像样的业务,我想做好它而已。”

    “可是,进宗庙守夜风险程度很高,你怎么敢冒这么大风险?还让小逸也进去?”黄衣衣总认为张忆晚认识赵玫瑰,那次在古镇旅游办公室,她亲耳听到赵玫瑰代她请假。所以,张忆晚三番五次解释不认识赵玫瑰,在黄衣衣看来,是在为赵玫瑰打掩护。

    不仅她这样认为,卧龙崛起内部会议分析的时候,也是持有这种看法的。她们两人的杀人方式都完全相同,擅长飞刀,一刀封喉。都间接表明赵玫瑰和张忆晚是同门。

    张忆晚说道:“唔,我感觉风险没想象的那么大。而且,他们两人都很机灵,进去之后不断和我联系。一有风吹草动的话,我就会增援。所以,我才放心让他们进去。当然,宗庙里面有个地下室,地下室内藏有两名越南超级杀手,这个情况事先不知道。”

    黄衣衣用手指轻轻敲击桌子,沉吟不语。

    楚夏是行动一组的智多星,最喜欢动脑筋,问道:“你们三人白天去过宗庙,调查下来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枫寒轩回忆道:“当时,我们在西偏厅发现有人为掩藏行踪的痕迹,因为西偏厅的地面上连老鼠的足迹都被抹去。”

    “唔?那你们是怎样判断此事的?”

    “我们感觉西偏厅可能有问题,经常有人走动,准备第二天天亮进行彻底调查的。我们没想到宗庙还有地下室。连史家村的人都不知道这事。”

    楚夏又问:“古辰逸,你是主动要求守夜的,是不是事先知道关键时刻有人会来营救?你看,赵玫瑰突然从天而降,但我们检查现场后发现没有她出现在现场的任何证据……”

    前生,楚夏是古小军的得力助手之一,他的绰号为“书生”,不仅指长得像书生,而是因为遇到事情善于思考。

    他的思路和黄衣衣不同,黄衣衣习惯性地认为张忆晚认识赵玫瑰,而且两人关系匪浅;但楚夏感觉情况没这么简单,赵玫瑰出现的地方,譬如绑架人质的荒岛,和张忆晚没什么关联,倒是古辰逸在岛上。

    当然,他也找不到古辰逸和赵玫瑰之间的直接关系。

    古辰逸皱着眉头问:“你们经常提起赵玫瑰,还说荒岛上被绑架,也是赵玫瑰杀到救了我们,可赵玫瑰是谁啊?她是人还是神?你们为什么找不到她?那个荒岛又不是很大。”

    黄衣衣一脸狗屁地说道:“她的行为不能用常理来分析,你要说她是神也可以,反正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她都能做到。她啊?每次杀完人后就潇洒地离开,不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简直完美无缺,我真的爱死她了。”

    古辰逸盯着黄衣衣看,呃?前生和她谈恋爱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这么花~痴?而且为一个实际上不存在的人?

    甚至有些腹黑地想,要不要在乔装打扮一次?变身为赵玫瑰的话,对她搂搂抱抱她都不会反抗,反而会很享受。

    想到搂搂抱抱,这小子开始yy。

    嗯!衣衣的身体还是很棒的。不仅拥有张忆晚那样的丰满胸部,而且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翘~臀更是完美无缺……这样子抱着她……

    想到得意处,禁不住闭上眼睛,笑容有多猥琐就多猥琐。

    黄衣衣目光扫到他的脸上时,不由地一怔,这臭小子在做什么?为什么问他鬼屋的事情,他却笑得这样猥琐?

    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喝一声:“古辰逸,你在做什么?”

    “呃?衣衣姐,你吓了我一跳。你们不是在问我知不知道赵玫瑰的事吗?我在想象赵玫瑰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长什么样子?当然是漂亮无双,要是被你这好~色的小屁孩看见,眼珠子都会掉下来!”

    古辰逸站起身抗议:“衣衣姐,你这话不尽不实,而且言不由衷。明知道我最爱看你,在我心目中,你最漂亮,什么赵玫瑰李玫瑰靠边去……”

    黄衣衣粉脸“唰”地通红,根本没想到这小屁孩胆子这么大,当着这么多人吃她豆腐!正想发作,张忆晚抢在她前头说道:“小逸,别开这样的玩笑,衣衣是我的姐,也就是你的姐。”

    古辰逸一本正经地说道:“可我没胡说啊,你想,衣衣姐强凶霸道的,我敢吗?你可能不知道,还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没有认真地看她,她会很生气,过来敲我的额头,要求我目不转睛地看她。”

    眼看黄衣衣要冲过来,张忆晚忙挡在她前面,说道:“小逸,这话我们都不信,你别故意气衣衣姐了。”

    古辰逸双手一摊,苦着脸说道:“真的啊,上数学课的时候,我一开小差,她就过来凶我,非让我看她的脸不可。”

    张忆晚“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原来是说上课的事啊?你早说清楚不就没事了?”

    黄衣衣脸色稍稍好转,鼻子里冷哼一声道:“下个学期,你的数学考试别想及格。”

    “啊?衣衣姐,你这是公报私仇,恣意摧残祖国的花朵。”

    黄衣衣终于冲过来了,“噗噗”连敲他的额头,道:“花朵,花朵,我让你做花朵!狗尾巴草一株,还想做花朵。”

    “狗尾巴草也会开花的好不好?”

    这样子一闹,谈话就没法继续了。楚夏在旁边看得连连摇头。同时,他有些纳闷。

    黄衣衣自从古小军牺牲之后,在同事面前鲜有笑脸,而且,不允许任何人开她的玩笑,特别是男女方面的玩笑。可是,眼前的黄衣衣虽然恼怒,但这种恼怒更多的带有一种娇嗔的意味。

    没想到啊!这个小男孩能让他们的小公主频频脸红,吃了她的豆腐还让她无计可施,这算什么?

    他托着下巴琢磨开了。

    这时候,黄衣衣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吴中华到了,让她去阮氏兄弟死亡现场。

    卧龙崛起行动部主任王慎行亲临现场,看到黄衣衣和楚夏走过来,问道:“你们这边有什么发现?”

    楚夏摇摇头,道:“没实质性的东西,白玉兰侦探社的人都说没见到赵玫瑰,守夜的两人在两只假鬼出来之后就被**药迷倒,后来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清楚。”

    王慎行点点头,道:“阮氏兄弟在地下室制药,经化验就是他们使用的**药剂。做了很多,估计不全是他们自己用。应该还有同党。法医对尸体的解剖结果,阮崇武背部中了一个铁钉,但不是致命原因,他的头是被人直接打爆的,根据痕迹分析,应该就是拳头。拳头不大,不是成年男子的拳头。”

    “阮崇文是被一支铁钉刺进了太阳穴,在这之前,他似乎受过伤,血液检测数据其他都正常,但血清肌酐异常,肾上腺分泌过高,似乎在忍受某种痛苦,类似于冰冻室待久了人。产生这个结果的可能性很多,但基本可以判断,他死前已经受伤。”

    “你们来看,他们两人死的时候,阮崇文在车内,阮崇武在车外。应该是他们从地下室逃出来后想开车逃跑,然后我们的赵玫瑰小姐追了上来,杀死他们。”

    “我们都知道,阮氏兄弟的优势在于兄弟两人心意相通,配合密切。但从目前的情况分析,临死前他们两人并没有联手抗敌,也印证了法医所说的,阮崇文此前已经受伤,而且失去了足够的行动能力。这样,赵玫瑰小姐追上来后,他们只能被动迎战,然后被赵玫瑰小姐杀死。所以,这里不是双方搏杀的第一现场,他们的第一次交手应该在史家宗庙内,我们过去看看。”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