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90节 召见(求推荐票)
    黄衣衣在前,古辰逸在后,两人去“卧龙崛起”行政区一号楼。

    走过行动部和行政部的隔离带,黄衣衣回头说道:“走这么慢干吗?上来!”对这个学生,她经常有一种无力感。

    被轻斥了一句的古辰逸“天真无邪”地笑道:“衣衣姐,你走路的姿势真好看。”

    因为随时可能会投入战斗,卧龙崛起行动组的女子一律不穿裙子,一般都穿长裤。此时黄衣衣上身穿一件白衬衫,下身穿深色的长裤。修长的双腿,微翘的臀部,上下跳动的马尾辫,走路的背影煞是可爱。

    古辰逸以为这句玩笑话说过之后,黄衣衣就会变脸,没想到她回眸一笑,摆了个漂亮的pose,问:“真的好看吗?”

    呃?

    古辰逸呆住!

    她本是少见的美女,这个pose一摆,将身体的优势完全表达出来……想起前生往事,古辰逸滔天的恨意立即涌上来,这么漂亮的未婚妻,皮肤掐得出水,眸子清澈得如一泓清泉,身材更是无可挑剔,可他还没有吃到嘴里就被黄斌陷害致死!

    黄衣衣见他发呆,愣愣地看着自己,杏目一瞪,变脸道:“小屁孩!滚前面去!”

    “呃?”古辰逸回过神来,嘟嚷一句:“看看又不损失什么的。”

    黄衣衣怒道:“你还说?!”

    然后看见他又发楞了!顺着他的目光一瞧,妈蛋!自己半转身和他说话的时候,胸部扭转以致突出部位更加夸张,这小子盯着这个部位眼睛一眨也不眨,柳眉立即倒竖……

    古辰逸见形势不妙,忙快走两步,走到她前面,然后很大方地说道:“这样吧,我走到你前面,让你看我,保证不生气。”

    黄衣衣恨不得立即施展无影十八腿,踹这小子一个屁股蹲,脚刚抬起,却莫名其妙地想起小花园的事,顿时浑身燥热,这一脚怎么也踢不出去。

    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

    呃?

    古辰逸于是见好就收,微微一笑,没话找话道:“衣衣姐,你的领导找我什么事?为了黄斌?”

    刚提到黄斌,就看见黄斌从行政区的三号楼出来。他远远地看到黄衣衣和古辰逸,脚步不由一滞。

    茶楼事件发生后,黄斌度日如年。才几天时间,脸就小了一圈。

    他在原地停了停,然后加速向黄衣衣走来。

    古辰逸扭转脸,不去看黄斌,低声道:“这家伙来试探了。”

    果然,还没走到身前,黄斌就挤出三分笑脸,打招呼道:“黄衣衣,找领导有事?”手指了指一号楼。

    黄衣衣波澜不惊,脸色如一口古井,问:“有何指教?”

    见黄衣衣一如既往的冷淡,并且神色间隐含敌意,黄斌反而放下心来,哈哈一笑道:“不敢,每次见到行动部的同事,我都感到非常亲切。唔,这位是古辰逸同学吧?我曾和他共患难。”

    古辰逸挠挠头皮,问:“衣衣姐,这位是谁啊?怎么认识我?”

    黄衣衣汗!这小子比自己更会装!淡淡地说道:“唔,这是黄斌,你西郊遇车祸那天,他也在现场。”

    古辰逸脸色突变,害怕地拉住黄衣衣的手,问道:“是他撞我的?”

    黄斌一愣。

    黄衣衣脸部肌肉抽搐,这臭小子太会装!而且装的同时拉住她的嫩手揩油,她不仅不能当面拆穿,还得给他打掩护,“唔,不是的,那天他也受伤了,撞你的另有其人。”

    “唔,不是他啊?吓我一跳。”古辰逸拍拍胸口,道:“那天他也受伤了?也是被撞的?我刚才看他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似乎受伤比我还严重,是不是小弟弟被撞伤了?”呵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黄斌一脸大便。

    黄衣衣脸上肌肉抽搐得更加厉害,拍开他紧抓自己左手不放的爪子,喝道:“小屁孩胡说什么?走吧。”扔下正在生闷气的黄斌就走。

    走到看不见的地方,古辰逸洋洋得意,低声道:“衣衣姐,这下把他气得够呛。”

    “你把我也气得够呛!”

    “又怎么了?衣衣姐?”衣衣姐的发音永远是前二字清脆响亮,后一字含糊低微。

    “见到你就心烦,以后少来烦我。”

    “可是衣衣姐,你到文莱中学代课,不就是为了我吗?”

    “臭美!你什么人啊?我为了你来代课?”

    古辰逸回过头看她,道:“说谎的人一般会脸红,我看你脸红不?”盯住她的脸看。

    黄衣衣小小的有些惊慌,俏脸一板道:“别胡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说完快步上楼。

    进了五楼小会议室,黄衣衣让他在会议室坐等,然后出门。

    不一会,黄衣衣陪着陈成强、王慎行走了进来。古辰逸急忙站起身,憨厚地笑笑。

    黄衣衣暗暗撇嘴,这小子又装!介绍道:“古辰逸,这是陈首长,首长知道你过来,特意过来慰问。这是王主任王老师,你见过的。”

    古辰逸挠挠头,憨憨地说道:“两位首长好!”任谁一看,都是很单纯的少年。

    陈成强和他握了握手,指了指椅子让他坐下,随后,他和王慎行、黄衣衣都在会议桌前入座。

    陈成强说道:“古辰逸,我常听王主任、黄衣衣提起你的名字。东溪湿地、星光岛绑架案,你都起了重要作用。”

    王慎行、黄衣衣盯着他的脸看。

    古辰逸茫然地看了黄衣衣一眼,道:“也没起什么作用啊,和同学们一起玩,一起睡,后来就获救了。还有,东溪湿地好像没出什么事啊?”

    陈成强微微一笑,调转枪口问:“听黄衣衣说,之前你和你姐张忆晚曾监视黄斌的住处?发现他行为反常后,张忆晚让人在新天地偷了他身上的东西?”

    古辰逸不由地看了一眼黄衣衣,这个衣衣,把他和张忆晚都出卖了!这下很难回答!

    不过不回答不行,于是镇定地说道:“是的!”

    “唔,那你告诉我们,为什么监视黄斌?”

    “我姐想开家私人侦探社,做侦探就要跟踪、监视他人,她就带我实战演习。”

    “那为什么选择黄斌呢?总有原因吧?”

    亚历山大啊!

    到了陈成强这个层次,轻轻的一句问话就给人扑面而来的压力,况且,王慎行在旁边看着他怎么回答,稍有漏洞,就会抓住不放。

    他依然一副憨厚的样子,看上去还微微有些羞赧,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忆晚姐说,这个人一看就有点鬼鬼祟祟,背后一定有料,是一个很好的实战演习标本……忆晚姐还让我猜可以从黄斌身上调查出什么内容。我猜他是做不正当生意的,忆晚姐猜他有婚外情。然后,监听到他和人在新天地见面,忆晚姐就让人偷他身上的东西进行验证。”

    这话多少有些不尽不实,不过,陈成强和王慎行倾向于古辰逸真的不知道详情,但张忆晚应该另有目的。

    “可你们怎么也让黄衣衣参与进来呢?”

    古辰逸对黄衣衣了解够深。她虽然汇报了这些事情,但不会交代她的真实用意。她对黄斌始终抱有怀疑甚至敌对的态度,觉得古小军的事他脱不了干系。但这是不能对人言的心事,在领导面前更要隐瞒,否则没得到批准就调查卧龙崛起内部人员,是要作纪律处分的。

    “衣衣老师?她是我们的好朋友啊,经常和我们一起玩的。跟踪、监视这么好玩的事情不会瞒她,而且,衣衣老师知道忆晚姐准备开侦探社。”

    呃?从心理上分析,黄衣衣知道张忆晚在跟踪、监视黄斌,主动或被动参与进去都合乎自然。

    “唔,你们知道从黄斌身上偷到了什么东西吗?”王慎行问。

    “知道!都是跟踪、监视他人的设备,我们开侦探社正用的着,还留了两件小东西,其余的都交给衣衣老师处理了。”

    谎话必须九真一假才不容易拆穿。

    王慎行的谎话也来了,说道:“这些东西是组织上配给黄斌的,他在茶楼和人见面也是组织安排的任务,所以,你们拿走的东西必须上交。还有,以后不可以对黄斌同志进行跟踪、调查。否则,我们会追究责任。懂吗?”说到后面,王慎行脸无笑容,非常严肃。

    呃?黄斌有个上线,难道是王慎行?

    绝无可能。

    古辰逸醒悟到,他这么说话完全是为了封住他们的嘴。毕竟调查黄斌属于卧龙崛起的秘密,如果张忆晚和他漏出风声,麻烦就很大。

    “首长,请放心,我们这里绝不会泄露半点风声。不过,那两件东西能不能暂时借我们用一段时间?侦探社刚刚成立,没有拿得出手的设备、仪器,我们亟需。”

    陈成强笑道:“你向黄衣衣办个借用手续,卧龙崛起从来不把张忆晚当外人看。以后如需要卧龙崛起帮助,你们可以找黄衣衣。还有,黄斌的事情如有走漏风声会产生严重后果,这话你一定带给张忆晚。”

    “好,没问题。”

    这算过关了?

    古辰逸暗暗摇头,不会这么容易,王慎行老师做事情滴水不漏,肯定还有后招。

    古辰逸有些头疼。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