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悍贼 第91节 童真不识绮罗香
    暑假是学生相对空闲的自由时间。搁在普通人家孩子身上,这样的假期是上网玩游戏的良机。不过在王婷婷、徐蓝、雨夕颜这样的大家庭,最喜欢的却是五花八门的聚会。

    这天是徐蓝在自己家里搞活动,她没王婷婷这样张扬,请的人不多,但同班同学都是要通知到的,来不来是他们的事,班长嘛!

    古辰逸这边,她知道他性子淡薄,不大喜欢参加集体活动,所以给他打电话后又打电话给雨夕颜,邀请她也来参加。

    雨夕颜参加了,古辰逸就会来,这是比较明显的规律。

    这天,古辰逸骑车先到雨夕颜家,然后坐她家的骑车去徐蓝家。

    等古辰逸和雨夕颜到来,徐蓝亲自动手泡茶。茶具很别致,是一套深蓝底色镶金图案的景泰蓝,一只只漂亮的小茶杯还没喝茶,就有让人口舌生津的感觉。徐蓝泡茶时手法玄妙,隐隐有大家风范。

    古辰逸不由暗赞一声,徐蓝果然比王婷婷更具大家闺秀气。

    采摘于清明之前的龙井茶卷曲如雀舌,热水一冲,茶叶在杯中舒展身姿,边上的白色绒毛清晰可见,茶水则碧绿纯净。

    钱民有些醋意,道:“班长,你有些厚此薄彼,为什么我没口福喝到好茶?”

    徐蓝抿嘴笑道:“喝茶也有道道的,你适合喝大红袍,喝龙井就有点牛嚼牡丹了。”

    王婷婷笑道:“钱民,班长是说你不够风雅。”

    钱民看古辰逸一眼,心道,这家伙什么时候风雅过了?猥琐、腹黑、打架比武每次都用卑鄙手段。

    真是邪门了!

    这小子长得也不怎么滴,要钱没钱,要风度没风度,偏偏颇有女人缘。

    徐蓝泡完茶,给古辰逸和雨夕颜倒满一杯,说道:“请喝茶,对了,到了我家随便玩,大家一切随意。”后面半句是对其他人说的。

    庭院里有自助餐、烧烤、饮料,旁边还有一间游艺室。室内,电子游戏机、电脑、桌球、乒乓台齐全,还有几张牌桌,足够他们这些人找到娱乐项目。

    不过,对古辰逸来说,是没有兴致和这些小屁孩一起玩的,无非就是点个卯,报到一下,能溜的时候就溜。

    眼看着他呵欠连连,徐蓝看了看小雨,问:“古辰逸,你怎么回事?昨晚没睡?”

    古辰逸每天晚上都在打坐吐纳,只不过昨晚吐纳二个半时辰,然后练习冰冻术,真气在身上乱走,好不容易将真气引入丹田,就感觉经脉不适,影响了他的精神,以致感觉状态不佳,有打瞌睡的感觉。

    “呃,班长,我昨晚没睡好。”

    徐蓝看了他一眼,道:“你反正和他们玩不到一起,要不,在我家睡一觉?”

    正中下怀,“好啊,反正我要坐小雨的车回去的。小雨,走的时候叫我一声。”

    雨夕颜点头道:“好啊!”

    徐蓝便带古辰逸去睡觉,小雨自然跟着。

    徐家是商业世家,旗下的徐氏汽车资产几十亿,是国内排名前五的汽车制造巨头。家大业大的徐家,有数套客房,用来招待家族内的亲戚及重要客人。

    徐蓝却领着古辰逸直奔自己的卧室。

    “古辰逸,你就睡这里,放心,没人来打扰。让小雨走的时候来叫你。”

    古辰逸:“……”

    雨夕颜:“……”

    徐蓝这样的家族,大小姐的闺房,属于徐家的核心区域,飞进一只苍蝇都得抓下来检查雌雄,如果是雄性,坚决拍死的下场。她却直接将古辰逸领了进来。

    雨夕颜蹙眉问道:“徐蓝,让小逸睡这里行吗?被你爸妈发现了,直接打出去。”

    徐蓝娇俏地吐了吐舌头,道:“他们今天不在家,要不,小雨留在这里看着?”

    小雨脸一红,道:“不要,让小逸睡吧,我们走。”

    既来之则安之。

    古辰逸明白,这个时候越少开口越能免除麻烦,就装出无所谓的态度,道:“那我眯一会。”

    等两个少女退出房间,古辰逸打量了一下徐蓝的闺房。

    徐蓝和雨夕颜不同,她是个特别柔弱,温柔娴淑的女子,闺房中不像其他女孩那样贴满明星照,挂满小饰物。她的房间非常干净,一张书桌,几本书,门口的一个风铃,算是唯一的点缀。

    钻进被窝,一股少女的体香浓浓地占据了他的嗅觉,古辰逸这个时候其实有些明白,徐蓝大约是有些喜欢他的。否则断断不会允许男生睡到她的床上。这让他有些烦恼,也有些无奈。不过,古辰逸从来不是为了一点小事就满腹心事的人……管她,初中生而已,等她长大,不知道会遇到多少个心仪的男子,时过境迁,他就成了她记忆中的某个片段了。

    睡吧。

    这天是周三。

    徐蓝的父亲徐俊是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母亲王剑萍也是强人,不习惯于做家庭主妇,在徐氏汽车担任董事兼销售经理。

    知道女儿在家邀请同学聚会,王剑萍提早回家。

    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见隔壁女儿的房间房门虚掩,推开门一看,床上睡了一人。她惊讶地走近,问:“蓝蓝,不是同学聚会吗?我看见那边有很多人,你怎么在睡觉?身体不舒服吗?”

    古辰逸刚睡着,没反应。

    王剑萍走到床边,见没反应,还以为女儿真的身体不好,掀开被子去摸她的额头,然后……

    “啊——”一声尖叫。

    古辰逸惊醒,从床上蓦地坐了起来。

    王剑萍退后一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滚圆。

    “你是谁?”两人同时问。

    古辰逸先反应过来,因为从她身上找到徐蓝的影子,母女俩长得挺像……可他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

    王剑萍惊愕了片刻,又大声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回头大声叫道:“刘阿姨,过来。”

    刘阿姨闻声过来。

    王剑萍生气地指着自顾自穿衣裤的古辰逸,问:“这人怎么回事?他怎么睡在蓝蓝的床上?”

    “是小姐带进来,吩咐我们不要打扰。”

    王剑萍更气!

    她只生了一个女儿。女儿从小是他们夫妻的掌上明珠。徐蓝虽然柔软,但非常懂事,夫妻两都对她比较放心。

    但这时候看到一个男生睡在女儿的床上,顿时把她的思维冲击得七零八落。

    女儿在谈恋爱?

    天!怎么可能?

    知女莫如母,女儿特别爱干净,她的床铺更是禁区,不许其他人碰。有一次阿姨进入她的房间打扫卫生,只不过用手拍了拍床单,她看见后就把床单扔了。

    这个男生居然睡在她的床上,而且是女儿自己带进来的!

    “快去把蓝蓝叫上来!”王剑萍扭头对阿姨喊了一声,心里捉急,不知道怎么面对房间里的男生。

    妈蛋!这小男生淡定着呢,穿好衣服后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发落。

    王剑萍拿出手机打给丈夫,“徐俊快回来!蓝蓝床上有个男生!”

    另一头,徐俊接到电话也吃了一惊。他不了解情况,更加捉急,急忙吩咐秘书备车。

    阿姨来到同学聚会处,神色慌张地叫徐蓝,“小姐,你妈回来了,在你的房间发急,让你赶紧上去。”

    徐蓝明白怎么回事,倒不怎么惊慌,拉着雨夕颜一起上楼。

    到了门口一看,母亲正在房中团团转。古辰逸倒是从容得很,看到她们两人上来,说道:“班长,小雨,你们来啦?”

    王剑萍大声问:“蓝蓝,他是谁?怎么回事?”

    小脸绯红的徐蓝回答倒是很平静,道:“妈?怎么了?他是我同班同学,也是小雨的朋友。”

    “小雨的朋友?”

    “是啊,伯母。小逸是我朋友,昨晚没睡好,徐蓝安排他在这里睡觉,没打扰你们吧?”

    雨夕颜是雨家的女孩,雨家不仅财力雄厚,政治上地位也极高,不是王家可以比拟的。王剑萍暗松一口气。这样看来,女儿让这个男生在自己的房间睡觉,是看在雨夕颜的脸上。最近闲聊的时候,女儿是说起过雨夕颜是她亲密朋友之类的……

    “唔,这样啊。蓝蓝这孩子做事不靠谱,应该安排客人在客房休息嘛……好啦,你们去玩吧。”

    等他们三人别扭地离开房间,母亲暗中拉拉徐蓝的衣服,示意她留下。

    然后,母亲关上门教训女儿,“蓝蓝,你不是最爱干净的吗?平时妈妈在你的床上坐一会你都好拍打被单几分钟,怎么让男孩子睡到床上?”

    徐蓝只能拿雨夕颜当挡箭牌,“妈妈,他是小雨的朋友嘛,我和小雨关系好,让他睡一下没关系。”

    “你啊!就不怕男生在你床上睡~过之后,你会怀孕?”吓她!

    脸色红彤彤的徐蓝翻个白眼,道:“说什么呢?我们有生理卫生课的,别以为我不懂,这怎么会怀孕?”

    呃?

    王剑萍又开始捉急了,说道:“总之,让男生睡自己的床不行!被你同学知道后,他们会怎么想?”

    “不会,同学们都知道他和小雨是一对。”

    “小雨这孩子,看上去孤傲单纯,真的在和男生谈恋爱?她父母不知道?”

    “妈,你别多事!他们也不是谈恋爱,就是比较要好而已,其实都很纯洁!”

    母亲看着女儿羞红的脸,心道,只怕你开始不纯洁了。

    【求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