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二袭、魔王降临
    碎石与瓦砾四处飞舞,粉尘四溢,林白趴在地上,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但梦中为何又感觉如此清醒?刚才发生了什么?一颗拳头,砸碎了自己的房子?这尼玛究竟是什么怪物打出来的拳头?

    林白翻身爬起来,就看到那个自称“新一代超人”的少女正在缓缓地收拳,在烟雾弥漫的环境下,她那一身白衣白裤看起来更加扎眼,红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当然,还有那蕾|丝花边的红内|裤,比上叙的任何一点更加显眼。

    那画面太美,林白不敢看!

    脑子里有一个念头飞快地闪过……这货不是普通少女,普通少女绝对不可能一拳轰塌一座房子!关键是普通少女也绝不会把内|裤穿在外面,难道她真的是超人?

    林白看过不少关于超人的电影,那货是来自氪星的外星人,他拥有无以伦比的力量,他能以光速飞行,他有一双千里眼,还能透视,也能发射激光,他还有一双顺风耳,导弹打不伤他,火焰烧不死他,他是正义的化身,他是所有牛逼超级英雄的鼻祖!可是,超人是男人啊,而且还是一个白人。眼前这货却明明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东方人种,黄皮肤黑眼睛,典型的东方美人。

    她怎么可能是超人?

    少女看着李白的眼神,便知道他开始相信她的身份了。于是舒展了一下腰身,重新摆了一个牛逼闪闪,矫健英武的姿势,道:“现在重新向你介绍吧,我是超人的继承人,新一代的女超人。”

    林白苦笑了一声:“真是超人?”

    女超人挥了挥拳头:“我继承了超人一族那强大的力量,我的拳头可以摧毁一切邪恶,我的身体坚如磐石,而你,就是我将要催毁的邪恶之根源,魔王的继承者。”

    林白忍不住吐槽道:“但你明显是个东方人,据我所知,超人是个男人,而且是西方人,这他喵的连血统都不对啊。”

    女超人哼了一声道:“这不是重点,麻烦你抓住重点好吗?”

    “好!抓住重点。”林白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用尽全身力气,大声怒道:“你丫的,我不管你是不是超人,总之,把我的房子还给我。我他喵的就这么一点点财产,是我唯一的依靠,你居然一拳将它打没了,你让我以后靠什么吃饭?赔我一套房子,现在,立即,马上,否则我要报警了!”警察能不能收拾超人,这个问题林白暂时没有去考虑。

    女超人不为所动,淡定自如地道:“邪恶的据点必须摧毁,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今后的生存问题,我会把你交给警察,你下半辈子会在监狱里面度过,监狱里有专人为囚犯准备伙食,你不用再担心有没有饭吃的问题。”

    林白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翻了翻白眼,有气无力地道:“你凭什么非要一口咬死我是魔王的继承人?他喵的,我才不是什么狗屁魔王的继承人,我是个普通人,你究竟明不明白?”

    女超人哼哼道:“别再装了,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昨天在论坛上发的贴子,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

    林白以手捂额,惨哼道:“他喵的,昨天是四月一日!”

    女超人道:“嗯,没错,四月一日,你发出邪恶宣言的日子。”

    林白道:“你难道不知道四月一日是什么日子吗?”

    女超人认真地道:“我当然知道,四月一日是公历年中的第91天,闰年则是第92天,距离这一年结束还有274天!在四月一日出生的孩子属于白羊座。”

    林白无力地道:“你能不能再深层次地挖掘一下四月一日的内涵?”

    女超人冷笑道:“你居然想考我这个新一代超人的知识水平吗?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超人与魔王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深刻地挖掘一下四月一日的内涵给你看。”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飞快地道:“1130年4月1日,钟相起义。1356年4月1日,朱元璋攻克集庆。1572年4月1日,荷兰独立战争开始。1605年4月1日,良十一世成为天主教教皇。1867年4月1日,新加坡成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1873年4月1日,英国班**西洋号在新斯科舍半岛外沉没,547人遇难……”她一开始说就完全停不下来,从古说到今,哇啦啦啦,所有发生在四月一日的历史事件,全都被她挖出来说了一个遍。

    林白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忍不住怒吼道:“住嘴……四月一日才不是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涵义,它是愚……”

    林白正说到关键处,愚人节三个字眼看就要吐出口来,突然,天空黑暗了下来。现在明明是大清早,按理说应该是阳光越来越亮才对,不知道为何,天地却突然变暗,一股莫名其妙的阴冷气息,从天空中沉重地压迫下来。

    林白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黑的只有自己头顶上那几米见方的空间,别的地方都还是亮堂堂的,那里有一团奇怪的黑雾,正在翻涌。随后,黑雾“哗”地一下散去,从雾中显露出一个上身穿黑色皮衣,下身穿黑色皮裙的御姐来。她的身材极棒,前凸后翘,仿佛魔鬼,皮裙很短,露出两条雪白的长腿,另添勾魂夺魄的魅力,她的脸庞也极美,而且眼神非常的妖艳,让人一看就不禁为之神魂颠倒。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悬浮在林白的上空,林白一抬头,眼光就直接穿进的她的裙底……内|裤居然也是黑色的。

    像这种级数的大美女,林白以前简直都不曾想过。却没料到,这个黑衣御姐出现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从空中缓缓地飘下来,双手一环,吊住了林白的脖子,像一个在向情|人撒娇的妖精,用**的声音道:“哟,小帅哥,就是你自愿做本王的继承人吗?那可真是太好了,魔王一族人丁稀少,到了本王这一代正愁没有传人,既然你愿意当下一任魔王,那本王就可以光荣退休罗……从今天开始,让本王来传给你足以毁灭世界的邪恶魔法吧。”

    “魔王?”林白楞住。

    “魔王!”女超人大声厉喝。

    黑衣御姐笑嘻嘻地在他脑门上点了一指,媚声道:“怎么?看到本王很吃惊吗?昨天你发贴子宣布要继承本王的意志,还说要毁灭世界,那时的勇气到哪里去了?本王都亲自来见你了,还干嘛还不赶紧拜本王为师?”

    林白:“……”

    “魔王!”女超人大声道:“果然,追着你的继承人是对的,我真的找到你了,你这邪恶的根源,我要用正义的铁拳,将你绳之以法……”

    “吵死了!”黑衣的魔王御姐双手还吊着林白的脖子,整个人虚浮着挂在林白身上,她丰满的身躯在林白的身上蹭来蹭去,弄得林白的心里痒痒,但她却仿佛没事人似的,瞥了超人一眼道:“你是新一代的超人?好嫩哦!就算元祖超人克拉克肯特在这里,也不是本王的对手,你在这里大呼小叫个啥?”

    女超人那清纯美丽的脸上闪过一抹怒容:“吃我一拳,再说废话!”她向前一个箭步,秀气的小拳头带起一股滂沱的气势,就像刚才击毁林白的房子那拳一样,庞大的压力犹如排山倒海般汹涌地袭来。

    林白吓了一跳,不禁又想向地上趴,却见那黑衣御姐伸出一只手去,轻轻一抓,“啪”的一声脆想,女超人那不可一世的铁拳,居然被女魔王捏住了。那催筋断骨的巨力,仿佛都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

    女魔王笑道:“不自量力!”她的手腕突然一翻,变成了从上向下,只是轻轻一拍,只听到“轰”地一声响,女超人消失不见,林白的眼光顺着向下看,才看到地上有一个人形的凹坑,女超人就躺在那个凹坑里,已经昏迷了过去。雪白的劲装沾满了地上的泥尘,变得肮脏不堪,秀美的脸也被泥尘涂黑了,唇角还挂着一丝血痕,显然刚才魔王这一巴掌拍得她受伤不轻。

    这般模样昏迷在地,倒是颇惹人同情,让人很想糟蹋一番……

    女魔王的手收了回来,继续吊在林白的脖子上,媚声道:“吵人的苍蝇已经被本王干掉了,这个超人太嫩,连元祖超人万分之一的能力都没有……咱就别管她了。乖徒弟,快来叫一声师父听听,师父马上就开始传你邪恶的法术,咱们一起来毁灭世界吧。”

    林白吞了一口唾沫,虽然刚才的女超人打塌了他的房子,弄没了他的所有财产,让他愤怒不已,但他毕竟是一个从小接受着善良、正义的教育,三观端正无比地长大的男人,虽然在长大的过程中,遭到了现实无情的污染,正义感已经磨灭,变成了一个一穷二白没文凭没正经工作也没有女朋友的超级diao丝,但即使如此,他从来也没想过要去做一个坏人,毁灭世界什么的更是没有想过。

    他绝不可能就这么开开心心地成为了魔王的继承人。

    林白赶紧道:“这位魔王姐姐,咳……我并没有说过要做你的继承人啊。”

    “你明明有说。”女魔王依旧吊着她的脖子,饱满的胸部几乎顶到了林白的胸口上,用媚到骨子里的声音道:“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这四个字说得无比**,搞得连林白都以为自己昨晚喝醉了,对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只听女魔继续媚声道:“在论坛上……你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

    “我晕!别提那个破论坛了。”林白大声道:“昨天是愚人节,那是个愚人节的玩笑贴,超人也好,魔王也罢,你们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愚人节?通通给我抓住重点……我真是受够了!”

    “愚人节是什么东西?”女魔王好奇地问道。

    林白苦笑道:“愚人节就是一个可以正大光明地愚弄别人的节日,在那一天说的任何话,都是开玩笑愚弄人的啊。”

    “愚弄?”女魔王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眼中的那抹妖艳的笑意慢慢转为了怒意,林白感觉到周围开始变冷,空气好像变得沉重了,她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你在愚弄本王?你在愚弄世界上最邪恶的恐怖大魔王?你知道那样做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她的手掌举到了林白的头顶,做了一个要向下拍的动作。

    (新书期间,收藏和推荐异常重要,肯请书友们看完之后顺手收藏、投票,不胜感激。)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