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四袭、超人的法宝
    感谢23sw.neturballs打赏588,一川草、书友141110204150033、堕天使的施舍、小娜嫁唐、老子风华正茂、nz世家、billrusell打赏100

    ----

    见他脸色古怪,女魔王突然莞尔一笑:“好啦,关于毁灭世界的大魔法究竟能不能放出来的问题,暂且不说,你先杀个超人什么的,累积少量的邪恶力量再说吧,不然本王都没办法教你像样的魔法。”

    林白已经给自己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脑子里的想法也慢慢成形了,摊手道:“师父大人,照这样说来,我做的事越坏,得到的邪恶力量就会越多,没错吧?”

    女魔王道:“没错!”

    林白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那弟子觉得,直接杀掉女超人太浪费了,不足以让弟子发挥出最极致的邪恶程度,要不这样吧,弟子想给她来个先奸后杀,这样累积的邪恶力量肯定比直接杀要多,您觉得如何?”

    女魔王“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哟,见人家女超人长得漂亮,你居然动了歪脑筋?哈哈哈!不错不错,你小子很有前途,超级邪恶,说不定很快就能超过本王,成为真正的邪恶大魔王呢,哈哈哈……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先奸后杀。”

    林白腆着脸,不好意思的道:“师父,弟子当然也想赶紧做,像女超人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弟子实在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到肚子里去,但是弟子还是处男,那方面的事……咳……还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做,能不能允许弟子将女超人背到河边无人处,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静悄悄地办事儿……”

    “回房间不就行了?”女魔王奇道。

    “回房间也不好啦,想到师父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我就不好意思。”林白道。

    “噗!身为新一代的魔王还害什么羞,以后更邪恶的事还等着你呢,毁灭世界什么的,有必要害羞么?”女魔王媚笑道:“莫非,你那话儿太小,有点见不得人?来本王帮你检查一下。”

    “小?才不小!”林白大怒,一时连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都忘了,吼道:“喂喂,虽然你是魔王,虽然你牛逼得不得了,但是在那方面看不起人,我也要和你拼了哦。”

    “好啦,是本王不对,男人那方面确实鄙视不得,嘻嘻!你带她去河边慢慢玩弄吧,她吃了本王一掌,短时间内是动弹不得的,随你高兴怎么玩弄都可以……不要让本王失望哦,累积到尽量多的邪恶力量再回来。”

    林白将动弹不得的女超人扛到了肩头上,笑道:“师父先去睡觉吧,我这就去河边收拾女超人去,先奸后杀,先杀后奸,再奸再杀,再杀再奸,来来回回弄她个几十次,回来的时候,保证我邪恶力量满满!”

    -------------

    在双庆市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代表这个城市的两条大江,一条名叫长江,一条名叫嘉江,两条大江在城市的中心交汇,将整个城市切分成几块,林白的家距离河边也不远,仅仅走了十几分钟就站在了江边的乱石堆里。

    他的身体并不算强壮,扛着一个人走了这么久的路,不禁累得气喘吁吁,直到将女超人平放在一块大石上面,才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刚刚才闲下来,就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胸前……

    “炙热的目光”这五个字,通常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的热情,但对于现在来说,那是用来形容温度,因为那道目光是从女超人的眼睛里射出来的,第一代的元祖超人克拉克肯特可以从双眼里射出如同激光一般的射线,而这个新一代的女超人显然也有类似的能力,当然,她的能力要弱得多,所以她的眼光仅仅只是“炙热”,还不足以像激光那样将人洞穿。

    胸前的衣服立即被目光烧得冒起了青烟,林白吓了一大跳,赶紧脱下外套扔在地上,怒道:“喂,有没有搞错?你打垮我的房子,现在还要烧我的衣服?”

    女超人吐出了一口鲜血,虚弱地道:“我败给了魔王,但也绝不容许魔王的爪牙来侮辱我,哪怕我仅仅只有射出目光的能力,也要和你战斗到底……正义……是……永不言败的,就算我败了,也会有下一代的超人,下下代的超人,下下下代的超人……永生永世与邪恶战斗。”

    “停!”林白道:“咱们先停止说大道理,来研究一下眼前的问题要如何解决吧。”

    女超人虚弱地道:“刚才你和魔王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我看起来虽然是晕倒了,但实际上只是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休息,你将我带到河边来,是想对我做……做那种无耻之事……我……不会屈服的……”

    林白摊了摊手:“刚才我和魔王说的话,都是敷衍她的好不好?我带你来河边,是想放你逃走。”

    “啥?”女超人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她可是超人啊,拥有顺风耳,能听到千里万里之外每一个细微的声音,又岂会听错:“你?你要放了我?”

    林白道:“没错!我很想说你走吧,但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能走动的状态,我要怎样帮你,才能让你逃得远远的?”

    女超人震惊莫名,清纯秀美的脸上写满了迷茫:“你是魔王的继承人,新一代的恐怖大魔王,为什么要帮助一个超人?”

    林白苦笑道:“所以我都说了,那只是愚人节的笑话啦,超人和魔王都他喵的抓不住重点,连愚人节都搞不清楚还当屁个超人和魔王啊。我从来没想过要当魔王,以前没想过,现在也没想,将来更不会想。”

    女超人不是很敢相信林白的话,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道:“把你的手伸出来,我要看看你手腕上的探测器……”

    林白伸出了自己的手,手腕上还戴着刚才魔王给他的那块电子表,哦,应该是正义力量与邪恶力量的探测器,只见探测器上的字样已经发生了改变,原本是正义力量0,邪恶力量0,但现在,正义力量已经变成了25,邪恶力量那一栏却显示着-25。

    女超人如释重负般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你果然是来帮我的,因为你的内心想要帮我,并且已经成功地帮助我暂时逃脱了魔王的掌握,所以你已经得到了25点正义力量,而邪恶力量却已经变成了-25点……我想,我已经可以相信你了。”

    林白晃了晃手腕:“25点正义力量,能用来做啥?”

    女超人认真地道:“能对我施放一次治疗超能力。”

    林白汗道:“别扯蛋,我可不会什么乱七八糟的治疗超能力,真要会那东西,哥还不发财?还会像现在这么diao丝?随便治几个富翁就功成名就,起点网的作者拿我的故事写本书,就叫《都市医神》。”

    女超人艰难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这样你就能使用超人的超能力了……”

    林白:“……”

    女超人奇道:“干嘛发楞?”

    林白哭丧着脸道:“我他喵的能不发楞吗?那条内|裤还是带着蕾|丝花边的,我究竟得是多么扭曲,才能做出如此变|态的行为?”

    “才,才不是变|态。”女超人的脸上升起一团红晕:“那只是……只是……超人家族的传统啦……第一代的元祖超人克拉克肯特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但他之后的继承人并没有他那么强的能力,为了超人能够代代传承下去,他就将自己的超能力封存在了代表超人的内|裤上面,穿上那条内|裤,再消耗一定的正义力量,就可以放出超能力,所以……每一代的超人都必须穿着那条内|裤……咳……当然了,元祖超人充分地考虑到了将来的继承人有男女之分,所以内|裤留下了两条,分男式和女式,到了我这一代,因为我是女孩子嘛,就穿的女式超人内|裤……咳……”

    林白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泪流满面:“元祖超人大哥,你为啥不把超能力封印在披风里,那多帅气啊!封在内|裤里究竟是要搞毛?而且,男式内|裤样式古朴,和运动裤差不多,勉强还能接受,但加上了蕾|丝花边的女式内|裤,真的是无法往身上穿了啊。”

    他恶狠狠地对女超人道:“我不要穿女式内|裤,你把男式的拿出来给我用。”

    “男式的我没带出来啊,下次出门,我会带上的。喂,你别拖了,小心魔王发现了我们,到时候不光我逃不掉,连你也会被牵连。”女超人急道:“为了正义,区区一条内|裤罢了,穿一穿又何妨?”

    为了正义!

    林白现在很后悔救了女超人,早知道有这么变|态的事情在等着他,还不如一刀捅死她算了……但是,一件事既然已经开了头,再反悔为免不够男人,虽然他是一个胸无大志的穷diao丝,但有始有终的精神还是有的。

    林白伸出颤抖的手,抓住了女超人的内|裤皮筋……轻轻向下一扒拉……那条红色的带着蕾|丝花边的内|裤,就扒了下来。平生第一次亲手扒掉美女的内|裤,林白感觉到压力很大,呼吸急促,头部有种充血感,好在女超人的内|裤下面还穿着白色的长裤,并不是一扒下来就能看到某种不该看到的东西,否则林白这个大处男搞不好就会鼻血狂喷倒地身亡了。

    喘着粗气,将那条内|裤拿在手里,左右看了看:“你确定你还不是在骗我?这真的是穿上就能有超能力的内|裤?”

    女超人点了点头道:“正直的超人,从不撒谎。”

    (新书期间,请求书友们用收藏、推荐、点击来支持我,多谢!)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