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二十四袭、群殴
    感谢无罪の挽歌打赏1888,街边、等幸福打赏300,csy_yanxin打赏200,jonesw、残殇沉睡、kanonkanon、淡淡的热恋、莱袄、csy_yanxin打赏100

    ----

    小小的肯德基里面乱成一团,十几个黑西装和四十几个花衬衫正在殴斗,到处都是桌子板凳乱飞。一个黑西装拿着盘子当暗器,嗖地一下飞了出去,正好拍在一个花衬衫的脸上,盘子里的奥尔良烤翅在花衬衫脸上糊了一大片酱汁。花衬衫大怒,正好他手里有一个辣椒包,撕开拍在黑西装脸上,辣椒粉满天飞舞,可怜的黑西装惨叫一声捂着眼睛倒下。

    顾客们都被吓坏了,争先恐后夺门而出,一个美女跑得太快,裙子不小心挂在凳子上,她顾不得拯救裙子,只想尽快跑出去,于是气运丹田,用力一拉,只听到撕拉一声响,裙子化为了两片碎布,美女甩着雪白的大腿窜了出去,头都没回一下。

    旁边有个花衬衫大笑道:“哈哈,紫色的胖次……”话音未落,一个黑西装舞着椅子拍到他头上,花衬衫哼都没哼一声就躺倒在地。

    肯德基的工作人员也被吓坏了,好些个女孩子都钻到了桌子下面,男员工也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出来制止,只有经理一个人干着急,拿着一个扫帚似乎想上去赶人。一个花衬衫甩手就抽了他一耳光,经理瞬间就痿了,退到柜台后面半天不敢出来。

    芊芊的脸色有些苍白,林白用身体当她的盾牌,将她护着退向厕所:“芊芊,咱们快退进厕所里,外面没有安静下来之前,不要出来。”

    芊芊拼命点头,她是个温柔的好姑娘,何曾见过如此暴力的场面,小心肝吓得噗通噗通的直响,之所以还没有吓得软倒在地哭出声来,都是因为林白站在她的面前。虽然林白不高大、也不威猛、没钱、看起来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但是只要他在芊芊就会感觉到安心。也许世界毁灭的时候到来时,只要有林白站在她面前,她也能坦然的面对。

    突然,一根汤匙飞了过来,不偏不依,笔直地飞向芊芊的额头。林白伸手在空中一捞,居然没捞着,体育成绩不及格坑死个人……那汤匙“啪”的一声打在了芊芊的额头上,虽然没有破皮,却让芊芊的额头红了一片。

    芊芊双手捂住额头,叫了一声:“哎呀!”

    林白瞬间大怒,他其实是个很不容易发怒的人,如果这一下是他挨了打,说不定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要知道diao丝最需要掌握的技巧就是忍耐,否则早就被生活压塌了脊梁,退一步风平浪静,忍一时海阔天空,diao丝争不起,也怒不起!没有实力的人,每一次抗争,最容易伤害到的都是自己。

    但是,芊芊受伤了!

    从六岁时开始,芊芊只要受伤,林白就会暴走,diao丝的处世哲学在一瞬间就被抛到九宵云外。

    林白红着眼睛怒吼:“卧槽泥马勒戈壁,这汤匙是哪个狗日扔的?”

    一个花衬衫在远处骂道:“哪个狗日的敢骂老子?汤匙是爷爷扔的,有种过来单挑。”

    “很好,你给老子等着,有种别跑。”林白将芊芊一把推进了厕所里,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正是“怪力乱神”秘药。

    芊芊惊道:“小白,你要做啥?”

    林白怒道:“本来不关我们的事,我还想躲过去呢,但是这狗日的金竹帮居然敢打伤你,此仇不报非小白!老子要出去把他们大卸八块。”

    芊芊拼命地拉着他的手:“你别去啊,你从小就不擅长打架,力气小、速度慢、反射神经也不快,而且对方人多,你就一个,怎么打得过他们?我没什么事,就是红了一块皮罢了,吹几下就好,来你帮我吹吹?”

    她把额头往林白的嘴前凑,动作很可爱,换了平时,林白只怕心都化了。但看到她额头上的一块红印子,火气就从七窍里往外不停的冒。

    林白将“怪力乱神”扔进了嘴里:“在厕所里等我,外面没有安静下来之前,绝对不要出来。”

    “你别去!”芊芊想这样劝,但看到林白红着双眼瞪着她,就知道这事儿阻止不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被初中男生打了一巴掌,当时的林白就是这样的眼神,结果林白在五个人的围殴下,硬生生的咬得那个打了她的男生跪在地上道歉。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她被班主任体罚打肿了手,林白冲进办公室拍了老师一板砖,被学校记过处分,当时的他也是这幅眼神……

    当他露出这样的眼神时,芊芊只能退让:“好的,我会躲好的,你……别太拼命。”她知道这样说没用,林白只要眼睛一红,那就一定会拼命,但是不说的话心里又会不安。

    林白推开厕所门走了出去,顺手又将门关好,将她关在了里面。芊芊没有推开门出去,因为她不敢看,她不敢想像林白一个人打几十个花衬衫的场面,他一定会被打得很惨,会流血,说不定会吐血,她只要看一眼就一定会晕过去的。对了……报警!不,不需要报警,同事们肯定已经打了报警电话,我应该打给医院叫救护车。

    芊芊用颤抖的手拨打了120急救号码……

    林白站在厕所门口,头顶的墙上是硕大的wc二字,十分拉风,“怪力乱神”已经被身体吸收干净。他捏了捏拳头,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在身体里升起……小时候看过一部动画片,里面有个布雷斯塔警长,他能使用“熊的力量”,林白现在就感觉到自己拥有了熊的力量,或者……比熊更大的力量。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汤匙,就是打伤芊芊的那一只。他还记得刚才说话的那个花衬衫,于是一步一步地向着那人走了过去。

    身边的人还在互殴,但是黑西装们已经明显地落了下风,独眼哥正狞笑着将刘老头和感冒的孙女逼到墙角,剩余的几个黑西装拼命地想要过去保护老板,但在绝对的人数劣势下,已经溃不成军。

    一个花衬衫看到了林白,很奇怪这货是谁?为何敢走到战场中间?没见肯德基的职员和顾客们都躲得没影儿了吗?这男人莫非是出来找死的?他顺手抄起一张椅子,用力地砸向林白的头。

    林白举起左手,向上一架,“轰”地一声响,椅子被打飞了,连同那个拿椅子拍林白头的人一起飞了出去,撞在桌子上,然后慢吞吞地滑倒在地,双眼已经翻白。

    “扔汤匙的傻|逼,赶紧过来受死。”林白怒吼了一声。

    他这一吼,刘老头儿和感冒孙女同时将眼光转了过来。

    刘老头儿的心情很不好,他其实并不害怕自己被黑社会抓去,付点赎金罢了,只要人没事,慢慢再把钱追回来就好。比较担心的是自己美貌的孙女,她才二十岁,青春貌美的双十年华,若是落进金竹帮这群混蛋的手里过一圈,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搞不好就会毁了她的一生。而且孙女儿还感冒了,被坏蛋抓去当人质对治疗感冒没有好处。

    感冒孙女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她抱着爷爷的手臂,全身都在发抖,从小娇生贯养长大的大小姐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至于是吓抖的还是因为感冒没好忽冷忽势的打摆子,这就不太清楚了。

    就在祖孙两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林白站出来了。

    刘老头儿双眼一亮:“神医出手了,太好了!”

    感冒的孙女轻咳了一声道:“神医能打得过这么多人吗?”

    “神医懂得用内功治病,又岂会不懂内功伤人?”

    “哇,对啊!”

    祖孙两人瞬间燃起了希望,正向他们逼迫过来的独眼哥仿佛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不过神医大人的战斗方式明显出乎了祖孙两人的预料,因为神医大人也太没武林高手的风度了,只见他左手挥舞着一只汤匙,右手指着一个花衬衫:“你,就是你扔的汤匙,你这狗日的死定了,我要把这个汤匙安到你的额头上。”

    花衬衫“呸”了一声。

    林白向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站得最近的一个花衬衫很自然地挡在了前面。

    林白挥起拳头,打出了一个很简单的直拳。他不是拳击家,也不是格斗家,他就是一个小diao丝,没有高明的战斗技巧,只会直来直去的出拳。花衬衫不屑地哼了一声,伸手向前一格,想要将林白的拳头格开,然后扭一圈,再把林白砸到在地上。

    但是……花衬衫的手刚刚格上去,就听到了手臂骨折的声音,林白的拳头上带着一股庞然巨力,那力量犹如排山倒海,他的手臂哪里挡得住?不光手挡不住,肋骨也挡不住,咔嚓一声断了三四根,然后他整个人都被推得飞了起来,向后飞出数米,蓬的一声撞在墙壁上,震得墙上的灰尘簌簌而落。

    周围的花衬衫大吃一惊,一起大声尖叫。独眼哥猛地回过头去,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着林白。

    刘老头儿却喜得在大腿上猛地抽了一记,抓着孙女的手笑道:“看见没?那就是内家掌法,咱们老祖宗的不传之秘,kung_fu!看起来朴实无华,实际上在接触的一瞬间由丹田吐劲,内功犹如排山倒海,一发不可收拾,震山撼岳,无坚不催……爷爷练的太级拳如果加上内家功力,也能一样的厉害,可惜啊……爷爷只学到了太极拳的形,却没有内家功力打底,唉……”

    (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会员点击)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