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三十六袭、老街看雨
    感谢重生的丘比打赏588,伶仃残雪、csy_yanxin、鱿鱼糖醋吃、铎少v5打赏100

    ----

    女魔王正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外面的天空太阴暗了,乌云盖顶,小雨沥沥,魔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天气,所以她的思绪一不小心就被拉回了过去,回到了那个压抑得让她喘不过去的童年时代。

    那时的女魔王还是一只小萝莉,光着脚丫子,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奔逃,天空如今天一样的灰暗,远处的山峦仿佛怪兽冷眼旁观,巨大的食人妖花在背后追赶,腥臭的气息弥漫在她的鼻端。

    那时的她还没有被上一代魔王收为弟子,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柔弱的小魔女,父母早就被怪兽给吃掉了,她是全家最后的活口,但现在也快死了,食人妖花的触手好几次险些碰到了她的背脊,只要被上面的毒刺扎到,她就会变成妖花的美食。

    她不敢哭、不敢叫,害怕引来更多的怪物。只能不停的跑,双腿早就没了知觉,脚底也被碎石划破,但必须跑,停下来就会丢掉性命……终于找到了藏身的石洞,小魔女飞身扑出,钻进了洞里,追在后面的妖花身体太巨大,无法进入洞中,只好把带刺的触手一次又一次地探入洞内,但总是差了几寸够不着她的身体。

    小魔女缩在石洞的最深处,用一片巨大的树叶卷着自己,脸色苍白,瑟瑟发抖……妖花撞得整个山洞都在不停的摇晃,石灰簌簌落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空放晴,妖花才终于放弃,去别的地方找食物去了。小魔女才终于松了口气,放声大哭起来。

    这样的事情绝不止一次,每回她离开石洞出去寻找食物,都有可能变成这样的情形,如果不是运气够好,早就丧身在了某个怪物的肚子里。

    那是她童年时的阴影,这一生都挥之不去,在每个天空阴暗、冷雨沥沥的日子,都有可能想起。

    身边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女魔王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双手挥起,无数黑色的矛尖飞刺向来人,但矛尖还没刺到那人的身上,女魔王就看清了来的人是林白,赶紧又挥了挥手,黑矛化为了虚无,消失在空气之中。

    林白脸色苍白:“喂,有没有搞错?照面就给我这样来一发万矛穿心?你是想把我杀死还是想把我吓死?我哪里得罪你了?”

    女魔王呼呼地喘了一口浊气:“当本王把杀气放出来时,别轻易靠近本王……下次不一定能及时收手。”

    这一瞬间,林白看到了她的软弱,从颤抖的肩膀能看出来她的内心在动摇,当然不会放过攻击这个女人的机会,她害得自己很惨,既然发现了她的弱点,就要狠狠地羞辱才对。林白笑兮兮地伸出手道:“嗯?伟大的魔王也有恐惧的时候?在害怕什么?要不要哥哥抱抱?”

    本以为会惹来一条黑色的锁链,却不料女魔王真的扑了过来,落进林白的怀中,像婴儿一样磨蹭了两下:“要抱就抱紧,本王要是觉得你抱得太松,就把你杀掉。”

    晕,有没有搞错?这可是你说的,抱痛了活该。林白用力地收紧双手,将她死死搂住,这场面说不上有多旖旎,林白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当然也感觉不到女魔王的身体有多柔软。换了普通女人,只怕会被勒得吐出早上喝的燕窝,但女魔王却仿佛很享受似的眯上了眼睛。

    “有没搞错?这样也能享受?你是受虐狂不成?”

    “你才受虐狂!”和林白吐了两句槽,女魔王的精气神慢慢回来了,房间里的阴冷恐怖之气慢慢消散,家的温馨再次浮现了出来,双手吊住了林白的脖子,腻声道:“老婆让老公抱一抱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能说成受虐狂呢?”

    “哦哦,老婆还应该让老公做点更进一步的事,那也是天经地义,来让老公帮你宽衣解带……哎呀,又拿锁链捆我?”

    女魔王哼了一声,坐直了身子,用难得一见的温柔语气对捆得像蚕茧似的林白道:“本王突然想回魔界去找几朵妖花杀着玩,你跟我一起去吧。”

    “不去!”林白断然拒绝:“我在人间界过得好好的,干嘛要去魔界给自己找不自在?咦,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抓个花妖回来给我做老婆,现在怎么又变成要杀着玩了?”

    “妖花和花妖不是同样的东西。”女魔王没好气地道:“妖花总体来说看起来像花,花妖看起来却像人。”

    林白这下算是明白了,从男人的角度来理解的话,妖花就是一朵食人花。花妖则是头上顶着一朵花的美女。再深一层次理解,妖花不能用来摆成十八般模样,但是花妖可以。

    林白淫邪地笑了起来:“我不想去和妖花死磕,但是去抓个花妖来玩玩倒是不错,那东西功能齐不齐?女人该有的零件它都有吗?”

    女魔王:“……”

    和一个满脑子色|情的diao丝就没道理可讲,也没有细腻的情感可以与他分享。女魔王愤愤然地端了张藤椅下楼,就坐在门口的屋檐下,雨丝在面前飘过,她翘起雪白的长腿,用慵懒的眼神看着外面,那里没有妖花,人间界一片祥和,就算是下雨,天地间也充满了正能量……

    她眼光越来越柔和……

    林白也搬了藤椅过来,挨着她坐下,两人没有交谈,只是安静地待着。

    平胸女警来了,林白随手给了她三颗丰|乳|肥|臀,然后平胸女警就走了。女杀手也来了,林白给了她四十颗,只给自己留下了七颗备用,于是女杀手也走了。她们对于这条老街来说只是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属于这里。

    晚饭过后,对面的佳佳美容美发终于开了门,佳佳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到林白二人,不禁大吃了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围着女魔王不停的转圈:“啧啧,好漂亮的大美女,尤其是这勾魂夺魄的气质,你这样的大美女和小白凑在一块儿做啥?是他拿着你的把柄要挟你和他做朋友?”

    林白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明明是这女魔头要挟我。

    女魔王对着佳佳哈哈大笑,她很喜欢佳佳身上那股子风尘气质,能和狐狸精做朋友的往往都是狐狸精,两个女人一见如故,于是第三张藤椅也摆开了,佳佳也翘着一双长腿陪林白看雨。

    向左看两条雪白长腿,向右看也是两条雪白长腿,林白忍不住就伸手去摸,结果伸向女魔王的手立即被拍落,她咬着林白的耳朵道:“别逼我在外人的面前用锁链,本王可不想暴露自己是魔王。”

    伸向佳佳那只手居然得逞了,不仅如愿以偿地摸到了丰腴的大腿,佳佳还捉着他的手往胸部上按,吓得林白赶紧把手抽了回来,这女人不知道羞耻的,光天化日大街边上就敢这样乱来。diao丝男有色心没色胆,口花花和小动作敢做,但出格的动作却会怕羞,佳佳正是知道这一点才会调|戏林白,他只好承认自己还太嫩,敌不过千年道行的狐狸。

    又看了一阵雨,然后雨停了,天完全黑下来。

    华灯初上,以繁华区灯饰群为中心,干道和桥梁华灯为纽带,万家民居灯火为背景,层见叠出,构成一片高下井然、错落有致、远近互衬灯的海洋。车船流光,不停穿梭于茫茫灯海之中,依稀飞起汽笛、欢笑、笙歌之声,给夜中城平添无限生机。更兼两江波澄银树,浪卷金花,满天繁星似人间灯火,遍地华灯若天河群星,上下浑然一体,五彩交相辉映,如梦如幻,如诗如歌,堪足撩人耳目,动人心旌。

    双庆的夜景被称为“巴渝十二景”之一,举世皆闻名。在这副景致的面前,人们会把双庆市的繁华夸大,故意忘记这个城市也有贫民区。

    佳佳的眼光变了,叹了口气道:“农村来的穷孩子在这样的城市里何时能生根?”林白第一次听到佳佳自暴历史,原来她来自农村。

    所谓生根不外乎就是买一套房子,虽然双庆的房价比不上帝都和魔都,但七八十万是必要的,这钱没那么容易赚起来,佳佳的职业不允许申请按揭,只能现金全款购房,难度实在太大。

    女魔王对新朋友很满意,难得地主动开口道:“随时都可以,只要你想,本王可以帮你。”

    佳佳笑着摇了摇头,她的心比外表看起来更倔强,想要的东西只靠自己去争取。

    芊芊放学回家了,最近不用打工,她会在大学里待到很晚才回来,在门口探了探头,然后也搬了一张藤椅过来,想挨着林白坐下。但林白左边坐了个女魔王,右边坐了个佳佳,已经没了她的位置。端着藤椅发楞,不知道如何下手。

    “你干嘛过来了?”林白大惊,他可不希望芊芊和女魔王走得太近,那魔头喜怒无常,万一伤到芊芊就完蛋大吉。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必须过来坐着,不然你会离我越来越远。”芊芊有点怯弱地低声道。

    林白无话可说。

    佳佳突然站起来,把她的位置让给了芊芊:“你坐,我的熟客来啰,得去赚上一票。”街对面的佳佳美容美发门口站着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远远看着佳佳直流口水,她跑到对街,向着中年男子伸出了右手,一叠钞票放到了她的手里,佳佳媚笑着把那男人带进了屋。

    芊芊脸上闪过一抹难过的表情。

    女魔王却并不在乎,她见过的黑暗世界远甚于此,不值得为之动容。

    林白笑着道:“我们打个赌,那男人多长时间后出来?”

    芊芊脸蛋通红:“这……哪有拿这种事说笑的……”

    “佳佳不会介意。”林白笑道:“你说说,要多久?”

    芊芊叹了口气,红着脸想了想:“起码半小时吧……说是熟客,总得有些感情……”

    女魔王冷笑着打断道:“真是天真的女人,你明明不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明明是这条老街土生土长的穷家女孩,却像温室里长大的花,是谁把你保护过度了?依本王看顶多五分钟。”她没有用魔法作弊,只是单纯的靠自己的见识做出的判断。

    林白很清楚明白地知道女魔王是对的,这种事不会容许你慢慢**,抄着刀子几分钟把敌人斩落马下才是正道理,这只是一桩交易,不存在柔情蜜意,而且他已经见过这男人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五分钟。但他却大声道:“我觉得芊芊说得对。”

    五分钟后,秃头中年男人出来了……

    (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会员点击)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