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三十七袭、霸王花的地盘
    感谢鱿鱼糖醋吃打赏588,书真棒打赏500,才不是杨康、jonesw打赏100

    ----

    女魔王赢了赌局,却感觉自己像输了。以她的精明当然能看出来,林白明明认为她是对的,却故意支持了芊芊,有一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不问自明,为什么贫民区里长大的穷家女,却像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一样天真无邪,是谁过度保护着这个女人?女魔王竖起了眉,想发火,却找不到发火的理由。

    林白一脸正经地对芊芊道:“这只是个意外,平时都很慢的,只是因为那个秃头太不济事了,这种男人就不是男人,换个对象肯定能有半小时。”

    芊芊不知道说什么好,红着脸不抬头。

    佳佳又过来了,衣衫稍稍有点凌乱,头发是湿的,她居然连澡都洗过了,这五分钟里发生的事情真多,典型的一回首已是千年。她拿起藤椅,坐到了女魔王的旁边,没有再来和芊芊争夺林白身边的位置。有芊芊在的时候,佳佳会自觉地离林白远远的。

    四个人坐成一排,一个diao丝,三个美女,不知情的人看到这场面,铁定以为林白很幸运。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在修罗场中,实在坐不安稳。晚风拂过,四个人一时半会都不说话,场面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打破这份宁静的是一个大肚子男人,一步一挨地走了过来,到了近处才看清是卖假药的蔡大肚子,他身上居然缠着厚厚的绷带,看来受伤不轻。林白奇道:“蔡大肚子,你这造型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那药害的。”蔡大肚子苦着脸道:“以后不敢再沾手你的东西,这次引来了大人物,他娘的居然还是跨国的,哥哥我险些就折在里面……你看我脸上连汗毛都给人刮光了,一张脸就没这么干净过,做你那药的生意哪有我卖面粉藕粉芝麻糊来得安全?”

    顿了顿,又压低声音道:“对了,佳佳你小心些,这两天道上有点不安稳,退隐了三十年的刘铁手突然重出江湖,和金竹帮扛上了,今天就有两个金竹帮的堂口被砸,明天估计还有更多,金竹帮开始召集人手反扑,大大小小的混混全都在集中起来。你那美容美发的生意也属于江湖道的一部份,小心莫卷进去,我那宇宙制药公司这两天也得夹着尾巴过活。小白的电脑维修倒是不妨事,江湖道上的事影响不到正经生意,唉,这就是做正经人的好处。”

    林白扁着嘴道:“哪来那么多屁话,我拿小白电脑维修换你的宇宙制药,你换么?”

    蔡大肚子哈哈一声笑:“鬼才和你换,你这diao丝生意就修个破电脑,老子的宇宙制药不光制药,还能制油、盐、酱、醋、烟、酒、茶……嘿嘿!老子真要挂的了话,双庆市里一成的地下批发商要缺货,广大人民生活都会陷入极大的不便之中。”

    “放屁,有你这种货色我才生活在极大的不便中。”林白摸出兜里的龙凤呈祥,摔在蔡大肚子手上:“帮我看看,这烟能不能抽?”

    蔡大肚子看了一眼就贼笑起来,笑得见牙不见眼:“这烟是我的厂子出的,用枯草做的烟丝,没毒,抽不死你,放心抽。”

    “我放心个菜篮子。”林白大怒,买这烟花了十块钱,谁来负责这笔巨大的损失。

    “教你个乖,把烟盒斜对着灯光,看,这里有个水印,印着‘宇宙’二字,这就是我的货,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看你是佳佳的朋友,给你面子。”蔡大肚子得意无比,挥挥手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年头造假的都会盖水印了,正货还不一定有这技术呢,林白颓然坐倒,不服不行。算了,哪怕是草也是花钱买来的,没有扔掉的道理,点起一根枯草烟,猛吸了两口,从小吸着假烟长大,已经习惯这草味儿了,多提神啊,说不定买到真货还吸不惯。

    老街上再次安静下来,四个人继续坐在藤椅上看夜景,看林白拼命吸草。

    安静了许久之后,林白突然开口对佳佳道:“那秃子是个不中用的,对吧?才五分钟,真的是太快了!”

    佳佳的眉头皱了起来:“也不算快了,小白,你要是敢跟姐上床,三秒就收拾你,还没见过哪个处男能在姐手底下撑过三秒。不服来试,芊芊在旁边计时。”

    和林白相关的荤段子会超出芊芊能承受的界限,站起身来,掩面飞奔回家,再也不出来。

    女魔王大奇:“咦,有没有搞错?你们当着芊芊说这个?我还以为只有本王不甩她。”

    佳佳摇了摇头道:“我们故意吓走她的,有麻烦上门了。用这种荤段子吓吓她,她就会羞红了脸,蒙着头在被子里捂一晚上,外面发生的事她才看不到,这是小白保护芊芊惯用的手段,这孩子二十岁了还不知道人间险恶,都是给小白惯出来的。”她伸手指了指长街尽头,只见七八个穿着花衬衫的家伙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

    以女魔王的能力,当然早就知道有几个花衬衫过来了,但她并没有把这些人当回事,人间界没有什么麻烦对于她来说是麻烦。但对于混在社会最底层的林白和芊芊,每次面对这些花衬衫都很紧张。

    当然,现在的林白已经不紧张了,他所要解决的仅仅是不让芊芊看到罢了。

    佳佳站起身来道:“小白,带这位姐姐回屋里,我去应付他们,这伙人明显冲着我的美容美发来的。”说完就跑回了佳佳美容美发的门口,在那里摆出一幅妖娆多姿的狐狸精架势。

    林白和女魔王都没动,他知道这种时候劝她回屋是不可能的,这女人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必定要在这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花衬衫们很快就走到了佳佳面前,嘿嘿笑道:“金竹帮,收看场子的钱。”

    佳佳“哎”了一声:“大哥,小妹这个月的看场费已经交过了。”

    “我们要和刘铁手开战,缺钱散给下面的弟兄,所以这个月要加倍。”花衬衫头目冷声道:“下个月的也得预先收了。”

    佳佳脸上变色。

    “臭**动作快点……”花衬衫没给佳佳面子,凶着一张脸催促。

    佳佳全身颤抖,这不是害怕,而是气的,但她没有能力反抗,只能委屈求全。从怀中摸出了一叠钞票,最上面几张正好是刚刚那个秃头中年给她的,花衬衫一把夺过去,随手点了点:“还不够,再拿些来。”

    佳佳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女魔王脸上表情极为平淡,林白本以为她刚刚和佳佳成为朋友了,应该会为佳佳出头才对,没想到她却端坐不动,甚至没有半点愤怒。

    林白愤愤然地站了起来,以前的他没有能力管,现在却有能力,兜里有20颗怪力乱神,随便吃一颗就能把那群花衬衫轰到嘉江里去喂鱼,如果他现在还束手旁观,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关。每颗成本一千块又如何?为了自己他舍不得吃,为了朋友吃光却不皱半下眉头。

    女魔王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有想到林白还有这样的一面,她还以为每一分钱都是林白的命根子,现在才发现林白的命根子其实不是钱。人通常有两面性,你从表面上看到的一个人,不一定等于他的心。

    佳佳看到了林白的动作,赶紧对他打眼色,叫这楞小子回家去别来掺合江湖道上的事情。

    林白却假装没看到,他只是对女魔王道:“你不帮忙?是因为做这件事会增加正义力量,减少你的邪恶力量吗?”

    女魔王表情不变:“这种事在魔界是常态,强食弱肉,天经地义,其实本王已经帮了忙,没有阻止你站起来,就是本王最大的让步,历代魔王中也只有本王才会纵容继承人去做好事。你好不容易存了250点邪恶力量,打完这群花衬衫救了佳佳就会全部扣光,变回diao丝废物。”

    “切!不敢打的话,我才是真正的废物,你说过,魔王一怒伏尸万里,新一代魔王林白现在就很愤怒。”林白扔了一颗红色的药丸到嘴里,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佳佳身边。他现在的架势倒有了几分魔王的样子,女魔王其实很喜欢。

    花衬衫瞥了林白一眼,没把他当回事,甚至懒得理他,只是冷笑着对佳佳道:“你姘头要来给你出头?”

    “我姘你个菜篮子!”林白一拳就把为首的花衬衫砸到了地上躺着,他的拳头很重,那花衬衫险些被砸进了地底,整个人软成一滩泥,只剩下抽筋的力气。

    面对着金竹帮的人,连招呼都不打就敢出手的,在双庆市就只有刘铁手,没想到这里冒出个楞小子也敢乱来,剩余的花衬衫不禁大哗。藏在衣服里的钢管抽了出来,金竹帮的人现在都随时准备和刘铁手干架,所以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兵器。

    林白劈手就夺过来一根钢管,套在一个花衬衫的脖子上用力一扭,钢管就扭成了圈,刚好套住脖子,不用电锯是取不下来了。另一个花衬衫挥起钢管打过来,林白飞起一脚,这货远远地飞出去,掉进了七八米外的阴沟,糊了满身的黑泥。

    佳佳和花衬衫全都楞住,他的拳脚是不是也太重了点?这还是人么?

    林白将呆楞的佳佳护在身后,嘿嘿狞笑道:“金竹帮给老子听好了,以后这条老街是霸王花的地盘,谁都不能进来收保护费,进来一个抬出去一个,进来一对抬出去一双。”

    剩下几个花衬衫面面相觑,面对超级能打的林白一时半会不敢出手,只好甩出场面话:“霸王花是你的头儿吗?敢向金竹帮叫板总得露个脸吧。”

    林白伸手指着街对面:“那就是霸王花,我的老大。”

    一群花衬衫都转头过去看,藤椅上翘着长腿看戏的女魔王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该死,又把屎往本王身上糊?”

    (新书期间,求收藏,求会员点击,推荐)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