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三十八袭、两朵铁花
    感谢重生的丘比打赏588,csy_yanxin打赏300,裴青鱼、jonesw、十二月月夜、鱿鱼糖醋吃、殤弑血、莱袄、蒲昊轩、仙剑奇侠创造、最爱包子萝莉打赏100

    ----

    林白最拿手的绝学,就是把各路牛鬼蛇神的仇恨都往女魔王身上拉,比如昨天拉了女杀手和女警察,今天又拉了金竹帮,这一招是从《我叫mt》里面学来的,虽然这些小鱼小虾都不可能收拾得了她,总比自己一个人孤军对抗她来得强。让她打几个黑社会小混混,涨点正义力量,啧啧,这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削弱魔王凶残战斗力的方法。

    但是刚刚把仇恨引过去林白就后悔了,这些混混都由自己来打倒多好啊,还能涨些正义力量呢,让给女魔王实在浪费。

    低头看了看手表,刚才一共打倒了三个花衬衫,保护了佳佳,手表上虚假的显示为邪恶力量170,正义力量-170,点了一下看真实数据的按钮,就变成了邪恶力量250,正义力量120。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正义与邪恶都是正数,不由得泪流满面,太幸福了。

    “那女人是你的老大?”花衬衫们脑袋有点晕,不论怎么看都觉得那女人没战斗力,比起这个力大如牛的怪物男人要弱小得多,应该这个男人是老大,那个女人是他养的**才对。看她那勾魂夺魄的狐狸精味道,不像能打的。

    林白庄重地介绍道:“没错,她就是我老大,江湖人称霸王花,等闲百十条汉子近不了身。她刚才派我出来给你们传话,以后这片地儿金竹帮别来了,谁来谁死,死法都不带重样儿。”

    花衬衫们对视了一眼,突然大叫一声,丢开林白就杀向了对街。这年头的黑社会没几个傻的,既然林白不好对付,就去对付他老大,制住那个女人,林白这个打手自然不足为惧。当然,黑社会们也懂得田忌赛马的道理,他们留下了一个最弱小的花衬衫来“牵制”林白,这个花衬衫看样子只有十六七岁,手上拿着一根钢管,双腿抖得像筛糠,但他还是很讲义气的挡在林白面前,一幅“你想过去救那女人必须先踩过我的尸体”的架势。

    佳佳这时惊魂已定,从背后拧了一下林白腰间的软肉:“小白你搞什么?干嘛坑人?快去帮她啊。金竹帮的人凶残成性,他们会打伤她的。”

    林白摊开手笑道:“莫急,看好戏。”

    女魔王这时候已经长身玉立在街边了,夜风拂起她的长发在脑后飘飞,黑色的皮衣皮裙带给她矫健和英美,对着林白翻了翻白眼,甩出一个“回头再收拾你”的眼色之后,她突然从衣兜里摸出两朵黑色的铁花,向天空中随后一扔,两朵铁花远远地飞了出去,一只向街道左边飞,一只向街道右边飞,分别飞到了长街的两个尽头,插在了街边人行道的水泥地上。

    这手功夫吓了花衬衫们一大跳,要把两朵铁花扔出这么远,还要插进水泥地,那可不是普通的手劲做得到。关键的问题是,这时候玩什么插花艺术?

    女魔王摊了摊手:“也罢!本王现在开始就是霸王花,那两朵铁花是本王的标志,今天开始所有的黑帮势力不得进入这两朵花之间的地盘,违者格杀勿论。”她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阴冷起来,苍穹仿佛更加黑暗了,整个天地之间都压抑着一股沉重的气氛。

    这种气氛林白曾经感受过许多次,这代表女魔王的心情不好。

    女魔王的心情确实不好,因为铁花一出,她的思绪就被拉入了昔日的回忆之中。在某个怪兽涌动的山头,她也像今天这样扔出过两朵铁花,硬生生划出自己的地盘,一大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魔物向她冲上来,其中就有她最痛恨的妖花。妖花必须死,因为她每次看到妖花,心情就会极差。

    于是她放出了“末日流星”魔法,漫天火球飞砸而下,整个山脉都在雄雄燃烧,两万多头魔物尸横遍地,烧焦的尸臭味刺鼻……她并不喜欢这样,但强食弱肉的魔界没有道理好讲,妖兽们如果不死,她就会死。

    花衬衫们挥舞的钢管已经快要砸到女魔王的脸上,她突然猛地睁眼,杀气狂飚而出。就在这时候,耳边却响起了林白的声音:“注意分寸!”

    女魔王念到一半的“末日流星”中途停了下来,被林白提醒了一句,她才想起自己现在站在人间界,在这里处理问题的方法不能和魔界一样,过于彰显自己的凶残只会破坏眼前平静而又幸福的生活。她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哪怕是自己。

    “碰!”钢管敲在女魔王的脸上,但她的脸却毫发无伤,反倒是钢管诡异地弯了一截。

    挥钢管的花衬衫腿都软了,这尼玛什么怪物?

    女魔王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那个花衬衫的脸蛋,妖娆地笑道:“打得好!很有气势,本王很喜欢,就是力气小了点,如果再加两倍的力,也许能打断本王一根头发。”其实她是在安慰那个可怜的花衬衫,就算再加十倍的力,她的头发也不会断。

    但是这样的安慰方式太吓人了,花衬衫软倒在地,尿了一裤子。

    女魔王对着剩下的花衬衫笑道:“今天是本王第一次划地盘,不知者不罪,所以不杀你们。但是你们惹得本王很不高兴,所以活罪难逃,都给本王过来跪下……”

    混江湖道的面子比性命还重要,怎么可能乖乖下跪?于是又有两根钢管不知死活地砸了过来,女魔王挥了挥手,一个花衬衫就飞出了十几米外,另一个不知怎滴就摔倒在地,被女魔王踩着脑袋,将他的脸用力在地上磨蹭,鼻血涂了一地。

    剩下的花衬衫全都呆了,这个女人比刚才那个男人还要狠,用脚踩着别人的脑袋在地上磨蹭的动作简直就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没有人敢再反抗,乖乖地过来,垂头跪下。

    “跪成整齐一排,歪歪扭扭的跪着成什么样子?”女魔王坐回了藤椅上,翘起了长腿,笑嘻嘻地对着花衬衫们道:“长得高的自己主动跪矮点,别让本王看到凹凸不平,不然本王会帮你们修整一下阵形。对了,长得瘦的自己把脸打肿,要和胖子一样粗细。”

    林白捂住了自己的脸,太凶残了,这女人边笑边用这么凶残的手段整治人,不愧是魔王。而且她很明显还手下留情了,如果刚才不出言提醒她注意分寸,天知道现在会是什么状态。

    林白把最后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喽啰凉在那里没理会,慢吞吞地走回门口,坐到藤椅上:“你英勇地拯救了佳佳,啧啧,这下正义力量要暴表了。”

    女魔王笑嘻嘻地道:“不会的,本王刚才得到的全是邪恶力量。”

    “这不可能!”林白大吃一惊:“你明明在对付坏蛋。”

    “本王在对付他们之前,先划定了自己的地盘。所以本王出手的目的并不是拯救这里的谁,只是在给自己谋取利益,这个行动的本质是自私自利的。”女魔王淡定无比地道:“这就是本王比你高明的地方,能把一切好事都做成坏事。你故意弄些坏蛋给本王做对手,想让本王做好事来减少本王的邪恶力量,弱化本王的战斗力,这算盘可打不通。”

    林白:“……”

    这时佳佳还在对街,捡了一块板砖敲打花衬衫头目,那人明明已经晕倒在地,佳佳却不依不饶拍了他两砖,再踩了两脚,还把他兜里的钱都掏出来揣进自己的兜里,这才笑嘻嘻地跑过来,落坐进藤椅,翘起长腿道:“真爽!”

    她的行为模式比林白更合女魔王的胃口,哈哈大笑道:“这两砖拍得真好。”

    佳佳笑嘻嘻地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小白的功夫都是你教的?刚才那招是什么?硬气功?胸口碎大石?”

    女魔王大笑道:“差不多就是那种东西吧。”

    “你是真要划地盘接管这里?”佳佳问道:“就你们两个人只怕守不住吧?金竹帮可不是小帮派,光是双庆市里的堂口就有好几十个,而且势力还不止双庆市,在长江上游的多个城市里都有喽啰。”

    女魔王笑道:“本王才不管它有多大,反正这条街是本王的了。你可以等着看,金竹帮再也走不进来。”

    林白接口道:“佳佳,我可以保证,她有这样的实力。”

    佳佳不再多说,躺在椅子里双眼闪闪如星:“要是这天下没有黑帮就好了……少交点保护费,就能早一天在这城市里扎根,到时候我要从良,做个小生意,而且就在这条街上。”

    林白奇道:“就在这条街上做生意?不怕从良后还是被人指指点点?”

    佳佳嘻嘻笑道:“我只要卸了妆,再用回本名,谁也认不出我就是佳佳,就说是从外地搬来的。小白,到那时候我以全新姿态出现在你面前,假装成仰慕你的清纯小女生,说不定三两下就把你的处男之身给骗走了。”

    林白感觉很惊悚,尼玛,以后有美女搭讪绝对要小心,真他喵的好危险,这和蔡大肚子的宇宙牌产品有什么区别?从兜里掏出一根枯草烟给自己点上,猛吸了两口,突然感觉这烟也挺不错,不含尼古丁,可以随便抽,真烟哪有这水准?

    “明天开始多教我些本事吧。”林白对女魔王认真地道:“我要学点可以真正拿来用的东西,不是恶搞的玩意儿,我不要像这种烟一样。”

    “还以为你真的那么没出息!”女魔王哈哈大笑。

    林白摊了摊手:“早点睡吧,根据我的直觉,明天早上金竹帮的人会来拔掉街道两边的铁花,摸一摸霸王花的斤两。佳佳你是相关人士,也脱不了干系,怕不怕?要不要来我家里暂住一夜?”

    佳佳抛过来一个媚眼:“让姐和你睡一张床,就过来住。”

    林白掩面落荒逃。

    (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会员点击)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