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五十二袭、呀灭爹
    感谢苏秀打赏1000,只为醉生梦死打赏588,天堂恶魔、伶仃残雪、重生的丘比、秋心弄愁、蛮铎2打赏100

    ----

    “丝!”四名女杀手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蒙面人太强大了,虽然内|裤外穿这件事深深地出卖了他的不靠谱。但压倒性的实力仍然让女杀们感觉到冷汗直流。杀手的世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你有足够的实力,哪怕是个精神病,也会赢得别人的尊敬与畏惧。

    不可力敌的感觉从心底深处升起,从未有过的恐怖感弥漫了她们的全身。以往不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她们也认为自己有一拼之力,但面对这种动起来连眼睛都看不清的怪物,要怎么办?

    只有混血女杀手曾经被女魔王用压倒性的实力恐吓过,所谓见怪不怪,她现在还显得比较镇定,既然手上的匕首已经被林白夺走,就干脆用双手捂住了胸部和某个关键的位置,比起另外三个吓得手脚都不敢动弹的女杀手来说高明了许多。不过这也使得林白少看到了一幅美丽的娇躯,十分不爽。

    林白再次强调道:“乖乖过来给大爷摆出十八般模样,否则要你们的命。”

    黑发女杀手率先撑不住了,身子一软就跪在了林白的面前,用半生不熟的华夏语颤声道:“你……你别杀我,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哦,真的?”林白大喜:“你是扶桑来的吧。”

    黑发女杀手颤抖着点了点头。

    林白喜道:“那叫声呀灭爹来听听,叫得好就放了你。”

    黑发女杀手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叫一声就肯放我?没这么容易吧……但是本着试一试又不会怀孕的原则,黑发女杀手还是用标准的日语,最**的声音叫道:“呀……灭……爹……”

    “嗯,很好,太标准了。”林白感动得泪流满面,这辈子第一次听到真人版的呀灭爹,真的是不枉此生啊,至于更进一步的坏事,林白并没有打算做,处男之身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给的,佳佳无数次想要将之骗走,他都死死守着,绝不可能给这些乱七八糟的女杀手,在他的心中,这些杀手还不如佳佳干净。刚才那句话纯粹就是恐吓一下这些妹子玩,谁叫她们刚才又是刀子又是枪的瞄着他。

    “好了,饶过你们了,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吧,大白天的光着身子到处乱跑,一点都不注意市容市貌,我吃完晚饭出来散个步,本来心情甚好,你们非要光着身子从我身边经过,还怪我偷看你们换衣服,真的是太不讲道理了。”林白满嘴胡说八道,散个步能散进玫瑰骑士团总部更衣室的箱子里,这话亏他说得出来,四个女杀手都恨不得冲上来撒烂他的嘴,但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林白既然这样说,这就是事实,不得反驳。

    四个女杀手开始穿衣服,她们很专业,穿衣服只花了一眨眼的时间,而一眨眼具体有多久呢?就是一十七个瞬间,总之这时间很玄,林白还没看得过瘾,她们身上的关键位置就遮盖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穿上衣服,女人的智商就会直线上涨,混血女杀手苦笑道:“您蒙着面,说明不想暴露身份,我们也不敢问。但我相信您这么厉害的人物来到玫瑰骑士团不会是白来,必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我们商量,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出来听听,我们能做到的必定为您做到。”

    这话就把林白难倒了,总不能说我其实是被更厉害的高手给坑过来的吧?这话说出口高人的面子往哪里搁,苦思了半天之后,才郁闷地甩了甩手道:“我和你们这些人就没话可说。”

    四个女人对视了一眼,明白过来,她们的身份不够和这种高手直接对话。混血女杀手赶紧道:“那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去通知团长过来迎接您的大驾。”

    四个女杀手一起跑了出去,把林白留在空荡荡的更衣室里,嗯,也不完全空荡,地上散落着许多真丝内|裤,都是林白从箱子里带出来的,款式新颖,别具匠心,很能激起男人的欲念,但是林白的八字和内|裤相冲,现在看到内|裤就不爽,所以毫不动容。

    他在桌上发现了一瓶没开封的香水,瓶子很巨大,看起来档次不太高的样子,反正是杀手的脏物,当然要顺手放进裤兜里。

    拍了拍屁股,考虑着对玫瑰骑士团的团长要说些什么,但实在想不到,正在抓狂的时候,前方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传送门,林白大叫谢天谢地谢魔王,赶紧扑了进去。

    他没有猜错,这是女魔王接他回家开的传送门,在半路上赶紧把超人内|裤脱了下来,虽然隐隐感觉到女魔王已经知道了他有超人内|裤,但这感觉未必准确,还是别让她直接看到的好。穿过传送门就回到了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叉腰对着女魔王大骂:“喂,这次你过份了哦,别以为吃定了我,当心和你拼命……咳……刚才说的不算……当心我罢工不去赚钱,你就没钱吃布郎尼。”

    这种威胁方式旷古烁今,当然也就没什么效果,女魔王一点都不怕,笑嘻嘻地道:“本王只是让你体验一下传送门魔法,很有趣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今后你也能用。”

    林白立即换上了一张眉花眼笑的脸:“这魔法确实好,多少邪恶力量用一次?”

    女魔王伸出五根手指:“五千!”

    “我擦!”林白吓了一跳:“你怎么不去抢?”

    “这话你应该对魔王法典说。”女魔王扬了扬手上黑色的魔王法典,认真地道:“我当初学这个魔法时也觉得太没道理了,元祖魔王也不考虑一下咱们这些后代魔王赚取邪恶力量的辛苦……”

    于是魔王大人和魔王的继承人并肩坐在一起,对元祖魔王进行了半个小时的口诛笔伐,基本上什么能骂的都骂尽了,欺师灭祖的罪名是跑不掉了,尤其是对元祖魔王家人的冒犯,也不知道算不算乱|伦。骂到最后,女魔王才拿出一万块钱来递给林白:“拿去,时间到了,你该去佳佳那里做发型。”

    她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个,林白突然对她有点刮目相看,也许这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坏,至少对佳佳不坏,当然她对自己太不像话了,简直就是在使唤奴隶,总有一天奴隶翻身做主人,那时候她就变成奴隶了,而且是奴隶中最悲惨的那种,哼哼,让她天天跟蜡烛皮鞭玩。

    晃晃荡荡地走过老街,坐到佳佳理发的前面,林白打了个响指:“给我做个陈希的发型。”

    佳佳拿着一把巨大的剪刀走过来,平时要做发型时她都显得没很没自信,今天却信心满满地道:“今天的电影你没看?最新大片《少林武僧》,陈希在里面演的是光头和尚……”林白听到这里拔腿就跑。

    ------------

    玫瑰骑士团的婆婆团长大人带着一大群女杀手,匆匆忙忙的赶到更衣室来迎接“蒙面高手”,却见更衣室里已经人去楼空,见不到半个人影。

    “你们确定刚才这里有个高手打败了你们?”团长十分愤怒,她感觉自己被耍了。

    “真的!”四位女杀手拼命地解释,并且将当时的情况一遍又一遍地讲解,讲到最关键的战斗细节,四位女杀手甚至把当时的动作和表情都再现了一遍,尤其是黑发女杀手的一声“呀灭爹”,真实再现了当时的心境。

    团长走到衣箱边仔细闻了闻,确实闻到有男人逗留过的气息,又看了看凌乱的现场,这才终于确定了四个爱将没有说谎。

    “这个人太可怕了。”团长皱着眉头道:“守在外围的所有警卫都没有见到有人进出,如果说他进来的时候我们疏于防守,那还说得通,但我听到你们的报告后立即就重新布置了警卫,这里已经围得和铁桶差不多,他居然还能出得去?”

    所有的女杀手全都面色如土!有这样的人存在,以后还能安心在总部里睡觉么?莫睡到半夜被人给摸上床来,那可真是糟糕透顶,最糟糕的就是人家摸上床来还不非礼你,只逼着你叫一声“呀灭爹”就把你给放了,这叫人怎么忍,女人的尊严还要不要了?倒是真个儿给非礼了还能哭得出来,现在这情况是哭都找不到理由。

    团长大人不愧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岁月不仅在她的脸上刻下了风霜,还同时给她的脑子里赋予了睿智,仔细想了很久之后,她得出了结论:“这个人对我们玫瑰骑士团来说并不是敌人,否则你们四个已经死了,我说不定也已被暗杀。他突然这样现身又突然离去,其实只是向我们彰显他的实力,以取得后期合作时谈判的资本。他的本领比我们高,这样出来溜一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让我们以后有困难求他帮忙,他收取一定的费用,这是独行杀手最常用的自我推销手段。例如……我们偶尔也会在一些富商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让他们心甘情愿出钱雇佣我们去杀人。”

    女杀手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