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六十一袭、郝老的病
    感谢唱寂寞哦打赏1888,烟波钓叟、蛮铎2打赏100

    ----

    富态的老头儿哼哼道:“老刘,你来得也太晚了,大伙儿都在等着你表演绝活儿呢,昨天在电话里说的那个……金钟罩铁布衫,哼!我就不信世界上真有这功夫。”

    这话引来了一群老头的应和,个个吹胡子瞪眼睛。

    刘老头儿哼哼了两声,像武侠片里的大侠一样背着手,转过身来。悄悄地从衣兜里摸出一颗铜皮铁骨塞进了嘴里,他装逼故意背着那些老头,原来是为了掩饰自己吃药的动作,就只有站在他背后的三个年轻人看了个明白。刘老头儿倒是不怕被这三个人看到,还对林白挤眉弄眼的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大约是:看我用你给的药装逼。

    林白和刘老大小姐倒是没什么想法,芊芊心里却在想:五万块一颗的药啊,就这样吃掉了?为了玩老头乐?有钱人的心思实在不能猜。

    吃完药之后,刘老头儿就充满了自信,大步流星地走到小会客厅正中间站好,把身上的功夫服扒下来扔开,赤着上身。这老胳膊老腿儿的非要拿出来现,实在有点不能看,瘦骨嶙嶙,而且还长满了皱儿,肌肉是一块都没有看见,拍了拍胸膛:“来人啊,拿条石来。”

    所有老头都开始笑:“老刘啊,别逗乐了,咱们虽然是在玩老头乐,但也不能乐过头,小心笑得一口气儿接不上,两眼一闭这辈子就过去了。”

    刘老头儿知道要被嘲笑,但却毫不在意,扮猪吃虎是必须的,一会儿秀出实力来就能打脸反踩,这是最爽的套路,老头儿人老成精,很擅长这一套,如果他去写网络小说,肯定比三十二公公火。所以他也不还嘴,只是摆出坚毅的面孔:“条石速速拿来。”

    不一会儿黑西装真把条石拿来了,老头儿睡在地上,条石横在他胸前,叫黑西装拿大锤来锤。这就把别的老头儿吓了个半死,富态老头儿第一个跳出来,抓着黑西装的手不让他下锤:“老刘啊,别玩了,这一锤下去你还能活么?我这岁数好友可不多了。”

    “一边玩去,没出息。”刘老头不屑地挥了挥手:“看我金钟罩铁布衫的厉害。”

    人要作死时谁也挡不住,别的老头儿泪眼婆娑地看着黑西装大锤砸落,轰地一声响,条石碎成两半,刘老头儿站起身来,拍打着胸口的碎石和灰尘,得意洋洋。

    刚刚还像哭丧着脸的老头儿们,现在胡子都吹起来了,两眼圆睁得像铜铃,有个老头儿双眼一闭就险些过去了,害得他的保镖跟班赶紧捶胸顺气,半响才把他从鬼门关给拉出来。

    这老头乐确实玩过了火,连林白都忍不住捂住了脸。

    “老刘啊,你那条石不会是特制的吧?”富态老头现在回过神了,开始怀疑条石的真实性,诚信缺实的社会啊,什么都有可能作假,老头乐都要报着认真谨慎的态度才能玩。其余的老头也不是省油的灯,都是商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人,贼精着呢,立即就怀疑道具有问题。

    刘老头儿不屑地道:“我什么身份的人,能造假么?你身上带水果刀没,拿出来捅我一刀,别假手他人。”

    富态老头还真的拿出把水果刀来,倒也不敢乱捅,抓过刘老头儿的手,小心翼翼地扎了一下他的手背,发现扎不进,那老皮皱皱的手背居然和铜铁一样硬。这就放心了不少,把水果刀反手拿着,像凿子一样在刘老头儿的手臂上凿,发出嗒嗒嗒的声音:“我的天,还真的刀枪不入。”

    于是更多的老头加入了,左边一老头,右边一老头,背后一老头,都拿水果刀在刘老头身上凿,嗒嗒嗒的声音像在发电报。

    刘老头儿哈哈大笑:“老夫苦练金钟罩铁布衫三十年不近女色,如今终于大成。”

    “切!”一群老头扔下水果刀回到了坐位上:“大伙儿都知道,三十年前你老婆跑了,鳖了三十年的元阳果然厉害,刀都扎不进。”

    老头们虽然满脸不屑,但其实心里还是很佩服的,居然真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确实牛逼,连带着看刘老头儿的眼光都带了一丝嫉妒羡慕恨。

    林白心里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没兴趣去戳破,在旁边看得暗乐。

    这时候,一直在角落里提着电锯的凶暴萝莉跑过来了,到了近前,林白仔细看了两眼,更觉得她长得可爱,小脸肉嘟嘟的让人很想伸手去捏。但是萝莉手上的武器实在太凶残,总让林白想到德州电锯杀人狂,就不太方便捏她的脸了。

    小萝莉扁着嘴道:“刘爷爷,刀枪不入咱们见识了,再来试试电锯吧。”

    这话把刘老头儿吓了一跳,虽然吃药后硬如铜铁,但是电锯这兵器有点过火,它可是能把钢条都锯开的,而且电锯萝莉手上这一把电锯是天书科技特制的高频震动电锯,比普通的电锯更加恐怖,刘老头儿就算铜皮铁骨也不敢让那电锯来切,只好掩面败走。

    林白捂着脸偷笑,实在是笑得不行。刘大小姐又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多谢您的药,爷爷自从有了您的药之后开心多了。”

    “那萝莉是谁呀?”

    “哦,那是天书科技的老总王正宇的女儿,虽然只有十二岁,却是商智商的天才少女,在科技研究方面非常厉害。”

    林白心中暗乐:凶暴萝莉啊,你再聪明也没屁用,你老爸正被一个穿着花裙子的狐狸精勾|搭,这种事我会告诉你么?说不定今天晚上你就要多个后妈呢。

    老头乐已经算是结束了,开始进入喝茶,聊天,说闲话的节目。富态的老头看来和刘老头儿交情最好,凑到近前来又聊了一会儿,顺势问道:“老刘,我求你帮我找那位神医,你究竟有没有找到啊?”

    刘老头儿指着林白:“人已经请来了,就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出手治你。”他把林白请过去坐下,正式地介绍道:“来认识一下,这位是神医林白,精通华夏古武术,内力深厚,有开碑裂石、镇岳撼山之能,还能用内力治病,简直神奇无比,我的功夫都是他教的。”

    这介绍太不靠谱,林白自己都臊得慌,好在以前给人修电脑时为了多赚点修理费,没少忽悠人,倒也勉强撑得住。

    富态老头儿满眼都是狂喜,伸出双手来握林白的右手,十分尊敬地道:“久闻神医大名,如雷灌耳,我叫郝健,做点房地产小生意。”

    “姓郝,做房地产生意?”芊芊惊了一惊,凑到林白耳边低声道:“这个人不得了,你知道龙河地产有限公司吧?他就是龙河地产的创始人,比刘老头儿有钱得多了,龙河地产一年的营业额就接近五百亿。”

    五百亿?林白吓得小心肝都快飞走了,什么叫有钱人?这才叫!前几天还想着发展几个有钱人做朋友,这就来了个超级有钱的,不错不错,如果能占到他的便宜就最好了。

    郝健搓着双手,有点眼热地看着林白道:“神医,我和老刘是十几年的老朋友,绝对是自己人。就是身上有点小毛病无法根治,您看能不能帮着……呃,就是帮我治一治,那个费用绝对好说好商量。”

    有费用?那当然是要治的!林白没问他是什么病,反正问出来自己也听不懂,他治病本来就不是靠技术,于是随口问道:“你的病比刘老重还是轻?”

    郝健的病是糖尿病,而且病情很重,现在每天都要注射大量的胰岛素,否则就要出事,这病当然不是小毛病,是非常严重的大病,最郁闷的地方就是糖尿病无法根治,不论你砸多少钱进去也是白搭。这病折磨人,让人这也不敢吃,那也不敢吃,吃错一点点就得进医院,却不会直接要人的命,相对于刘老头儿的癌症晚期就差得远了,所以在神医的面前不敢放肆,只能乖乖地道:“比老刘的病轻得多了。”

    “比刘老的轻?”林白心里那个郁闷啊,刘老就是个区区感冒,你比刘老的病还轻,这让我怎么开口要钱?算了,看在年营业额五百亿的份上,总不能收得太少,于是先装模作样地看了郝老头儿一阵子,假装伸手搭了搭脉,随口道:“咳!你的病我已经诊断好了,果然是个小病,唉,比感冒还不如。那就三百块吧,先说好,别讲价,治不治随你,但是讲价我立即甩手走人。”

    “三……三百块?”郝健有点傻眼,他那个随身携带的血糖测试仪都不止三百块。

    刘老头儿赶紧从旁边凑过来道:“神医高风亮节,人间活佛,治病救人不喜欢谈钱这种阿堵物,随便收几个铜钱也就是图个喜庆,老郝,你就别瞪眼了,上次神医治我的病就只收了五百块,你那病三百就三百吧,如果治好了,给神医拎点土特产送去表个心意就行。”

    郝健这下明白过来,医疗费少收或者不收不是问题,回头等治好了再派人送上重礼就行了嘛,看来神医行事确实有古风,不像现在的医院进去之前先收钱,不够钱缴纳押金的病人就直接抬着病人扔出门去。

    神医的规矩是只收几百块钱意思意思就给人治,假如治好了才让病人送点事后礼,听说古代的神医们就是这样给人看病的,郝老头儿马上笑意盈盈地道:“好,就三百。”

    讲好了价钱当然就要动手治病,林白却不敢就在他们面前穿上超人内|裤,突然心念一动,想了个妖招,笑道:“那就麻烦你们准备一个小房间,中间挂上帘子,我在帘子这边,郝老在另一边,隔着帘子治效果比较好。”

    刘老头儿:“……”

    郝健:“……”

    老头儿楞了许久,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过了很久之后两个老头才想到什么似的,古代御医给娘娘看病,要在中间挂个帘子,悬丝诊脉,神奇无比,莫非林神医也会这招?这话没敢问,怕让自己显得无知,就像不久前林白不敢问刘大小姐手上的洋酒是什么酒一样,都是出于一种自卑心和不自信。

    这里毕竟是天书科技的总部,在别人的地盘上两个老头儿也不能乱来,只好找到凶暴小萝莉帮忙,小萝莉年龄虽小,人却能干,飞快地准备好了一个谈话用的小房间,中间悬挂上布帘,林白一个人走到了帘子后面,把两个老头、两个妹子都留在了这边,小萝莉也来看热闹,却没被准许走到布帘后,也留在了这边。

    (公公的推荐票太少,被人暴菊花好惨啊,求推荐票啊)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