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七十九袭、真浪漫
    感谢只想做一个美男子打赏988,千年梦长、曲折的尽头打赏100

    ----

    病人一个接一个地被推进房间来,这个奇葩的小房间里什么治疗仪器都没有。除了一张布帘将房间隔成两半,没有任何别的物品,每一个病人被推进来的时候都满脸的疑惑,但几秒之后他们就挥胳膊挥腿,像兔子似的满医院乱跳。

    医院走廊上有很多人在哭,有病人,也有病人的家属,甚至还有他们的主治医生和护士。比如某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小萝莉被林白治好了,活蹦乱跑地跑出去时,她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人在外面对着林白藏身的布帘子磕头,有不差钱的人在电话说要准备重礼相送,还有人一言不发地站在外面,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布帘。

    林白试着假想了一下,如果芊芊得了不治之症,被一个神医治好,那么他也会和那些人一样,在门外对着神医拼命的磕头,不把额头磕破了绝不会起来。

    内心最柔软之处被触动了,五味杂陈,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十六个绝症病人治完,正义力量足足多了1200多点,和以前的合在一起,高达2200多,实力毫无疑问地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但这点喜悦还比不上刚刚获得的感动。

    林白给自己点了一根枯草软中华叼在嘴里,熟悉的枯草味让他精神抖擞,别人吸了枯草烧出来的闷烟会咳嗽,但吸了多年假烟的林白却能提神醒脑,让思维变得敏捷。他脱下超人内|裤揣在裤兜里,从布帘后面走出来,好几个病人家属围了上来,嘴唇颤抖,想说些感谢的话语却一时哽咽。

    现在没有人认为刘老头儿是神医了,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看起来像diao丝的年轻人才是神医。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今天他们都懂了,林白认为自己教化了愚昧的世人,真是功德无量。可惜没有病人的女儿来投怀送抱,以身相许,这一点实在遗憾。

    刚想到这里,就有个女人的声音喊道:“您救了我爸,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林白大喜,猛回过头,就见一个长得比凤姐还要恐怖的女人扑了上来。现实总是如此无情,英雄故事里明明有美女以身相许,但在相实中却只有凤姐会干这种事。林白吓得屁滚尿流,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向黄院长叫道:“以后有绝症病人就通知我……”

    神医大人的品性真是没得说,一边逃避恐龙的追咬,一边还惦记着治疗更多的病人,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全都流下了感动的热泪,他们有限的一生里见过的最善良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林白,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高尚的人了。

    林白一溜烟跑出了医院,凤姐跟着追了出去……

    很快他又从外面跑了回来,趁着凤姐还没追上来,气急败坏地道:“我擦,我来的时候有车接,走的时候为什么没车送?没有这样过河拆桥的吧?”

    黄院长这才醒悟过来,一拍脑门道:“快备车,护送神医逃脱女恐龙的追杀。”

    -----------

    林白好不容易从凤姐的魔爪下逃生,连刘老头儿都给弄丢了。

    回到家里时,家门口坐着两个正在喝茶的女人,女魔王已经在泡第四十五杯茶了,这女人一旦有了新玩意儿就往死里折腾,就像她现在中饭晚饭都吃火锅一样,林白怀疑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都要喝上百杯茶,而且她还吃不腻。

    另一个女人当然是刘大小姐,她正在教女魔王一些茶道方面的知识,意外地发现女魔王学东西非常快,任何事听一遍就能记住,大脑的记忆能力简直超凡,如果让她去读书,双庆大学的学霸非她莫属。

    “不愧是军队里的霸王花,当真无可挑剔。”刘大小姐叹了口气,又偷偷瞥了瞥女魔王的胸和屁股,还有那一握的细腰,心里有点沮丧。她以女人的直觉感觉到了女魔王这样的尤物暂时还没能得到林白的爱,那她自己就更加困难了。为什么芊芊那个其貌不扬的穷女孩就能独占林白的心呢?实在是想不通。

    肯定是青梅竹马,近水楼台得来的便宜,现在我也搬到老街了,抬头低头都能和林白见面,就不信日久生不出情。刘大小姐想到这里,就看到林白回来了,赶紧站起身来:“回来了?吃过饭了吗?”

    “还没!”林白有气无力地道:“太可怕了,被凤姐追了两条街。”

    女魔王笑嘻嘻地把玩着青瓷茶杯:“吃火锅呗,叫二代秦大妈把火锅送过来。”

    林白大叫:“别!再吃火锅我就能喷火了,你自个儿吃,我去吃老太婆米线。”

    刘大小姐赶紧道:“我也去吃老太婆米线。”说完之后才问道:“那是什么名小吃吗?”

    几分钟后,刘大小姐就开始后悔了……

    老街名小吃“老太婆米线”,破烂不堪的店面,漏光漏雨的顶棚,五张老木桌子,桌边放着长板凳,桌上有个又破又旧的筷子盒,里面放着一大把油光水滑也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筷子。装油辣子、油盐酱醋的小瓶子随意摆在桌上,任顾客取用。一个瞎子姑娘在里面端茶送水,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在烧水煮米线,打佐料。

    这里的格调太那啥,与珠光宝气、明眸皓齿的刘大小姐不是很搭调。

    刘大小姐强忍着不适坐在桌边,肩膀挨着林白的肩,女超胆侠凑了过来,对林白低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比我这个超胆侠还要大胆。”

    林白奇道:“我哪里大胆了?”

    女超胆侠低声道:“明知道郑婆婆最见不得你和芊芊之外的女人凑一块儿,你居然还敢带刘大小姐来吃米线?我看你今天要脱一层皮。”

    这话吓了林白一大跳,刚才被凤姐追晕头,居然忘了有这一茬,这下子死定了,八百重的老太婆扫帚要是挥过来,死无葬身之地。刚跳起身来,就听到郑婆婆尖利的叫声:“你……你这女娃儿……”

    “惨了,要死!郑婆婆比未来战士还厉害。”林白一把抓住刘大小姐的手,想带她逃走。

    却听郑婆婆叫道:“你……你和年轻时的我长得一模一样……你是不是姓刘?”

    “啥?”林白和刘大小姐都吓了一跳。

    刘大小姐奇道:“我和您年轻时长得一样?没这么巧吧?”

    “先说你是不是姓刘?”

    刘大小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啊!我确实姓刘,您怎么知道?”

    “你爷爷是不是叫刘铁手?”郑婆婆激动无比,双眼都红了。

    刘大小姐点头道:“三十年前爷爷是叫刘铁手,但是现在改名叫刘国强,他以前都不肯告诉我呢,最近几天发生了一些事,爷爷才向我坦白,奇怪了,连我都不知道的事,你怎么知道?”

    “咕咚!”郑婆婆晕倒在地。

    刘大小姐吓了一跳,这老太婆怎么说着说着就晕倒了?倒是林白明白过来,赶紧把郑婆婆扶起来捶胸抹背,一边给她顺气,一边对刘大小姐道:“你赶紧去找你爷爷,问他还记不记得郑红袖这个名字,如果他还惦记着这个名字,就赶紧来这里吧,对了,找一斤重物背在背上,那个叫啥……嗯,负斤请罪……”

    女超胆侠捂住了脸:“小白,是负荆请罪。”

    “没错啊,负斤请罪,我发音没错吧?”

    和这文盲就没道理好讲,女超胆侠只好转开了头。

    过了一会儿,刘老头儿被找来了,还真的负着荆,人家刘老头儿就比林白有文化,没有把负荆搞成负斤,绝对是端端正正的认错态度,一进店来就给郑婆婆跪下了,大哭道:“红袖,这三十年来我找你找得好苦。”

    “你这蠢货,找个人都找不着。”郑婆婆老泪纵横:“你好端端的改什么名字?如果你不改,第十五年的时候我就反过来找到你了。”

    刘老头儿也是老泪纵横:“你叫我改邪归正,我要是不改掉刘铁手这个名字,道上的兄弟就老是要来烦我,只有改了名字才能正正经经的从头开始啊……话说回来,为什么我就找不到你呢?发财之后,我花了大价钱请人帮我查户口,找遍了双庆市所有叫郑红袖的人,都没有找到你。”

    郑婆婆苦笑道:“因为我也改了名字,现在叫做郑春花。”

    刘老头儿:“……”

    郑老太婆:“……”

    其实老头儿和老太婆在最近这些天里,不知道多少次擦肩而过,但日子隔得一久,连对方的模样都记不清楚了,就算让他们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不说出名字也不敢相认。昔日的英俊小伙和漂亮姑娘,现在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

    有个叫苏东坡的人写过一首诗,说是十年生死两茫茫……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说明两个人分开十年就不认识了,分开三十年就更不必说。

    老头老太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老头老太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看古诗多有趣,不同的诗其实写着同样的事。

    倔老头儿和倔老太婆的爱情故事没人喜欢看,林白左手拉着刘大小姐,右手拉着女超胆侠,三个年轻人蹑手蹑脚地从老太婆米线店里出来,连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口,生怕惊动了他们。

    直到走出老远,刘老大小姐才眼泪花花地道:“真浪漫。”

    林白翻了翻白眼:“浪漫个菜篮子,三十年啊,简直苦不堪言。”

    (三级跳远求推荐票)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