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来袭 第八十四袭、寻找花蝴蝶
    感谢大提莫帝、csy_yanxin打赏588,小小一宅男、天堂恶魔、漂鸟少年、挥剑断情、云歧青谷、莱袄打赏100

    ----

    花蝴蝶早就走得远了,林白在街上转了五圈也没找到她。这女人很聪明,很擅于自保、潜伏、伪装,不太容易找,就连金竹帮的当当组、布丁组要抓对付她都没那么容易,更莫要说完全没有情报收集能力的林白。他连下水道的盖子都掀开来往里面看了看,还是没有找到花蝴蝶,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

    “我说老婆,你老公正在努力为家里创收,你也来帮帮忙,开个传送门把老公送到花蝴蝶身边去吧。”

    “不干!”女魔王哼哼道:“赚钱这种事是男人的责任,女人只需要在家里等着收钱就行了,华夏文化不是自古就有这个传统么?本王决定入乡随俗。”

    “哦,华夏女人的传统不光是收钱哦,还有给老公生儿子,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哎哟,把锁链收好,我擦……”

    和这别扭的女人就没道理好讲,林白只好拨通了平胸女警的电话:“平姑娘,你知道花蝴蝶的窝在哪里吗?”

    “鬼才叫平姑娘?我叫周悦!”平胸女警在电话里咆哮,愤怒的吼声差点把林白的耳膜刺穿。

    “有什么区别?名字就是个代号,不要太在意细节。”林白道:“说正事,花蝴蝶的老窝究竟在哪里?你们警方应该知道吧。”

    “不知道,那女人是金竹帮所有小头目里最让人头痛的一个。”平胸女警认真严肃地道:“神出鬼没抓不到她半点尾巴,而且我们也没有抓她的罪名,棘手得很。”

    “她不是有讹诈王正宇的罪名吗?”林白奇道。

    “有个长得和她很像的女人跑来认了罪,替她蹲在监狱里了。”平胸女警很苦恼地道:“就连王正宇本人都分不清楚当时勾搭他的人是花蝴蝶还是那个替身演员,我真是服了她。”

    “哇,这也太厉害了。”林白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仔细一想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女人换个化妆就能完全变个样子,比如佳佳那只狐狸精,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了看对面的“一片冰心”手机店,冰山美人正向一个顾客推销水货手机,实在是搞不清楚她是不是佳佳。

    “女人换个化妆就能变个人,唉。”平胸女警居然和林白想到了一块儿。

    林白笑道:“这也不一定,你不管怎么化妆,我也能一眼认出来你,双庆又叫山城,地形复杂,能起降飞机的平地不多。”说到这里他赶紧挂了电话,免得听到对面的咆哮声。

    抱着脑袋苦想还有什么办法获得情报,突然脑袋里灯泡一亮。

    林白推开了背街的大铁门,走进了比老街还要古老的背街里。古旧的老屋子摇摇欲坠,狭窄的小巷子里污水横流,刚刚下过雨,青苔全都醒了过来,每一步都感觉滑溜溜的。林白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蔡大肚子的假药黑工厂,几个瘦弱的小孩子还在里面搓揉着面粉,蔡大肚子端着满满一大海碗的面条正吸得嗖嗖嗖的响。

    “我要找花蝴蝶。”林白开门见山。

    “找不着,我没本事找到这个鬼女人。”蔡大肚子头也不抬。

    “那我要找当当组、布丁组的头儿,这两组人你总找得到吧?”

    “咦?小白……你吃了什么药?怎么变聪明了?”蔡大肚子大吃了一惊。

    “少说废话啦,给点情报来,欠你个人情。”

    蔡大肚子喜气洋洋地道:“佳佳离开前对我说过,小白的人情很值钱,这买卖做得,我只知道布丁组的老窝在哪里,你好好记下来……”

    ---------

    金竹帮帮主齐飞死后,大大小小的几十个组一边内斗,一边应对警察的追捕,不少人死了,不少人被抓进了监狱,双庆市的地下势力被全部洗牌,许多风光无限的大佬要在牢里吃一辈子的牢饭,而一些新兴的势力却开始慢慢抬头。

    当当组和布丁组就是最强大的两个新兴势力,以前他们只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现在却吸纳了大量的花衬衫,变成了最强大的黑帮,当当哥和布丁哥是多年的老友,两人联起手来,誓要横扫一切,坐上双庆老大的位置。

    他们两人都不太聪明,就必须要有聪明的人材辅佐才能成就大事,所以压服花蝴蝶就是最重要的工作,谁都知道那个鬼女人是金竹帮里最有头脑的人。

    乌云遮蔽了天空,天地间一片黯淡。今天的天气依旧不好,双庆市已经被过路雨折腾了好几天了,这朵调皮的乌云一直在双庆市的上空盘旋,今天在大学城撒一泡尿,明天在市中心拉一泡屎,后天又到南山撒一泡尿……它的膀胱容量很大,撒了这么多天的尿还没撒完。

    嘉江边的贫民窑里仿佛地狱,老狗从狭窄的巷道里跑过,发出低沉的呜咽声,干瘦的老猫在屋檐上一跳而没,阴沟里散发着难闻的气息……有淤泥的腥味,也有动物尸体腐烂后的恶臭。这片贫民窑是被遗忘之地,住在这里的都是最贫最无奈的穷人,就连金竹帮都懒得染指这里,因为从这里刮不下半点油水。

    一个黑西装带领着大群花衬衫走进了贫民窑,他的匪号叫布丁哥,当然这并不是说他长得像一个布丁,而是因为他喜欢吃布丁,刚出道那会儿没什么江湖地位,就被上面的老大戏称为小布丁,后来就慢慢变成布丁哥,这名字改不了,道上的人都这样叫。他曾试过一次改名,结果去收保护费时,报出新名号没人甩他,只好报出布丁哥的旧名,吓瘫一地的人,自那以后就再也不提改名的事。

    布丁哥拎过来一名花衬衫手下,嘿嘿笑道:“你确定花蝴蝶就躲在这里?”

    花衬衫点了点头:“确定,我手下的兄弟跟踪蝴蝶组的小喽啰七天,才终于锁定了这里,花蝴蝶就在那座房子里……你看……就是那一座,走到这里,估计花蝴蝶的人已经发现我们了,接下来动作要快。”

    布丁嘿嘿笑道:“这娘们其实挺不错的,脑子聪明,还长得水灵灵的,抓住她之后,不光能用来出谋划策,还可以用来暖被窝,嘿嘿嘿嘿。”

    花衬衫也笑道:“那是当然,这种好货色大哥可不能放过。”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们的笑声中,大群花衬衫从各个小巷里涌出来,四面八方地围向花蝴蝶藏身的小屋。

    闷哼声、喝骂声、钢管交击发出脆响、还有西瓜刀破空时的发出的嗖嗖声……蝴蝶组的人在抵抗,但在绝对的人数劣势面前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很快就被打倒在地,好在布丁哥的目的只是收服蝴蝶组,并不是消灭蝴蝶组,所以这些人只是被打倒,没有被夺走生命。

    越接近小屋,抵抗越是激烈,花蝴蝶本人也出现了,她举起两把小手枪,但很快又无奈地放下,如果不想对方用枪,她就不能先用。引来对方的手枪乱射的话,她和她的组员全都难逃一死,如果不想把自己逼上绝路,那还是先用着钢管合适些。

    激烈地械斗持续了半个小时,蝴蝶组的人终于全部倒下了,花蝴蝶没能突破重围,依旧被困在一条小巷子里。自古以来突围就不是容易的事,天下无敌的项羽都对突围不太拿手。她衣裙凌乱地挥舞着钢管,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布丁哥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她围在中间,像看着一只笼子里的猫。

    布丁哥笑道:“花蝴蝶,别拼了,我们又不是要杀你,只是请你回去做军师罢了,何苦非要拼到这个地步。”

    花蝴蝶满头大汗,有一缕发丝横戈在脸上,嘶声道:“你们别傻了,齐飞的死并不是结束,他身后还有更强大的势力,早晚有一天那伙人还会来到双庆市,到时候谁是双庆的老大,谁就会被杀鸡给猴看。我不想再卷进那个圈子,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布丁哥满不在乎地笑道:“强龙不压地头蛇,齐飞的后台不管有多强,来了双庆也得乖乖跟咱们谈判,我和当当哥联手,谁也不怕。你若乖乖听咱们两兄弟的话,自然会保你平安。”

    看他淫邪的笑容,花蝴蝶就知道“听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两兄弟根本就不是做大事的人,跟着他们只会沦为玩物,最后和他们一起走向死路,他们跟本就比不上齐飞和他背后的势力。

    齐飞虽然是个让人恐惧的家伙,但他并不**,至少他从来没想过要碰花蝴蝶一根手指,仅仅是把花蝴蝶当成一个手下在使唤,就和使唤刀疤哥、独眼哥等人一样,完全忽略了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美丽的女人。齐飞做事坚决果断,从来不被美色所羁绊,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但他在那个大组织里也只是一个喽啰,就像花衬衫在金竹帮里的地位一样。

    花蝴蝶并不认为布丁哥和当当哥这种只知道玩女人的人渣,能和那个恐怖的组织抗衡:“我不会听你们的话!”

    布丁哥嘿嘿笑道:“那就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罗?”

    花蝴蝶的脸上显现出绝望之色,她的手摸到了暗藏的手枪,事到如今,也只好用枪了,如果杀不出一条血路,就死在这里。混江湖**的人早晚都有这一天,她其实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沦为别人的玩具,那是女人的悲哀,她不能接受那样的结局。

    就在这时,阴暗的角落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痞怠的声音:“花蝴蝶,那一百万的生意现在还能谈么?”

    (观音坐莲求推荐票)

    i1153

超人来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