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一章 第一邮差
    连日细雨笼罩下的红杉郡湿润而又忧郁、充满了朦胧的烟水气,像极了方才欢好过、肌肤上还沾着霏靡汗珠的情妇。

    数十块农场像疤痕似的遍布在乡间,长着稀稀疏疏的燕麦,夏风吹过,让金黄色的麦穗弯下了腰。

    唐顿再一次检查牛皮包裹的邮件,确定没有漏水后,擦掉脸上的雨滴,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加快了步伐。

    每年夏收,生活在巨龙丘陵中的巨魔、地精、沃尔夫狼人就会成群结队的出没,兼职强盗的勾当,像蝗虫一样劫掠边境上的村镇。

    如果被抓到,连俘虏都做不成,毕竟人类在这些种族眼中,都是可以果腹的食物。

    红松哨塔已经闯入了视野,让唐顿松了一口气,再近一些,他甚至看到了两个身穿德兰克福制式铠甲的哨兵站在塔楼上,正朝着他指指点点。

    两个躲在塔楼中避雨的士兵连武器都没拿,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朝着唐顿呼喝,准备勒索几个银币,这已经是常态了。

    “可恶,就知道躲不过去。”

    唐顿心情抑郁,虽然在乎银币,可更担心他们拆开邮包,要知道这些士兵的素质可是和他们西境蛀虫的名声一样烂。

    “大事不好了,十几头食人魔攻击了比萨镇,正在向晨雾镇转移,治安官让我赶快通知镇长,让民兵们做好防范。”

    唐顿拉低了斗篷的帽檐,确定不会被看到容貌后,突然奔跑了起来,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恐慌和无助,仿佛正在被死神追赶。

    两个走出来的哨兵停下了脚步,对视一眼,愣住了,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惊的不轻。

    “要通知百夫长吗?”哨兵朝着塔楼喊了一声。

    “食人魔在哪?”光着膀子睡午觉的兵长慌张地爬了起来,顾不上穿鞋,抓起双手剑,便急匆匆的往出跑。

    “在……”哨兵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正要质问那个通风报信的家伙,结果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已经冲过了哨卡,迅疾地消失在雨幕中。

    “蠢货,被骗了。”兵长气的抡起剑刃就砸在了部下的身上,“给我追。”

    “长官,这路太烂了,就算骑马赶上,那小子也早跑进晨雾镇躲起来了。”哨兵一脸无奈,看到兵长又要动手,赶紧保证,“下一次,我一定逮住他,加倍勒索。”

    “放屁!”兵长挥手就甩了部下一耳光,“你连他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怎么勒索?”

    一帮子哨兵沉默了,人都没看到,敲诈个鸟呀!

    “我想起来了,最近听其他同僚说有个穿斗篷的小子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过哨卡,一不留神就让他跑了,一个铜板都没被勒索下来。”兵长走了几步,突然咬牙切齿的咒骂了几句,“都给我把眼泡擦亮,下一次抓住他,就栽赃个罪名,先在木杆上吊三天。”

    直到看见晨雾镇的轮廓,唐顿才停下脚步,看着腿上的烂泥,叹了口气,不过好在邮包无损,不然那个刻薄的书记官鲍尔默又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扣钱。

    唐顿今年才十六岁,不过已经做了三年的邮差,算得上一个老手了,只是两个月前新书记官上任,总是找麻烦修理邮差们,让大家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还差三十七个金币,就可以买一匹奥尔良高地马了,到时候可以带更多的信件,更快的送信,自然也就赚到更多的薪水了。”

    唐顿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忍不住笑了出来。

    “除去给妹妹攒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也能存下去秘境英雄回廊的路费了。”

    盘算着小金库的丰满度,唐顿兴冲冲地跑过了积满水渍的石板路,脚步溅起的水滴四洒。

    晨雾镇作为红杉郡边境线上最大的镇子,人口足有万人,附近的邮件都会汇聚到这里,然后寄出,只是雨天的邮局,冷清的可怕。

    跑上台阶,唐顿把斗篷脱掉,叠好放在门口旁,才推开了那扇油漆剥落的大门,他会尽量避免一切有可能被书记官责骂的行为。

    大厅中,十六个忙碌的年轻邮差正在将邮件分类,脸上全都是郁闷的表情,甚至还有一个在碎碎念的咒骂。

    “贾斯汀,不想被开除,你就最好保持沉默,我在小镇外,都感觉到你的怨气了。”唐顿压低了声音,提醒好友。

    “怕什么,反正鲍尔默又听不到!”贾斯汀将信件摔在了桌子上,一嘴的牢骚,“最近真是倒霉透了。”

    “我比你还惨,已经被书记官找各种理由,扣掉了一半的薪水,再这么下去,就要饿死了。”马特吸了吸鼻子,一对小眼珠快速的瞄着信封上的墨迹,然后不着痕迹地挑走了距离较近的邮件。

    邮差们是按照送信数量发薪水,马特的小动作让他每个月最起码可以多赚两个德兰金币。

    这是只有经验丰富的老手才会领悟学到的手段,唐顿自然也会,而且玩的比马特还要熟练。

    “又不是你一个,除了唐顿,都被扣钱了。”

    邮差们纷纷叫苦不迭,咒骂书记官。

    “咱们要是和唐顿一样用心工作,鲍尔默想扣钱,都找不到借口。”马特眼珠子一转,把话题往唐顿身上引。

    “不可能,上司存心要找麻烦,你铁定躲不过去。”贾斯汀摇了摇头,“我觉得唐顿最近要倒霉了,他可是被当做了前任的嫡系,书记官要是不打压他,根本没办法立威。”

    唐顿默默地走到工作台,打开牛皮邮包,开始工作。

    “瞧瞧人家这份细心劲儿,一份信件都没湿掉,难怪是咱们一百多号邮差中口碑最好、赚的最多的。”

    邮差们看着窗户边晾晒的百十来封湿掉的信件,自愧不如,那都是他们不小心淋湿的。

    每个月都有人指定唐顿送信,这常态也惊动了前任书记官,对他相当赏识,要不是年纪太轻,唐顿早升职了。

    “你准备怎么对付书记官?要是把他赶走,绝对给咱们邮差立了大功。”马特恭维着唐顿,说出的话题让邮差们都精神一振,期待地看向了他。

    要知道唐顿可是邮差中的NO.1,提携过不少新人。

    “我正在发愁怎么才能不被他赶走,还有你们,都噤声,专心分信!”唐顿摆出了苦恼的神态,眼角瞄过了马特。

    唐顿不上钩,让马特脸上闪过了一抹遗憾,这小子太谨慎了,总是抓不到把柄。

    “不出意外,马特应该就是那个向书记官告密,导致杜伦被开除的家伙。”唐顿皱眉,这家伙为了献媚,真是不遗余力的坑同事。

    砰,大门被撞开了,一身污泥的威尔将邮包砸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贾斯汀吓了一跳。

    威尔的左眼皮肿胀,只剩下一条缝,嘴角也被打裂了,鲜血将胸前的衣服染的猩红,他走路的姿势也一瘸一拐。

    “下一次哨兵要钱,你就直接给!”唐顿叹了口气,“除非你进入了灵魂阶,开启天赋,成为魔能者,要不然别硬抗。”

    “你怎么知道他被哨兵打了?”贾斯汀不解,“也有可能是劫匪!”

    “如果是强盗,他连衣服都留不下来。”唐顿指了指邮包,“再说你们觉得盗匪会不拆吗?万一里边藏的是值钱货呢?”

    邮差们点头,亡命的劫匪们可不是绅士,恨不得把碰到的每一只羔羊身上的油水都榨干,毕竟每干一票,都要冒很大的风险,自然要保证收益最大。

    “喝点吧!”唐顿起身,倒了一杯热水给威尔。

    “还有原因吗?”人事部的梅丽莎迈着风骚的猫步走了过来,弯腰在唐顿的下巴上揩了一把。

    她是镇上有名的美女,有一些情窦初开的少年经常偷偷地溜去她家墙外,偷窥她的一举一动,要是得到一个微笑的媚眼,会开心得向同伴炫耀上半天。

    梅丽莎穿的是时下流行的低胸束腰长裙,本来就裸着小半个胸部,这一俯身,更是让它们摇动着,差点从衣服里掉出来。

    贾斯汀和马特的眼睛都看直了,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如果遇到的是劫匪,威尔肯定会去治安厅,那么等待受理、以及做笔录的时间,最少需要二十分钟,足够他身上的衣服干一些了,而不是现在这么湿漉漉的!”

    “真的被勒索了?”梅丽莎妩媚的视线落在了威尔的脸颊上。

    “嗯,哨兵们抢光了我的钱!”

    威尔从来没有被女人这么注意过,觉得就像被情人的纤手抚摸,脸皮痒痒的,浑身都不自在的扭动。

    “好惨!”梅丽莎伸手。

    咕嘟,看着漂亮女人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靠近,甚至还有一缕香气飘进鼻端,威尔吞咽着口水,心脏不争气的加速跳动,似乎要迸出喉咙。

    “我帮你请假,回去洗洗吧,下一次注意安全。”梅丽莎拿掉了插在威尔头上的一根小树枝,嘴角闪过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很满意自身的魅力。

    威尔局促的话都不会说了,毕竟这些邮差全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经历的事情还太少。

    “不愧是我们晨雾镇的第一邮差!”梅丽莎视线转向唐顿,看着这个容貌清秀的少年,忍不住伸长洁白的脖颈,亲向了他的脸颊。

    唐顿疾速伸手,挡住了梅丽莎的红唇,掌心传来了湿润细腻的触感,可是他没有丝毫失神,反而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更加警惕了,这女人在镇上的风评可不好!

    “小家伙,还害羞,好吧,再见,我要去吃午饭了!”梅丽莎呵呵一笑,扭着丰满的臀部,拎着花伞,离开了邮局。

    “你躲什么呀?”

    邮差们羡慕的无以复加,不过随即又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庆幸梅丽莎没有亲到他。

    “臀部真大,好想摸一把!”贾斯汀的视线追逐着梅丽莎丰腴的背影,只觉得口感舌燥。

    “听说她是一位男爵偷偷养在镇上的情妇,你要是不想无缘无故的死掉,就最好收起这个想法!”马特舔了下唇角。

    “你们也被勒索了吗?”威尔在心疼他的银币,试图从同伴身上找到一点心理平衡。

    “那还用问?你当那帮西境蛀虫是白叫的呀!”贾斯汀白了威尔一眼。

    “不对,我觉得唐顿肯定逃过去了,他可是号称最狡猾的西境之狐!”马特报着唐顿的绰号,满脸期待的询问,“有什么办法?求你了,分享下吧!”

    邮差们眼睛一亮,就像发现了新秘境,虎视眈眈的盯向了唐顿,七嘴八舌的劝说。

    唐顿摇了摇头,沉默着低头整理信件。

    “告诉我们吧,我们请你去金象牙酒馆吃大餐,还找个舞娘陪你过夜!”

    想起唐顿的优秀,邮差们更加迫切了,卖力的缠着他,他们已经认定了他有办法逃过哨兵的勒索,只是在敝帚自珍罢了。

    “吵什么吵?”一声粗哑的大吼突然打破了大厅的气氛,书记官鲍尔默推开办公室的枫木大门,瞪向了众邮差,“谁让你们偷懒的,统统扣一个银币!”

    邮差们低着头,脸若死灰,一个银币,足够他们三天的生活费了,可是没人敢抱怨,温顺的犹如羔羊。

    “还愣着干什么?都滚回去工作!”矮胖的鲍尔默挺着大肚腩走了出来,铁皮鞋掌在地板上敲出了刺耳的铜音。

    “威尔,你留下!”

    威尔一下子怔住了,知道麻烦临头。

    “看看你干了什么?地板都弄脏了,再扣一个银币。”鲍尔默站在威尔身前,趾高气昂地训斥。

    “我、我不是故意的!”威尔吓的嘴皮子都不利索了,连喷到脸上的口水都不敢擦。

    “还顶嘴!”鲍尔默抬腿一脚,蹬在了威尔的肚子上。

    威尔倒退两步,摔在地上,像个虾米似地弯起了身子,捂着肚子,疼的满头大汗。

    邮差们爱莫能助,连呼吸都刻意压抑了,书记官的暴虐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只求不引火烧身。

    “还躺着做什么,快去擦地,要是地板照不出你的倒影,就不用来上班了!”鲍尔默是在借题发作,他要抹去上一任的遗威,让这些邮差们再也不敢违背自己的任何命令,所以凡是不服气的刺头,全部清退。

    书记官不担心人手问题,附近十几个小镇,有的是争当邮差的年轻人,毕竟这也算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他招聘的时候,还能顺便大赚贿赂。

    “不要,我做!”威尔脸上的血色褪尽,惨白一片,如果被辞退,老爸会打死自己的。

    “哼,我只看结果!”书记官根本不听这些解释,这小子是铁定要被开除的。

    “大人,您也看到了,他因工受伤,而且梅丽莎也同意他早退了。”唐顿站直了身体,他知道威尔家的糟糕经济状况,如果丢掉工作,几个妹妹少不得要饿肚子了。

    “这里有你插话的份?”书记官怒骂,挥手抽向了唐顿的脸颊。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