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二章 染血的重拳
    唐顿左脚后撤,上身后仰,镇定地看着书记官油腻的手掌从鼻尖前扇过,带出的气流,吹拂了他额前的黑发。

    这一巴掌力道十足,要是打中了,唐顿的牙床都会被抽的松动。

    邮差们尽管低着头,可都用眼角瞥着事态发展,看到唐顿居然躲闪,惊的眼球几乎跳出来,他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吧?

    书记官的性格很暴虐,动不动就找借口打人,可是邮差们只能忍着,更不敢躲,不然他会三天两头找你麻烦施虐,直到你承受不住,自动离职,到时候连当月的薪水都拿不到。

    当着部下的面,巴掌落空,让鲍尔默觉得威望大跌,一张胖脸立刻涨的铁青,踏前一步,抬腿就踹向了唐顿的肚子。

    唐顿像灵猫一样,身体一侧,闪开了重踹。

    鲍尔默不依不饶,大手连挥,抓向他的头发,剧烈的运动,让他肥大的肚腩上下抖动。

    啪,衬衣上的一个铜扣被崩掉了,露出了一圈肥肉。

    仅仅十几秒,鲍尔默就追不动了,双手扶着大腿,呼哧呼哧的大喘气,仿若一头滑稽的肥猪,可是没人敢笑。

    “你无理顶撞上司,我要开除你!”鲍尔默盯着唐顿,咆哮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回一丝威严。

    “大人,都是我的错,您消消气,唐顿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看到唐顿为自己出言,威尔感动的要死,忍着疼痛,跑到了鲍尔默身前,要搀扶他。

    “滚开!”鲍尔默终于找到了撒气筒,一把抓住了威尔的头发,挥手就抽在了脸上。

    啪,啪,清脆的耳光声填满了邮局大厅,邮差们看着威尔被打肿的脸庞,静若寒蝉,深怕被波及。

    唐顿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就算逃过这次,还会有麻烦在前面等着,毕竟鲍尔默是顶头上司,铁了心整你,办法海了去了。

    “冷静!”唐顿想要辞职了事,可是想到妹妹的学费,又忍了下来。“再说这么走掉,不是更让他得意了吗?”

    “够了,放开他!”唐顿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心情后,吐气扬声,大吼了出来。

    书记官顿时被吓的打了一个激灵,他做梦都没想到一个杂鱼似的邮差,居然有胆子朝着自己吼叫。

    “快冷静下来,想解决办法!”面对着鲍尔默暴怒的目光,唐顿脑力全开,他知道要找不出借口,绝对会面对对方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断这个杂种的腿!”鲍尔默转头,朝着大厅中的邮差们怒吼,他总算没有蠢到无可求药,还知道利用职位压人。

    邮差们互相观望,踟蹰不前,唐顿人缘不错,让他们下不了手,可是也没办法违抗上司的命令。

    “拼了,这可是站队的好机会,攀上书记官的大腿,我说不定可以升职!”马特眼神闪烁,计算着得失风险,可是刚刚踏前一步,就看到了唐顿的目光扫了过来,身体顿时一僵,毕竟人家的邮差资历可是邮局中最老,还提携过自己。

    “没得选了,我告密赶走了杜伦,已经没退路了!”马特额头渗出了冷汗,不过看着书记官的身影,立刻下定了决心。

    “唐顿,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顶撞大人?还不跪下道歉!”马特狡诈,朝着同事们大喊,“动手,别让他在邮局撒野。”

    有人带头,十个和唐顿关系一般的邮差立刻站了出来,扑向了他,先不说这是向书记官效忠的机会,如果不做的话,以后肯定被穿小鞋。

    没有进入灵魂阶、开启天赋,唐顿根本不会是十个邮差的对手,书记官仿佛已经看到了他被打成死狗状的惨样,于是得意的笑了出来。

    “可惜了,这么好的人才,如果不是前任的亲信,我一定赏识你!”鲍尔默也承认唐顿的能力,只是这家伙太不识趣了,自己上任两个月,都不说孝敬和逢迎,不整你整谁?

    看到大势已去,又有两个邮差扑了出去。

    “哈哈,杂种,看到了吗?这就是权势的魅力!”

    书记官狞笑着,很享受这种命令他人的快感,只是随后看到对方清秀的脸上依旧平静,让他的快感骤减,忍不住咒骂,“给我砸烂他那张脸!”

    “住手,我是梅丽莎的人,想死的话就动我一下试试!”

    尽管身陷危机,但是唐顿的自尊,让他没有逃出邮局,灵光一闪地吼了一句。

    “等等!”书记官一惊,叫住了部下们,难以置信的询问,“你说什么?”

    “我为梅丽莎服务!”

    鲍尔默是个色中饿鬼,经常骚扰邮局内的女职员,可是唐顿从没有看到他调戏梅丽莎。

    现在的态度,更让唐顿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不管梅丽莎是什么身份,只要他忌惮就好。

    “你在骗我?”鲍尔默的脸色阴晴不定,盯着唐顿,他好歹算个官员,不会被平民的一句话哄住。

    “你可以去求证!”唐顿摆出了云淡风轻的姿态,心底却是急躁,只要明天梅丽莎一来邮局,自己就露馅了。

    书记官当然不会认为唐顿是梅丽莎的男人,最多也就是主仆关系,不过依旧很麻烦。

    两个月前初到晨雾镇邮局上任,看到梅丽莎的那一刻,鲍尔默就恨不得将她弄上床。

    这女人浑身都流淌着慵懒的风情,比那些游走在帝都上流社会的交际花都要漂亮,让人眼馋的要命。

    鲍尔默听过她是一位男爵情妇的流言,可是并不在意,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难免会耍些手段保证自身的安全。

    一个雨天的午后,鲍尔默把梅丽莎叫进了办公室,准备下手了,结果还没摸到那两瓣丰满的臀部,就被一封信甩在了脸上。

    看到内容后,鲍尔曼汗流浃背,岔开了话题,再不敢打她的注意。

    “杂种,让你再得意几天。”鲍尔默抓起桌子上的邮件,掷向了唐顿,放着狠话,“你以为有梅丽莎撑腰,我就收拾不了你?”

    邮差们不知道书记官为什么改变主意,但是唐顿显然留下来了,于是脸色全变了,毕竟这算是和他彻底翻脸,想到那个西境之狐的绰号,众人打了个寒颤,都觉得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

    “我拭目以待!”唐顿整理好信件,看了一眼这间待过三年的大厅,嘴上不服输,心底却是叹了口气。

    借口明天就会被揭穿,他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贱民就是贱民,一点礼仪都不懂,听说你妹妹是圣乔治魔法学院的学生?哼,一个平民杂种怎么可能考入那类重点学院?”看着淡定的唐顿,鲍尔曼就气的七窍生烟,忍不住毒舌讥讽,“肯定是做了雏妓,每天不接待百八十个男人,根本赚不够学费!”

    “要遭!”邮差们下意识的看向了唐顿,他们都知道伊莲是他的珍宝,鲍尔默这话无疑是捅了马蜂窝。

    “你找死!”唐顿的表情一下子狰狞了,犹若平地卷起的飓风,冲向了鲍尔默。

    “拦住他!”

    看着唐顿隼鹰一样的凌厉目光,鲍尔默汗毛直竖,下意识的后退,喊出的声音都变调了。

    太迟了,唐顿身体前倾,右脚用力一蹬地面,炮弹似的扑到鲍尔默身边,跟着双膝发力,脊背犹若一张大弓舒展,让右拳像劲射的箭矢,重重地打在了书记官的下巴上。

    砰,鲍尔曼被打的脑袋后仰,噗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几颗染血的牙齿掉在了地板上。

    唐顿右臂回撤,出拳,连续轰击在书记官的脸上,咔嚓,打的他鼻梁都塌陷了,血水喷泉似的往外喷涌,浸透了胸前衣襟。

    几个关系不错的邮差冲了上来,死死地拦住了唐顿。

    “住手,你会打死他的,到时候你也得坐牢!”威尔抱着他的腰,庆幸无比,幸亏他没进入灵魂阶,不然鲍尔默一拳就会被打死。

    噗通,像一座肉山似的,鲍尔默摔在了地板上。

    “你死定了,我发誓,我还要把你的妹妹卖到最下等的妓院去,让那些流着臭汗的奴工天天蹂躏她!”鲍尔默疼的四肢抽搐,满脸恨意地瞪着唐顿,他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

    “我等着!”唐顿舔了一拳头上鲜血,呸的一口吐掉,头也不回,离开了邮局。

    邮差们看着狼藉一片的大厅,沉默不语,都被唐顿的爆发吓住了,他们突然发现,和这小子翻脸,似乎是一个最糟糕的决定。

    站在晨雾镇的长街上,唐顿仰头,任凭雨水冲刷着脸颊,逐渐冷静了下来。

    “不过是一个边境小镇的新任书记官,人脉还没建立起来,能有多大势力?无非是花金币雇佣找那些刀头嗜血的落魄佣兵找我麻烦!”唐顿拎着斗篷慢走,思考着鲍尔曼可能采取的行动。

    红杉郡边境挨着盛产悍匪的巨龙丘陵和落日大荒原,再加上一个不作为的边防长官,治安混乱的一塌糊涂。

    穷山恶水出刁民,为了一个银币就敢当街杀人的食人魔和兽人比比皆是,帝国法律的约束?那玩意能填饱肚皮吗?在饿死和犯罪后被吊死两者之前,就连智力低下的食人魔的小崽子都知道怎么选!

    “还是缺钱呀,不然完全可以在一个月内进入灵魂阶。”唐顿摸着钱袋,实在是不想动用攒下的学费,可是晋阶需要的魔能太庞大了,只靠自然汲取,起码要半年之久。

    “一万赏金?”路过金象牙酒馆,唐顿看到了贴在公告牌上的悬赏令,那个鲜红的金币图案,严重刺激着他的眼球。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