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五章 漩涡冥想法
    搭乘马车的话,乌鸦岭距离晨雾镇大概一天半的路程,据说万年前,那里曾经是某个王国的皇室墓葬群。

    这传言引来了大量的冒险者,不过谁都没有从里面找到宝藏,一夜暴富,反而成为了食尸鬼的午餐。

    二千年前,兽人南方军团和从巨龙丘陵中走出的巨魔部落联手,入侵德兰克福,结果在西境,被雄才大略的国王德兰克福六世率军大破。

    此役,双方阵亡士兵总数超过一百万,尸体铺满了红杉郡,流淌的鲜血更是让土地变成了泥沼。

    亡魂不散,终日盘旋在天空,连续几个月,西境的居民没有看到过天阳。

    六世为了避免战后发生瘟疫,让士兵们收敛尸体,全都丢到了乌鸦岭,起初还进行焚烧处理,可是尸体多不胜数,随着国王离去,善后的将领们开始消极应付,将尸体草草处理掉了事。

    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一些并没有消亡的灵魂,走过了无尽的岁月,在渐渐地汲取魔能中,自然进化为亡灵生物。

    为了边境居民的安全,国王曾经派遣圣骑士和牧师讨伐乌鸦岭,直到构不成威胁,才罢手,不过即便如此,人们对乌鸦岭依旧避之如蛇蝎,从来不会踏足一步。

    “煤油灯,蜡烛,鱼线,五天份的食物,清水……”唐顿清点探险需要的物品,确定无误后,将它们装进了一个牛皮背包中。

    “还需要急救药剂,精良级的武器,要是有件魔法饰品防身,就更好了!”

    虽然已经用心准备,可看着简陋寒酸的行装,唐顿还是叹了口气,他实在太穷了,根本买不起。

    “或许这次探险,是个错误的决定。”

    唐顿坐到了摆在窗户下的圆桌旁,借着略显昏暗的煤油灯光芒,拿起鹅毛笔,沾了一下墨水,在纸上罗列此行的注意事项,无论怎么计算,危险都高于百分之六十。

    月光如水,洒在皮肤上,微凉。

    “应该退出的!”

    这个念头刚刚窜进脑海,就被唐顿甩头抛掉了,没有邮差职业,他需要新的薪水来源,不然会凑不出妹妹的学费。

    为了祛除杂念,唐顿翻开了新买的法典,那些漂亮的文字,还有那些有关法律故事的十四行抒情诗,让人愉悦,波动的心绪也渐渐地静了下来。

    “如果成为魔能者,危险系数会小很多!”

    唐顿肘部靠在圆桌上,单手托着下巴,望着璀璨的星空,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如果进入灵魂阶,先不说天赋能力,单是可以修习强大的武技、魔法,就可以让本身实力提升,达到十人斩,百人斩的地步。

    看着繁星闪烁的星夜,享受着温暖如水的月光,让唐顿的心境平和,不自觉地进入了冥想状态。

    要想汲取魔能,必须进入冥想状态,一般人心浮气躁,胡思乱想,根本静不下来,虽然偶尔可以进入,但是晋阶需要的魔能太过庞大了,这屈指可数的次数无疑是杯水车薪。

    冥想状态的深度,决定着汲取魔能的速度,唐顿现在修炼的是妹妹教给的漩涡冥想法。

    平时唐顿只能进入浅层冥想,可是现在,他居然突破界限,进入了中层冥想状态。

    皎洁的月光下,小屋内的魔法能量犹若林间溪水一般,越来越快地汇集,渗透进了唐顿的身体。

    魔能浓度变大,甚至偶尔会爆闪出星光似的斑点。

    唐顿就像一个漩涡,贪婪地汲取着魔能。

    进入冥想状态的唐顿并没有察觉,法典被灵魂波动共鸣,书页上溢出了三个斑驳的光点,像萤火虫一样,散发着温润的光芒,它们就像磁石,从四周汲取来更多的魔能。

    砰、砰、砰,突然响起的巨大敲门声让唐顿一惊,退出了冥想状态,右手一抖,握着的鹅毛笔更是在书页上划出了一条墨痕。

    “什么事?”

    看着那条墨迹划破十四行诗,犹若一条丑陋的疤痕趴在美人的脸上,唐顿心疼的要死。

    “你干什么?都迟到半小时了,要不是我恳求,罗宾逊早出发了。”杜伦不解,唐顿一向守时,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什么?”唐顿看向了放在桌子上的老旧机械钟表,他记得整理完物品,是九点多,可现在,已经是凌晨12点半。

    “不可能,我居然冥想了三个多小时?”

    唐顿一脸震惊,甚至忘了给杜伦开门,以往冥想,他最多坚持四十分钟,就会心绪杂乱退出,但是这在晨雾镇的年轻人中,已经排在了前十,可是现在,居然整整延长了将近八倍。

    冥想时间延长,可不是简单的加法,因为魔能者通过冥想,引起魔能波动共鸣后,魔能从四周汇集过来需要时间,所以随着冥想时间的推移,单位时间内汲取的魔能是不断增加的。

    当然,有一个浓度上限,达到饱和后,就不会变化了。

    “开门呀,你没事吧?”

    “没事!”唐顿起身,走了几步,就发现身体体能充沛,精神饱满,似乎有用不完力量。

    随手开门,让杜伦进来,唐顿便转身,一脸沉思地走向了窗口,他想要抓住这种奇妙的感觉,弄清楚冥想延长的原因。

    杜伦本想要抱怨,可是看到唐顿的神态,立刻闭上了嘴巴,他知道好友肯定在思考重要的事情。

    “什么缘故呢?欣赏诗歌,看星空……”唐顿回忆着冥想前的细节,看向了法典,这上面没有一丁点魔能波动,应该不是魔法装备才对。

    “好了吗?罗宾逊肯定等着急了!”杜伦看了一下钟表,忍不住了。

    “抱歉,这就走。”唐顿将鹅毛笔插进墨水瓶,正要合上法典,突然怔住了,刚才不小心划下的那条难看的墨痕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怎么了?”杜伦提起了唐顿的背囊,“快点,罗宾逊要等不及了。”

    “嗯!”唐顿拿起匕首,插在靴筒中,走出房间,可是在锁门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法典。

    “不行,我得尽快弄清楚!”唐顿跑了回去,将魔典和墨水瓶塞进了背囊中。

    唐顿和杜伦跑到晨雾镇南街口,还没来得及道歉,一个长满青春痘的青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们当自己是大爷呀,让我们等这么久?”

    “抱歉,是我的错。”唐顿没有争辩。

    “算了,时间不早了,大家上车,出发吧!”罗宾逊拦住了还要再骂的托尼,催促大家。

    旁边停着一辆由两匹奥尔良高地马拉曳的马车,车厢顶上堆满了物资,被粗大的绳子绑着。

    “主人,上车!”基尔拉开了车门,微微弯腰,神态恭敬的请罗宾逊登车。

    这个略微驼背的中年人是罗宾逊的仆人兼马车夫,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皮雷,背着一柄维京重剑,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硬汉般的气息。

    “你怎么来了?”唐顿看到威尔也在,有些愕然。

    “我想赚点外快!”

    按照鲍尔默的性格,威尔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开除,所以考虑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找到了罗宾逊,请求入团。

    如果表现好一点,说不定可以一直跟着罗宾逊干下去,毕竟他是晨雾镇有名的青年商人,好很多年轻人都以他为目标而奋斗。

    “别废话了,上车!”托尼挖着鼻孔,推搡了威尔一把。

    夜风吹拂,清脆的马蹄声中,马车驶出了小镇,踏上了前往乌鸦岭的路途。

    “罗宾逊,你为了发财,真是不要命了,乌鸦岭也敢去!”托尼是个话唠,嚼着一根熏肠,含糊不清的调侃。

    “没办法,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想发财,就的冒险!”罗宾逊闭目养神。

    上百万的尸体,万年的时光,让乌鸦岭形成了一种死地生态环境,非常适合不死系生物和植物栖息,其中一些动、植物,是制作各类魔法药剂的材料,卖给药剂师,可以狠狠地赚上一大笔。

    每年都有一些不怕死的冒险者进入乌鸦岭,不过大多数运气不好,成了食尸鬼的午餐。

    “带着这两个不是魔能者的累赘做什么?”托尔讥讽唐顿,嘴边沾满了肉屑。

    “总得给心怀梦想的少年人一个机会!”罗宾逊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很阳光,让人禁不住大声好感。

    “谢谢你,老板!”威尔要感激死了,开始改口。

    罗宾逊点了点头,心底却是一阵暗叹,带着这两个人,其实是用来做诱饵的。

    哪怕是灵魂一阶的魔能者,身体素质也要比那些久经训练的普通士兵高出一些,所以一旦遇到危险逃命,这两个少年必然落在队尾,自然会吸引住追来的食尸鬼的目光。

    唐顿并没有急切地观察车厢中里的同伴,还有一天的路程,有的是时间,毕竟现在大家刚接触,都在互相观望,警惕性也保持在最高,打量的眼神,搞不好会引起人家的不快,进而引发冲突,再说唐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点燃一根蜡烛后,唐顿取出了法典,翻看着。

    罗宾逊扫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他的眼光很毒辣,那本书没有半点魔能波动,很普通。

    仔细地翻了一边,没找到异样,唐顿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了鹅毛笔,蘸了墨水后,在书页的上方空白处画了一笔。

    足足十分钟,没有任何变化!

    唐顿皱眉,这次随便写了几个字。

    一个小时候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唐顿开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

    “难道我推测错误?”唐顿想放弃了,可是又不甘心,如果找到冥想时间延长的方法,那他可以很快进入灵魂阶。

    “再试试!”

    唐顿发狠了,这次准备多写几个字,于是开始写一首莎士比亚体的抒情诗。

    “庶民,你够了呀,再写,我可要发火了!”

    纸页上,一行飘逸潇洒的字体突然乍现,闯进了唐顿的视线。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