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十七章 魔药配方
    唐顿耗尽魔能,不进行冥想,只是自然恢复的话,需要将近一天才能补充满,当然,使用魔石或者各种补充魔能的药剂,时间会缩短,不过那太烧钱,就算是身价丰厚的魔法师,也只会在战斗中使用,平时都是靠冥想。

    “连一块魔石都没有,也好意思住豪华套房?”唐顿丢掉了一把金币,被荡起的灰尘呛的咳嗽不止。

    破损的魔法饰品、金币,已经引不起唐顿丝毫的兴趣了,他现在就想要魔石和食物。

    饥饿感像海啸般袭来,让唐顿的胃部都抽筋了,看着那些木质的家具,似乎都变成了美味,让他恨不得扑上去大啃一番。

    小心翼翼的穿过走廊,唐顿又推开了一扇房门,灰尘落了下来,让他鼻腔发痒,打了个喷嚏。

    一具骸骨趴在床边,身上镶着银边的黑色法师袍经过了千年的时光,虽然已经破损不堪,但是使它的身份昭然若揭。

    “魔法师?”唐顿眼睛一亮,不过并没有着急过去,而是仔细地打量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可不想再被黑血蜘蛛堵死了。

    确定没有危险后,唐顿关上房门,快速走到了尸体旁。

    “可以拿吗?”

    唐顿盯着那柄落满灰尘的法杖,等待荷玛进行魔法侦测。

    一道紫色的光芒从魔典中射出,从头到脚扫描尸体。

    “没有陷阱!”荷玛给出了侦测结果,“法杖是精良级,没有损坏,附加着一个施法范围增加一倍的魔法特效,不过对你来说没用。”

    “我可以带回去给妹妹用!”看着法杖顶部镶嵌的蓝宝石,唐顿很满意,捡了起来,擦拭上面的灰尘,“正好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

    “它的左手食指上戴的是一枚魔法戒指,灌输魔能,可以激活一面灵魂阶的护盾,冷却时间半小时。”

    “这个好!”唐顿去摘戒指,结果直接把骷髅的手指扯断了。

    咔吧一声的清脆声响,在寂静的房间内,还真有些渗人。

    “身为魔法师,怎么可能不准备一、两块魔石备用?”唐顿戴好戒指,开始翻检其他物品,一无所获。

    “去翻衣柜。”荷玛指点,“一定有,法系职业永远不会让他们处于魔能耗尽的状态,因为那意味着极度危险,所以肯定有储备。”

    将那些烂掉的衣服丢掉,唐顿找到了一个黑色的旅行箱,打开,映入视野的是六个拳头大小的黑色方瓶,以及十二支插在牛皮带上的试管。

    唐顿小心翼翼的拧开,一股怪异的味道便挥发了出来。

    “是魔能药剂,可惜,已经干涸失效了。”荷玛渊博的知识发挥了作用,不至于让唐顿抓瞎。

    “这里面呢?”唐顿晃了晃试管。

    “没见过,他应该是一位魔药师,这或许是他配制的新药剂。”

    “除了三件法师袍衣服,一个钱袋,两本日记,两块魔石,也没什么东西了呀?”唐顿大失所望,两块拳头大小的魔石,最多为他补充二分之一的魔能。

    如果是一般的灵魂一阶魔能者,这种大小的魔石只需要一块,就可以补充满耗尽的魔能,还有很多剩余,可是唐顿不同。

    晋升魔能者时,魔典为了唐顿消耗了积攒千年的魔法本源,他使用的更是极其罕见的圣天使像冥想法,再加上身体和意志坚韧,灵魂塑造的过程极长,让他的灵魂种子凝结的非常扎实、牢固,强大!

    先不说以后会长出一颗更加繁茂的灵魂树,单是现在可以储存更多的魔能,就是最直接的优势,这意味着你在战斗中,可以释放更多的魔法、武技,所以那些豪门的嫡系子弟在成为魔能者时,家族都会倾尽全力为他们准备大量的魔药、天材地宝,为的就是凝结出强大的灵魂种子。

    唐顿应该庆幸,如果不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魔能,连释放一道亡灵忏悔都不够,毕竟那可是屠龙阶的神术。

    “不对,我感觉到了魔能反应,你再仔细找找!”荷玛的灵魂侦测远比唐顿的肉眼看的更加清晰。

    “难道有夹层?”

    唐顿一点就透,用一柄生锈的匕首割开了手提箱的皮革,找到了一个夹层。

    十六张泛黄的羊皮纸,一枚徽章,九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石头,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被这么小心翼翼的收藏,肯定是好东西。

    “这似乎不是魔石?”唐顿捏着一颗石头,对着窗口暗淡的光线观察。

    “是魔法红钻!”

    “什么,这就是魔钻?”唐顿神色一怔,接着就是狂喜。

    魔钻是一条魔能矿脉中最早诞生、最有价值的部分,它蕴含的魔能,最起码是同体积魔石的一万倍,而且最被看重的原因,是每一种魔钻,具有不同的神奇效果。

    每一位魔能者一次从魔石中汲取的魔能是有限度的,但是配合使用魔法红钻后,这个限制会被打破,因为红钻会让魔能更加容易被身体汲取。

    “没见过世面的庶民,只是魔钻中最常见的红钻,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等你见到了更罕见的金钻和绿钻,岂不是要开心的血管爆裂?”荷玛嫌弃唐顿不淡定。

    “这可是号称位面硬通货的魔钻呀,一些魔能者别说摸,一辈子都可能没见过。”

    由不得唐顿不惊讶,他听伊莲说过,在那些超高级、超豪华的拍卖会上,金币就和垃圾一样,无人问津,只有各种魔钻,才是大家认同的天然等价物。

    “哼,那九颗魔钻的价值,恐怕还不到这叠羊皮纸的十分之一!”

    “这是什么东西?”唐顿伸手去拿羊皮纸,可是上面的文字一个都不认识,赶紧书写询问魔典。

    “一种新的药剂配方,价值暂时无法估算。”荷玛投影出了文字,“应该是为了保密,他用了上古龙语记载。”

    “可以翻译成德兰克福语吗?”唐顿对配方很感兴趣。

    魔药师,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配置出各种各样神奇药剂的魔能者。

    药剂,已经融于了魔能者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不可或缺的必备品,最渣的近战型工兵,也会准备上几瓶补血药剂,回魔药剂,石肤药剂,以备不时之需。

    更别提更高档次的巨力药水,疾风药水,有时候那么小小的一瓶药剂,足以让战局翻盘。

    “庶民,翻译了,你也看不明白!”荷玛实在不想白费力气,因为想看懂方程式、药物反应,需要专业的魔药学知识。

    “我决定要成为魔药师!”屡次三番被轻视,让好脾气的唐顿也忍不住有些恼火。

    “妄想!”荷玛显然不看好唐顿。

    唐顿没有说话,收起了药剂配方,以前是没钱,为了供妹妹伊莲上学,自己把时间都消耗在赚钱上了,现在不同,只要从地下城出去,他就可以利用这座城市的庞大财富,去买想要的书籍,去学习。

    “我才十五岁,还不晚!”唐顿给自己打气,“我要成为最博学的那个人!”

    “你真的决定了?”看到唐顿不像开玩笑,荷玛觉得应该给他科普下知识,“成为魔药学徒不难,但是要成为小有成就的魔药师,很难,一千个学徒中,最后拿到资格证书的,不会超过十个。”

    唐顿沉默,收起了鹅毛笔,没有再写任何字。

    “魔药师是一个相当烧钱的职业,即便是那些豪门贵族,也供养不起两位。”

    唐顿伸出食指,指了指窗外,意思不言而喻,这座地下城的财富足够他挥霍了。

    “好吧,就算你有钱,可是你能耐得住寂寞和枯燥吗?魔药学,可是被称作最枯燥、乏味的学科,一次普通的药水配置,通常就需要两、三个小时,更别提那些长达几天、甚至半个月的研究了,一位魔药师,大半生都是在实验室中度过的,你觉得你能办到?”

    唐顿继续沉默,但是眼神更加的坚定,他不想被人小瞧。

    “我还没说最重要的一点,想成为大魔药师,除了勤奋和刻苦外,还需要足够的才华和天赋,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东西,并不是你流尽汗水,就可以得到的。”

    “我一定会成为大魔药师给你看!”唐顿呲了下牙齿,除了赌气外,魔药师,也是最赚钱的职业。

    穷怕了的唐顿,不想做一辈子邮差,当一辈子苦逼的工兵,人没有理想的话,和那些每天混吃等死的地精又有什么区别?

    “巨龙守护之力!”

    荷玛看着唐顿稚嫩的脸上,那坚定不移的神色,突然飞到了他面前,投影出了六个魔焰文字。

    “羊皮纸上记载的是巨龙守护之力药剂的配方,效果是喝下后,拥有巨龙一样的力量,甚至还有一定几率变成巨龙!”荷玛叹气,“我从来没听过这种药剂,而且以这个魔药师的徽章来看,他只是一位中级魔药师,应该研发不出这种高等药剂,那么很有可能是偷窃的别的大魔药师的研究成果。”

    “这岂不是西土大陆上唯一的一份药剂配方?”唐顿一愣,随即攥了下拳头,“那我更应该把它配置出来,想必它的原主人,也渴望看到它蜚声大陆的那一刻吧?”

    “这么强大的药剂蒙尘,的确是一种遗憾和损失。”荷玛赞同,如果药剂配方是正确的,那么它的价值无可估量。

    “总之是发财了,知识就是财富呀,谁能想到这么十几张快要烂掉的羊皮纸,居然这么值钱!”唐顿没把配方带走,而是找了一间客房,掀开一块地板,将它藏了进去,包括那柄蓝宝石法杖。

    羊皮纸经过了几千年的时光,已经太脆弱了,唐顿翻了翻,就出现了大面积的破裂,他实在是不敢揣进怀里。

    上面写满了方程式,哪怕是缺掉一个数字、最后做出的药剂,恐怕也和成品千差万别,毕竟谁都知道魔药学,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科。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