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二十一章 鸟枪换炮
    黑色的乌云湍急在天空,没有丝毫的光线透下,让整座地下城都笼罩在幽暗的环境中。

    映衬之下,死亡骑士空洞眼眶中的两团绿色火焰,闪耀的犹如星辰。

    “快走,它很危险!”唐顿几个箭步窜上屋顶,俯低了身体。

    “没关系,只要不踏上台阶,它就不会攻击咱们。”塞蕾丝坐在房檐边,充满恳求地看向了唐顿,“你不会净化他,对不对?”

    “现在的问题是你哥哥想不想杀我?”唐顿苦笑,面对着这么单纯的女孩,他实在说不了谎。

    “圣骑士不是很厉害吗?我认识的希勒大叔,带领的骑士团连巨龙都能杀死!”塞蕾丝上下打量唐顿,明显不相信。

    “这完全就是个刚离家的小姑娘,不谙世事呀!”荷玛飞到唐顿面前,在扉页上显示文字。

    “我成为圣骑士,还不到一天。”唐顿实话实话,取出鹅毛笔,在魔典上书写,“那位死亡骑士的实力在什么水准?”

    “最起码是战争阶,砍你这种战五渣一百个,都不带休息的!”魔法侦测没有生效,就被荷玛打断了,它担心激怒对方。

    唐顿无话可说,不提实力,单是死亡骑士那身装备就足以晃瞎他的眼睛。

    闪着蓝色光晕的全身铠甲,将它的身型衬托的挺拔修长,三指宽的骑士长剑,在经历了千年的岁月后,依旧刃锋锐利,缓慢流淌的金色光泽,证明它至少是完美级别的武器。

    “这一身魔装华丽到爆,难怪可以屠龙。”荷玛感慨,“他活着的时候,绝对是无数春闺少女的梦中情人。”

    “我相信你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大圣骑!”塞蕾丝朝着唐顿,用力的攥了下小拳头,给他打气。

    “它还记得你吗?”唐顿比较关心死亡骑士对自己的危险性。

    塞蕾丝摇了摇头,两只腿轻轻地晃着,脸上挂满了忧伤。

    “这一对难兄难妹!”荷玛叹气,“她居然一直守护在哥哥身旁,这份心意,让我都不忍对付她了。”

    “你想干什么?”唐顿愕然。

    “你难道忘了你还欠着一千五百个灵魂的债务吗?一只死亡女妖,最起码可以顶五百个灵魂,它们可是高等祭品!”荷玛对于新主人还是很关心的,已经偷偷地攒了好几个灵魂了,就是为了替他还债。

    “算了,下不了手。”唐顿压根就没想过杀死塞蕾丝。

    “那么使用亡灵忏悔,把她变成仆人吧?”荷玛建议,“这么做,比较保险,我也可以执行下一步计划了。”

    “你看看她那双纯真的眼睛,你觉得我下得了手?”唐顿反问,他的心很软。

    “哎,死亡女妖可是天生的魔法师,我还准备教导她黑暗魔法,为你战斗,杀怪物攒灵魂呢。”

    哪怕书写着阴谋,荷玛的魔焰文体,依旧唯美,“一只死亡女妖女仆,还兼带私人魔法顾问的职位,带出去多么拉风炫目,就算是公爵,都没这待遇!”

    “你愿意做我的向导吗?”气氛有些沉闷,唐顿硬着头皮开口了,“我会付给你佣金!”

    “可以呀,我还担心你不理我呢,你想去哪?我对这座城市可是非常熟悉哦!”

    塞蕾丝跃跃欲试,寂寞的太久,那种孤独的感觉,就像毒蛇一样不停地啃噬着心灵,几乎让人发疯。

    唐顿是女孩遇到的第一个人类,哪怕多说几句话,也会让她觉得新鲜和开心。

    “原来如此,这么笨的女妖,肯定被你骗的连底裤都脱了,哪还用得着亡灵忏悔,再说那个神术还有失败的可能。”荷玛调侃唐顿。

    “我有那么阴险吗?”唐顿郁闷的一脑门子黑线。

    食物问题暂时解决,剩下的便是全力猎杀食尸鬼,收集灵魂,有了塞蕾丝做向导,唐顿相信会事半功倍。

    “走吧!”死亡女妖欢快的带路,恨不得立刻大展身手,帮上新朋友的忙。

    “等等,我的一号不见了!”唐顿返回卧室,找到了被幽影箭打成两段的食尸鬼,因为没有命令,它趴在地上,漫无目的地爬行。

    “一号,对不起了!”唐顿手起斧落,砍碎了它的头颅。

    “活着的时候悍不畏死得当肉盾,死了以后又贡献灵魂残骸,食尸鬼真不愧是劳模!”荷玛抽取绛紫色‘雾气’,有为一号写首诗的冲动了。

    “我会赔偿你的!”塞蕾丝跟了过来,很不好意思,将幽灵蜂蜜递了过来,“补充点体力吧,没关系,你喝完了,我还有其他食物。”

    “没关系,死了就再抓,反正地下城的食尸鬼多如牛毛!”唐顿这次没有拒绝,饿着肚子,战力肯定大减,他可不会拿小命开玩笑,不过他已经决定,以后会补偿塞蕾丝的。

    一个是单纯的死亡女妖,一个是善良的少年,又都有着对方不知道的经历,所以相谈甚欢。

    “你是邮差?那应该去过很多地方吧?”塞蕾丝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大半个西境,都有我的足迹,以后带你去巨龙丘陵打猎,里面生活着一种红狐,很漂亮,好多人抓来做宠物!”

    偌大的店铺内摆满了各式各样风格的全身甲胄,就像一排等待检阅的士兵。

    唐顿跟着死亡女妖进了武器店,挑的有些眼花,尽管时间太久,又没有保养,它们已经被氧化的锈迹斑斑,但是只要穿上,总比裸身的防御力要强。

    “选哪一套?”唐顿书写,询问魔典。

    “这些铠甲虽然大多是精良级,但是上面附加的魔法阵都损坏了,无法激活特。”荷玛投影文字,“左边第三,那套古罗马风格的银色甲胄,锻造时夹杂了部分蓝铁金属,防御力相对出众一些,而且和你的身材差不多。”

    “好厉害,你居然会写字?”看着那些飘在空中的火焰一般的红色字体,塞蕾丝一脸的好奇。

    “写字算什么,我会一万多种文体!”荷玛诱惑塞蕾丝,“还会许多神奇的魔法,你要学吗?”

    “魔法有用吗?”塞蕾丝伸手去碰魔典,摸了个空后,又伸出食指,轻轻地戳着她。

    “可以帮助王子屠龙,打败魔王!”

    哪一个少女的枕头下没有藏过骑士小说?没有憧憬过王子站在阳台下向自己求爱?

    看着荷玛描述的故事,塞蕾丝不停地点着头,双眼中全是大星星。

    “喂,别给纯真少女灌输这种知识好不好?”唐顿翻了个白眼,取下了轻型甲胄,穿在身上。

    咔哒,咔哒,铁靴踏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唐顿跳了几下,已经有些期待战靴踹在食尸鬼脸上的感觉了,肯定很爽。

    木架上的武器琳琅满目,唐顿试了试手感后,选了一柄大概十五磅重的双手剑,他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正统兵器。

    “可惜了,弓弦都坏了,不然带一支猎弩,杀伤力绝对大增!”唐顿捡了一柄匕首,拔出,确认了一下锋利度后,插进了靴筒中。

    “两位,出发了!”唐顿走到塞蕾丝身边,敲了敲魔典。

    “再讲一段,一段就好!”纯真的年轻女妖已经完全拜倒在了荷玛的故事下,向着唐顿苦苦哀求。

    “荷玛能有什么好故事?我给你讲个哈姆雷特!”

    唐顿曾经在梦中看过不少经典名著,但是他从来不敢和别人说,深怕被送上火刑架,但是塞蕾丝不同,她是个死亡女妖,根本没机会把这个故事说出去,而且就算泄露了,也没人会找自己的麻烦,谁会相信一只‘邪恶’的女妖呢?

    一个秘密压在心中十五年,不能和别人说,绝对是一种折磨,在遇到塞蕾丝后,唐顿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

    哈姆雷特不愧是著名的悲剧,苦逼王子的故事才讲了不到两分之一,塞蕾丝已经哭的一塌糊涂了,就连荷玛也唏嘘不已,忍不住做了两首十四行长诗抒发情感。

    “继续呀!”看到唐顿停了下来,塞蕾丝赶紧催促,荷玛更是飞过来,撞在了他的脑袋上,以示不满。

    “咱们先杀食尸鬼行不行?等我还完了祭品,保证给你们讲足一个月!”唐顿一脸苦笑,再耽误下去,自己就要变成祭品了。

    “为了哈姆雷特王子,杀,杀,杀!”荷玛没节操的投影文字,催促塞蕾丝,“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习魔法,这样咱们才能尽快猎杀到足够的食尸鬼。”

    塞蕾丝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唐顿趴在一处屋顶上,静静地观察着下面的街道。

    一只初阶食尸鬼正抓着一只野狗大小的豚鼠,蹲在地上狂啃,几只普通食尸鬼闻到血腥味,凑了上来,被它一巴掌拍飞了。

    “实力大概在灵魂三阶左右,杀不掉。”荷玛释放魔法侦测,及时反馈情报,“转移,去找下一个。”

    “必须想个安全、速效的战术。”唐顿不能允许时间这么白白的溜走。

    食尸鬼不会主动攻击身为死亡女妖的塞蕾丝,但是她要主动出手,它们也会遵循着本能,凶悍的反击,当然,因为没有智力,它们之间不会互相帮忙。

    唐顿杀光了一间杂货店后院中的食尸鬼,清出了一块安全区域后,让塞蕾丝攻击它们,一只只的引了回来。

    “引一只实力在灵魂一阶的食尸鬼尝试下!”看着满地的食尸鬼尸体,唐顿的胃口变大了,要自我挑战一下。

    ..........

    ps:诸君,收藏,推荐票砸过来吧!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