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三十章 穷鬼滚开
    干爽洁净的马厩中,气氛突然有些沉默,只有马匹偶尔喷出的响鼻声。

    退休军官莱曼脸上挂着惊讶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唐顿,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买得起优良战马的主。

    唐顿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块樱桃大小的红宝石,递向了莱曼。

    “我当年做军官的时候,可是在不少贵族老爷家里搜出过各种各样的宝石,大发了一笔,可惜,现在没机会了。”莱曼一把抓过了宝石,对着穿过顶棚窗户透下来的光线,仔细地分辨着。

    唐顿没有接话,他知道莱曼参加过二十年前东征十二公国的战争,也是那个时候,他攒下了不菲的身家。

    “这个不会是贼赃吧?”确定宝石没问题后,莱曼貌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眼神却是犹若刀锋,盯向了唐顿的眼睛。

    那些豪门贵族嫌出门带着大量的金币麻烦,钱袋中装的全都是切割成一定形状的贵重宝石,消费起来,既有面子,又有地位,所以也是那些毛贼重点关照的对象。

    “你觉得我像小偷?”唐顿直视着莱曼,没有丝毫退让。

    “哈哈,怎么会?”看到唐顿眼睛中没有任何慌乱,坦然自若,莱曼估计这枚宝石或许是他捡来的,不由的嘀咕,“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它的价值应该够了吧?”唐顿询问,其实心底早有了判断,它价值两万金德兰。

    号称大百科全书的魔典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纪元,连见过的魔钻都犹如恒沙之数,更别提几块宝石了。

    “绰绰有余,当年为了卖掉那些搜刮来的宝,我可是专门研究过的,这枚的价值,大概在三万金德兰左右。”

    唐顿皱起了眉头,这个差价是从哪来的?

    “你等着,我去准备一万金币。”莱曼准备去找妻子,再确定一下宝石的价值,她喜欢珠宝首饰,经常购买,对行情比较了解。

    宽敞的马厩中,只剩下了唐顿,他取出魔典,询问原因。

    “我说的只是宝石本身的价值,你忘掉了附加值,再说那是五百年前的行情了。”荷玛显示魔焰文体,侃侃而谈,“就连专业人士对于珠宝评估,也永远不可能给出一个准确的价格。”

    唐顿点头,如果把这块宝石加工,做成成品珠宝,价格还会提升,不过他哪有时间?

    “你也是坐拥一整座地下城财富的人,别在这小钱上计较了。”荷玛调侃唐顿,“战争空间中,可还有足足三百多颗宝石,算下来,你也是千万富翁了。”

    “那也要装进荷包才行呀!”唐顿心说清理光那些亡灵生物,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有点志气好不好?那些真正的豪门家族,用的可都是魔钻,你还差的很远!”荷玛罗列出了清单,忍不住抱怨,“晨雾镇太小了,许多补给都买不到。”

    “你不会是想把价值一千万的宝石花光吧?”唐顿看着最后的总金额,有点吓到了。

    “魔石、各种药剂,这些都是必需品,多多益善。”荷玛教导,“你必须保证迷失在各种秘境中时,也有坚持最起码一百年的物资!”

    “秘境?谈这个太早了吧?”

    秘境,顾名思义,就是神秘的地域。

    上古遗迹,神址,时空裂痕,连通着西土大陆的其他位面,都可以被冠以秘境的头衔。

    一块秘境,往往意味着巨大的机遇和财富,让无数的冒险者趋之如骛。

    九大帝国之所以雄霸大陆,就是因为每个国家掌控着几个乃至数个秘境,从中掘取了庞大的资源和力量。

    其中金雀花帝国的英雄回廊秘境,最蜚声大陆,是每一个少年的渴望之地,是每一位裁决阶魔能者必去之地。

    乌鸦岭下的地下城,也可以算作一个秘境。

    “有备无患。”荷玛非常谨慎,“还有防御魔装,托五倍魔能浓度的福,你快要晋升灵魂二阶了,必须做足准备,不然绝对死在法则反噬的元素攻击下。”

    “唐顿?你在这里干什么?”

    马特跟在一个马场管事后面,进了马厩,看到唐顿,立刻流露出一股愕然的表情,在他后面,还有六个同伴,都是那天在邮局中最先动手准备揍他的邮差。

    唐顿敏锐地感觉到了马特的态度变化,以前他都是叫自己唐哥的,而且殷勤的不像话。

    “哦,原来是邮局待不下去,到了马场工作呀?”马特整理了一下衣襟,“你可以要小心,书记官大人找了镇上的一群地痞,准备收拾你。”

    看似是关心提醒,但是字里行间完全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看来你最近过的不错?”唐顿合上了魔典。

    “咳,托你的福,憋人现在升职了,暂代邮差长一职!”马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挺胸抬头,摆出了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态。

    “恭喜!”唐顿以前就是邮差长,管着一百多号邮差。

    “哈哈,现在是不是在嫉妒我?”马特一脸得意地朝着唐顿挤了挤眼睛,一把推开了管事,“一边待着去,让他接待我。”

    管事还要说话,就被六个邮差推搡到了旁边。

    “喂,我今天是来买马的,咱们的第一邮差,介绍一匹呗?”马特走到了唐顿身边,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回头看向了同伴,“哈,连一匹马都没有,也敢叫红杉郡第一邮差?你们说好不好笑?”

    六个邮差很配合的笑了起来,马特早就不服气唐顿,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自然要奚落他。

    “很开心吗?”唐顿表情淡漠,扫了六个邮差一眼。

    看到唐顿那泰然自若的神态,他们的心脏咯噔一跳,笑声哑然而止。

    “第一邮差的绰号,不是你们给我起的吗?对了,还有一个西境之狐,也是你们传出去的,可是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小葛朗台为了这个绰号可是天天堵我。”

    六个邮差不说话了,脸上浮现出忐忑,他们想到了唐顿曾经做过的种种事情。

    不说别的,单是全邮局的邮差都被号称西境蛀虫的哨塔卫兵勒索的底裤都要赔光了,经常还要挨揍,唯独唐顿可以完好无损的屡次通过,就让人不得不佩服。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正式通知你,你被解雇了,怎么样?饭碗丢了的感觉如何?”马特恨这些邮差不给力,居然被对方一句话就给镇住了。

    “无所谓,我本来还准备把辞职信甩到鲍尔默脸上的。”唐顿眼尾都没有扫马特。

    “快来看,这就叫打肿脸充胖子,不做邮差,一个月少赚不少金币吧?你妹妹的学费怎么办?”马特觉得唐顿是在死撑,“这样吧,你叫我一声马哥,再拿一些金币,我帮你向书记官求求情?”

    六个邮差知道马特是在敲诈唐顿,就算拿到钱,也不会帮他。

    “啧啧,看来你不理解我的苦心,那就每天和这些马粪打交道吧!”马特用下巴点了点马厩中的黑皇,“瞧见了没,咱们这种穷鬼,累死累活的干一辈子,连这种纯血马的一条马腿都买不到,它们天生就是贵族老爷们骑的。”

    “不对,唐顿能买得起马粪!”

    “胡说,明明不用花钱,要多少,往家里拉多少就行了。”

    “费那个劲儿做什么?干脆住在这里好了,反正马吃得比他还好。”

    一个邮差抓起了一把牧草,递向了唐顿面前。

    “来,快吃呀!”

    邮差们哈哈大笑,戏耍嘲弄曾经的顶头上司,这种感觉果然不错,不过下一秒他们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笑声被挤回了喉咙里。

    唐顿拧腰摆臂,右拳紧握,像一柄攻城锤,狠狠地打在了拿着牧草的邮差脸上。

    砰,邮差的下巴直接被打掉了,整个人腾空而起,像陀螺一样,旋转飞了出去,最后吧唧一声,像死狗一样,摔在了地板上。

    噗,噗,邮差吐出了两口血水,里面还混杂着几颗黄牙。

    邮差们受惊,齐刷刷后退,随即用眼神交流,准备动手了,如果揍唐顿一顿,绝对可以在书记官那里留下个好印象。

    “真不经打!”看到拳头上沾着血渍,唐顿顺势在马特身上一擦,“你不是要买马吗?推荐你左边那匹。”

    “你傻呀,马特大爷我是在讥讽你,你听不懂吗?还介绍给我马?你这种穷逼,一辈子都是做苦力的命。”看着唐顿淡定的表情,马特忍不住了,露出了真面目,朝着他咆哮。

    “先生,这里不允许争吵。”马场管事凑了过来,要制止马特。

    “废什么话,大爷是来买马的,不是听你说教的。”马特推了管事一把,“去,把马厩给我打开,大爷现在就要骑。”

    马特早就想在唐顿面前炫耀了,他要证明自己才是邮差界的no.1。

    “先生,这匹马要五百金币!”管事看到劝不住马特,只能报上了价格,如果他骑了以后买不走,以场主莱曼的性格,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马特的气势顿时一滞,他最近发了一笔小财,但是也不过才一百个金德兰,远远不够支付。

    “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呀?”马特眼珠子一转,又吼了起来,转移了话题。

    管事撇了撇嘴,他接待过不少客人,一看马特的反应,就知道这家伙口袋里的金币不够。

    “吵什么?”莱曼走进了马厩,两个仆人抬着一个箱子,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

    ps:求推荐票,收藏!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