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三十一章 皇家药剂师
    “怎么回事?”莱曼不愧是上过战场的退役军人,双眼一瞪,一股杀气就弥漫了出来。

    “是他,我是来买马的,可是他不用心接待,你要开除他!”马特觉得唐顿这种穷人出现在马场,除了打工,没有第二个原因。

    “谁告诉你他是工人的?”莱曼说完,不再理会马特这种杂鱼,挥了挥手。

    两个仆人立刻把箱子放在了唐顿面前,打开了盖子。

    黄澄澄的金币堆在里面,在阳光的映衬下,流淌着耀眼的光泽,邮差们的视线立刻凝固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颗宝石我妻子看过了,按照行情,价值近四万德兰。”莱曼搂住唐顿的肩膀,态度亲切,“这里是二万金币,多出来的,就当是叔叔给黑皇的饲料钱!”

    唐顿点头,他没想到莱曼会找钱。

    “小子,这么沉得住气,我看好你。”莱曼转头,朝着仆人吼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黑皇佩戴马具!”

    “你说什么?这些金币全是他的?”不仅是马特,就连五个邮差都傻眼了,至于另一个,还在地上晕着呢。

    “难不成是你的?”莱曼吐了口口水,琢磨着唐顿手中宝石的来历,他也不是个有钱人,可是为什么面对两万金币,眼睛都不眨?

    “这怎么可能?”马特碎碎念着,几乎把眼球都瞪出来。

    “老弟,以后还有这种宝石,记得找我!”莱曼一是试探唐顿,二是想长期的合作,这些宝石品质不错,经验丰富的妻子说,加工一下,就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

    这也是为什么莱曼按照目前宝石价格交易的缘故,不然他就直接吞下了,他性格直爽,不意味着会放过大赚一笔的机会。

    仆人的动作很快,给黑皇戴上口衔和水勒缰的时候,战马有些不适,不过很快被安抚住了。

    在黑皇肚皮下系好固定马鞍的皮带,整理好马镫的位置,仆人牵着它,走到了唐顿身边。

    “现在它是你的了!”莱曼将缰绳递给了唐顿。

    “他买下了这匹马?”虽然早有迹象,可是马特还心存侥幸,直到看到这一幕,彻底呆住了。

    五个邮差也都是难以置信的目光,半个多月前,唐顿还是一个和他们境况相同的穷人,为什么现在能买得起马了?

    “这一定是命运女神在开玩笑!”一个邮差不相信,揉了揉眼睛,“我肯定是眼花了。”

    等仆人将装金币的箱子绑在马背上后,唐顿踩着马镫,骑上了马鞍。

    “莱曼大叔,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唐顿居高临下,扫了马特一眼,脚后跟轻磕马腹。

    黑皇迈着轻快的步子,小跑出了马厩。

    马特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他已经做好了被唐顿奚落一顿的准备,可是对方理都没理他,这种无视,简直比大骂几句还要让他觉得难堪。

    “你是认为我不配做你的对手吗?等着瞧我,我就要成为魔能者了,到时候受到的这些屈辱,我会一一讨回来!”马特怨毒地盯着唐顿的背影,暗暗发誓。

    “你们要买马?”莱曼打量了马特的装扮几眼,嗤笑出声,“带他们去另一个马厩,捡几匹瘸腿老马让他们挑,一帮穷鬼,连下等的战马都买不起,真是浪费时间。”

    莱曼没搭理这些平民,继续遛马。

    夏风犹如情人的手,带着林间的绿荫凉意,拂过了脸颊,让人舒爽的忍不住呻吟。

    唐顿骑着黑皇,在林荫小道上轻快的小跑,留下了清脆的马蹄声。

    上一任书记官很看重唐顿,一些加急邮件只有他来送才放心,所以唐顿趁着骑邮局的马,学过了马术,甚至还能做一段盛装舞步。

    “有心事?”久久不见唐顿说话,荷玛投影出了文字。

    “一个穷小子突然买马,换做是你,会不会好奇?”唐顿取出魔典,解释原因,“晨雾镇不大,我买大量补给的事情迟早传出去,到时候恐怕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要不然换一个镇子?”

    “红杉边境的镇子中,就属晨雾镇最大,货物最全,想买药剂和魔石,就得在这里。”唐顿叹气,“这些也就算了,我还可以用捡到了宝石蒙混过去,可是之前救冒险团的时候,我用过撕裂龙牙,那个汉娜看上去就是个心细如发的主,估计会怀疑。”

    越是回想,唐顿发现自己弄出的破绽越多。

    “没必要忧虑,你只要小心不被跟踪就好,这一次进入地下城后,努力收集灵魂残骸,早日开启魔典的传送门,到时候直接通过它来往地下城和小镇,就不用担心被追上了。”荷玛遭遇过太多的危险,立刻想到了应对办法。

    唐顿加快了马速,如果拥有足以碾压他们的武力,哪还用这么操心,一想到地下城中还有罗宾逊三人组在大肆汲取魔能,挖掘财富,他就心疼。

    进入晨雾镇,唐顿连家都没有回,直奔最大的尤金药剂店,他没注意到,一个守在镇子口的地痞看到他后,立刻欣喜若狂地离开了。

    “这是最上等的石肤药剂,只要你们二十八个金币,我亏死了。”

    老尤金瞄了眼走进店门的唐顿,迅速的评价了他的购买力后,不再关注,继续朝着三个佣兵推销石肤药剂。

    “什么?嫌贵?告诉你们,这可是军方指定的防御药剂,你在别处,根本买不到。”

    老尤金满脸横肉,身高不足一米五,再加上肥胖的脂肪,穿着一件长袍,看上去就像个陀螺。

    镇上的人都说他拥有矮人血统,不过老尤金没有成为铁匠,反倒是让人大跌眼睛的拥有低阶魔药师资格,至于他的儿子小尤金,名声更是传遍红杉边境的几十个小镇,比镇长还要出名。

    商人罗宾逊是年青一代奋斗的目标,因为大家知道只要努力,就有可能追上他,可是小尤金,大家压根连比的心思都没有。

    罗宾逊比起小尤金,就像地上的石头和钻石,拥有不可逾越的差距。

    皇家药剂师协会正式成员,这就是小尤金的头衔,也证明着他的地位和价值。哪怕是镇长见到他,都得小心的应付着。

    “说谎?你们也不去打听下我儿子的身份,真正的皇家药剂师,没这资格,我能弄到这种上等药剂?”老尤金吐了口口水,一脸的不屑,“不买拉倒,反正识货的人很多,不到两天,又得卖断货。”

    三个佣兵心动了,高价买了五瓶石肤药剂。

    这种药剂服用后,十分钟内,皮肤表面会变成坚硬的石头,增强防御力。

    “欢迎再来!”老尤金捏着金币,吹了一下,放在耳边,听到了嗡嗡的颤音,随后满意地塞进了钱匣中。

    店铺内摆放着一排排漆成了红色的木头架子,上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瓶装药剂,在透过窗棱的阳光下,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看上去就有一种很高端、很神秘的感觉。

    唐顿站在一瓶药剂前,看到里面的液体不时的会凝聚成一条游鱼的形状,不由的赞叹连连,越发的想要学习魔药学了。

    “喂,别乱碰,摔坏了,卖了你都不够赔!”老尤金瞪了唐顿一眼,坐回了躺椅上,连应付的心思都没有。

    这种小鬼他见太多了,都是因为好奇才走进来的,别说药剂,连药渣都买不起。

    老尤金在镇上的风评一向不好,爱财,喜欢吹嘘,看不起任何人。

    唐顿担心被骂,所以手臂一直垂在身体两侧,可还是没能避免。

    “我要买魔石。”

    唐顿走到了柜台前,老尤金眼皮都没抬,“唐顿,我知道你,一个小邮差,听说他们还叫你什么西境之狐,真是大言不惭,你知道小尤金是谁吗?”

    “我要买魔石。”唐顿再次重复了一句。

    “我儿子,高贵的皇家药剂师,比贵族还贵族,西境之狐?什么玩意!”老尤金觉得只有自己的儿子才是最好的,其他人,都是蠢货。

    唐顿的眉头皱了起来,足以夹死一只海蟹。

    “买魔石?给,五百个金币!”老尤金伸手从躺椅下摸出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魔石,丢到了柜台上,随口报了一个高价,“没钱?滚蛋!”

    唐顿没说话,直接出了药剂店。

    “呸,乡巴佬还想买魔石,不自量力!”老尤金看了眼唐顿的背影,不屑地吐了口浓痰,琢磨着再过一阵,就离开这个小镇,搬去大城市定居。

    “镇上全是乡巴佬,连空气中都透着一股臭味,等去了主城,我要进最好的酒馆,玩最漂亮的舞娘!”

    老尤金正做着在美梦,就看到一个大箱子带着破风声穿过门口,疾速的砸了进来,砰的一声,撞在墙上,碎掉了。

    哗啦啦,木屑纷飞中,黄澄澄的金币水银泻地一般,洒满了地板,在阳光下,璀璨夺目,仿若铺了一层金子地毯。

    “这些够了吗?”唐顿站在门口,手上抛玩着五颗宝石,它们在日光下,散发着华丽的光泽。

    听着金币连续碰撞发出的美妙声音,看着那五颗奢华的宝石,老尤金嘴巴大张着,犹若一只被掐住了身体的蛤蟆,两颗眼泡都几乎突出来。

    ......

    ps:上一周,咱们的成绩很好,是第三,感谢诸君的大力支持,

    星期一又到了,还得冲榜,所以兄弟们,把你们的推荐票狠狠地掷过来,保持无间断火力覆盖!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