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三十四章 狼与香辛料
    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鲍尔默突然反应了过来,转身就要逃走。

    唐顿手腕猛甩,手提箱‘呼’的一声,掷了出去。

    跑了没几步,鲍尔默就被砸中了后背,一个前扑,趴在地面上,难受地咳嗽着。

    “鲍尔默,老子要宰了你!”阴鸷汉子知道唐顿和书记官有仇,这么说,就是为了让他放掉自己。

    唐顿抡起右脚,重重地奔在了地痞老大的脸上,直接将他踢晕,这才走向了鲍尔默。

    “书记官大人,你不在邮局上班,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鲍尔默卖力的攀爬,可是一个人还是挡住了面前。

    “钱袋丢了,对,我出来找钱袋。”鲍尔默找了一个很烂的借口,语气已经流露出了哀求,“如果你没事,我要走了。”

    书记官还没站起来,唐顿就踹在了他的肩膀上,肥胖的身体又跌了回去。

    “自从你上任,我一直没有得罪过你,为什么非要故意整我?”唐顿不解,“难道仅仅是为了立威?”

    鲍尔默无言,他要把邮局打造成自己的一言堂,唐顿这种人,不献媚,不巴结,自然让他心里不舒服,不收拾你才怪呢。

    “算了,就算知道答案,也没用了。”唐顿走向了鲍尔默。

    “你要做什么?”鲍尔默往后挪蹭了几下,又忙不迭地往起爬。

    “你不是喜欢打邮差吗?我就让你知道被狠揍是什么滋味!”唐顿的右拳紧紧的握住了,大吼一声,“鲍尔默,给我咬紧牙!”

    “不要,救命!”

    书记官的呐喊哑然而止,唐顿一记重拳,轰在了他的下巴上。

    鲍尔默被打的头颅后仰,头晕眼花,噗、噗的吐出了两口鲜血,满嘴的牙床都松动了。

    “要不是你开除威尔和杜伦,他们也不会冒着危险去乌鸦岭赚钱。”

    想起两个死掉的好友,唐顿的胸膛一下子就被怒火填满了,朝着鲍尔默猛踹。

    “啊,你敢打我?治安官是我的好友,你死定了!”书记官双手护着脑袋,像一条蛆虫似的扭曲着。

    唐顿踢的更狠了,鲍尔默一嘴的牙齿都被踹了下来,他可没忘了刚才地痞老大的话,要断了自己的双腿,要不是成为魔能者,自己这一辈子就废了。

    “求你别打了,不仅是威尔和杜伦,我开除的三十多个邮差,都可以回来继续上班。”看到威胁不住唐顿,鲍尔默立刻改口了,

    书记官就是个色厉内荏的混蛋,面对着手下的邮差,残酷的像一位暴君,动辄打骂,可是遇到更狠的人,又变成了卑弱的地精,毫无尊严的求饶。

    看着发飙的唐顿,地痞们静若寒蝉,深怕被他盯上,他们此时都后悔了,招惹一位魔能者,还是位圣骑士,绝对是亏掉老婆本的勾当。

    为了不让鲍尔默把怨气洒在其他邮差身上,唐顿打断了他的腿,这下他有几个月不能上班了。

    “如果不服气,尽管来找麻烦,我等着!”唐顿捡回手提箱,转身离开。

    “再也不敢了。”鲍尔默求饶,可是等到唐顿一离开小巷,他的视线立刻变得怨毒,他决定去找治安官,就算花费重金,欠下人情,也得找个借口,把他吊死在小镇口。

    “门神是怎么回事?”唐顿骑上了马,去老葛朗台的杂货店。

    “短时间说不清,先准备补给吧,除了那家黑心药剂店,就没其他得了?”荷玛询问。

    “还有一家,不过很萧条。”唐顿犹豫了一下,在魔典的催促下,还是决定去看看。

    狼与香辛料杂货店,从唐顿记事起,就坐落在晨雾镇的北路口,不过一年当中,有大半的时间都在歇业,甚至有时候一关门,就是二、三年,台阶前都积满了灰尘。

    唐顿运气不错,杂货店开着,他穿过门扉,走了进去。

    看上去不起眼,大厅内却是意外的有些大,货架上的商品不多,但是种类丰富,连药剂和魔药都有卖。

    一个透明的标本瓶中,装满了一种白色的防腐药剂,浸泡着一颗菠萝大小的心脏。

    咚、咚,虽然缓慢无力,但是心脏的确跳动着,似乎还在主人的胸腔中一样!

    “是一种亚龙类魔兽的心脏,不知道是哪一位魔药师处理的,技术真棒,看心脏颜色,取出来应该超过了一百年,可是还在跳动。”

    魔典投射出一道绿色光束,划过了标本瓶,随后显示出检测结果,字里行间追中,透着浓浓的赞誉。

    “汝对龙犀的心脏感兴趣?只要一万金币,就可以买走哦!”

    原本光线暗淡的杂货店中,似乎因为这道空灵的嗓音,陡然间充满了色彩。

    唐顿精神一振,心中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

    视线跃过货架,落在了柜台后面那个纤细的身影上。

    “少年,要买的话就赶快决定哦,明天的话,咱就要停业了。”

    身影全身都包裹在一件褐色的斗篷中,硕大的兜帽遮住了她的容貌,这让唐顿微微地有些失落,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十四、五的女孩。

    “听镇上的人说店主得了一种不能见太阳的怪病,始终披着斗篷,不过应该不是她吧?”

    “少年,这么盯着一位陌生人,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虽然是指责,但是语气中并没有埋怨的意思。

    “对不起!”唐顿赶紧道歉,脸颊有些羞愧的泛红,这种表现,真是太丢人了。

    “没关系,汝随便选吧,如果不确定要买,就别打扰咱。”身影打了一个呵欠,靠在了躺椅上,“咱正在为了明天的旅途,积攒体力。”

    唐顿局促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看到她的模样,但是他超喜欢对方的声线。

    狼与香辛料杂货店的店主说话时,口音会略带上挑,那种语气,就像是一位大姐姐在漫不经心地教导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屁孩,高高在上,却又不会让人反感。

    她习惯自称‘咱’,习惯拿着苹果,用洁白的牙齿咬一口后,看上面的牙印,品尝那股甘甜。

    “汝,喜欢咱的声音?”店主吃着苹果,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突然说出的话,让唐顿大窘。

    “没,没有!”唐顿否认,但是对方的嗓音让他的心脏不可控制的咚、咚直跳,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少年,在咱的目光下,一切伪装都是徒劳的。”柜台上放着一个盘子,里面叠放着四个红彤彤的苹果,店主拿起一个,抛给了唐顿。

    唐顿手忙脚乱的接住,差点把魔典都掉在地上。

    店主不再关注唐顿,抱着一本植物学图鉴小憩。

    唐顿走到货架间,直到确定店主看不到自己,才结结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我这是怎么了?中了魔法?”唐顿书写询问。

    “你真觉得她的声线好听?”荷玛知道,但是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于是转移了话题。

    “你不觉得吗?听着她的声音,就像是晴朗的夏日里,坐在树荫斑驳的草地上,吃着冰糕,看着蓝天上白云袅袅!”唐顿拿着鹅毛笔,一气呵成的留下了红色的字迹。

    “你还真是个文艺青年,别胡思乱想了,赶紧买东西吧,时间紧迫。”荷玛催促,它估摸着要是不打断唐顿,这小子搞不好还准备写一首十四行诗抒情。

    “这些药剂怎么没有贴标签?”唐顿走到了摆放药剂的货架上,看着一只只小瓶子,提醒魔典,“别用灵魂侦测了。”

    “很显然,这是私自配置的药剂,难怪这家店的生意不好,除非拥有口碑,否则没有魔能者会买来历不明的药剂。”

    “药效如何?”唐顿追问,潜意识中,他不相信那个女店主会卖废弃药剂。

    “就算不用魔法,只是简单的观察,我也可以确定这些药剂品质不错,最起码是卓越级别,药效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荷玛尽管不是职业魔药师,但是见过了数不胜数的药剂,经验上足以弥补,比一些中介魔药师的眼力都不差。

    “拿这瓶强效魔能药剂来说,没有沉淀物,颜色呈现出天空蓝,这就是卓越级别药剂的特征,一百毫升,可以让一位空魔的灵魂四阶魔能者一次补充满魔能。”

    “没问题就好。”唐顿拿起了这瓶外观类似墨水瓶的药剂,对着光线看了看,这种色调,就像饮料一样,绝对不会让人倒胃口。

    “别看了,全要了,咱们现在是不怕价格贵,就怕没货。”荷玛让唐顿去结账。

    “那些药剂,我全部买下,请问多少钱?”

    “咱的药剂,可是很完美的,看在汝这么识货的份上,咱给你打个七折好了。”店主直起腰,从柜台下拖出了一个满是灰尘的药剂箱,递给了唐顿,“你自己去装箱吧,嗯,大概二十万金德兰!”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听到这个价格,唐顿的心还是禁不住一抖,这些液体,全都倒在一起,也超不过一升,但是价格却高的离谱。

    “她给的价格很公道。”荷玛评价,“所以说,知识就是财富呀!”

    .........

    ps:求推荐票和收藏!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