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三十九章 长街决斗
    金象牙酒馆内的佣兵们喷着酒气、咧着一口黄牙,肆无忌惮地嘲笑着唐顿,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只卑微地可怜虫。

    无论是身份、装备、还有实力,唐顿都没有逆转的可能,大家完全可以预见,待会儿这个少年会像死狗一样,被踩在地上,狠狠地蹂躏。

    小葛朗台就像一位攻下敌阵的将军,耀武扬威地抬着下巴,蔑视着唐顿,他和他的那些狗腿们,一样的面目可憎。

    唐顿紧紧地握住了撕裂龙牙的斧柄,就要砍翻餐桌上那条猎狗,为了不丢掉工作,为了积攒妹妹伊莲的学费,他已经忍的太久了。

    “别冲动!”牛头人死死地摁住了唐顿的手腕,大吼,“你要想清楚,这一斧子砍下去,你的人生或许就会走上另一条路!”

    “呸,砍我,他有个胆子吗?”小葛朗台指了一下地面,“你如果跪下磕头,我可以饶恕你对我的冒犯。”

    “放开我!”唐顿的声音冷了下去,犹如裹狭着寒流。

    “冷静!”巴拉克感觉到唐顿的肌肉收紧了,正在发力,他不是在说大话,要不是自己摁着,他绝对会砍翻这个杂种。

    “这是怎么回事?上演歌剧?”梅丽莎推开了人群,走了过来,“小葛朗台,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种才能!”

    听着漂亮女人的恭维,小葛朗台更得意了,不过也不再发火,而是努力摆出了绅士的姿态,“只要我愿意,学什么都很快。”

    佣兵们的喊叫也小了下去,目光都落在了梅丽莎身上,贪婪的像一头头野猪。

    一身低胸连衣裙的梅丽莎丝毫没有在意那些视线,还大方的撩了一下微卷的波浪长发,洁白修长的脖颈,挺拔的身姿,让她犹如一只白天鹅,鹤立鸡群。

    高台上舞娘们立刻被比下去了,哪怕她们衣着暴露,也无法拉回佣兵们的视线。

    梅丽莎就像一只来自深渊中的魅魔,举手投足间,都流淌着**的味道,让男人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上。

    “唐顿,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没来邮局?担心鲍尔默那个蠢货报复你?”梅丽莎笑了,“放心,姐姐护着你。”

    唐顿微微皱眉,不明白梅丽莎的意思。

    “喂,跪下,没听到吗?”小葛朗台看到梅丽莎没搭理自己,和唐顿说话,不满意了,朝着他咆哮。

    “送我一个人情,放过他如何?”

    梅丽莎眼波流转,抛给了小葛朗台一个媚眼,顿时让他打了个哆嗦,仿佛浑身都被电了一下,觉得心脏都不争气地加速跳动了。

    “好吧,看在梅丽莎姐姐的面子,唐顿,我这次就放过你,不过那个西境之狐的绰号,你不能再用了,不然我下一次一定打烂你的门牙!”小葛朗台就像丢掉了一块抹布似的,不再管唐顿,微笑地转向了梅丽莎,弯腰,右手抚胸,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我可以请你共进晚餐吗?”

    收拾唐顿的机会多的是,可是和梅丽莎搭讪的机会却不多,这个女人看似没有节操,像个荡妇,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男人上过她的床。

    “如果我征服了她,岂不是要羡慕死晨雾镇上所有的男人?”小葛朗台做着美梦,嘴角不自觉的咧开了,还好他还没蠢到笑出声。

    “快走吧!”牛头人拉扯唐顿。

    “被人砸了一个餐盘,洒了满脸汤汁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唐顿站了起来,右手猛的一挥,“放开我!”

    巴拉克原本要再劝,可是看着唐顿冰冷失望的目光,耳边回荡着不屑地语气,他的手僵住了,下意识的放开了唐顿。

    “小葛朗台,你不是要打烂我的门牙吗?别等下次了,就在这儿解决!”

    唐顿不知道梅丽莎为什么帮自己,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要是这么离开,会成为自己一辈子抹不去的污点。

    “唐顿,你发什么神经?”梅丽莎愕然,随后声音严厉了起来,埋怨他不知好歹。

    看不成打架,佣兵们还在抱怨,谁知道事态突然峰回路转。

    “这家伙脑子有病吗?平民杂鱼居然挑战一身食人魔套装的魔能者,不被打成死狗状才怪!”

    “人家兴许是受虐狂呢,你管得着吗?”

    “梅丽莎,那小子又不是你的情人,管他干什么?还是来陪大爷喝酒吧,保证满足你!”

    佣兵们吵闹着,对与酒馆私斗司空见怪,甚至已经有人摆出了赌局,开始下注了,不过他们根本不认为唐顿会赢,所以赌的是他几秒落败。

    “去,压一百金币,赌我十秒干翻他!”小葛朗台吩咐着仆人,看向了梅丽莎,“等我五分钟。”

    梅丽莎看到唐顿根本没看自己,从桌子下抽出了一柄战斧,她知道私斗无法避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佣兵们跟着唐顿和小葛朗台,出了酒馆,围在了大街上,镇民们发现有热闹可看,也都聚了过来。

    眨眼间,长街上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

    第一次决斗,又被这么多人围着,唐顿难免有些紧张,心跳也加快了。

    “尽快冷静下来,思考战术!”唐顿做了一个深呼吸,嘀咕着提醒自己,同时走向了竖在酒馆外的马桩。

    黑皇的缰绳绑在上面,因为单手剑和盾牌不贵重,所以唐顿只带了撕裂龙牙和背包进酒馆。

    “战斧太沉了,你需要更换武器。”牛头人看得出撕裂龙牙品质更好,但是重量太大,不宜挥舞,反倒吃亏。

    “我知道。”唐顿可没有一上来就激活巨人之力,掀底牌的习惯,他想要看一下自己的真正实力。

    “你快点行不行?”

    小葛朗台虽然催促,可是并没有着急,因为他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快感,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位凯旋的英雄。

    “帮我拿着,刚才是我不对,不该讥讽你!”唐顿带上手链,将战斧递给了巴拉克,左手持盾,右手握紧单手剑,走向了长街中央,“我明白你的难处,既然你不敢动手,那么你受的屈辱,我帮你讨回!”

    本来还想叮嘱唐顿小心的牛头人听到这番话,心头一酸,眼角湿润了,以巴拉克的战斗力,就算一百个小葛朗台一起上,他都能车翻,可是为了部落,他只能忍着。

    看着对面的唐顿,小葛朗台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唰,两颗半透明圆球浮现了出来,拳头大小,呈现着纯白色,围绕着小葛朗台转动。

    这货太骚包了,战斗还没开始,就激活了护盾。

    “十秒内,我打爆你!”小葛朗台长剑平举,直指唐顿,朗声大喝,他觉得自己现在的造型一定酷的一塌糊涂,堪比一头七彩巨龙。

    唐顿的回答很简单,右手抬起,海克力斯光辉发动,一捧金色的光斑就像流沙一样洒在了脑袋上。

    力量满布全身。

    “居然是一位圣骑士?”

    全场哗然,差点瞪爆了眼球,这插曲倒是没想到。

    “难怪你敢和我叫板,原来成为了魔能者,不过有个屁用?我可是灵魂二阶巅峰,一口气打你十个,都不带流汗的。”

    小葛朗台鄙视,随后扑了过去。

    不得不说,虽然小葛朗台是个人渣,但毕竟是魔能者,这一下冲刺,速度很快,展现了良好的爆发力,而且强大自信的下,砍向唐顿脖颈的单手剑,也是非常的稳准狠辣。

    唐顿举盾的左手微抬,挡在了身前。

    铛,长剑和盾牌撞击,发出了刺耳的声响,紧跟着第二击到来。

    “飓风打击!”

    唰,长剑带着凌厉的气势,斩在了盾牌上,震的唐顿的手臂都有些发麻。

    “太弱!太弱!太弱!”

    小葛朗台咆哮着,完全把这场私斗当成了他的表演赛,在他看来,唐顿就是条杂鱼,所以根本没有计算魔能的合理使用,他需要的,就是一鼓作气轰杀他。

    唐顿顶着盾牌,在迅疾的打击下,不断的后退。

    满场嘘声,一部分佣兵和平民甚至高举着胳膊,握住拳头,伸出拇指,然后狠狠地向下一挥。

    “攻击,攻击,攻击!”

    唐顿的应对方式,让围观者们觉得很没意思,他们需要的是精彩的决斗,而不是丑陋的防守。

    牛头人开始后悔刚才没有拉住唐顿,两个人之间,差距太大,唐顿压根就没有赢的可能。

    “你似乎对那个邮差很感兴趣?”李斯特穿着一身华丽的贵族长袍,走到了梅丽莎身边。

    “镇长的儿子也对这种决斗感兴趣?”梅丽莎恭维了这位十八岁的青年一句,他的老爹,可是晨雾镇最有权势的男人。

    “两条哗众取宠的杂鱼罢了。”李斯特很不屑,“那个邮差输定了,装备、经验、阶位差距,他没有一项优势,这场决斗,注定会成为他一生的阴影。”

    “当然,他们自然比不上您!”梅丽莎赞美着身边的男人,视线却是划过了唐顿的左手,在食指上,有一枚戒指。

    相似式样的戒指,梅丽莎曾经在一位高不可攀的神秘大人物的手指上见过,不然她才懒得管唐顿的死活呢。

    “也可能是我记错了?”梅丽莎努力回忆,可是几年前,以她的身份,根本无法靠近那位大人物,只是远远地看过一眼,因为身为女人,出于精美首饰的喜爱,才有了些许印象。

    ........

    ps:求推荐,收藏!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