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四十章 灵魂天赋
    多日的阴雨已经消散,湛蓝的晴空上,白云流淌。

    阳光划过,倾泻在晨雾镇的青石板路上,倾泻在唐顿年轻而又坚毅的脸庞上,面对着小葛朗台狂风暴雨式的打击,他没有丝毫的慌乱。

    举着盾牌的左手虽然被震的发麻,但是依旧稳稳地挡在身前,唐顿露着一只眼睛,盯着小葛朗台的每一个动作。

    长街上,铁器撞击发出了连续的爆音,摩擦着众人的耳膜,他们的嘘声更大了,喊着让唐顿进攻。

    牛头人很担心,扫视了四周一眼,发现镇民拥堵,人数已经近千,就连房顶都爬了不少人,而且最糟糕的是,他们一边倒的狂嘘唐顿,这会让他承受极大的压力,随时都可能崩溃。

    “这小子害怕了,他快输了!”镇长儿子看到唐顿脸上开始出现恐慌和紧张,嘲笑出声,“杂鱼就是杂鱼!”

    梅丽莎附和得点头,可是心底不以为然。

    没看到唐顿的防御姿势没有丝毫走形吗?他的眼睛更是眨都不眨,充满了坚韧和高昂的战意,他那副表情,完全就是装出来迷惑对手的!

    “我在帝都斗兽场见过太多角斗比赛,很多家伙实力不错,可是在数万围观者的瞩目和高喊下,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水准,以至与落败。”李斯特一副高屋建瓴的姿态,评价着这场战斗。

    梅丽莎脸上带着笑容,心底却是大骂镇长儿子是个自大的蠢货。

    “哈哈,怕了吧?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你就算跪下来磕头,我也不会放过你。”小葛朗台得意的大笑,讥讽唐顿,“居然敢叫西境之狐?我呸,我才是西境最厉害的少年!”

    虽然唐顿看上去很危机,但是佣兵和冒险者中也有一些眼力不错的家伙,发现了他的狡猾,开始觉得战斗有意思了。

    “居然在决斗中演戏,降低对手的警惕心,对于一个刚成为魔能者的家伙来说,这小子的战斗本能还真是杰出。”金象牙酒馆的老板站在二楼的窗户旁,右手摸索着下巴,思索着,这种潜力不错的少年,正是组织缺少的,而且他只是一个穷困的平民,相信只要付出一些金币,就能拉拢到。

    “去死吧,飓风斩杀!”

    小葛朗台开大招了,山猫剑刃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像飓风一样,斩向了唐顿的脑袋。

    “该反击了!”梅丽莎碎碎念了一句,话音刚落,唐顿转守为攻。

    “巨人壁垒!”

    后撤的右脚前掌使劲踩住地板,止住退势,唐顿拧腰摆臂,力量爆发,左手中的盾牌就像一堵厚重的城墙,撞向了小葛朗台的长剑。

    轰,魔能溢散,气流卷起的尘土向四周冲刷。

    一声爆裂刺耳的巨大撞击声骤然响起,甚至惊飞了栖息在小教堂上的雏鸟。

    满场的嘘声都为之一静,围观者们大张着嘴巴,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们的眼球几乎瞪爆,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战斗中的两人。

    小葛朗台的攻势被止住了,山猫剑荡开,让他空门大露。

    “不可能,一定是巧合!”小葛朗台满脸的惊诧,怎么也想不明白,唐顿怎么可能挡住他最强的一记斩杀?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挥出了第二剑。

    唐顿抿着嘴角,右臂蓄力后,狠狠地挥了出去,这一次力量之大,甚至让小葛朗台都踉跄后退。

    哗然声四起,甚至一些女人都惊的捂住了嘴巴,她们没想到战局会急转直下!

    “轮到我出手了!”

    唐顿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呼吸中,左脚踏出,单手剑挥砍。

    剑刃迅疾如雷霆,顷刻间接近,让还没站稳的小葛朗台吓出了一声冷汗,下意识地再次后退。

    半透明的灵魂护盾旋转着,挡在了小葛朗台身前,这是魔能者的最后一道防御,物理和魔法攻击都可以抵挡。

    砰,剑刃被弹开。

    “哈哈,你根本没办法攻破我的防御!”小葛朗台的叫嚣还没落下,就看到唐顿再次踏前,猛攻!

    长街之上,退后了整整二十七步的唐顿,终于拉开了反击的序幕!

    巨人斩杀!

    魔能灌注,唐顿紧握着长剑,卯足全力砍了下去。

    轰,正面阻挡的灵魂护盾直接被削成了两瓣,随后崩散。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武技?攻击力也太可怕了?”李斯特大张着嘴巴,犹若一头即将渴死的河马。

    佣兵们也不淡定了,窃窃私语中,盯着唐顿,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动作。

    呼,唐顿猛挥盾牌,带出了一阵劲风声。

    灵魂护盾摇晃着,在大力重击下反弹,砸在了小葛朗台身上,让他飞了出去,狼狈地滚翻在地板上。

    “为什么,我可是灵魂二阶,能碾压你!”小葛朗台嘶吼,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巨人印章!

    唐顿高举长剑,一道由魔能凝结足足放大了十倍的长剑出现,然后随着挥臂,疾速斩下。

    轰,长街的石板被劈出了一条裂痕,碎石乱飞,溅向了四周的平民,让他们发出了不小的惊呼。

    小葛朗台躲的慢了,要不是灵魂护盾防御,这一下就能分出胜负。

    巨人冲锋!

    唐顿右臂横放,将盾牌摆在了身前,双腿发力,冲刺。

    刚站起来的小葛朗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就看到唐顿杀到身前,随后身体一震,就被撞的后仰飞起,然后重重地摔在了石板上。

    噗,小葛朗台吐了一大口血,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唐顿又是一发巨人印章,这一次没能爬起来的小葛朗台挨个正着,灵魂护盾崩碎,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发现一柄长剑抵在了脖颈上。

    “你输了!”

    唐顿冷眼看着小葛朗台,握剑的双手,从来没有这么稳过。

    “这不可能,你只是个战五渣!”小葛朗台怒吼,不肯接受现实,“你一定是作弊了,对,就是这样!”

    “这是你欠巴拉克的!”唐顿一拳砸在了小葛朗台的嘴巴上,把他的抱怨咒骂都打了回去。

    战果太出人意料,让围观者们彻底安静了。

    “废物!”

    佣兵们吐口水,朝着小葛朗台伸出了向下的大拇指,还有的人询问唐顿用的是什么武技。

    一般来说,随着不断晋阶,魔能储备、实战经验、还有可以修行更厉害的武技,会导致实力差距会越来越大,所以低阶魔能者想要战胜高阶,几乎没什么可能。

    小葛朗台的魔能储备是比唐顿多,但是他只是个普通冒险者教导出的废物,先不说他学的只是灵魂阶的大众武技,比起巨人武技就像路边的石头一样平庸,他的实战经验更是少的可怜,被唐顿爆成渣。

    要知道在遗忘之城,唐顿一直经历着生死搏杀,单是砍翻的食尸鬼,都超过了一千只,他的击杀数,甚至比一些入行五、六年的佣兵还要多出不少。

    魔典荷玛的教导,比教科书还要完美,连来自圣乔治魔法学院的优等生汉娜都会惊叹,小葛朗台拿什么去比?

    佣兵和冒险者中也有一些人经验丰富,眼光毒辣,很快想明白了原因,也因此对唐顿的武技更感兴趣了。

    “西境之狐是邮差们硬给我起的绰号,你愿意要,随便拿去。”

    唐顿说完,转身走向黑皇,他本就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为了这个绰号,他曾经很多次劝过同伴们,别再乱喊,可是人家不听,他能有什么办法?

    长街上重新嘈杂了起来,都是议论这场战斗的,不过这次没有再嘘唐顿,而是说小葛朗台是个自大的蠢货。

    受不了这种羞辱的小葛朗台脸上闪过了一丝阴狠,突然爆发了,他右手一抬,射出了两团冰霜弹。

    这是他的天赋魔法,属于攻击类,用来偷袭,屡试不爽。

    “小心!”梅丽莎和巴拉克大喊。

    李斯特也看到了这次偷袭,不过闭口不言,唐顿这种人,还是死掉的好,他骨子里,也是个善妒的家伙。

    看到牛头人脸色一变,不等他出声,谨慎的唐顿就放出了灵魂护盾,用最快的速度转身,举起盾牌。

    砰,砰。

    冰霜弹砸在护盾上,冰块飞溅中,让唐顿倒退了好几步。

    小葛朗台为了一击得手,甚至放了两枚冰霜弹,可还是被挡了下来,让他大怒。

    “唐顿,我要杀了你!”小葛朗台重新扑了过来,而且冰霜弹再度怒射。

    “反应好快!”酒馆老板双手抓紧了木质窗框,忍不住赞叹,看着唐顿,越来越满意。

    “无耻!”牛头人大骂着,就要加入战斗。

    “你别管,这是我的战斗!”唐顿大吼,开启了灵魂天赋。

    原本以为决斗落幕,正要离开的镇民们陡然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随即就慌乱的后退,他们可不想被殃及池鱼,毕竟那些冰霜弹可不长眼,被误伤了就倒霉了。

    佣兵和冒险者们不怕,肆无忌惮的喊叫了起来,巴不得他们再打的血腥一点,不过下一刻,就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鸭,一下子哑声了。

    除了灵魂护盾,唐顿的头顶上又出现了一枚西瓜大小的球体,通体呈现天蓝色。

    咻,它迅疾地落到胸前,射来的冰霜弹碰到它,一下子被吸收掉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

    ps:求推荐票!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