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六十五章 胜利美酒
    战斗结束,地下城又彻底安静了下去。

    唐顿拖着恶魔蛛母的尸体,走在长街上,像一位满载后踏上归途的猎人,那些萤火虫仿若星光一样,汇聚成了一条条极光似的光带,在城市上空闪烁。

    肌肉破损,让唐顿的手臂一直在微微地颤抖,连速效治疗药剂都拿不起来。

    塞蕾丝紧张了一会儿,总算醒悟了过来,赶紧取出一支,摁开口子,送到唐顿嘴边。

    红色的液体吸进嘴巴,立刻爆开了一股果汁的甜腻,随后流进了胃部,就像春日里晒太阳似的舒适感蔓延全身。

    唐顿以前没喝过治疗药剂,也不知道水果味是常态,还以为是狼与香辛料女店主的特殊爱好,不过效果的确不错。

    药剂很快生效,皮肤止血,并且开始让造血细胞加速造血,弥补流失的鲜血。

    “要是再有一道治疗神术,就更完美了。”唐顿嘀咕着,看来捕获杰克逊后,要和廉价神谈一谈了。

    一路走过,看着蛛母的魔能弹在大街上炸出的坑坑洼洼,唐顿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接着踏上了霍亨索伦银行的台阶。

    进入大厅,塞蕾丝立刻用眼神示意唐顿,看左侧的办公柜台。

    唐顿瞄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他知道荷玛一定藏在后面。

    金库的大门足有五吨重,一米厚的金属板,看上去就充满了厚重感和安全感,以霍亨索伦家族的实力,只要放进金库的藏品,绝对安全。

    “在这边!”塞蕾丝压低了声音,领着唐顿绕过了那些钢铁货柜,一座六芒星图案的魔法阵正镌刻在地板上,氤氲着光芒。

    “这么简单?”唐顿皱眉,比起旅馆中那个要镶嵌上百颗魔石的传送阵,这座简陋的就像一副孩童的涂鸦。

    “没办法,时间不够,不过放心,绝对可以传送。”塞蕾丝赶紧保证,她明白时间紧急,站上去后,招呼唐顿,“咱们走吧。”

    “不急!”唐顿阻止,要是不让那只狡诈的食尸鬼看到自己,以它的谨慎,绝对不会走进来。

    ……

    杰克逊在银行对面的建筑中藏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唐顿出来,非常好奇他们在做什么,于是悄悄地跑了过去。

    躲在门口,杰克逊露出一只眼睛观察大厅,什么人都没有,不过金库的大门开着。

    “对了,我怎么把金库忘了,他们一定在检查战利品。”杰克逊用脑袋撞了一下墙壁,暗骂自己好笨。

    杰克逊来回踱步,不停地抬头,向金库里张望,可是什么都看不到,这让他心痒难耐。

    大脑和内脏当然是趁热好吃,因为营养最充分,除了这个,杰克逊还想看一看金库中到底放着什么,虽然已经变成了食尸鬼,但是拥有智慧的杰克逊对于财宝还是很感兴趣的。

    正在犹豫不定中,杰克逊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呼,其中似乎夹杂着‘神器’两个字。

    想要在听,已经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杰克逊被‘神器’撩拨的坐立不安,额头都在冒着尼加拉瓜瀑布汗,错过了这一次,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神器了。

    “我怕什么,我可是即将晋升中阶的食尸鬼大人,就算那个人类没有受伤,我也能杀掉他,对了,干脆连他一起吃掉算了,反正堵住金库大门,他也跑不出去。”杰克逊下定了决心,立刻扑向金库。

    因为空气不流通,金库内有些沉闷,不过食尸鬼呼吸的次数很少,对杰克逊没什么影响。

    “人呢?”钢铁货柜阻挡了视线,让杰克逊连亡灵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本来还有些忐忑,看到摆着的那具蛛母尸体后,杰克逊放心了,它没有急着进食,而是绕过了货架,去找唐顿和那只死亡女妖。

    “说什么话才能彰显我的强大呢?”杰克逊思考着,又犹豫了,琢磨着要是杀了唐顿,地下城又会回到那种寂寞、孤独的时光,不如把他抓起来,当做奴隶养着吧。

    “对,就这么干,人类奴隶,带出去多拉风!”杰克逊刚拿定主意,结果走过货架后面,傻眼了。

    “咦,人呢?”

    除了地板上那个诡异的魔法阵,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杰克逊脸上出现了困惑,随后恍然大悟,不要命地狂奔向大门。

    太迟了!

    砰的一声,钢铁大门紧紧地闭上了,连一丝空气都溢不进来。

    “放我出去!”杰克逊抓着大门,发出了滋滋的刺耳声音,它的歇斯底里的嚎叫,也只是在金库中回荡,变成了徒劳。

    魔典飘出了银行大厅,投影出了魔焰文字。

    ‘任务完成’!

    “欧耶!”藏在暗处,一脸紧张的塞蕾丝看到大字,立刻开心的跳了起来,飘了过去。

    唐顿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靠着墙壁没有动,第四阶段总算完成,紧绷的神经可以放松了。

    “接下来就等着那只食尸鬼妥协,签下死亡契约了。”魔典很兴奋,多出一只拥有智慧的魔仆,唐顿的战斗力会提升很多。

    “那家伙太狡猾了,要不是唐顿急中生智,高喊了一句神器,估计它还不进去。”塞蕾丝拍着胸脯,有些后怕,“幸亏唐顿忍得住,没有听我的话提前离开金库,不然就糟糕了。”

    “四个阶段居然都完成了,唐顿,你的执行力很强,不过这一身伤是不是太重了?”

    荷玛最乐观的估计,是完成第三阶段,那还是需要塞蕾丝和它配合,没想到唐顿一个人就搞定了,当然,付出的代价就是他这一身恐怖的伤势,最起码一个星期内别想着和人动手了。

    “没事,养伤就是了。”唐顿笑的很开心,“但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想让我做苦力,杰克逊就得付出代价,等着做一辈子奴隶吧。”

    “它一定会签下契约吗?身为亡灵,至少两三月内,它是不会饿死的。”塞蕾丝开始忐忑了。

    “这个计划的重点不是饿死,而是囚禁,如果不答应,它就准备在金库中度过余生吧!”荷玛没说,这世界上有一些事情,可是比死亡还可怕。

    “现在就剩下等待了。”唐顿站了起来,“回小窝,处理伤口,然后大吃一顿,庆祝胜利。”

    “欧,欧,大吃一顿,我还要听故事,朱丽叶的故事。”塞蕾丝高喊着,也是满脸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嗯,给你们讲上一天。”唐顿摸了摸死亡女妖的头发。

    “还有战利品呢,这次可是大丰收!”荷玛并没有提前打开箱子,欣赏战利品这种事情,自然要和同伴一起做,才充满乐趣。

    吃过一顿丰盛的大餐,听完朱丽叶在墓穴旁为罗密欧殉情,两个家族的恩怨世仇烟消云散,塞蕾丝哭的泪眼婆娑,荷玛更是当场挥毫泼墨,写下了一首十四行情诗,纪念他们的爱情。

    “有这么感动吗?”喝了一口幽灵蜂蜜,唐顿大为不解。

    “太冷血了!”荷玛毒舌,“你的心脏是石头做的?”

    一向和唐顿站一条阵线的塞蕾丝这一次也点了点头,睁着天蓝色的大眼睛,哀怨地看着唐顿。

    “为什么要杀死这对恋人?你这个刽子手!”荷玛叹气。

    “对,屠夫!”塞蕾丝想了想,觉得这个词汇还是不够形容唐顿的‘狠心’,又加重了形容词,“恶魔屠夫。”

    “好吧,我投降,我是屠夫。”唐顿调侃着,清理了桌子,调大了油灯的灯芯,“不过咱们是不是先欣赏战利品,再审判我?”

    “再讲一遍吧?”塞蕾丝飘到唐顿身边,摇着他的胳膊,洁白的脸颊上挂满了哀求。

    唐顿求助地看向了荷玛,结果魔典也变节了。

    足足讲了三遍,唐顿的嗓子都快冒烟了,一个女妖和一本魔典才满足。

    “真是经典,如果把它排练成歌剧,一定会风靡西土大陆的。”荷玛叹气,“这么好听的故事,应该和全大陆的人分享。”

    “你们还有完没完?”唐顿抚了下额头,“要是在这样,基督山伯爵我绝对不讲了。”

    “好吧,欣赏战利品。”荷玛打开战争空间,元素手臂搬着六个黑色的箱子,放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随后十个十加仑的橄榄橡木酒桶也放了出来。

    “箱子不错,能卖不少金币吧?”唐顿看着上面的手工刺绣,即便是经过了三千年,也还没有完全脱色。

    “更贵的还在里面装着。”荷玛让开了,“为了阻挡杰克逊的视线,银行里的钢铁货柜我没有动。”

    “酒桶中装的是酒液吧?过了这么久,还能喝?”唐顿拿了个空杯子,接着拧开了水喉,淡绿色的美酒立刻流了出来,溢出了满室的清香。

    塞蕾丝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胜利美酒,看酒桶图案的风格,是由一支森林精灵部落酿制。”荷玛科普,“因为数量稀少,一般都是用作贡品,除了豪门贵族的酒窖中才藏有一、两桶,没点儿身份和地位的贵族,想见都见不到,更别提喝一口了。”

    荷玛猜对了,这是一位公爵花费巨额重金购买的。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