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六十六章 灵魂坐骑徽章
    公爵买到胜利美酒,准备献给公主陛下,庆祝她的十七岁生日,结果还没有运到帝都,波鲁斯纳就遭到了陆沉术打击,连带着胜利美酒也沉睡在了银行中。

    “放心喝吧,这些酒桶都是用橄榄橡木制作的,即便是常温下,不做任何处理,都可以保存酒液三百年。”荷玛示意唐顿品尝,“我检查过了,酒桶上镌刻着自然之息符文阵,就算再放一千年,都没问题了。”

    “尝一尝!”唐顿将酒杯递给了塞蕾丝。

    “好喝。”死亡女妖抿了一小口,感觉一股香醇甘美的味道立刻灌满了口腔。

    “金库是密封,湿度和温度都不会变,算起来,胜利美酒相当于窖藏了三千年,拿到市面上,绝对是有价无市。”

    “咱们又不差钱,自然不卖!”唐顿摸索着酒桶,仔细地打量,精灵的储藏手段可是一绝,充满了实用和唯美的气息,“这些酒,还有其他效果吗?”

    塞蕾丝把酒杯递到了唐顿唇边,他顺势喝了一口。

    “温养身体,安神,醒脑,当然少不了加速伤口愈合。”荷玛赞叹,“有了这些美酒,你的伤势恢复的速度会快上许多。”

    “我可舍不得这么喝!”唐顿穷惯了,哪敢这么糟蹋美酒,“应该留下来招待客人。”

    “没见过世面的庶民,等拿下了贵族们居住的富人区,你可以找到很多美酒,就算他们没有,还有公爵府邸,我相信酒窖中储藏的佳酿绝对可以让你喝个够。”荷玛恨铁不成钢,“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土鳖了好不好?”

    “恢复伤势很重要。”塞蕾丝忙不迭的点头,对于这些美酒,她感觉很熟悉,似乎以前经常喝似的。

    “说不过你们,不过塞蕾丝要喝,随时可以。”唐顿拍了拍箱子,“一人两个,看谁开出来的东西最好,谁先来?”

    荷玛自然是不争的,把塞蕾丝推了过来。

    塞蕾丝很紧张,两根食指绞在一起,犹豫了半天,终于选定了两个箱子,然后缓缓的打开了一条缝隙,侧着脑袋往里面偷瞧。

    “是什么?”唐顿并不心急,任由死亡女妖胡闹。

    “一块冒着白光的徽章。”塞蕾丝打开了箱子,里面铺着红色的天鹅绒,摆放着一枚氤氲着白色光泽的圆形徽章,上面刻着一头独角兽。

    两个人都看向了魔典,这种时候,自然是堪比大百科全书的荷玛大人登场。

    “知道灵魂坐骑吗?”荷玛问了一句,也没等唐顿解答,投影文字解释,“这是各大位面已知的坐骑类型中,最高端、最昂贵的坐骑之一,当那些珍稀异兽死亡后,可以用灵魂法阵,再加上诸多珍贵材料,将它们的灵魂寄生在用它们的骨头做成的徽章上,让它们以灵魂形态存在。”

    “据说制作一头灵魂坐骑,最少也要花费上千万金币,完全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唐顿当然听说过,酒馆里这种趣闻数不胜数,德兰克福国王的坐骑,就是一头星界巨兽。

    “恩,失败率、制作成本和复杂程度,让灵魂坐骑的价格很高昂,所以一般都是不缺钱的国王、公爵们,不想看到骑乘了数年的坐骑死亡,就将它们制作成灵魂坐骑,继续陪伴在身边。”

    “我听说吟游诗人说过,有人专门猎杀英雄阶魔兽,甚至是超阶魔兽,比如巨龙之类的,制作成灵魂坐骑天价贩卖?”唐顿接过塞蕾丝递过来的坐骑徽章,仔细翻看。

    骨质材料带着一抹冰凉,上面的独角兽图案也是栩栩如生,显然出自大师手笔。

    “嗯,做这一行最有成就的是法拉利家族,以前是满大陆猎杀各种英雄阶魔兽,不过太浪费财力和物力,在积攒到最初的财富后,一千多年前,一位家族领导人改变了策略,开始收购稀有魔兽,并且研究灵魂坐骑徽章的简单化。”

    “我知道,法拉利徽章,被称为贵族的象征!各大帝国的富二代们最喜欢的奢侈品之一。”唐顿笑了,“这块比起那些来,如何?”

    “没得比,这可是真正的精灵工艺,完全保留了独角兽身前的一切信息,才不是法拉利那种为了成功率,进行了删减的坐骑呢。”荷玛已经用过了魔法侦测,对于坐骑徽章的工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塞蕾丝拿着徽章,灌输魔能,立刻亮起了一团光泽,随后徽章上一道白光射出,在空中形成了独角兽头,等落地时,整个身体已经出现。

    独角兽通体雪白,就像晴空的流云一般,它踏着蹄子,摇了摇脑袋,华丽的鬃毛一阵潮水般晃动。

    “好漂亮!”塞蕾丝惊叹着,小心翼翼地摸向了独角兽的背脊。

    独角兽打了个响鼻,伸出舌头,舔她的脸颊。

    “不要!”塞蕾丝咯咯地笑着阻挡。

    “独角兽对于纯洁的少女,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荷玛解释。

    “灵魂坐骑跑不死,对不对?”唐顿摸了摸独角兽,流线型的身体、每一缕肌肉都充满了力量,像完美的雕塑一样。

    “这个说法不对,只要灌输魔能,它们就会一直跑下去,但是超过极限,灵魂会崩溃掉。”荷玛警告,“所以要慎重使用,因为一旦损坏,再没有修复的可能。”

    “它的极限速度是多少?最长奔跑距离是多少?”唐顿询问,要不是在地下城,真想骑一次。

    “亲自去发现吧,这也是一种快乐。”荷玛哀叹,“可怜的黑皇,只效力了一次,就要被抛弃了。”

    “对呀,买黑皇还花了两万金币呢。”唐顿心疼,早知道就不买了,它一直呆在战争空间中,不知道饿死了没有。

    “庶民,你能不能不谈钱?”

    “除了召唤一匹独角兽,还有没有其他效果?”唐顿不和魔典争辩,看它的行事风格就知道,以前一定是个财大气粗的主。

    “还可以激活一面屠龙阶的护盾。”荷玛报出的答案,把唐顿惊到了。

    “啊,我没听错吧?”唐顿美的冒泡,“那岂不是说罗宾逊无法攻破我的防御了?”

    “别做梦了,就你那点儿魔能储备,就算耗空,也无法激活独角兽护盾,对了,别想着用魔钻代替,用不了。”荷玛直接把唐顿的幻想击碎了。

    “算了,得到一匹灵魂坐骑,我已经很满意了。”唐顿刚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又愣住了,“这玩意骑出去,绝对引起轰动,李斯特和那些佣兵连完美级战斧都抢,那看到独角兽,还不得疯了似的追杀我?”

    “难不成你一直把它藏起来?”荷玛鄙视,“瞧你那点儿出息,来一个砍一个,来两个双杀,打到他们再不敢觊觎你的宝物为止。”

    “对,干翻他们。”唐顿握了一下拳头,随后一句话,差点让魔典吐血,“塞蕾丝,独角兽送你了。”

    “真的?”塞蕾丝抱住唐顿,开心地摇着他的手臂,随后漂浮着,绕着独角兽转了几个圈。

    “嗯!”

    塞蕾丝帮了很多忙,唐顿只送过一个手链,觉得自己太差劲了,再说独角兽配美女,自然是最佳选组合。

    “不行,塞蕾丝又不出去,还有漂浮术,要坐骑干什么?浪费!”荷玛否决,“你惹到麻烦,骑着独角兽,也多几分逃命的几率,至少进出乌鸦岭,就算是碰上那只‘领主’,也抓不到你。”

    塞蕾丝低下了头,两根手指绞在了一起,委屈地泫然欲泣。

    “别管荷玛,就送你了。”唐顿瞪了魔典一眼,安慰塞蕾丝。

    “不,不,我不没有因为独角兽生气,而是……”塞蕾丝想解释,可是又说不出口。

    “你是想离开地下城吧?”荷玛聪慧,一下子就猜到了死亡女妖的想法,“等唐顿拥有了势力再说吧,最近一段时间是别想了,除非你想出去,被教会的人抓到净化烧死。”

    塞蕾丝嘟起了嘴巴,泪水啪塔啪塔的掉在了地上。

    “别伤心了,我尽最快的努力,拿到镇长的职位,到时候晨雾镇就是我的一言堂,谁敢废话,我在刑架上绞死他。”唐顿故意用恶狠狠地语气叙述,安慰塞蕾丝。

    “噗,你才没有那么坏呢。”塞勒斯破涕为笑,还是将徽章塞给了唐顿,“你拿着吧,你安全就好。”

    唐顿推让,看到塞蕾丝确实不收,叹了口气,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送一件好玩稀有的礼物给死亡女妖。

    “再秀恩爱,就烧死你们!”荷玛投影出了文字,吓唬两个人。

    “哪有!”塞蕾丝的脸颊瞬间爬满了红晕,连耳根都红透了。

    唐顿也很尴尬,赶紧叉开了话题,“看下一个箱子。”

    等塞蕾丝打开第二个箱子,两个人的目光直接凝固了。

    箱子内铺着的天鹅绒毯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百个水晶制作的首饰盒子,里面放着一颗颗切割打磨到精致的魔钻。

    “发财了!”

    看着这些在油灯的暗淡灯光下,依旧闪烁着迷离光泽的魔法晶钻,唐顿的呼吸粗重了,除去它本身的意义,单说价格,就绝对超过亿万金币。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