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七十四章 邮差长的挑衅
    唐顿捂住了眼睛,你要不要这么大声呀?对方都听到了好不好?看气氛多尴尬?

    “欧耶,七分熟的牛排,最棒了!”小萝莉以为帮到了唐顿,很开心,她煞有介事的坐回位子,拿起刀叉,开始和牛排较劲。

    胡桃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嚼的飞快,期间还看了维埃里一眼,露出了一个‘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哦’的得意眼神。

    维埃里嘴角抽搐,被小萝莉这么一搞,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看来只能拖到汉娜赶到,毕竟和男人打交道,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有着天然的优势。

    “汉娜什么时候来?”唐顿吃着牛排,看似享受大餐,其实已经在思考如何应对汉娜,没有头绪之下,准备拿维埃里开刀。

    “啊,你怎么知道?”维埃里下意识的询问了一句,又赶紧闭上了嘴巴。

    唐顿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并没有回答,他就是要让维埃里猜测,只要思维乱了,才可以问出情报。

    看着唐顿那双黑色的眼睛,维埃里的汗毛突然一竖,这个问法是肯定语气,说明他已经确定汉娜会来,他难道猜到了己方的意图?这怎么可能,自己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过呀!

    “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来?”胡桃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瞄了眼维埃里,又看向了唐顿。

    “很简单,他的目光不时地会瞟向楼梯口,这说明了他在等人,而且他叫了大餐,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不停地寻找话题攀谈,显然是要拖住我。”唐顿看向了维埃里,“那么先生,你找我打算做什么?”

    唐顿至今都没有忘了汉娜那双溢满了自信和骄傲的天蓝色眼睛,比起她,维埃里显然要好对付一些。

    “等汉娜来了再说吧,请务必等一下!”维埃里露出了一个苦笑,他实在是担心把事情搞砸,“我们没有恶意的。”

    “好厉害,这就是推理吗?”看到维埃里的表情,胡桃咋舌,随即兴奋了起来,“可不可以教我?”

    唐顿无语,小萝莉的打岔能力实在太强,让氛围一下子变了。

    “我也喜欢看侦探小说。”维埃里干笑着,顺口接下了话题。

    唐顿还要继续,结果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嚣张笑声,让他皱起了眉头。

    “还是你识趣呀,放心吧,我会关照你的,在邮局,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马特把玩着三枚金币,在一群邮差的簇拥下,走进了酒馆。

    旁边的一个新邮差陪着笑,可是心底要恨死马特了,勒索自己辛苦赚来的薪水不说,还被逼着请他们这帮老邮差吃饭,真是太可恶了。

    “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有怨言呀?”

    一个老邮差搂住了新人的脖子,看到他连忙否认,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我说,唐顿就是个蠢货,当了将近三年的邮差长,还没有马特大哥一个多月赚的‘外快’多。”

    “对,他根本就是个废物,居然还敢自称什么红杉郡第一邮差,真是自大,我看只有马特大哥才配得上这个绰号。”

    这些老邮差都是既得利益者,以前有唐顿压着,没办法欺负新人,现在马特掌权,他们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当然,从新邮差手中勒索到的钱,自然要分给马特一份。

    “别叫我大哥,叫我邮差长!”马特意气奋发,管理着一百多个邮差,在他看来,这就是他人生的巅峰。

    “是,邮差长大人。”邮差们自然百般讨好。

    “第一邮差怎么配得上马特大人的身份,应该叫西境之狐才对。”

    “哈哈,这个私下里说说就可以了,千万别传出去,我可不是唐顿那种自大狂。”马特得意的笑了几声后,就赶紧冠冕堂皇地叮嘱手下。

    因为同事们给唐顿起的这个西境之狐的绰号,他天天被小葛朗台找麻烦。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马特知道自己没有唐顿那种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的本事,如果被晨雾镇第一商人的儿子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老邮差们凑趣,其实对于马特不如唐顿心知肚明,知道他是担心被小葛朗台找麻烦,才不让说,不然以他的张扬性格,早恨不得传遍整个西境了,不过大家在人家手下混饭吃,也不会不识趣。

    “邮差长,您坐!”一个邮差殷切地跑向了一张空桌子,拉开椅子,擦干净后,招呼马特。

    “我帝波罗,不过是一个邮差长,居然这么嚣张?”维埃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就连一般的男爵,都没有这么大牌。

    马特得意地扫视了一圈,想从酒馆中那些落魄佣兵的眼中收获一些羡慕和嫉妒,结果看到了唐顿。

    “呦,瞧瞧这是谁?咱们的唐顿邮差长!”马特讥讽着唐顿,一想起上次在莱曼马场,他骑着战马扬长而去,正眼都不看自己的那种轻视态度,就气的几乎吐血,于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邮差们哗啦一下,围了过来。

    佣兵们看到有冲突可看,立刻嚎叫了起来。

    “做了小偷又没有被抓住的感觉怎么样?”马特盯着唐顿,语气妒恨,他就是不相信唐顿这个穷逼能够在一个多月中赚到二万多金币,他一定做了非法的勾当。

    唐顿慢条斯理的吃着牛排,眼尾都没有扫马特一下。

    “你要小心,这家伙就是个骗子、人渣。”马特看着餐桌上的丰盛食物,吞了口口水,突然看向了维埃里,诽谤唐顿。

    维埃里的长袍一看就是高档货,马特以为这一餐是唐顿在骗吃骗喝,所以要揭穿他。

    “你算什么东西?敢管你维埃里大爷的事情?”维埃里露出了一个狞笑,这两个人显然有矛盾,他琢磨着是不是疼揍马特一顿,趁机向唐顿示好。

    “你找死呀,没看到我是在提醒你吗?”马特愕然,随即要气死了,这种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家伙,活该被坑死。

    “喂,你今天带够钱了吗?我们就算了,不过一定要给邮差长叫个漂亮舞娘陪酒哦!”老邮差训斥新邮差,给马特撑场面。

    “哼,告诉你,老子现在是邮差长了,看到没,邮差长!”马特掏出了一枚代表职位的徽章,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居高临下的俯视唐顿。

    这一刻,马特觉得结结实实地将唐顿踩在了脚下,那种感觉好爽。

    新邮差唯唯诺诺的答应,眼睛却是偷偷地打量着唐顿,这就是那个在邮局中口碑超好、人缘超好、喜欢提携后辈的前邮差长吗?

    新人自从当上邮差,天天可以听到同事们的抱怨,说什么要是唐顿在,马特一伙儿绝对不敢这么无法无天,可惜他动手揍了书记官,被开除了。

    “没事就滚蛋,别影响我的食欲。”唐顿看着徽章,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回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别让咱们的最后一份情分消失。”

    一个老邮差犹豫了一下,想起了唐顿曾经对自己的照顾,下意识地拉了马特一把。

    “咱们走吧,去吃饭!”

    “滚!”马特挥手就抽在了老邮差的脸上,“你现在是谁的手下?不想干就直说,有的是人想接替你的职位。”

    老邮差大庭广众之下被打,听着佣兵们的讥笑,一张脸庞因为羞愤涨的通红。

    “滚一边去。”马特推搡开老邮差,整理了一下衣襟,语气不屑,“情分?有吗?你为什么额外照顾杜伦、贾斯汀,甚至连威尔那种废物你都关照,可偏偏对我三番四次的找茬?”

    “马特,你大概忘了,是唐顿劝说前书记官,让你进入邮局的。”老邮差看不下去了,大声的吼了出来,“你大概也不知道,因为你屡次出错,书记官不止一次想要开除你,是因为唐顿的再三保证,才让你留下来的。”

    “那又如何?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才是邮差长。”马特又被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他讨厌别人提起他的过去,“还有,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要我帮忙吗?”维埃里用手指敲着桌面,对付马特这种杂鱼,比碾死几只蚂蚁还轻松。

    “人渣!”小萝莉觉得马特太无耻了,她一边往嘴里赛牛排,一边鄙视,“快滚,不然莉莉姆·胡桃要教训你了!”

    砰的一声,马特握拳,狠狠地砸在了餐桌上,餐盘乱跳。

    “呸!”马特一口浓痰吐在了鱼汤中,挑衅地看着唐顿,“教训我?大爷我可是灵魂一阶的魔能者,你拿什么教训我?”

    一枚拳头大小的灵魂护盾被马特激活,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

    “做好准备了吗?”唐顿放下餐刀,用餐巾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什么准备?哼,你今天就算是跪下认错,也死定了。”马特右腿猛抬,狠狠地踹向了唐顿的小腹,他已经等不及要废了他,看他像死狗一样的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饶。

    “当然是挨打的准备!”唐顿穿着长筒军靴的右脚快速踢出,正好蹬踏在了马特的右小腿迎面骨上。

    咔嚓,清脆的骨折声传遍了酒馆,巨大的疼痛更是让马特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禁不住后退。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