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七十五章 矿山劳役
    唐顿跨步前冲,右拳紧握,像攻城锤似的,带着一阵破风声,从下至上,狠狠地打在了马特的下巴上。

    砰,马特的下巴顿时碎裂,喷着血沫,整个人像晾晒的咸鱼似的,直挺挺地冲天而起,撞在了木质天花板上。

    轰隆,整个旅馆都似乎震动了一下,房梁上挤满的灰尘簌簌掉落。

    马特被打懵了,根本无法控制灵魂护盾防御,正好落地和唐顿平行,他的第二击打来。

    巨人铁拳。

    砰,唐顿的身体舒展,犹如一张大弓,而长臂铁拳堪比劲射的箭矢,结结实实地捶在了马特的胸口上。

    轰,马特横飞出去,可是不等抛远,唐顿大手一伸,又抓住了他的衣襟,迅速向下一扯。

    唐顿的膝盖抬起,正中马特的腰部。

    砰,跌落的马特再次抛飞,满口喷着鲜血,已经染红了衣襟。

    唐峥右脚落下后,重心前移,左腿顺势踢出,像奔马一样,蹬在了马特的身上。

    这一记追加攻击直接让马特跌出了八米多,砸翻了三张餐桌,溅出了一地的斑驳鲜血。

    唐顿这一顿行云流水似的连攻,让佣兵们看的目瞪口呆,那可是灵魂一阶的魔能者,居然被打的像沙包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这不可能,我可是魔能者。”马特怨毒地盯着唐顿,不服气的怒吼,结果因为用力过猛,又吐出了几口鲜血。

    “谁告诉你我不是魔能者了?”唐顿冷哼,两颗灵魂护盾弹出,围绕着身体转动。

    “怎么可能?”马特几乎被闪瞎双眼,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两个多月前你还是平民,你怎么可能晋阶这么快?”

    听到这话,维埃里的眼皮顿时一跳,看来汉娜的猜想是正确的,这小子的确在乌鸦岭找到了皇室墓葬群。

    “你被打傻了吧,就算是三个月,也不可能有魔能者直接晋升两个阶位。”有佣兵喊了一声,表示不信。

    “废话,想想就不可能,除非是豪门贵族用魔石往出砸,可是那样培养出的魔能者,实战能力绝对渣的要死。”

    “对,这小子那几下攻击把身体的柔韧性、眼光、经验展现的淋漓尽致,怎么可能是科班教出来的废物?显然是经过大量的实战,才会有这种手段。”

    佣兵们七嘴八舌,评价着唐顿,甚至还有一位小冒险团的团长升起了招募他的心思。

    “不会错的,唐顿两个多月前,还是个普通邮差,你们可以去打听。”有个老邮差下意识的喊了一句,想挽回马特的脸面。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一个多月前,在大街上打爆小葛朗台的那个少年,他的确是晋升了一阶。”

    “对,我也记起来,他还有一柄完美级别的战斧,独眼佣兵团的团长还找过他麻烦。”

    佣兵们七嘴八舌,这一次看向唐顿的目光,好奇、贪婪、探寻,不一而足,当然,要是让他们知道唐顿现在已经是灵魂二阶巅峰,随时可能晋阶,估计会引起更大的震惊。

    “废话说完了,就快滚!”唐顿出手,故意没有击打马特的头部,就是为了让他保持清醒,承受身体带来的剧痛,可是没想到会引起佣兵们的注意。

    “你等着,我一定会宰了你!”马特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吐了一口血,含糊不清地放着狠话。

    唐顿抄起酒壶,砸了出去,正中马特的脸颊,直接砸的鼻血飞溅。

    邮差们吓到了,转身就跑。

    “站住!”

    鉴于以往唐顿的威信,邮差们几乎是本能的停下脚步,然后讪笑着,给唐顿道歉。

    “把他抬走,别在这儿丢人。”唐顿挥了挥手,已经懒得和这些邮差计较了,现在有更广阔的世界,等着他去探索。

    “先生!”侍应生走了过来。

    “打烂的东西,我照价赔偿。”唐顿明白侍应生的意思,反正这些也不值钱,不过十几个银币。

    “这件事明明是那个马特不对,怎么可以让你出钱呢?”酒馆老板全程目睹了一切,等到冲突结束,走了过来,“没有让客人享受到安静的晚餐时间,是我们的失职,去,拿一桶红酒来,算是我的赔礼。”

    “不用了,我会赔偿的。”

    唐顿神色平淡的拒绝,心底却是琢磨着酒馆老板的来意,他一直呆在吧台中,为什么不早点过来阻止冲突?本来还以为他会等自己打烂了东西后,高价索赔,可是现在居然弄出了这么一个插曲。

    “这小子很谨慎,不好对付呀!”酒馆老板笑呵呵的,瞄了维埃里一眼,在犹豫着如何开口,将他拉进组织,旁边那个青年,似乎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谈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又一位不速之客闯进了酒馆。

    “唐顿在哪?”李斯特大吼着,一脚踹开了身前的餐桌。

    比起马特那种随时可以被剥夺的邮差长身份,这位镇长的儿子,才是真正的晨雾镇第一纨绔,就连少年得志的罗宾逊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

    佣兵们赶紧让开了一条路,毕竟要在这里讨生活,惹得人家不快,简直是自寻死路。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下去!”李斯特站在唐顿身边,完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我为什么要躲?”唐顿故意露出了讶然的神态。

    “很好,够胆,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暴怒的李斯特一脚踹向了桌子,至于旁边的酒馆老板,完全被他无视了,就算生气又如何?他敢找自己索赔吗?

    杯盘狼藉、汁水飞溅中,唐顿一把揪住小萝莉的背后衣领,把她揪了起来,拉到了身后。

    “放开我,居然敢砸胡桃大人的餐桌,我要宰了他!”小萝莉很愤怒,小白牙咬着粉嫩的嘴唇,要收拾李斯特。

    维埃里并没有出手,等唐顿被收拾了,再救他,绝对可以让他欠下一个大人情。

    “哪来的野种?”李斯特厌恶地扫视了胡桃一眼,鼻腔中哼了一声,“我的耐心很有限,鉴于你的冒犯,买下那柄战斧,我只会出两万金币。”

    “我说过要卖吗?”唐顿直视着李斯特阴鸷一样的眼睛,没有任何退让和胆怯。

    佣兵们窃窃私语,还夹杂着一些叹气和幸灾乐祸,都知道那个少年要倒霉了,人家可是镇长的儿子,要整他,办法海了去了。

    “很好,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个决定后悔。”李斯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大声宣读,“三天前,西境公爵的一位主事大人发布了通告,要晨雾镇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男人全部前往匕首矿山,服一个月的劳役,逾期一周未到,将按照逃犯论处。”

    西境的自由民,比起那些农奴和奴隶的处境好了不少,但是只要在这里生活,除了负担各种沉重税款,每年中,他们还必须无偿为西境公爵劳作一个月,期间产生的任何收益,都归公爵所有。

    七年前,自由民服劳役还需要自带食物和清水,为此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流血冲突。

    国王陛下看到贵族阶级和平民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为了安定,以强硬手段通过了法律,让贵族们妥协,同意在劳役期间,负担食物和支付少量的薪水。

    唐顿没想到报复来的如此之快,而且还没办法躲掉,如果不去,他就会被剥夺户籍,成为奴隶,贩卖掉,以补偿西境公爵普拉西多的损失。

    当然,唐顿也可以选择逃走,那样他就只能去做流民或者强盗,前者没有任何人生保障,后者只要被抓到,绝对是送上绞刑架绞死的结局。

    “哈哈,怎么样?现在求我的话,劳役可以帮你免掉,甚至两万金币我也会照付。”李斯特不屑地笑着,凑到了唐顿耳边,压低了声音,“这就是权利的滋味,你一个平民,凭什么和我斗?”

    唐顿握紧了右拳,可是在打向李斯特的一刻,他想到了妹妹伊莲,如果自己做了盗匪,她一定会伤心死的。

    “怎么?想打我?为什么不动手?”李斯特仰着下巴,畅快的大笑。

    “我不能给妹妹丢脸。”唐顿深吸了一口气,忍了下来,不过这笔账,他迟早要还,不就是晨雾镇镇长吗?就算是用钱砸,也要砸出这个职位来。

    “大哥哥,揍他,别怕,我会帮你的。”小萝莉张牙舞爪,伸着小腿,要不是被唐顿拉着,就踹到李斯特了。

    “快点决定,我时间很紧,没工夫和你这种穷逼耗着!”李斯特不耐烦了,不停地催促。

    “唐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汉娜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瞬间,就吸引了酒馆中所有男人的目光。

    一身宽松的红色法师袍,边缘绣着金线,因为是束腰型,所以额外凸显那对饱满的胸部。

    汉娜刚洗过澡,一头长发盘在头顶,有几缕垂了下来,沾着的湿润水汽,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性感。

    优雅的举止,以及那股顾盼间透出的自信和骄傲,无一不是在证明她出身高贵,并且受过良好的教育。

    李斯特的眼神凝固了,充满了热切和占有欲。

    ..........

    ps:求推荐票,收藏!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