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七十六章 拉拢
    酒馆内,对持的气氛因为汉娜的出现,出现了些许的放松。

    “你好,我是晨雾镇镇长的儿子,李……斯特!”李斯特抚胸,弯腰,摆出了自认为最完美的礼节,向汉娜问好。

    谁知道汉娜理都没理会李斯特,径直从他身边走过,站到了唐顿身前。

    “你上一次走得太匆忙了,让我连一个向你道谢的机会都没有。”

    汉娜很漂亮,展露的笑容像一杯甘醇的葡萄酒,几乎让全酒馆的男人都醉掉,他们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女法师的胸脯上。

    法师袍的领口略微有些宽大,稍稍露出了一些白皙的乳~肉,于是勾出了一片吞口水的声音。

    李斯特的表情一下子狰狞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无视他,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刻把汉娜压在身上,狠狠的蹂躏。

    “不需要。”唐顿婉拒。

    “你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到底怎么回事?”汉娜装作没听懂唐顿拒人千里的意思,询问维埃里。

    “都说了,别在人多的地方叫我的小名。”维埃里嘀咕了一句,搂住了唐顿的肩膀,“这位镇长儿子,在逼迫咱们的朋友服劳役。”

    “请注意你的言辞,不是逼迫,是正当职责。”李斯特看了一下跟在汉娜身后,透着惺忪睡眼的芬妮,决定先退让下,等弄清楚了她们的来历,再作打算。

    作为镇长的儿子,李斯特也不是一个蠢货,通过服饰、言行、举止,李斯特本能的感觉到这些人不好惹,人家那股对自己不屑的态度,不是装出来,显然是见多了自己这种身份的人。

    “你总是太客气了,我说过,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汉娜故作熟稔的白了唐顿一眼,看向了李斯特,“我替他出金币,免除劳役。”

    “不行。”李斯特直接拒绝。

    “别麻烦了,一个月的劳役,我做。”唐顿的财富多的足以买下整个晨雾镇了,但是他知道李斯特是为了对付自己,所以贿赂根本不会奏效。

    再说唐顿压根就不想低声下气地求饶,还给他金币,不然他一辈子都会难受死的。

    “唐顿,你别逞强,他显然是要对付你。”一身睡衣的芬妮抱住了唐顿的胳膊,胸部挨了上去,要不是汉娜的吩咐,她才不会这么做呢。

    “我明天会去匕首矿山报到。”唐顿拉开了芬妮。

    小萝莉因为这个动作,仔细地打量了唐顿一番,又看了看芬妮,碎碎念了一句,不会真的是萝莉控吧?

    芬妮不是汉娜这种级数的美人,但是比起舞娘,绝对上了一个档次,可是唐顿居然推开了他,让佣兵们暗骂不解风情。

    “很好,我喜欢你的魄力,希望一个月后,你还可以用现在的气势和我说话。”李斯特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又停下了,“对了,忘了告诉你,如果撑不下去,可以随时来找我,千万别逞强死掉。”

    这番话中饱含的浓浓威胁,就连傻子也能听出来,佣兵们知道唐顿不服软,十有**要死在矿山上了。

    “主人,就这么放他走吗?”等到李斯特一出酒馆,仆人立刻插嘴,“万一矿山的那些人也觊觎唐顿的武器,该怎么办?”

    “那小子吃了这种亏,你觉得还敢拿武器出来招摇吗?”李斯特不屑,“再说只是几个矿霸和监工,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主人英明!”仆人大拍马屁。

    “去,尽快查明那三个的身份,如果是杂鱼,我会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李斯特没少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在混乱的边境线,制造几起人口失踪案,他有太多的借口脱身。

    看着仆人消失在黑暗的街道中,去打探消息,李斯特匆忙赶回庄园,再过不久,几个大人物就要来了,他必须做足准备,只要讨好了她们,一切地位和财富,都唾手可得。

    冲突结束,佣兵们都坐了回去,不过吵杂的声浪没有减弱,几乎都是在讨论唐峥以及他的完美级别武器。

    “诸位,我还有事,先走了。”唐顿还没抬脚,维埃里已经快步抢前,堵住了去路。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的。”维埃里强调,给汉娜使了一个眼色。

    “如果是朋友,不会强人所难。”唐顿反驳,冷笑不已。

    “看来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汉娜苦笑,努力的解释着,她当然有办法强迫唐顿说出乌鸦岭的秘密,但是那样引出的问题也会更多。

    “汉娜,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说你是个笨蛋?”唐顿犹豫着怎么才能脱身,打是肯定不行的,别说汉娜和维埃里,单是芬妮,自己估计都摆不平。

    “小子,你太没礼貌了,知道汉娜姐姐的身份吗?”芬妮呵斥,在她看来,汉娜姐有容貌有家世,唐顿就应该跪舔才对。

    “我为什么要知道?”唐顿面无表情的反问,心底却是一阵愤怒。

    这就是没有一点地位的平民,原来人家觉得和自己说话,都是一种施舍和提拔,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唐顿渴望得到权利,渴望改变自身的处境。

    “你们好坏,大哥哥,放开我,我去拿武器,咱们杀出一条血路。”胡桃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呲着一口小白牙,不停地扑腾。

    “是我冒昧了。”汉娜呼出了一口气,看到无法拉近关系,只能公事公办,“唐顿,大家都是聪明人,我的来意,想必你也知道了。”

    唐顿暗骂,怎么好心救人,偏偏碰上了这种事情,自己又没有偷窥过幸运女神的内裤,干嘛这么折腾自己?

    “你如果把乌鸦岭的秘密共享,会得到丰厚的报酬,李斯特这种人,你甚至只需要一句话,我就可以让他,甚至让他的家族消失。”汉娜开出了价码,“当然,那里的财富,你依然拥有一半的归属权。”

    “汉娜姐!”芬妮急了,那可是皇室墓葬群,凭什么要给唐顿一半呀?在她看来,把这小子抓回去,一顿毒打拷问,什么都知道了。

    “别吵了。”汉娜制止了芬妮,真诚地看着唐顿,“别忙着拒绝,仔细考虑一下,你只是一个平民,你有资格守护你的财富吗?还不如把它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唐顿没有否认乌鸦岭的秘密,和汉娜这种人说交谈,说的越多,泄露的情报越多。

    “那么,预祝我们下次见面,有一个融洽的氛围。”汉娜转身离开,芬妮瞪了唐顿一眼,赶紧跟上。

    “朋友,好好考虑下,你如果拒绝,以汉娜的性格,肯定不会硬抢,但是芬妮绝对会把你的秘密传的人尽皆知,到时候那些佣兵,绝对会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似的扑上来。”维埃里拍了拍唐顿的肩膀,唱起了黑脸,言语中的威胁清晰可闻。

    “什么秘密?”小萝莉眨着眼睛,很好奇。

    “咱们走!”唐顿拎起了胡桃的背囊,带着她出了金象牙酒馆。

    “就这么放他离开?”上了三楼,维埃里发现汉娜站在走廊的尽头,透过窗户,看着长街上的唐顿,“会不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一个从十二岁就开始做邮差,每天只睡几个小时辛苦赚钱养活妹妹的少年,心智一定坚韧,如果不吃一些大亏,摧毁他的自尊和自信,他绝对不会妥协的。”

    这一个多月,汉娜早打听到了唐顿的一切,他绝对是一个努力勤奋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涉及到墓葬群,她早开口招揽唐顿了,这种人培养一下,绝对可以成为家族的助力。

    维埃里没有说话,他已经决定了,安排人去匕首矿山一趟,给唐顿弄一些大麻烦。

    “我累了,你们去睡觉吧!”汉娜走进卧室,在沉思,安排人照顾伊莲是必须要做的,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那么要不要找人假借李斯特的名义,对付唐顿呢?

    汉娜知道为了家族,应该这么做,可是心底的那份柔软,又让她想拒绝。

    站在窗前,汉娜想到了唐顿那双黑色真诚的眼睛,想到了他没有索要回报的帮忙,如果不是他,自己已经被食尸鬼当做了午餐。

    “父亲呀,我到底该怎么办?”汉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地板上,月光如水,倾泻出一片愁思。

    地精靠着马桩,正打着呼噜睡觉,口水流了一地。

    小萝莉将皮带解下,重新绑到手腕上后,也没有叫醒‘宠物’,快步去追唐顿。

    啊,地精发出了一声惨叫,被小萝莉拖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挥舞,可就是爬不起来。

    “主人,我……我要死了!”

    “金币也给你了,离开吧,我最近有不少事情要做。”唐顿蹲下,摸了摸小萝莉的头,叮嘱,“以后晚上,千万别在城镇外露宿。”

    感受着唐顿手心的温暖,胡桃鼻子一酸,眼睛就被泪水模糊了,已经多久没有尝到被人关心的滋味了?久的她都记不起来了。

    小萝莉一哭,反倒是让唐顿不知所措了,连忙给她擦泪,可是想到皮甲太硬,又赶紧停手。

    “胡桃不走,胡桃帮你!”小萝莉用手臂擦了一把鼻涕和眼泪,看着唐顿,稚嫩的嗓音中,透出了无比的认真。

    “小萝莉,找到你了!”不等唐顿回答,一把粗狂的声音骤然响起。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