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章 肮脏的守卫
    “排队站好,清点随身物品,不准带武器进入矿山!”

    一队矿山守卫嬉笑着,走了出来,这些平民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只只待宰的肥羊。

    格策被那一道道就像鬃狗盯上了美味鲜肉的贪婪目光盯着,害怕的颤抖了起来,下意识的向左右看去,想找镇民照顾,可是这种时候大家都自顾不暇,谁还有闲心管别人。

    镇民们在大门前排成了一条长队,紧闭着嘴巴,低着头,默默地接受着守卫们的检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守卫们穿着白色的铠甲,行走间,会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再加上咒骂声,更加让氛围肃杀了。

    只要镇民们上缴了规定数额的银币,守卫们就懒得再翻他们携带的包裹,当然也有例外,如果穿的衣服比较新,或者行李比较多,也会被揪出来,重新搜一遍。

    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安全问题,谁敢在公爵的匕首矿山闹事?那纯粹是不想活了,看看门口竖立的那些高达十米的木架子,上面吊着二十几具破烂的尸体,正随着轻风微微地晃动。

    被揪出来的倒霉蛋不得不再交出几个银币,实在拿不出的,立刻就会挨上一顿毒打。

    两个守卫走向了队尾,其中一个看一个镇民不顺眼,直接一口浓痰吐在了他的脸上。

    守卫们肆无忌惮的嘲笑,镇民们的头低的更低了。

    “唐顿?”格策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哀求的看向了唐顿。

    “别怕,待会儿把钱给他就行,什么都别说。”唐顿掏出了五个银币,塞到格策手中。

    距离太近了,不过十米,守卫们整天干这个,眼睛太尖了,一下子就盯上了唐顿。

    “背包里放的都是什么?”满脸胡渣的守卫用皮鞭捅了捅格策的背包。

    “是吃的和衣服。”格策完全忘了唐顿的叮嘱,他根本不开窍,守卫问话,是为了要钱,所以乖乖地递上银币就好,结果这一句老实的回答,直接让守卫动粗。

    胡渣守卫抬腿,狠狠地踹在了格策身上,将他蹬翻在地,随后跟近,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顿猛踹。

    镇民们见怪不怪,殴打第一次来矿山的自由民,是例行娱乐,除了是守卫们喜欢虐人意外,还是为了让新人们懂规矩,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格策的惨叫格外刺耳,他双手抱着脑袋,卷缩在地上,就像一条无助的青虫。

    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镇民们都移开了视线,他们没资格管,也管不了,废话的话,还会惹火烧身。

    “打够了,就停手吧!”唐顿看不下去了,他想起了十三岁那年,自己第一次来匕首矿山,当时的守卫并没有因为他年纪小就网开一面,反而打的更狠,最后抢走了他身上全部的十九枚银币。

    那是妹妹伊莲偷偷地塞进背包的,如果矿山伙食不好,想让哥哥买一些吃的。

    “呦,快看,这里有一个热心的少年呀。”短发守卫调侃着,突然抬腿,蹬向了唐顿的肚子,“你还有闲心关心别人吗?”

    唐顿闪身,躲过了守卫的殴打。

    “呵,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人敢闹事了,今天又来了一个胆子肥的。”短发守卫话音还没落,其他守卫已经丢下身边的镇民,围拢了过来,有几个甚至拔出了长剑。

    矿山的规矩很简单,看到不听话的,就立刻给予**,让他们明白,谁才是矿山的主人。

    “你不是有钱帮助别人吗?今天拿不出十个金币,就别想进矿山。”胡渣守卫是这支十人守卫队的队长,说话间,给了部下们一个‘动手’的眼神。

    话音未落,守卫们已经狞笑着扑向了唐顿,队长的话,不过是让这小子放松警惕罢了,以往遇到这种事,直接就是一顿毒打,然后拿走他的每一件行李,扒成光猪,丢进矿山。

    “都别抢,他的皮甲归我了。”

    “我要那双长筒靴!”

    守卫们肆无忌惮,已经开始瓜分唐顿的东西了。

    唐顿可不是初来乍到的菜鸟,早熟悉他们的行事风格了,在短发守卫扑来的一瞬间,他就抓着带子,将背包狠狠地抡了出去。

    砰,短发守卫被砸中鼻梁,喷着鼻血摔在了地上。

    唐顿快步退后,避免被围杀,手中的背包抡成了风车圆,阻止他们靠近。

    一个守卫靠近唐顿,不等动手,就被军靴踹在了膝盖上,直接正面趴地,摔的七荤八素。

    “一起上,揍死这小子。”胡渣队长要气疯了,拔出长剑,跑了过来,一记劈砍。

    唐顿侧步躲开,顺势一脚踹在了队长的腰部,让他踉跄后退。

    镇民们没想到那小子居然敢和矿山守卫动手,愣了一下后,赶紧匆忙后退,深怕被波及。

    格策躺在地上,疼的爬不起来。

    唐顿不想暴露底牌,所以没有使用武技,全都是普通的干架打法,不过对付这些不是魔能者的一般守卫,足够了。

    “宰了他!”短发守卫怒急,挥舞着长剑,是真的要杀了唐顿,反正事后往矿洞里一扔,就说被洞穴大蛇吃掉了,谁也没辙。

    扔掉背包的唐顿不再后退,主攻迎上,右手抓住短发守卫的手腕,左手握拳,朝着他的右腋窝凶猛锤击。

    短发守卫惨嚎着,再也拿不住长剑,脱手掉下。

    另一个守卫挥剑杀到,砍向唐顿的右臂,要废掉他。

    唐顿顺手抓住剑柄,就是一记上撩,格挡开守卫的剑刃后,将长剑平放,当做木板抽在了他的脸上。

    砰,守卫满嘴的牙齿都要被打烂了,打着旋儿,倒在地上。

    唐顿提膝猛撞,短发护卫腹部受到重击,吐了一口胃酸,弯着腰,飞跌出去,撞开了两个同伴。

    胡渣队长杀到,可是两次交手后,他就在唐顿的打击下,双手握着长剑,苦苦支撑,不断的后退。

    “快去喊人呀!”胡渣队长发出了凄厉的大吼,要吓尿了,每一次剑锋划过,带出的劲风,他都觉得会斩掉自己的脑袋。

    哨塔上的卫兵们嘻嘻哈哈,等着看同伴们收拾那个不知死活的少年,结果不到十几个呼吸,就发现不妙了,守卫们居然大半被打的躺在了地上,于是赶紧吹响了号角。

    镇民们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很和气的少年如此凶猛,不过随着矿山大门打开,一队顶盔贯甲,带着重剑和长弓的守卫出现,他们赶紧跪在了地上。

    “全部跪下!”一个中年大汉咆哮,“不然我就下令放箭了。”

    守卫们搭箭,拉开了长弓,瞄准了唐顿。

    唐顿突然发力,崩飞了胡渣队长的长剑后,跨步前冲,一脚将他踹翻,然后将剑尖抵在了他的眼窝上。

    “不要杀我。”胡渣队长求饶。

    “放开他,不然射死你。”中队长大怒,“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来闹事?”

    “收黑钱打人也就算了,杀人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唐顿冷哼,“我们是自由民,不是奴隶。”

    “做不做奴隶,可由不得你,快把他放开。”中队长很不耐烦,只要没了人质,他立刻就会下令,把这家伙射成筛子。

    唐顿知道说什么都白搭了,这些守卫无法无天惯了,根本不在乎自由民的小命,在这里,他们就是律法。

    格策吓尿了,看着那些杀气四溢的守卫,根本不敢和唐顿扯上关系,也完全忘记了唐顿是因为帮他说话才被盯上的,这个初次离家的少年,大哭着,在地上攀爬。

    “废物一只,把他拖走。”中队长朝着格策吐了一口口水,打量唐顿,“你现在服软,还来得及。”

    “我叫唐顿,我相信有人和你提过。”离开矿山是不行的,唐顿不想做流民和强盗,那就只能硬上了,用拳头打出一条活路。

    “嗯?你来自晨雾镇?”中队长神色微变,前几天团长吩咐过各个队长,让他们收拾一个叫唐顿的自由民,可是大家找了几天,都没有发现这个人。

    “对。”唐顿在试探,如果对方承认,就说明李斯特已经做好了布置,不过他显然得到了一个糟糕的答案。

    “进去吧!”中队长挥了挥手,部下们收起了长弓。

    “中队长,不能放过他呀,兄弟们都被打了。”胡渣队长刚喊了一句,就被唐顿用剑身抽在脸上,拍晕了过去。

    随手抛掉染着鼻血的长剑,唐顿捡起背包,走向了矿山大门。

    “有胆识,希望五天后,你还能这么硬气。”中队长在唐顿擦身而过的时候,狞笑着低语了一声。

    镇民们不明白,为什么唐顿还要进去,以守卫们的风格,肯定是要在矿场中整死他的。

    “李斯特是为了得到撕裂龙牙,或许还包括空间装备和灵魂坐骑,所以他们最近不会杀我,而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对付我,逼迫我说出关于它们的秘密。”唐顿的大脑疾速思考,如何才能破局。

    看着唐顿无视了守卫们阴狠的目光,挺直脊背,丝毫无惧地从他们身旁走过,中队长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就是个硬茬子,这次的任务,似乎要多花费一些力气了。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