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一章 处境堪忧
    唐顿的时间很紧,他估计大概一周后,还等不到自己妥协的守卫应该就要使用暴力死亡手段了,或许更早也说不定。

    “必须尽快找到保证自身安全的办法。”唐顿并没有任何害怕,甚至连心脏都没有紧张到加速跳动,如果连这种麻烦都解决不了,怎么配得上做上古魔典的主人?

    躺在背包中,荷玛很满意唐顿的表现,假如连这点胆识和魄力都没有,还是滚回晨雾镇,做一辈子邮差吧。

    魔能者的世界,可是弱肉强食。

    中队长让手下收拾残局,自己跑向了团长的营房,要赶紧汇报唐顿到来的消息。

    利马镇的镇民们聚在一起,和唐顿拉开了足足二十米的距离,深怕被当做是他的一伙儿,受到牵连。

    格策坐在地上,很后悔刚才的懦弱举动,想和唐顿搭话,又实在害怕,开不了口。

    等了不到五分钟,唐顿还没有想出头绪,一位矿场管事赶了过来。

    “从今天开始,你们归我负责。”管事吐沫横飞的教训着,脾气暴躁,“快跟我走,不许乱看,不许多嘴问话,老老实实的工作,一个月后,就可以离开,而且还能领到一份薪水。”

    管事说着注意事项,带着众人穿过矿场,前往宿舍区。

    露天的黑钢矿石已经挖完了,矿工们正在地下矿洞中干活,铁锤撞击铁钎的沉闷声音,透过黝黑的隧道,传了上来。

    一些矿工光着满是汗水的膀子,推着装满了矿石的独轮车,从隧道中出现,要将它们运送到冶炼区。

    在视线的尽头,是一片厂区,高大的烟囱竖立着,冒着黑色的浓烟。

    格策脚步踉跄,行尸走肉一般的走着,整个矿区,都笼罩着灰蒙蒙的烟尘,而且因为大量的矿粉飘荡,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怪味。

    汗水、地面上斑驳的血渍、精壮的男人,构成了矿场的主主色调,除了那些守卫们的笑声和开凿声,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每一个矿工的脸上,几乎都写满了疲惫、辛酸、还有说不尽的苦楚,他们根本不敢偷懒,因为即便身为自由民,每天也有着定额的任务,如果完不成,吃不上饭都是小事,还会被殴打,严重的甚至关进小黑屋,或者吊在木桩上暴晒。

    宿舍区的大门口,搭建着二十个高台,上面倒吊着一些矿工,他们的身上爬满了鞭痕,血迹凌乱,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看吧,那就是挖不到足够矿石的下场,所以你们要是不想受罪,就得拼命干活。”

    管事指点着高台,这是给矿工们的第一个下马威。

    “管事放心,我们一定努力工作。”领头的平民很有经验,趁人不注意,将几枚银币塞到了管事的口袋中。

    还有几个镇民陪着笑脸凑了过来,偷偷地盯上了银币。

    “还要钱?”格策发现匕首矿山的生活,并没有父亲说的那么简单,难怪来的时候,母亲说什么都不愿意。

    送了钱的矿工们松了一口气,其他镇民则是脸若死灰,他们知道,如果不能讨好管事,那么接下来安排宿舍,绝对会被刁难,只要把你丢进刺头和恶棍多的宿舍,你就等着被欺负吧。

    “没有人有疑问了吗?”管事看向了唐顿,这话摆明了就是说给他听的,瞧瞧这身皮甲,管事觉得,应该可以从他身上榨出一些油水。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矿山了。”唐顿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讽刺意味十足,他已经想好了,就算死,也不会让这些人勒索敲诈。

    “很好,看来这次来了一个有胆色的小子。”管事的脸皮抽搐了一下,语气饱含威胁,“我一定给你找几个贴心的室友,让他们多多照顾你。”

    宿舍区占地很广,由近五十幢高楼组成,它们都是用石料建造,附加了坚固魔法阵,非常结实,哪怕遇到泥石流,也不会被轻易摧毁。

    管事带着一群人,进了六号楼,为了便于管理,防止闹事,来自同一个镇子的自由民矿工,是必须要被打散的。

    “放好你们的东西,三分钟后,去一楼大厅集合,迟到的,没有晚饭。”管事走过楼道,不时地会指一下宿舍,将矿工们安排进去。

    “小子,到你了,进去吧!”管事站在三楼八号宿舍门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唐顿,“我觉得你可以住够三天,对了,要是想换宿舍,随时可以找我。”

    唐顿推开门,一股汗水和脚丫子混合的臭味就扑面而来,差点熏他一个跟头。

    宿舍不大,再加上放着六张上下铺的双人床,几乎挤占了所有的空间,让宿舍更显狭小。

    床铺都是脏衣服,摆着的两张桌子上,也堆满了杂物和食物的碎屑。

    唐顿走向了放在角落的柜子,打开一扇,确定没人用后,将背包放了进去。

    “荷玛,把你放在这里,没问题吧?”唐顿摸出了铁锁,这玩意其实不管什么用,也就是个心理安慰。

    “别在乎我了,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摆脱矿工生活吧,难不成你真准备浪费一个月,去地下挖矿石?”荷玛很厌恶现在的环境,可惜没办法,还好它是本魔典,没有嗅觉,不然绝对被熏死。

    “那你自己注意,我先走了。”唐顿锁上柜子,赶往了一楼大厅。

    “跟紧了,别掉队。”管事安排完宿舍,等到所有人聚齐后,带着他们前往仓库区。

    “站好了,一个个来,不准乱。”一座大仓库前,镇民们拿到了一套亚麻布制作的矿工服。

    “居然还发衣服呀!”发现并没有收钱,格策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尽管是矿工服,但是比他身上那件好多了,而且还是新的。

    从小到大,格策就没有一件新衣服,全都是穿用父亲的旧衣服改小缝制过的。

    登记完姓名后,唐顿领到了一块拇指长的铁牌,上面的油漆快剥落了,不过依旧可以看到刻着数字8295。

    这是号码牌,今后的一个月,这就是唐顿的新代号。

    格策又被吓到了,他的号码牌上,有一些凝固的血渍,擦都擦不掉,显然它之前的主人,遇到了一些大麻烦。

    将号码牌挂在脖子上,矿工们拿着领到的采矿工具,跟着管事前往矿场。

    进入矿洞,不到二十米,四周就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众人点燃了油灯,在昏黄的光线中,继续前进。

    “刚来就要干活了?”

    格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眼神乱瞟,神色紧张。

    矿洞仅仅两米高,三米宽,被一些圆木支撑,那种压抑和窒息的感觉,简直像潮水一样,扑面而来。

    格策觉得自己就像踩着一头怪兽的食道,走进了它的胃部。

    “废话,你们难道是来旅游的?”管事骂骂咧咧,他最讨厌进矿洞了。

    采矿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也可以听到一些人声了,不过基本上都是呵斥和咒骂。

    十五分钟后,众人抵达了矿洞的一个集转地,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矿石会在这里堆集,被装车,然后运送出去。

    格策注意到四周的矿洞壁上,还开出了隧道,继续向下挖掘开采,只不过它们更加狭小了。

    这些蚯蚓一样的隧道无法通过独轮车,只能由矿工背着篓子,运凿下来的矿石。

    “库克,过来,新矿工到了,安排好他们。”管事刚喊完,在角落毛毯上睡觉的矿工头就一个激灵,跳了起来,陪着笑跑了过来。

    “管事大人,你怎么亲自下来了?找人喊我一声,我去接这些矿工就行。”库克卑躬屈膝,尽管是一个肌肉发达的壮汉,可是在矮胖的管事面前,早早地就弯下了腰。

    “你以为我不想偷懒吗?最近新上任的主事大人盯的太紧,我可不想丢掉这份工作。”管事嘀咕了一句,指了下刚才贿赂他的八个矿工,“那几个人不错。”

    被点名的矿工们暗喜,别看都是采矿,但是负责的工种不一样、甚至矿洞不一样,付出的劳力都不一样。

    “明白了。”库克点着头,瞄了这几个矿工一眼,琢磨着自己能从他们身上捞到多少油水,单是伺候好管事可不行,在矿洞中,自己这个工头才是老大。

    管事走了几步,又突然转身,指了下唐顿,“对了,这个小子,很硬气,教教他矿山的规则。”

    “没问题,您走好。”库克等到管事离开,脸上的谄媚笑容立刻消失,换成了狠辣。

    “在这里,我就是天,谁要是敢闹事,就等着倒霉吧。”库克教训着新矿工们,走到了唐顿身边,看着他身上的皮甲,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贪婪,“谁让你穿别的衣服的?脱下来,换矿工服。”

    “这是我第三次来矿山,所以别拿一些不存在的规矩吓唬我。”唐顿才不吃这套呢,他连管事和守卫中队长都得罪了,还怕一个屁都不是的工头?

    “吆呵,大家听听,来了一个刺头呀!”库克喊了一声,四周的矿工们会意的哄笑出声。

    这是在施压,让唐顿明白,这个矿洞的人,都听他的。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