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四章 人渣室友
    黄昏下工,矿工们就像沸水浇过后的蚂蚁,从隧道中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连简单的洗漱也顾不上,直扑食堂大楼。

    “你们去吃饭吧,我回宿舍,有什么麻烦,就去找我。”

    唐顿皱了一下眉头,食堂前挤了一大群人,等打上饭吃完,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

    战争空间中有储备食物,唐顿准备回去吃,顺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荷玛说一下,作为大百科全书,魔典或许会有应付这种状况的办法。

    六号楼,308宿舍,一如既往的肮脏,或者说,整幢楼都是同样的糟糕环境。

    打开柜子,唐顿取出了魔典。

    “矿工生活怎么样?”荷玛迫不及待的询问,“还行,没有伤势,看来是你把别人揍了。”

    唐顿嚼着烟熏火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发生的一切,“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做的很对,那些有点地位的矿工都不能做亲信,因为他们是最不想改变现状的人,你不仅要从底层矿工中选,还要选年轻矿工,大量的选。”魔典立刻给出答案,并且引导唐顿去思考,“知道为什么吗?”

    “你是要在他们中间形成竞争力?让他们觉得自己不努力、不听话,地位就会不保,然后促使他们更加的为我卖命?”唐顿眉头紧锁,思索了片刻,说出了想到的原因。

    “对,要让他们保持危机感,觉得离开了你,什么都不是。”荷玛教导,“所以告诉他们,一周后,你只会要其中的七人作为亲信。”

    “要不要再给点金币奖励?”唐顿笑了,“反正咱们不缺钱。”

    “可以。”魔典认同,“你的想法不错,一个人,很容易被弄死,只要你形成了庞大的矿工势力,就算是守卫团长,想要收拾你,也得考虑清楚要承担的后果。”

    “你是不是以前干过这种事?似乎很擅长呀!”唐顿好奇。

    “兄弟会更擅长。”荷玛没有正面回答,“明天,最迟后天,大工头必然会找你的麻烦,你只要顶住,在矿工中的地位就会更加的稳固。”

    “我明白。”唐顿换了话题,“你知道兄弟会?我听说那是大陆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号称任何一个小镇,都有他们的成员?”

    兄弟会宣扬万物皆平等,世人皆兄弟,他们反抗阶级存在,反抗贵族富商,他们代表着平民阶级的利益,也因此聚拢了大量的成员。

    “一个暴民组织而已。”魔典显然对兄弟会很不屑,“别问了,只要你出了名,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那些家伙,可是无孔不入。”

    唐顿点了点头,看了一下脏乱的房间,决定打扫下,不然可住不下去。

    “我跟你们说,西境主城金鹅毛酒馆中的大胸舞娘真赞,她们丰满的胸部,比脑袋还大!”尼尔森剔着牙,和一众工友吹嘘,“睡一晚,要花一百金币。”

    “一百金币也叫多,你个乡巴佬,王都的交际花,据说摸一把,都要上千金币。”工友们调侃尼尔森,引出了一串哄堂大笑。

    “呃,走错了!”尼尔森走进308室,看到地板和桌椅擦得干干净净,脏衣服都堆在了木盆中,下意识的退了出来,又向前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不对,这就是咱们的宿舍呀!”

    一群矿工堵在宿舍前,仿佛看到了一头史前巨兽正在被一只肮脏的地精爆菊,惊的目瞪口呆。

    “新来的?”尼尔森挤进了宿舍中,抓了抓头发,看向了坐在床铺上,正翻阅着一本书籍的唐顿。

    “嗯!”唐顿一看尼尔森张扬的气场,以及别人不时地望向他的目光,估摸着他就是宿舍的老大了。

    “小子,很识趣呀,咦,火腿,我最喜欢了。”

    尼尔森穿着一身沾满矿灰的工服,直接坐在了唐顿的床铺上,抓起放在旁边的火腿就吃。

    “给我一根,食堂伙食真差,我都没有吃饱。”

    “改天一定找机会打爆那些厨师的脑袋。”

    工友们都挤了进来,七嘴八舌的谩骂,根本没有询问唐顿的意思,为了争抢火腿,弄的床单全是手印和脚印。

    “喂,小子,还有没有,全都拿出来。”尼尔森是个彪形大汉,身强力壮,聚集着六十来个矿工,也是个工头。

    “没了。”唐顿声音冷淡。

    “哈哈,看来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呀!”尼尔森捏了一下拳头,戏谑地看着唐顿,“没关系,在我的教导下,最多三天,你就学会在匕首矿山如何生活了。”

    “和他废什么话呀?哪个柜子是他的,直接撬了。”一个脸上有疤痕的矿工比较粗暴,一边往嘴里塞火腿,一边催促。

    “准备揍我?”唐顿根本没有任何意外,先不说管事把自己安排进来,就是为让人家收拾自己,单看空出来的三张床铺,他就知道,这些矿工绝对不是好东西。

    大工头们才不会和底层矿工一起住,他们都在工头楼,这些小工头没有那种待遇,但是有变通的办法,那就是整新来的室友,让他们主动滚蛋,人少了,住宿环境也就不挤了。

    唐顿有经验,看床铺的空位,就知道宿舍老大的凶残程度了,像是库克,他一个人,就霸占着一间宿舍。

    “揍人?你也太看得起你了。”尼尔森嘲笑,其他矿工也哄堂大笑。

    打人,那是最没有效率的方式,他们有许多手段,可以修理的唐顿崩溃。

    “既然你把宿舍都打扫了,那正好,把大家的脏衣服也洗了吧。”尼尔森脱下工作服,投掷向唐顿。

    唐顿身子一偏,躲开了。

    “呦,挺傲气呀!”尼尔森故意用力,让一身精壮的肌肉隆了起来,向唐顿示威,“你们还等什么?脱衣服呀。”

    “小子,我看你皮肤很嫩呀,要不要大哥‘照顾’你一下?”一个基佬看上了唐顿,瞄着他的下身。

    一群矿工大笑,纷纷脱衣服,丢在了唐顿的床铺上。

    “别撬柜子。”尼尔森骂了疤痕矿工一句,他不是替唐顿出头,而是已经把他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想等其他宿舍的矿工走了,再拿出来吃。

    疤痕矿工骂骂咧咧,不过也明白了过来,现在拿出来,估计也吃不上几嘴,这些人都是同乡,索要的话,不好拒绝。

    唐顿本来想保持沉默,不过看着这些家伙不时的瞟自己几眼,他突然站了起来,把脏衣服收拢,放进木盆后,端着去水房。

    “呸,我还以为能碰上个硬汉呢,没想到也是个软蛋。”疤痕矿工一口浓痰吐在了唐顿的被褥上。

    “别管他了,来,大家玩牌!”一个矿工拿出了一副国王扑克,开始例行的赌钱玩乐。

    矿山的工作苦累,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矿工们就只能玩牌赌博了,当然,那些懦弱的矿工,几乎都是被敲诈勒索的对象。

    “待会儿那小子回来,让他上,赢光他的钱。”有矿工出馊主意。

    “他要是不玩呢?”

    “不玩?他说了算吗?”尼尔森的话,又惹出了一大串讥笑,的确,新人矿工,就是被欺负的对象。

    如果是一个成年大汉,他们或许还会收敛一点,但是对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收拾他一顿,简直对不住这种机会。

    “你们先玩,我去尿尿。”基佬矿工抓了抓肚皮,正要往出走,被尼尔森揪住了。

    “别浪费了,喏,往床上尿!”

    十几个矿工看到尼尔森指着唐顿的被褥,一脸的戏谑,全都笑了出来。

    “我也来,让小子享受下!”

    几个喜欢收拾别人的矿工站到了唐顿的床铺前,脱下裤衩,就朝着被褥扫射,弄湿了一大片。

    “好爽!”基佬打了个哆嗦,美的冒泡。

    “快点,别让他看到。”尼尔森催促了一声,他想看到唐顿不注意,坐在尿液上的倒霉样。

    唐顿走进宿舍,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些矿工全都低着头,有几个忍不住,捂着嘴噗噗直笑。

    身为魔能者,唐顿的嗅觉要比普通人出色,立刻闻到了一股尿骚味,让他不由的皱眉,随即目光移到了被褥上,看到了那些尿液的濡湿痕迹。

    唐顿的拳头立刻握紧了,虽然被褥盖了好几年,已经陈旧了,但是那是他母亲亲手缝制的,所以有了钱后,也没有换掉。

    “怎么了?坐呀,别站着。”基佬矿工嘲笑着,伸手抓住了唐顿的后脑,把他往床铺上摁,“这是大家给你的见面礼,别客气,尽管坐呀!”

    “你们这群人渣!”

    一根暴起的青筋出现在唐顿的额头。

    “你说什么?欠揍呀!”疤痕矿工走了过来,伸手去推唐顿,可是他的站姿依旧挺拔不动。

    “呦,挺硬气呀,本来打算给你点教训就算了,没想到这么不识抬举,谁还有尿。”尼尔森把尿桶从床下踢了出来,盯向了唐顿,“尿这里,让他喝!”

    有矿工立刻脱裤衩,其他宿舍的矿工,还有楼道中那些刚才食堂回来的矿工,听到动静,都聚了过来,嘻嘻哈哈的看着唐顿。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