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五章 暴虐
    欺负新人的场面,矿工们已经见太多了,就当做是欣赏马戏团的节目,出言帮忙?他们才不会自找没趣呢。

    “水房里的这堆衣服是谁的?怎么被烧了?”

    水房里突然响起了几声询问的大喊,还有哗哗的泼水声,随后一个矿工拿着几件被烧得破烂的工服走进了楼道,骂骂咧咧,“你们整新人就算了,别把宿舍楼给烧了。”

    “哈哈,估计又是哪个不长眼的矿工被收拾了。”疤痕矿工拍着肚皮,乐不可支,可是随即发现尼尔森脸色阴沉,盯着唐顿,突然醒悟了过来,“那是咱们的衣服?”

    “应该不会吧,这小子有那么大胆?”基佬矿工觉得不可能,“他不是回来拿肥皂的吗?”

    一宿舍的矿工死死地盯向了唐顿,有几个脾气暴躁的已经站了起来,要揍他。

    楼道里看热闹的矿工们大叫着起哄,这么嚣张的新人可不多见了,不过每一次都会被打个半死就是了。

    “还愣着干什么?喂他喝尿。”尼尔森咆哮。

    “对,只揍一顿真是太便宜他了,揪他去厕所,灌死他!”站在唐顿身旁的疤痕矿工最暴力,挥手就抽向了他的脸颊。

    啪,唐顿伸手,攥住了疤痕矿工的手腕。

    “你们都该死!”

    唐顿的性格很和善,就算是面对着食尸鬼,也没有虐待过它们,可是这些矿工,让他打心底里生出了一种厌恶和愤恨。

    如果不是成为魔能者,如果不是拥有自保的力量,那么今天,不仅要喝下那些尿液,以后也会被欺负的死死的。

    “你说什么?”基佬矿工故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脸讥讽,“你以为你是魔能者呀,可以一挑十,也不睁开狗眼看看你的模样,就像大街上的流浪狗好不好?”

    “小子,有胆子你再说一遍。”尼尔森站了起来,从床铺下抽出了一柄砍刀,他发誓,他要是这家伙再出言不逊,就砍断他的脚筋。

    哗啦哗啦,椅子腿摩擦地板的声音乱响成一片,十几个矿工全都站了起来,他们绝对不允许新人挑战他们的地位。

    格策挤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几乎吓尿。

    围观的矿工们看向了唐顿,估摸着他要缩卵,结果这家伙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吼了出来。

    “我说,你们都该死!”

    唐顿抡起了手中的木盆,狠狠地砸向了疤痕矿工。

    “揍死他!”尼尔森话音还没落,就看到木盆砸的疤痕矿工头破血流,烂成了纷飞的木屑。

    基佬矿工从床铺下抽出一根磨尖的铁管,捅向唐顿的大腿,其他矿工也纷纷抄家伙,杀了过来。

    哗,围观的人群忙不迭的后退,深怕被殃及池鱼。

    唐顿砸烂木盆,丢掉手中的木块,紧握拳头,直接捶在了疤痕矿工的下颚骨上。

    “我要杀了你!”急怒攻心的疤痕矿工还没喊完,就在‘咔吧’的骨碎声中,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直挺挺地摔向了地面。

    唐顿一扯疤痕矿工,将他当做肉盾丢向矿工们,同时右手下伸,一把抓住了铁管,用蛮力一拽。

    基佬矿工的力量就是翻三倍,也不是唐顿的对手,铁管瞬间脱手,还摩擦的手心火辣辣的疼。

    呼,铁管带着破风声,划了一个半圆,狠狠地抽在了基佬矿工的脸庞上。

    噗,基佬矿工的半口黄牙都被打断了,混着鲜血喷了出来,他的身体也打着旋儿跌了出去,撞翻了几个矿工。

    哄,围观的人群大哗,没想到一个照面,尼尔森的两个得力打手就被废了,看来那个小子战斗力不弱,不过这仅仅是开始,他反击的越狠,待会儿受到的殴打就越重。

    匕首矿石,可是弱肉强食的猎场。

    要是没办法镇压唐顿,尼尔森威信大跌,这个工头也就快当到头了,所以他在怒骂。

    “一起上,杀了他,出了事我负责。”尼尔森挥着砍刀,斩向唐顿的胳膊,结果被铁管打偏。

    刺耳的撞击声中,唐顿手腕一抖,将铁管反握,刺了下去,捅进了尼尔森的大腿。

    啊!

    尼尔森惨叫,鲜血立刻喷了出来,染湿了他的内裤和大腿,洒的地板上都是血淋淋一片。

    砰,一张椅子砸中了唐顿的肩膀,爆开,木屑乱飞。

    偷袭得手的矿工还没来得及补上第二击,肚子就挨了一脚,直接凌空飞出,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后,摔向了地面。

    唐顿拔出铁管,反手一抡,打在了尼尔森的颧骨上。

    又是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尼尔森的脸庞肉眼可见的变形了,整个眼球都几乎被打的突出来。

    这还是唐顿手下留情了,不然他必死无疑。

    矿工们看到唐顿出手凶暴,再加上尼尔森被打倒,下意识的止步,可是双方距离太近了,根本没有缓冲的余地。

    唐顿蛮力抡击,挡开了身前最近矿工的砍刀,快速地砸向他的手臂,接着一脚踹翻,然后杀向下一个。

    矿工们被暴虐,密集的骨折声响成一片。

    围观的人群傻掉了,原本以为唐顿会被胖揍,最起码半个月下不了床,没想到人家战斗力彪悍,直接打爆了尼尔森一众。

    看着躺了一整个宿舍的矿工,不是手臂就是大腿,被打断后不规则的扭曲着,哀嚎不断,他们全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整个楼道,一瞬间寂静无声,只剩下铁管划裂空气的破风声,有几个刚才叫得欢唯恐天下不乱的矿工,此时眼神游移不定,用力挤开身后的人群,想要离开。

    “都不准走!”唐顿怒吼。

    不到二十秒钟,唐顿就放翻了十几个矿工,从宿舍门口打到了宿舍最里边,然后他迈过那些受伤的矿工,走向了楼道。

    外围的一些矿工,看到势头不妙,已经散了。

    “凭什么不让我们走?大家评评理!”一个矿工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句,想要让唐顿成为众矢之的,结果话还没有喊完,就被铁管抽在嘴巴上。

    “废话真多!”一脚踹开多嘴的矿工,唐顿淡定的甩掉了铁管上染的血渍,“我说不准走,就不准走。”

    矿工们被镇住了,眼神不停的乱瞟,可就是没一个人敢动,整个楼道内,顷刻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

    格策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他觉得唐顿酷的堪比一头巨龙,他渴望象他一样,活的有尊严、有地位,而不是被人欺负的像狗一样。

    “怕什么?他就一个人,咱们这多矿工,堆也堆死他了。”有矿工震撼过后,觉得太丢人了,大吼了出来。

    一些刺头也吼了起来,不过很快又闭嘴了,因为一群年轻的矿工拿着铁钎和矿镐,风风火火地冲进了楼道。

    “唐顿工头,我们来了。”被提拔起来的几个亲信为了表现,得到唐顿被堵的消息后,立刻纠集了人马。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矿工都来了,也有一些不看好唐顿的没有出现,选择了冷眼旁观。

    “什么?这不是库克的矿工吗?怎么叫这小子工头?”

    “不可能,他不是第一天来匕首矿山吗?怎么直接变成工头了?”

    “我晚饭的时候听说了,新来的一个小子把库克和他的亲信都给干翻了,原来就是他。”

    “尼尔森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矿工们议论着,这一次看向唐顿的目光,不再是戏谑和嘲笑,而是多了一份羡慕和嫉妒,才来矿山第一天,就成为工头,那意味着他再也不用干那些脏活累活。

    “唐顿工头,还是让大家散了吧,如果聚集的时间太长,惹来监工,对大家都没好处!”有资格老的矿工出来做和事佬了,不过语气不再强硬,反而带上了一丝讨好和询问。

    在矿上,只要有实力,就能得到尊重和敬畏。

    “今天来的矿工,每人奖励十个金币,明天不用干活!”唐顿拍了拍亲信的肩膀,很满意,大声的宣读了出来。

    “欧耶,工头大人英明!”赶来的二十多个矿工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工头直接打爆了他们,自己没出上什么力不说,还白拿钱,可以休息一天,真是赚死了。

    “什么,还有钱赚?”矿工们听到唐顿的奖励,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十个金币,都赶得上他们在外面辛苦工作一个月的薪水了。

    唐顿就是故意让这些人听到,他相信不到三天,这些消息就会传的人尽皆知,到时候自己动手攻击其他工头,收编矿工,会容易上很多。

    矿工们不傻,跟着一个富豪工头,总比跟着一个穷逼要有前途,而且人家的武力值似乎还爆表。

    “工头,您真厉害。”亲信们看到了宿舍中,尼尔森一众的惨状,大拍唐顿马屁之余,也被震慑,完全不敢生出忤逆他的心思。

    “都散了吧,你们几个,把这些家伙丢进厕所,再把宿舍打扫一下。”唐顿挥了挥手,矿场监工权力很大,现在最好不要和他们碰面,不然不好办。

    亲心们立刻打扫宿舍,他们认为这是个工头联络感情的机会,根本不让普通矿工动手。

    .........

    ps:求推荐票!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