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七章 魔典丢失
    因为冲击灵魂三阶在即,唐顿不想让身体受到什么意外伤害,所以准备只找那些掌管着不到一百人的小工头。

    左手提着油灯,唐顿走过隧道,进了集转地。

    正强迫着三个矿工和他赌钱的工头丢掉手中的纸牌,站了起来,旁边几个亲信也都拎着铁钎,神色不善地盯着唐顿,围了上来。

    “你是这里的工头?”唐顿看了眼破毛毯上的铜板,“赌注不小呀!”

    “你想干什么?抢矿工?”

    工头爆了句粗口,气势汹汹地走到了唐顿面前,这种时候完全不能弱了气势,不然以后就没办法让那些普通矿工听话了。

    “不抢,只是想揍人罢了!”唐顿话音还没有落,手中的铁钎抡了出去。

    “揍他!”工头早有准备,而且很阴险,一掀工服,从裤腰上拔出了一柄匕首,只是还没捅向唐顿的小腹,铁钎已经带着破风声,抽在了他的嘴巴上。

    砰,工头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身体像头死猪一样,摔在了地上,脑袋还被石头磕破了。

    亲信矿工们大叫着,动手,结果只是一个眨眼,就有两个被打的头破血流,惨叫着抱头倒地。

    唐顿挥舞着铁钎,攻势大开大合,对于这些压榨矿工的家伙们,他可没有一点留手的打算。

    亲信们溃不成军,被唐顿撵的狼狈逃窜,甚至跑出了集转地,没能跑掉的直接跪在地上求饶。

    普通矿工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被打翻了一地的小工头和他的狗腿子,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以前也见过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可是无一例外,都被修理的很惨,可是这个少年,居然单枪匹马就干掉了十几个人。

    “不堪一击,咳,我是来自晨雾镇的唐顿!”

    唐顿清了一下嗓子,将昨天的话同样讲了一遍,随后也不管矿工们的反应,将染血的铁钎搁在了肩膀上,吹着一段轻快的西部口哨,走出了隧道。

    矿工们注视着唐顿的背影,觉得他实在大言不惭,那些大工头们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想想他的话,大家还是有些期待的,除非白痴,不然谁愿意白白地缴纳矿石税?

    一个上午,唐顿车翻了九个小工头,这还是因为他不熟悉匕首矿山的路线,耽误了不少时间的缘故,不然击败数还会更多。

    工头们已经收到了消息,一个战斗力彪悍的少年正在四处闹事,他们本来还不放在心上,毕竟这种愣头青太常见了,可是随着消息不断传回来,他们有些傻眼了,随即就是急躁。

    那个少年,没有动用手下的矿工,只是一个人,一个上午,就轻松的碾压了二百多个矿工。

    任何一个大工头的升起,都是伴随着这种血腥的殴斗和冲突,在矿山,足够硬的拳头才是一切,才是地位的保证。

    工头们感觉到了不妙,开始互相联络,性子急的准备给唐顿一些颜色看看,还有一些明哲保身,想要先看一下形势,是不是唐顿是某个大工头扶植的傀儡,毕竟他一个人就干翻了这个多矿工和亲信,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有人猜测唐顿是魔能者,可是他根本没有使用任何武技,全是普通的干架招数,所以让大家摸不清他的真实实力,导致一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继续观望。

    中午的时候,唐顿第一次去食堂,真心挤的要死。

    矿工们浑身脏乎乎的,全是矿灰和汗渍,再加上工作辛苦,大部分人累的都都不洗澡,于是汗臭和体臭夹杂在一起,几乎能把人熏一个跟头。

    食堂的饭菜香味,都遮不住这股味道,不过矿工们都习以为常了,一个个用力往窗口前挤着。

    “大哥,我去给您打饭!”一个矿工大献殷勤。

    “不用!”唐顿拒绝,然后目光左移,看到了那些拎着黑色短棍,穿着深蓝色制服的监工。

    他们在维持食堂秩序,眼神就像鹰隼一样锐利,唐顿发现,只要监工走进,附近的矿工立刻机会安静下来。

    监工的权利实在太大了,没有任何人敢反抗他们,不然就等着被关小黑牢吧,那绝对是生不如死的刑罚。

    矿工们排成了十二条长队,不时地推推搡搡,还踮起脚尖,盯着窗口后的几个铁桶,看着里面的食物猛吞口水。

    “下一个!”

    轮到唐顿了,不等他把餐盘递出去,厨师已经拿着大勺子,挖起了一勺煮熟的燕麦饭,倒在了盘子上,接着又从一个菜桶中挖了一勺土豆汤,浇在米饭上。

    “下一个!”厨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油汗,大声的催促着,“快点,别挡路。”

    “工头,坐这里!”

    有个年轻矿工已经占到了座位,朝着唐顿大喊。

    “就这么点?怎么吃得饱?”唐顿将餐盘放下,扫视了一下四周,虽说矿上管一日三餐,可这数量也太少了。

    矿工们已经习惯了,早开始狼吞虎咽。

    “大哥,看那边。”亲信用餐勺指了指食堂大厅的右侧,“那里是大工头的位子,伙食比这边好太多了,您要是再加把劲儿,很快就有资格坐过去了。”

    整个大厅,简直是泾渭分明的两种景象,左侧这些普通矿工,哪怕是再挤,也不敢越过那条作为标识的黄线。

    大工头们吃着更加丰盛的午餐,目光不断的逡巡,其中一些人,发现了唐顿,对他指指点点。

    “大哥,虽然您现在也是个工头了,但是想吃好点,就得贿赂那些厨师,没有钱,什么都白搭。”有老油条提醒唐顿,当工头为了什么?不就是不用干活,还能吃好些吗?

    唐顿挖了一勺燕麦饭,塞进了嘴巴里,咀嚼了两下后,就想吐出来。

    “这东西能吃?半生不熟,还有沙子。”唐顿皱眉了,他从十三岁就开始做邮差,吃过不少苦,也挨过饿,可是和这些矿工一比,简直不算什么艰辛了。

    “不吃就只能饿着了。”矿工们的话虽然简单,但是透出了无尽的辛酸。

    唐顿本来想把餐盘推给别人,反正他的战争空间中还有食物,可是看着一些矿工吃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着餐盘,一个米粒都不放过,他开始吃饭。

    别人能吃的苦,受的罪,自己为什么吃不了?

    尽管唐顿在霍亨索伦的银行中收获了许多金砖,还有一座地下城的财富等待着他去挖掘,可是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富豪,依旧像以前邮差时一样,兢兢业业的努力着。

    吃过午饭,唐顿回到了集转地,小憩休整。

    下午的时光,唐顿不准备殴打工头了,看看书,等待凌晨到来,然后通过传送阵进入地下城,全力冲击灵魂三阶。

    随着下工时间即将到来,唐顿敏锐地发觉矿工们开始紧张,频繁地朝着隧道和自己张望。

    答案很快揭晓,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装矿工走进集转地,一脸凶神恶煞表情的咆哮。

    “你就是新工头?滚过来!”

    两个大工头的打手看到了坐在毛毯上的唐顿,不屑地吐了口口水,“快点,别让大爷等你!”

    “怎么和我们唐顿工头说话呢?”

    “找死呀!”

    亲信们虽然知道他们是大工头的人,可是依旧大着胆子站了出来,维护唐顿。

    “你们肉皮发痒了吧?”打手怒目一瞪,抽出了工服下的铁管。

    “昨天的矿石税怎么没缴?”另一个打手盯向了这些矿工,出言威胁,“我不管你们有没有换工头,矿石税一磅都不能差。”

    矿工们因为紧张,呼吸都粗重了,全都看向了唐顿。

    “回去告诉你们大工头,以后的矿石税,一个铜板都别想从我们这里拿走。”唐顿握着铁钎站了起来,“滚吧!”

    “哈哈,有胆!”矿工打手狞笑着,扑向了唐顿,可是刚跑了两步,一根铁钎就旋转着,飞了过来,砸在了他的胸口上,直接把他放翻。

    “你知道我们是谁的人?”看到同伴倒地吐血,另一个打手要报出后台,可是唐顿根本懒得听。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断他的腿!”

    亲信们听到这话,直接一拥而上,铁钎翻飞,他们以前没少被这些打手欺负,现终于还回来了。

    “你小子有种,洗干净屁股等着吧,多班大工头一定弄死你!”打手好汉不吃眼前亏,捂着流血的脑袋跑掉了。

    “唐顿万岁!”

    矿工们突然欢呼了起来,他们之前还以为唐顿是欺骗他们,现在看来,他是真的打算说到做到,再也不要大家一份矿石税,还为大家遮风挡雨。

    这一刻,唐顿才真正的得到那些普通矿工的拥护,他相信,只要这场冲突传出去,拥戴他的人会越来越多,直到那些大工头,甚至是监工和大矿霸们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心情大好的唐顿吃过晚饭,回到了六号楼。

    “都散了吧!”唐顿和亲信们打过招呼,掏出钥匙,准备开锁,结果看到宿舍的房门被撬了,露出了一条缝隙。

    唐顿脸色一沉,推开木门冲了进去,果然,宿舍内就像被暴徒洗劫了,翻得一团乱。

    柜子上面有抡砸的痕迹,变形了,锁头同样被撬开,放在里面的背包没有了,魔典也没有了!

    ......

    ps:今天还有一更,然后元旦一号就该上架了!

    〖爱上书屋∷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www.23sw.net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