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八章 杀向工头楼
    夕阳透过窗户,洒进了宿舍中,一片金黄,映照着唐顿那张扭曲的脸颊。

    “是谁动了我的背包?”

    砰,唐顿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直接将它轰碎。

    咆哮声四溢,传遍了整幢大楼,一扇扇房门打开了,往308这边探视。

    “大哥,怎么了?”

    “东西被偷了吗?”

    亲信们涌了进来,全都是一脸的愤怒。

    “把那些矿工赶出来,一间一间的搜,找到他们,然后打死。”

    随着唐顿战干翻更多的矿工,亲信们越来越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并且胆子和底气也大多了。

    “大意了。”唐顿自责了一声,从被褥下抽出了磨尖的铁管,走进了楼道中。

    “大哥,怎么办?”亲信们拿不出办法,毕竟有作案机会和动机的人太多了,矿工宿舍频繁丢东西,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他们连工头都敢偷,真是不要命了。

    “别着急!”安抚了一下手下,唐顿扫了一眼楼道,看着那些伸长脖子往这边张望的矿工们,大声吼了出来,“是那个混蛋进了我的宿舍,拿走了我的东西,谁如果知道,告诉我,就可以得到一千金币的奖励。”

    嘈杂声四起,矿工们哗然,惊讶地看着唐顿,如果节省着花,一千金币,足够他们挥霍五、六年了。

    魔典可以说是唐顿的一切了,关系着他的未来,看到它丢失,那一瞬间,他几乎觉得天都塌了,不过他知道气愤和懊悔是没有用的,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赶紧想办法,将它找回来。

    “你真的有一千金币?”有个矿工喊了一声。

    “废话!”唐顿一眼盯了过去,“去,把他揪出来。”

    年轻的亲信们如狼似虎,猛扑了过去,矿工看到不妙,吓的赶紧关上了房门,可惜没用。

    亲信们砸开房门,一顿胖揍,让矿工老实下来后,把他拖了出来,扯到了唐顿身前。

    “你知道什么?放心,只要说出来,一千金币照付。”唐顿尽量让语气平稳,魔典单从外表看,就像一本没用的破书,如果自己表现的太在意,说不定反倒会让拿走它的人注意到。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随口问的。”矿工赶紧解释,他现在后悔死了,刚才真不该多嘴。

    看矿工的纠结表情,应该不像说假话,可是唐顿担心自己看错,于是微抬了一下下巴,“揍他。”

    亲信们立刻动手。

    砰,砰,砰!

    倒霉矿工的惨状吓的其他人都关上了房门,深怕被唐顿盯上。

    “从哪里入手呀?看房间乱七八糟的程度,还有房门和柜子被撬开的痕迹,应该是暴力破解的,这样肯定会弄出很大的声音。”唐顿重新看向宿舍内,通过蛛丝马迹推测,“这说明‘那家伙’几乎算是明抢,根本没有遮掩的意思,那么必然有人会看到。”

    “快说!”亲信们殴打矿工,甚至还有人提议再揪出来几个。

    唐顿知道自己太心急了,如果等一会儿再出手,肯定还会有人询问是否会支付奖励,那么这些人中,应该有看到过偷东西的那个混蛋,当然,说不定等大部分矿工睡了,会有人找自己。

    “或许是某个大工头的手下干的,这些矿工担心被报复,哪怕有巨额金币奖励,现在也不敢说。”

    唐顿迈着步子,在楼道中走着,长筒军靴踏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走到了318房间前,唐顿瞄了一眼沾满污渍的房门,直接抬腿,踹开了。

    “哈哈,一千金币,老子宁可不要,也要看到他倒霉,还有你们,谁也不准告诉他。”尼尔森一边充满了复仇快感的大笑,一边威胁同宿舍的矿工。

    矿工们本来陪着笑,可是砰的一声巨响,看到房门拍在墙壁上,唐顿一脸寒霜的破门进来,全都愣住了。

    “呃!”尼尔森呆住了,还在琢磨刚才的话有没有被唐顿听到,结果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尼尔森下意识的大叫。

    砰,唐顿抡出了铁管,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胸口上,骨裂声中,他喷出了一口鲜血,哀嚎着倒地。

    “你们在宿舍中养伤,那么肯定见到是谁砸开了我的房门。”唐顿抬腿,朝着尼尔森猛踢,“所以别想着骗我。”

    “别打了,求你!”尼尔森求饶,咳出的鲜血,不停地溅在地板上。

    其他矿工噤若寒蝉。

    “还是不说吗?那你们就去死好了。”唐顿一脚蹬踏在尼尔森的脸上,踩烂了他的鼻子后,转向了下一个目标。

    “不要,我说,是奥斯大工头的手下闯进了你的宿舍,应该是他们拿走了你的东西。”

    矿工们看着杀气腾腾的唐顿,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别打了,去,把你们能找到的这种铁管全部拿过来。”唐顿返回楼道,吩咐手下,他手中的铁管拇指粗,将近一米长,一段打磨的很尖锐,可以当做枪刺使用。

    亲信们立刻行动,为了防身和斗殴,这种东西没少准备,仅仅片刻间,唐顿的面前,就堆了二十几根。

    “够了吗?不如用砍刀吧?”亲信们也都带上了武器,准备跟着唐顿去干架。

    “怕不怕?”唐顿用床单做了一个简易的背囊,背在背上,随后将铁管插了进去,正好露出一截,方便取用。

    “不怕!”亲信们大喊。

    “很好,带我去找奥斯大工头。”唐顿看了眼这三个年轻的亲信矿工,走出了宿舍楼,还有六个亲信没有到,显然是躲了起来,不会来了。

    唐顿毕竟是要和凶名卓著的大工头冲突,一些矿工内心中,都不认为他会赢。

    刚才的咆哮,早惊动了整幢楼层,矿工们都在观望着这边的动静,看到唐顿去工头楼,他们立刻兴奋了,也追了出去看热闹。

    工头楼在宿舍区的东北角,因为挨着主事的独幢别墅,环境相当不错,这里不仅住着各位大工头和他们的亲信大手,还有数目众多的监工,以及新主事高价请来的佣兵和保镖。

    唐顿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走到了工头楼下。

    现在正是晚餐后的时间,矿工们都闲着,看到这群浩浩荡荡的人群,自然跟了上来,于是人群越集越大。

    “奥斯,给我滚出来!”唐顿大吼。

    “这小子疯了吧,居然来工头楼下闹事?”

    “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以为能打,就能当大工头吗?简直没脑子。”

    “哈哈,你们操心这些干什么?看着他被揍个半死也不错呀,就当解闷了。”

    矿工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根本不看好唐顿,就连那三个亲信,脸色也开始出现了些许的慌张。

    “谁在喊叫呀,滚蛋,别打扰老子睡觉。”

    哗啦,一个铁壶砸烂了玻璃,从五楼掉了下来,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有大工头不满意了。

    “奥斯,是找你麻烦的,赶紧解决。”

    “连这么年轻的矿工都敢找你麻烦,奥斯,你的脸往哪儿搁?”

    工头楼上的一些窗户打开了,一些人调侃奥斯,顺便往下看。

    唐顿注意到,那些大工头露面的瞬间,下面的人群,全都闭上了嘴巴,嘈杂消失,立刻安静了下来。

    “是你?哼,有本事上来找我呀!”奥斯从五楼伸出了头,瞅了一眼,他手里抓着一把扑克,还不忘记出牌。

    “干什么呢?都散了。”

    穿深黑色制服的监工出现了,平时出现这种事,他们根本懒得管,可这是在主事的别墅下面,闹大了,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一些胆小的矿工离开了,可更多的聚在这里,等着看好戏,因为那个少年,完全无视了监工。

    “奥斯,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唐顿走向工头楼,“你们三个留在这儿。”

    三个亲信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停下,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一个监工伸手拦阻唐顿,另一个直接抡出了手中的黑色短棍,砸向唐顿的脑袋。

    唐顿快速抽出一根铁管,大力挥舞,挡开了监工的短棍后,抡在了他的脸上。

    噗,监工半嘴的牙齿都被打掉了,混着献血吐了出来。

    哗然声四起,矿工们没想到唐顿这么彪悍,居然连监工也敢揍,这家伙是不要命了吧?

    得罪了大工头,只要找个新靠山,不一定会死,但是得罪了监工,必死无疑,因为他们就是矿山最大的一股势力。

    “你小子疯了?”另一个监工吓了一跳,要抽唐顿。

    唐顿抬腿就是一脚,蹬在了他的肚子上,让监工吐着酸水,跪向了地面。

    凄厉的哨子声响了起来,更多的监工匆忙地穿起衣服,冲出了工头楼,他们的短棍可以拧开,拔出后,就是一柄短剑,在夕阳下,闪烁着锐利寒光。

    “今天就算你磕头求饶,也死定了。”监工头目几乎气死,他敢肯定,新主事就在别墅中看着这边,要是自己处理不好这次冲突,估计要被降职了。

    唐顿犹豫着是不是大开杀戒,闯进工头楼,夺回魔典,让他向监工服软折腰,哪怕只是暂时的委屈求全,他都不想做。

    “如果我低声下气,恐怕魔典荷玛都会瞧不起我的。”唐顿嘀咕了一句,握紧了铁管,准备杀进去。

    “你们让开,让他进去。”一道粗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让监工们脸色大变。

    .............

    ps:第二更送上,也是公众版的最后一章了,凌晨上架,进入vip后,会更加努力的更新!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