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条 第八十九章 杀透
    对于矿工们来说,监工就是凶残狠毒的恶魔,可是此刻,在粗狂的声音响起后,他们就像是温驯的猎狗,齐刷刷地立正,朝着别墅弯下了腰行礼。

    “主事大人!”

    监工们恭敬的大喊,直接让矿工们吓尿了,一个个赶紧闭上了嘴巴,甚至连呼吸都放缓了。

    匕首矿山是西境公爵普拉西多?多明戈的重要财源,那么派来的主事,绝对是心腹,别说他们这些底层的矿工,就连晨雾镇的镇长,见了人家,也得跪舔,小心款待。

    大工头们受惊不小,匆忙的穿上衣服,就要从大楼中往出跑。

    “矿工之间的恩怨,就用矿工间的方式解决,你们维持住秩序就好,别让搔乱扩大。”

    夕阳已经落进了地平线,不过借着余辉,唐顿还是看到了站在别墅三层,打开的百叶窗后的那个消瘦的身影。

    很难想象,看上如此羸弱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粗狂豪迈的嗓音。

    主事发话,监工们自然不敢阻拦,让开了一条通向工头楼的通道,不过他们全都恶狠狠地盯着唐顿,这梁子显然是结下了。

    看到唐顿头也不回,步伐坚定的走进宿舍楼,新主事多芬克面无表情,心头却是闪过了许多想法。

    “你准备把那个少年当做破局的利刃?”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女人站到了多芬克身边,看着唐顿的背影,忍不住询问,“你觉得他可以办到吗?”

    丈夫最近频繁皱起的眉头,让妻子知道,他这段时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多明戈公爵的两个儿子最近因为争权夺势,闹的不可开交,甚至上演了全武行。

    匕首矿山的前任主事多沙夫已经被大少爷拉拢,这七年下来,沆瀣一气,贪污了巨额的款项。

    小少爷因为被哥哥打了一顿,急怒攻心下,没有思考,就把矿山存在的这些问题告诉了多明戈公爵。

    最近几年来,多明戈公爵已经逐渐将西境的一些曰常事务交给大少爷管理,听到这件事后,震怒,立刻派了多芬克担任匕首矿山的新主事,并且核查十年来的账目。

    “小少爷太心急了,我本来已经在着手收集证据了,到时候可以直接弄死多沙夫,打击大少爷在公爵心中的地位,现在这么一搞,让我很被动。”多芬克非常郁闷。

    旧主事多沙夫在匕首矿上任职七年,早把这里经营的像铁桶一般,守卫团长、总监工、甚至是那些矿霸,都是他的人,至于隐藏在暗处的嫡系,可能更多。

    多沙夫的余威未消之下,谁敢投向多芬克?他们看似恭敬,其实根本不以为然,都是装出来的,他们始终认为,多沙夫会干掉多芬克。

    因为七年中,已经有五任主事,在和多沙夫的权力斗争中横死矿山,或者灰溜溜的逃走。

    多芬克看似风光,其实处境十分危险。

    “别忘了你的目的,就算再难,也要撑过去。”妻子安慰,“我看这个少年不错,很有胆识。”

    工头楼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嚎,让矿工们集体打了一个寒颤,他们都往楼口凑着,伸长了脖子张望,可是没一个有胆子进去。

    “嗯,如果他做到了,我不介意提拔他,给他地位和金钱。”多芬克迫切地需要一个契机,打乱匕首矿山的一切旧有规则,然后重现建立属于他的新秩序。

    不知道自己被多芬克看上、已经当做棋子来用的唐顿正走在楼道中,目光阴沉。

    两侧墙壁上的一扇扇房门全都打开了,那些矿工打手们、佣兵们,全都抱着膀子,戏谑地看着唐顿。

    “不知死活的东西!”

    “奥斯,快弄死这小子,然后吊在木架上风干成咸鱼干!”

    谩骂和侮辱响起一片,一些打手甚至还做着下流的手势,吹着口哨,刺激唐顿。

    能够被选为亲信打手,体格自然毋庸置疑,不然怎么镇压矿工?所以他们魁梧强壮的犹如暴熊一样,一个个肌肉隆起,满脸的张狂和狰狞,暴力特征明显。

    三个跟进来的年轻亲信看到两侧这些男人,吓的脸色都白了,双腿发抖。

    “工,工头!”一个亲信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

    “喊什么喊?”唐顿大声的咆哮,朝着这些打手狠狠地竖起了一个中指,“有种出来干老子呀!”

    呸,一个打手张嘴就是一口浓痰,吐向了唐顿的脸。

    唐顿侧身闪开,手腕一抖,就甩出了手中的铁管。

    噗,鲜血飚射,打手的肚皮被磨尖的铁管刺穿了,剧痛让他惨叫了出来,撕心裂肺。

    “再有下一次,我射~穿你的嘴巴!”唐顿站定,看向了四周,怒吼雄浑,“谁不服,站出来!”

    打手们不在嘲笑了,而是一个个眼神冷峻的盯着唐顿。

    当然,也有一些人看到这小子动作凶暴,下意识的收敛了表情,他们觉得反正双方没有冲突,干嘛要惹这种愣头青?

    “哼!”唐顿继续前行,在他身后,是那些挤在门框中的打手和佣兵,以及一个被射穿了肚皮的倒霉鬼。

    他的身下,已经汇聚了一滩血液。

    “奥斯,滚出来!”

    唐顿刚喊完,楼梯上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响,迅速接近。

    几个呼吸后,五十多个打手就像海洋中觅食的沙丁鱼群,从楼梯口冲了出来,涌进了楼道中。

    “就是他,上!”

    “宰了他!”

    打手们看到唐顿,立刻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扑击。

    三个年轻亲信看着明晃晃的刀刃,胯裆湿润,是真的被吓尿了,结果看到唐顿工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快步迎了上去,一时间佩服的无以复加。

    就连那些围观的家伙们,也不得承认,唐顿这一刻的气势,不弱分毫。

    唐顿右手伸后,从背囊中拔出了一根铁管,顺势甩了出去。

    咻,尖锐的铁管撕裂空气,像弩箭一样,射进了冲在最前面的打手的肩膀中。

    血花飚射,强大的冲击力带着他的身体都有一个后撤。

    咻,咻,咻!

    唐顿右手猛挥,犹若一台连射弩炮似的,眨眼间就投掷了十根铁管。

    排头的矿工们直接被射的人仰马翻,冲击势头一滞。

    鲜血溅在墙壁上,又流了下来,哀嚎声开始弥漫。

    围观的人群看到目瞪口呆,还没有接战,奥斯的打手已经倒下了近十个人,士气大跌。

    唐顿继续冲刺,让双方距离迅速拉近。

    矿工们抡着砍刀,要劈开唐顿的头颅,不单是奥斯的命令,鲜血的刺激,也让他们全力以赴,拿出了最凶残的姿态。

    砰,砰!

    抽出新的铁管,唐顿连续两下快速挥舞,打开了劈来的两柄砍刀,撞出了清脆的铁器交击声。

    两个矿工被震得手臂发麻,还没有收回砍刀,唐顿的凌厉攻势到来。

    右侧矿工的膝盖骨被唐顿猛踹,痛疼中,跪向了地面。

    唐顿右手抡击,两连击打在左侧矿工的脑袋上,直接将他放翻,随后膝盖上抬,撞在了跪地矿工的下巴上。

    迈过这两个失去意识的打手,唐顿继续猛攻。

    矿工们靠的就是强壮的身体,以及经常打架的经验,可是这些在唐顿面前,完全不构成优势。

    唐顿就算不加持起手三神术,身体素质也完爆这些打手,一柄铁管在他手中挥舞,犹若千钧之重,没有人可以抵挡一击。

    “去死吧!”唐顿一个跳劈,铁管朝着身前的矿工当头砸下。

    矿工举刀格挡,可是唐顿的力量太大了,直接连带着砍刀砸在了脑袋上,让他眩晕,跟着就被抽翻。

    围观的人群傻眼了,看到唐顿加大攻势后,这些矿工居然连攻击都做不到,只能防守,而且被打的节节败退,每一次眨眼的时间,都会有一个倒霉鬼被打的头破血流,倒在地上。

    呼,铁管撕裂空气,顺势插进了一个矿工的大腿,唐顿拔出,又是一捅,刺进了他的左小腹,接着左手一扯,将他拉到了身后。

    还剩下的八个矿工全都举着砍刀,死死地盯着唐顿,可是没一个人赶上,没办法,在唐顿身后,足足三十米,躺了四十多个重伤的打手,除了晕过去的,其余的都在哀嚎、呻吟。

    满地的鲜血,扭曲的脸庞,让楼道中就像变成了屠宰场!

    八个矿工退向楼梯口,他们的胆气已经完全被打掉了,额头上都是冷汗。

    围观的人群已经不说话了,唐顿干翻这波打手的速度也太快了,让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大家一起上,不然奥斯大工头不会放过咱们的。”

    有个矿工激励士气,可是矿工只是嘴上答应着,谁也没动。

    唐顿走向了楼梯口,闲庭阔步中,犹如在自家的后院散步。

    啊,一个矿工想到奥斯的凶残,大叫着,破罐子破摔地扑向了唐顿,砍刀还没有挥下来,就被他抓住了手腕,

    唐顿抓着矿工,将他砸在了墙壁上,跟着刺出铁管,捅进他的肩膀。

    噗,鲜血喷射中,矿工被钉在了墙壁上。

    听着同伴的惨叫,看着唐顿一脸淡定,剩下的七个矿工吓的丢掉了手中的砍刀,远远地让开了楼梯口。

    唐顿杀透了五十多个矿工的阵容,踏上楼梯。

    “你小子别得意,我们奥斯大工头有两个魔能者手下。”矿工觉得自己的退让弱了气势,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句,殊不知这种表态,更显得他们色厉内荏。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英雄信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