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悬赏 第十六章 副监狱长普瑞森
    看到古丁发过来的讯息,柔斯有些不敢相信,她立即拨通了卡维尔的通讯器。

    通讯器一响,卡维尔就立即接通了,“柔斯大姐,怎么了?”

    “凯恩那个家伙是不是逃出来了?”柔斯直接开口问道。

    凯恩接过了通讯器,“大姐,是我......”

    “你真的逃出来了?”听到凯恩的声音,柔斯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监狱系统出现了严重的故障,古丁那小子趁机把我给弄出来了。”凯恩爽朗地笑道。

    两人稍稍寒暄了一阵之后,才挂断了通讯器。

    柔斯这才知道古丁所说的都是真的。同时,她心里也有些疑惑,海蓝星监狱里的系统故障在这种时候出现,也太过凑巧。她从小看着古丁长大,还真不知道古丁什么时候多了黑客这种本事。

    柔斯立刻给古丁发了一则讯息,“今晚蔷薇酒馆重新开张,回来上班,迟到的话,本月工资减半!”

    到了夜班的时间,古丁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蔷薇酒馆。酒馆门口,进出的人虽没往常多,但远远就听到酒馆之内依旧热闹非凡。

    古丁踏进酒馆,“肉丝”大婶他们已经坐成了一圈,正举杯庆祝着什么。看到古丁推门进来,柔斯冲着古丁招了招手,她的左手边留出来了一个空位。

    古丁看了看,也只有那么一个空位了,他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调酒师巴腾德递过来一杯米尔卡。平常时候,如果“肉丝”大婶看到有人在自己的酒馆里点这种无酒精饮料,都会骂一句“娘炮”。但今天出乎意料,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将自己的酒杯举起,“庆祝小凯恩顺利逃出海蓝星监狱,今晚大家放心喝,所有酒水饮料全部记在凯恩账上,明年让他连本带利全部还给老娘。”

    众人都很欢乐的举杯,酒馆里目前除了蔷薇酒馆的伙计之外,也有一些外人。对于古丁所做的事情,他们内部知道就好,如果让外人知道了,只会给古丁带来麻烦,所以酒馆里也没人提起。

    欢乐的派对一直开到了凌晨,才将所有客人全部送走。喝了不知道多少桶酒的“肉丝”大婶依旧不显丝毫的醉意,她再次将众人的酒杯全部斟满,朝着古丁举起,“凯恩的事情,他都告诉我了。我柔斯.金吉尔代表我的兄弟们感谢你!”

    蔷薇酒馆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是高举酒杯。

    古丁只是咧嘴一笑,什么都没说,仰头将那一杯米尔卡灌进了喉咙。

    蔷薇酒馆的其他人也都笑着将烈酒灌进了喉咙。

    没有了海皇的控制,天河星域的监狱系统很快恢复了正常,而病毒也在几个小时之后受到了控制。

    古丁不知道的是,这次的天河监狱病毒入侵和系统故障事件不仅仅引起了天河监狱总部的强烈反应,甚至连联邦zhèngfu都给予了高度的关注。

    百分之八十以上逃出的罪犯都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抓回,而海蓝星这边,之前古丁看到的那两个逃走的罪犯也被抓回。海蓝星清点了一下未能捕获的逃犯人数,还有三名,其中最有名气的莫过于之前被判处死刑的,具有三亿以上悬赏金额的星际海盗凯恩。

    第二天下午,兰沃星的系统故障和病毒终于彻底处理好,普瑞森也的确没什么心思继续在这个星球上待下去了。其他分部出现同样问题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也知道海蓝星上,自己的死敌凯恩已经成功越狱逃走。他心有不甘地乘坐星际传送抵达了海蓝星,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经过。

    深夜,海蓝星上月色微凉。

    海蓝星监狱的审讯室里,那痛苦的嘶吼与求饶声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晚上。在审讯完最后一个被抓回来的囚犯之后,满脸横肉的普瑞森推门而出。

    两名狱精将里面的一名囚犯架了出来,那人已经被折磨得不chéngrén形了。两只手的手指已经断成了二十多节,指甲更是没有一片完好。**的上身,有着十多处被强烈电击留下的皮肤表层灼伤痕迹。而裤子上更是传来一阵腥臊气味,隐约还有湿痕,显然是被折磨得失禁了。

    出了审讯室,普瑞森拨通了海蓝星监狱长的通讯器,他作为总部的副监狱长,对于分部的这些监狱长是有直接管辖权的。

    凌晨三点半,正处于熟睡状态的老亨利被通讯器的声音吵醒,作为海蓝星监狱的监狱长,他在海蓝星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监狱系统被病毒攻击,系统彻底失灵的事情,已经折腾了他一整天,差不多一直忙到凌晨他才到家。

    这才刚躺下几个小时,竟然就有人来扰人清梦,他有些不耐烦地拿起了通讯器。按下了接听按钮,正准备开骂,却听对面传来了普瑞森的声音,连忙捂住了嘴,额头上渗出了些许冷汗。

    普瑞森是总部的副监狱长,属于分部的顶头上司,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他相当的记仇。

    老亨利在天河监狱混了三十多年了,对于普瑞森也算有些了解。七八年前一次去总部开会,有一个分部的新任监狱长第一次见到普瑞森那滑稽的长相,忍不住笑了一声。后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那名监狱长不仅仅被免职,并且被搜罗了一大堆罪证,被普瑞森以贪污受贿的名义送进了天河监狱总部的性犯罪分区。那名监狱长受不了在监狱中被人凌虐,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自杀了。

    “听说,你们前天招募了一个叫古丁的实习生?”普瑞森的声音有些yin冷。

    “实习生?”老亨利听了一愣,不过立马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哦,我想起来了,是个基础军事学员的毕业班学生,我看过他的简历,很优秀。”

    “我要他的所有资料。”普瑞森的声音依旧yin冷。

    “现......现在吗?”看了看房间挂钟上显示的时间,凌晨三点四十一分,他有些不情愿地问道。

    “你打算让我再等五个小时十九分吗?”疑问的语气让普瑞森的声音显得更加yin冷了。

    老亨利打了个寒颤,“我马上过来!”

    “是谁啊?这么晚?”老亨利的起床的动静吵醒了自己的妻子。

    “监狱那边临时有点事情,我出去一下。”老亨利挤出一丝微笑,快速穿好了衣服,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快步离开。

    老亨利赶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普瑞森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双腿搭在办公桌上。而手中拿着的,是老亨利和妻子的合影。

    老亨利皱了下眉头,“简历我放在最下面的抽屉里。”

    他走到办公桌旁,将指纹按在了桌面的识别系统上,待系统确认之后,抽屉才自动解锁。将古丁的简历从抽屉中拿出,递给了普瑞森,“这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普瑞森没搭理老亨利的问话,将相框放下,拿起古丁的简历翻阅起来。片刻过后,微微眯起了原本就只有绿豆大小的双眼,“蔷薇酒馆?是什么人开的?”

    “是柔斯·金吉尔和她的手下。”老亨利没有隐瞒。

    “蔷薇海盗团的柔斯·金吉尔?以前凯恩的老大?”普瑞森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是的。”老亨利点了点头,“柔斯他们的悬赏令是三十多年前的,自从二十多年前他们的海盗团解散之后,联邦zhèngfu也撤销了对他们的悬赏。这二十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待在海蓝星,联邦zhèngfu军部那边也从来没去找过他们麻烦。”

    “海盗永远都是海盗,那是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普瑞森将古丁的简历用力摔在了桌面上,“通知联邦zhèngfu天河分部,放走凯恩的家伙我已经找到了,让他们吃过早饭之后,派人将这个叫古丁的小子抓起来,直接送往联邦法院进行审讯。”

    (哎,周五寄的合同,周一还没送到,申通这办事效率真的让人着急啊~不知道签约状态什么时候能变......)

    ;

至高悬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