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悬赏 第十七章 哥是高级律师
    一家早餐店里,古丁将刚买的煎包才咬下第一口,就听到海皇的声音传来。

    “我刚刚截取了监狱那边的信息,那个叫普瑞森的家伙说掌握了你协助星际海盗凯恩逃离海蓝星监狱的证据,刚刚从联邦法庭申请下来逮捕令,精察已经在路上了。”

    “你确定所有证据都已经销毁了?”古丁扬了扬眉头,并没有显出有什么慌张的情绪,将剩下的半个煎包塞进了嘴里。

    “销毁得干干净净,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海皇十分肯定的回道,“我猜测他们所说的证据,很有可能是凯恩离开时你看到的那两个逃犯。根据监狱的数据库显示,目前在逃的罪犯有三人,那两个家伙不在其中,应该是被抓回去了,他们俩应该算是人证。不过按照联邦法律,仅有人证是不够的,那个家伙有百分之九十三的概率是想要诈你,让你主动认罪。毕竟平常人一下子直接就被押送到联邦法院,还被告知有证据能证明这个人的犯罪事实。为了减轻责罚,主动认罪的人也有不少,这也是他们那个行当的惯用手段。”

    “我知道了,”古丁不慌不忙地夹起了第二个煎包。

    花了几分钟将盘子里剩下的煎包全部塞进肚子里,古丁到前台结了账,心里却暗自埋怨着今天的煎包煎得有点过火,比往常硬。

    古丁所住的这套公寓房,是收养他的老爹留下的,正好在早餐店的对街。这房子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一套普通的民居。回到房间里打开了电视,古丁耐心的等候着,没过多大会,一声声精笛呼啸而近。

    数辆精车疾驰进入小区,在古丁所住的公寓外停下。一群训练有素的精察全副武装地下了车,目标明显是古丁居住的公寓。

    “他们来了。”海皇提醒了一声。

    “知道了。”古丁此时也听到门口处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将大门打开,古丁目光落在为首的精察身上,“你们找谁?”

    “你是古丁?”为首的精察似乎没有料到古丁的年纪这么小,不过少年犯他也不是没见过,心中的一丝狐疑很快散去。

    “没错,我就是古丁。”古丁自然知道这群精察来的目的。

    “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精官一招手,他身后一群真枪实弹的精察立即围了上来,将枪口对准了古丁,生怕他有什么动作。

    古丁摊开了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威胁。“我要求看一下逮捕令。”

    为首的男子眉头微皱,古丁的这种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低头在腕表上将逮捕令电子版发到了古丁的公开邮箱。

    所谓的逮捕令,其实就是一份盖有联邦法院印章的电子版文件,里面详细描述了犯罪嫌疑人的相关信息,并且通常情况下也会罗列出犯罪证据。

    古丁之所以要看这个,是想知道目前联邦法庭到底掌握了些什么信息。一眼扫过去,犯罪证据一栏写的是“尚未提交”,而逮捕令的申请人一栏,是一个让古丁熟悉的名字——普瑞森。

    “这个家伙果然来海蓝星了。”古丁微微挑了挑眉头,十分洒脱地伸出了双手,“好吧,我跟你们走。”

    按照惯例,为避免嫌疑犯逃离,都会使用磁能手铐来束缚嫌疑犯。见古丁这么主动,一帮精察也稍微有些诧异。

    为首的精官也没为难古丁,通常情况下双手是要铐在背后的,因为这样嫌犯动作幅度有限,能更好的进行束缚。那名精官只是将古丁双手铐住,任由他将双手放在身前。一个可能是考虑到他年纪小,威胁程度不大,另一个因素可能是他比较配合。

    古丁就被按着脑袋送进了为首精官的车上。

    车内一股淡淡的木质香料气味,古丁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牌子的香水,但应该也不是便宜货。车内很干净,连车窗都擦得一尘不染,很显然车主是一个比较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车内唯一的一件装饰物是一个立体相框,相框里是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

    看到这里,古丁扬了扬眉头,对这位精长的个人生活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离异?丧偶?还是小孩是收养的?”

    古丁和里德认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受到他一些不良的推理习惯影响,让他比平常人更能注意一些细节的地方,并作出自己的判断。

    约莫二十分钟过去,押送古丁的车抵达了联邦法庭。

    古丁就像是一名重犯,被一群全副武装的精察送进了联邦法庭。

    前来听审的人并不多,陪审团里也只有八个人,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像是来凑数的。

    原告方的律师,是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人,一身黑色西装,打着蓝色的纯色领带。见到古丁到场,他只是微微抬了抬头,就接着低头看向了手中的资料,表情看上去似乎并不轻松。

    至于普瑞森,还没到场。古丁猜想,他应该是故意摆架子,要等最后才来。

    不过古丁也注意到了,自己作为被告,这次上庭竟然连一个援助的辩护律师都没指定给自己。他当即开口问道,“法官大人,我应该可以给自己请一个辩护律师吧?”

    对方的律师立即开口,“马上就要开庭了,如果你的律师能够在结案之前赶到,我们不反对。”

    法官看了一眼那名律师,眼神之中闪过一抹不满,这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是可以的,本来是要给派一个援助律师的,但是问过十几个律师,最近都在忙其他案子。”

    “我刚刚查到,普瑞森在二十分钟前给这名法官发出了一封威胁信,不允许他通知任何援助律师,否则会让他儿子在监狱里加刑二十年。”海皇的声音突然传来。

    “没关系,我认识一个律师,我们可以正常开庭,我会让他尽快赶到的。”古丁冲着法官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联系吧,反正现在还没开庭。”法官也只能这样建议了。

    古丁在通讯器上找到了里德的名字,然后拨通了过去。

    “喂,一大早的,什么事啊?”里德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声音里都透露着慵懒的味道。“你别告诉我你现在站在我家门口,手里拎着一盒煎包......”

    “我记得你好像考过几次律师资格证的,有没有拿到证?”古丁此言一出,听得法官一愣,普瑞森的律师脸上明显闪过一抹不屑。

    “什么叫考过几次,你到底懂不懂律师资格证有几个等级?”里德闻言立马反驳,从古丁的话里听起来好像自己考过好几次都没通过一样。他再次发挥了话痨的天分,解释起来,“律师资格证从低到高分为,见习律师,初级律师,中级律师,高级律师......”

    “喂,我只是问你有没有证而已,要不要这么多废话?”古丁打断了里德,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加以制止,恐怕对方讲到开庭都讲不完。

    “你问这个干什么?”里德忍不住问道。

    “我现在在联邦法庭,被人控告释放悬赏犯。”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里德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日历。

    “有证就赶紧过来,没证的话,找个你认识的律师赶紧过来,九点整就要开庭了。”古丁猜想对方应该是有律师证了。

    “哦,马上过来,我吃个早饭先。不要怕,哥是海蓝星上唯一一个高级律师,包你没事。”里德说着挂断了通话。

    (突然发现今天是四月一号,大家愚人节快乐~~)

    ;

至高悬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