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04章 二十六年后
    二十六年过去了,回到文明世界也已经有十六年的时间,如今的张启帆已经长成十八岁的少年。对人类而言,十八岁其实还是很小,但是从生理范畴来讲,十八岁已经完全成熟,心智也度过了最关键的定型期,可以当做一个合格的成熟个体了。

    于是在这一天,张启帆领到了他的身份识别卡。

    “嘿,启帆,让我看看你的识别卡,号码是多少?我们交换联络号吧。”学校里,一个略微有些肥胖的男孩快步从后面追了上来,拍了拍张启帆的肩膀说到。

    张启帆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是谁。罗仓,张启帆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可以算是与他关系最好的一个人了。

    没有成年,没有领取识别卡之前,联络号是从监护人那里分离出来的附属号码,监护人可以查询到所有打到附属号的记录。虽然因为个人稳私的原因,不能查询通话的内容,但就算这样,叛逆的少年们也觉得不能容忍。

    领取了识别卡,就有了自己专属的联络号,就算给心爱的小姑娘打电话,也不怕被父母知道了。因此领到识别卡后,很多人第一件事,就是把联系人都导到新号码上。

    罗仓前几天已经过完生日,领了识别卡,早早就约定等张启帆领到卡后第一时间交换号码。

    张启帆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腕,手腕上带着的个人通讯终端,识别卡就插在那里面。

    在人类社会生活,通讯终端,识别卡是两样不可或缺的重要东西,没有它们,简直是寸步难行。无论是公共交通,门禁,购物,通讯,都离不开这两样东西。那里不但关联着银行帐户,关联着联系号,关联着身份id,关联着你能想到的一切。

    对于张启帆那冷淡的样子,罗仓早已经习以为常,自顾自的举起手,把自己的通讯终端往上面凑了一起。

    嘀的一声,终端上的显示屏显示:建立联接……,下面还有确定和取消的两个选项。罗仓自然是选择确定。

    等张启帆在自己的终端上点下确定后,两个就正式交换联络号,彼此都能从对方通讯录里找到各自的号码。除了这种方便快捷的方式之后,还可以直接输入号码添加,等对方通过验证,和地球时代的那些网络通讯工具一样的操作。

    弄完这些后,罗仓和张启帆并肩往教室走去,边走边问到:“对了,启帆,马上就要进行职业定位了,你想到以后干什么没有?”

    职业定位是如今人类成长期最重要的选择之一,比地球时代的高考还要重要。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庞大的知识体系,让人类必须选择一个具体的分支,然后进行针对性的教育,才能有效的深化下去。

    十八岁成年之前,学生都只会进行基础的素质教育,十八岁之后,就要确定未来的发展方向,然后进入专门的学院进行深化教育,这个选择叫做职业定位。

    是把自己定位成一名教师?还是厨师?

    如果是教师的话,有成人教育,素质教育,幼儿教育等等分类。幼儿教育里又有胎教,婴幼儿心理,启蒙等等科目。胎教里又有营养学,母体心理健康管理,助产等等选修科目。助产里面又有仪器使用,药剂使用等等。

    如果选择了幼儿教育,可是一个不好,接下来一段时间全社会陷入了生育低峰期,幼儿教育机构大量裁员,毕业后找不到工作,那就完蛋了。

    所以职业定位不但要综合自身的兴趣,更要考虑到未来的发展,一般的家庭花上一年半载去研究,或者父母从孩子一出世就开始考虑,都不足为奇。

    张启帆淡淡的应了句:“参军。”声音并不怎么大,也听不出什么刻意的坚定,却有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味道,听得罗仓为之一愣。

    “参军?”罗仓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下意识的确认一次。认识张启帆也有十年了,在他的感觉里,张启帆性格比较冷漠,为人处事都很低调,从来不主动招惹麻烦,不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这样的性格,不像是会选择加入军队这种暴力机构的人。

    张启帆点点头。

    “为什么?”罗仓充满好奇的瞪大眼睛,急切的问到,他这个体型,可不是参军的好材料,如果张启帆去参军的话,这就意味着自己要和好朋友分道扬镖了。

    “战斗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张启帆淡淡的应到,语气并不怎么郑重,反倒有种理所当然的味道。

    罗仓仿佛现在才认识张启帆一样,难以置信的张大嘴巴,他无法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张启帆的嘴里说出来的,他这个同学性格比较淡漠,也不喜欢与别人争斗,认识他这么久,连架都没见他打过,怎么可能会理所当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你……你平常连架都没打过,怎么会认为‘战斗是你存在的意义’?不过这句话话好酷哦。”罗仓眼睛冒起小星星,确实,不管张启帆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说这句话时的样子,真的非常酷。

    张启帆撇了撇嘴,嘴角勾起一丝不屑,没有回答罗仓的问题,反而把目光投向天空,天幕之外的星光闪烁着,炫丽而璀璨。

    ……

    拖着行李来到地面突击队征兵处,张启帆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一栋破破烂烂,很上年头的陈旧建筑,占地面积倒是不小,但如果不是门口挂着硕大的征兵处的牌子,没有人能把它和突击队联系起来。

    军事建筑,门口连个站岗的卫兵都没有,倒是有一个上了年纪的门卫,看他那悠闲的样子,与其说是在看门,还不如说是在养老。

    没站岗的卫兵就算了,在门禁系统如此发达的年代,竟然用‘人’来看门?到底是奢侈呢?还是连安装门禁的经费都没有呢?

    不过幸亏有这样的一个人,至少能让张启帆问一下路。

    门卫的老大爷上下打量着张启帆,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的表情:“你想参军?参加地面突击队?你是来报名的?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你确定你没开玩笑?别看大爷我年纪大了就乱捉弄人,就你这身板,大爷一只手也能放翻你。”

    一连串问题从门卫的嘴里崩出来,张启帆默默的听完,直到门卫要掀起袖子了,他才淡淡的点了点头。

    门卫大爷被他这淡然的样子弄得有些愣了,这点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真的来报名参军的?还是真的来捉弄人的?

    直到确认张启帆真的是来参军的,报的真的是地面突击队时,门卫的表情变得不像看稀有动物,而像在看傻子。把路指了,看着张启帆远去的身影,门卫还是一脸无法释然的表情,不知是惋惜还是嘲笑的摇了摇头。

    征兵大厅里,宽敞的大厅摆了一排宽大的桌子,但只有一张桌子后面有坐着人,其余的一看就好久没人动了,桌面上落了薄薄一层灰尘。看来连门禁都没有经费安装的征兵处,连无尘中控也没钱装。

    唯一有人的一张桌子,坐着一位时尚的少妇,盘起的头发显得干练利落,双手在个人终端的立体投影上拨动着,像是在玩什么激烈的游戏。

    直到张启帆走到桌子面前,她才反应过来,诧的抬起头打量起张启帆,面上带着询问的表情。

    “报名,地面突击队。”张启帆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牌子,确定上面写着确实是征兵处,才把背包放到脚下,自己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少妇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要报地面突击队?”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