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10章 谁是肥羊?
    张启帆从民用船上下来,踏足地面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荒凉,巨大的空港区,拥有大小泊位一百个,现在只有一架太空船停泊,上下的客流只有区区不到三百人。

    地上各种各样的垃圾,时不时在气密门的空气释放下,被卷得漫天飞舞。一眼望不到头的空港,几百人稀稀落落的散布在各个位置,寂静的宛如鬼域一般。

    张启帆有点怀念这样的场面,在他前身成长的那个世界,死寂,空旷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视野内能活动的东西比这里还少。

    提着行李包,张启帆辩认了一下方向,径自朝着其中一个出港口走去。走着走着,隐约的,张启帆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不止一次的落到了他的身上,目光内蕴含着满满的恶意。

    和任何衰落的地区一样,前进要塞的犯罪率居高不下,这里充斥着大量的无业游民,虽然有最低的社会保障,保证这些人的生存基础,但是更高层次的追求,就必须要用劳动来换取。然而衰落的前进要塞,并不能为大部分的人提供工作岗位。

    有能力离开的人,早早就已经搬走了,留下来的大都是一些能力低下,学历不高,天性懒惰的人,他们就像温床,滋生着人性最丑陋的恶。

    偷蒙拐骗都是轻的,吸毒,强|奸,**,杀人放火等等层出不穷。

    与当地大部分领取社会保障物资的居民而言,这里的罪犯更青睐外来的人员。

    毕竟是拥有深厚历史底蕴,见证了人类在星系开拓期间的所有历史,前进要塞是一个非常闻名的人文旅游景点,每年都有数十万游客来此游历,这些游客便是本地罪犯的主要对象。

    外表削瘦的张启帆就是最受欢迎的作案目标。

    巴蒂尔倚在空港二楼的栏杆上,望着下面出入的码头,几乎是张启帆踏出船舱的第一刻,巴蒂尔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身形削瘦,脸容稚嫩,衣物整洁高档,背跨行李包,看上去就像一个刚高素毕业,正在进行毕业旅行的应界毕业生。做为一个具有人文气息的历史胜地,前进要塞一年要迎来几百名类似的游客,不过大部分都是结伴同行,像张启帆这样孤身一人的非常少见。

    独身,就意味着下手的风险更小,这是最好的目标。巴蒂尔立刻就跟上去了,脚步显得有点急迫。

    不急不行,在空港区域找目标的并不止他一个,下手慢了,很容易被别人抢先。

    果不其然,等巴蒂尔跟上张启帆后,空港内三三两两游荡的各色团伙,看到了他后,都很自觉的转向别的地方去,只是各自的脸上多少都现出一些惋惜,前进要塞越来越破败,来的人越来越少,好的目标现在很难碰得上了。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破坏了规矩,很容易会让所有人都没饭吃,自然就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所以,无论是什么人,都会自觉的维护着这种没有明文的规矩。

    巴蒂尔是一个独行侠,并不是因为他找不到同伙,而是因为他不需要。巴蒂尔是一名身高两米二,体重一百三十公斤的壮汉,练过一段时间拳击,普通三五个成年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年头好目标太少,马蒂尔不需要别的人来分润他的收获。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巴蒂尔将定速战速决,不让目标离开空港,巴蒂尔很清楚这里的布置,知道几个最合适的下手位置,那里的监探设备已经损坏,而且人流稀少。

    跟了一段距离后,巴蒂尔发现目标仿佛知道他的心意一样,尽挑一些人流稀少的路线来走,越走越偏僻,越走监控设备越少。

    这么顺利?巴蒂尔有些难以置信,平时做这种买卖的时候,都是一堆状况,要不就是目标净挑人多的地方走,要不就是非常警觉,看到巴蒂尔就一副警惕得想大叫的样子,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下手的机会,电子巡警又巡过来了。

    巴蒂尔做事非常小心,他可不想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所以绝对不能让监控或电子巡警拍下确凿的证据,不然就算他跑出太阳系,也逃不过那星域联网的追捕。

    因此他有时宁愿放弃目标,也不轻易被拍到证据,这也是他一直能逍遥法外的主要原因。张启帆这种自己往偏僻地方走的举动,巴蒂尔再怎么小心,也只会觉得是上帝在保佑他。

    终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一条通道,这条通道是通往地面某个区域,但因为客流太少,早已经封闭了,所有的临控设备也年久失修,完全失去效用。

    通道的入口处原本是挂着一个牌子显示此路不通,但是张启帆却好像看不见一样,直接走进了通道里。

    巴蒂尔快步跟了进去,右手探进怀里,再掏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套上了一只铁指环。

    一般情况下,巴蒂尔是不会用刀斧之类的利器,因为空手和拿着武器,两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空手的话,就算被警察逮到,最严重也就判个两年,但是持有凶器,刑期最低就两年,如果有伤到人的话,判个三五十年都是可能的。

    铁指环不在武器的范畴,但是以巴蒂尔的体型,它的威力不会比一般的刀斧弱,一拳下去,轻易能砸断骨头。

    可是,就在巴蒂尔气势汹汹的追进通道里,却发现目标已经转过身,身上的背包子放到地上,两手下垂,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仿佛是在专门等他一样,巴蒂尔的心里升起了不安,脚步迟疑疑的缓了下来。

    从事他这种‘职业’的,得罪的人绝对不是少数,不说抢地盘,收保护费,打群架结下的仇怨,光是那些事主的数量就数之不尽。

    上一次,有一个小帮会不知死活,拐了一个偷溜出来游玩的富家女,先抢光钱,还把人轮了然后卖到了地下**,等被解救的时候人已经疯了。

    富家女的父亲花钱请了一队人,把这个小帮会的三十几号人全抓了,脑袋砍下来放进维生箱里,拉到偏远的虚空流放。

    一个脑袋所需要的营养很少,一个维生设备足够供应几百年的营养,这段期间,脑袋是活的,人的意志也是清醒的,但是说不了话,除了眼珠能动,哪里都动不了。

    于是这个脑袋便神智清醒的看着永恒不变的漆黑虚空,死寂枯燥直到发疯,几百年后因耗尽寿命而死。

    这是最让人不寒而悚的刑罚,身处其中的人唯一希望是尽快的死去,但是只剩下一个脑袋的他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因为连下腭都卸掉后,咬舌都是一个妄想。

    所以巴蒂尔绝对不去招惹那些看上去非常有钱和富贵的人,除此之外,他还会非常的小心,绝对不给敌人有埋伏他的机会。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