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22章 哗然
    随着外骨骼装甲,遥控机器人,思感控制系统的发展,如今的兵种在身体训练强度上,已经远远比不上旧时代的军人。

    尽管地面突击队已经是个可有可无的编制,但是每天的日常训练还是保持着,而且因为科目是很多年前制定下来的,强度还非常的高。这造就了地面突击队里一堆肌肉猛|男。

    训练项目非常精细,刻板,但又有人性化的一面。很多士兵私底下都戏称这套系统叫做“打怪升级”。

    因为训练科目的计算方法,就是从游戏里的任务系统演变过来的,由军网的智脑进行分配和计算。

    首先,所有的训练项目分为日常和挑战两大类,日常的训练包括跑步,单杠,哑铃等等具有一定针对性的个人项目,还有队列,配合等群体项目,每天都要进行。

    然后还有挑战类的项目,比如射击,武装越野,格斗,枪械拆装等等。

    这些挑战类项目不需要天天训练,只要挑战过关就行了。每过一个项目,智脑就会打分,过关的速度越快,完成度越高,分数就越高。这简直就是排名次的最好工具。

    为什么四大凶兽在铁血营里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就是因为他们的挑战项目分数非常的高,远远抛离第二集团的人马一大截。而且这些项目成绩即使拿到整个军网,也是非常靠前,甚至数一数二的。

    第二天一早,完成日常项目的吴鹏洗了个澡,准备到餐厅补充点能量。一进到餐厅,却发现所有人都挤在查询机前,查询机上大大的屏幕显示着一连串名字。

    什么情况?吴鹏拨开围观的人群,挤了进去。看到了人群最里面的猴子,吴鹏才拍了对方的肩膀问到:“发生什么事了?”

    猴子叫候凯,是营里消息最灵通的家伙,因为这个家伙没皮没脸的,最喜欢打听各路消息,也擅长从蜘丝马迹中分析出一些不一样的情况出来,上次关于张启帆的消息,就是吴鹏从他这里打问出来的。

    所在营里有什么不明的情况,问他就对了,别人不一定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问着猴子的时候,吴鹏也把目光移动查询机上,眼睛一扫过名单,立刻就发现异常,一个全新的名字高高的挂在名单的第一位——巫妖。

    查询机上的名单一般都不显示真名,因为这份名单每过一段时间会同步到军网上的,也就是说整个军网都可以查询到这个成绩。

    但是军队是内部挖角非常厉害的一个地方,如果你的营头出了一个尖兵,立马有一大堆营头像苍蝇一样围上来,借调,转营,甚至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下黑手,总之无所不用其极,让人不胜其烦。

    最后不知道是哪个游戏达人想出了这个方法,军网训练系统的所有人一律用化名,于是一系列稀奇古怪的名字就全冒出来的,什么‘夜敲**门’,‘一夜九次郎’之类的都算文雅的,还有一些叫‘我有一根大%$’,‘今晚&*很痒’之类的,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智脑是没有感情的,不会限制这种不雅词汇,以至有一段时期,整个训练名单上全是这种不能直视的名词,起得变|态越受欢迎。

    最后军部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不能给智脑加上不雅词的限制,只能采用一个笨方法,派出巡查组下到各个营头,发现有这种不雅名字的,整个营的训练强度调高三倍。

    一人起名爽,全营训得惨,这种不雅名字很快就消声匿迹了。

    吴鹏自己的代号叫鲲鹏,听说那是一种很大很大的鸟,吴鹏希望自己也有一只。可是此刻他的代号,正排在第二位,被巫妖死死的踩在脚下。

    什么情况?吴鹏有些愣了,再看名单左上角的榜单说明,上面显示着:射击榜。

    吴鹏瞬间就有一种怒火直冲天灵盖,理智尽丧的感觉。如果是别的榜单,比如格斗榜之类的,被踩到第二还没什么关系,因为那些科目他没占据优势,陈广胜和菲利普的格斗都比他强,巴库斯的武装越野,负重是他的一倍。

    但是射击榜,那是他的强项,整个铁血营他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射击第一要素是眼准,第二要素是手稳,没有人的手能稳得过他的他的仿生机械臂。

    无论是立姿射击,还是远程狙击,几乎都是满分,唯独扫射项目,他的分数比较低。

    扫射是用高速机枪,在短时单出人击毁大量目标的一项考核,浪费的子弹越少,击中的目标越多,耗费的时间越短,得分就越高。

    这个项目的纪录一直是由遥控装甲队保持的,吴鹏只是一个人类,没办法和那些拥有电传瞄准系统,思感操控系统的遥感机器人相比。

    但是比不了机器人,和正常人类相比那是没有问题的,至少在铁血营里,论射击还没有谁能踩他一脚。

    餐厅里的这架查询机是铁血营内部的机器,只会纪录这个营地里的成员的成绩,这个巫妖是哪里冒出来的?射击竟然排在他前面,作弊的吧?

    训练成绩作弊还是挺容易的,比如遥控装甲队的那些死宅,你让他们拿真枪射击,后座力能把他们震残废。但是让他们拿鼠标遥控装甲机器人的话,就连甩枪爆头这样的神技他们都能耍出来。

    所以智脑是不限制训练是否使用辅助工具,但问题是这里是地面突击队,所有成绩都是赤手空拳打出来的,真要有人敢作弊,营里的这些野蛮人能把你轮成肉馅。而且营里也没有这种辅助工具啊?

    对了,这个巫妖是谁?愤慨了半天,吴鹏突然想起这个问题,然后脑海里立刻闪过张启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这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昨天只有一个人是新到营地的,那就是张启帆,毫无疑问,这个代号巫妖的家伙正是他们的新任指挥官。意识到巫妖的真正身份,吴鹏心里的那些愤慨竟然像泄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如果是那个变|态的话,似乎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不一定是作弊。是的,张启帆那充满暴力的出场,直接被吴鹏在心里被打上了变|态的标签。

    “让让,让让。”吴鹏拨开围观的人群,在查询机上点击着。此刻屏幕上显示的是射击项目的总分,还有很多细项目是可以查询的。即然巫妖很可能是张启帆,那吴鹏倒对细项产生了兴趣,从细项上可以更直观的了解他的真正实力。

    当点开细项之后,吴鹏两眼瞪得滚圆,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围观的人群里也响起了一片哗然的声音。

    ps:求推荐票和点击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