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29章 装甲精英俱乐部
    当张启凡推开格斗室的大门时,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关切的脸,李莉馨可是一直看完张启帆的所有战斗场次,那硬生生把折断手臂扳直的残忍一幕,直看得她是又寒怕又心痛,不过她还没有忘记自己副官的责任,早早就抱着急救箱等在门前。

    手臂骨折放在地球时代,至少是伤筋动骨一百天的重伤了,但在现在却是贴一记创可贴般简单的轻伤,就算是截肢,立体肌体打印机也能把四肢完整的打印出来,何况只是区区骨折。

    连医院都不用进,把骨头扳正,打一针就行了,纳米修复剂能顺着血管直抵骨折处,分解碎骨,修复骨骼。

    一看到到张启帆出来,李莉馨就迫不及待的去扒他的衣服,准备给他治疗。张启帆没有拒绝,尽管这样的伤势,在他的精神力引导下,能比普通人快很多倍的速度恢复,但是再怎么快,也比不是纳米修复剂,他可不想扛着断手几天都活动不便。

    除了李莉馨外,几乎围观的铁血营士兵都围过来了,看到张启帆,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除了四大凶兽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清楚张启帆的实力,以致被这场战斗深深震憾了,他们心目中,张启帆那嬴弱的形象彻底被颠覆,以致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好。

    倒是吴鹏几个被揍过一顿,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太失态。吴鹏更是马上立正挺胸,吼到:“长官好。”再次见识了张启帆那变|态的实力,吴鹏的这声长官叫得是越来越自然。

    被吴鹏的吼声惊醒的其余人等连忙跟着叫起来,一开始还参差不齐的,此起彼伏叫了几下后,大家都意识到不对了,稍稍停顿了一下,前后左右看了一眼,然后突然爆发出一声整齐的怒吼:“长官好!”声量之大,震得正在找注射器的李莉馨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

    “好。”张启帆应了一声,突然想起点什么,转向李莉馨问到:“有人报名挑战我吗?”

    张启帆的话音刚落,标杆一样站得笔直的队伍里,大部分人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当然有人挑战,而且比例还不少,铁血营上百号人里,至少有七八十都报了名,在他们看来,身形削瘦的张启帆正是他们最喜欢欺负的对象,难道有一次机会光明正大的殴打长官,谁肯轻易放过。

    只有吴鹏几个和收到警告的猴子等相熟的人等,才慎重的没有凑热闹。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他们的长官是什么人物了,一个连十六级的遥控格斗机器人都硬生生干掉的家伙,这可是比四大凶兽还恐怖的存在,挑战他不是想找死吗?

    李莉馨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往队伍里看去。迎着她的目光,那些脸色刹白的家伙拼命的摇起自己的脑袋,目光中带着讨好和祈求的神色。

    李莉馨的心里就像三伏天灌了一瓶冰饮料一样,爽透心了,曾几何时,这个眼高过顶的野蛮人会用这种讨好的目光看自己?没有长官撑腰,她这个副官就像是保姆,佣人,天天负责给他们收拾烂摊子,还容易受到言语上的骚扰,日子过得太艰难了。

    可是张启帆才来两天,李莉馨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地位蹭蹭蹭的往上涨,可以预料,有这么强势的长官撑腰,以后她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这一刻,李莉馨的心里只有一种感觉,狐假虎威,真爽!

    有意的沉吟了一下,多享受了一会那些野蛮人们求饶的目光,最后才向张启帆报造到:“没有,长官,没有人挑战你。”

    张启帆有些意外的扫了队例一眼,不像啊,这些家伙是那么温驯的吗?全是桀骜不驯的家伙,会一个挑战的都没有?昨天不是就有一个宣称要挑战自己的吗?

    张启帆的目光在队例里巡梭着,最后落到了昨天下午那个扬言要挑战他的家伙身上。不过现在对方已经没有昨天那种‘快过来打我啊’的讨厌表情。而是目不斜视,神情严肃,身体挺得笔直,像最标准的标兵一样。

    张启帆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几遍,他却丝毫没有反应,仿佛昨天他根本没有说过‘要挑战’之类的话。

    “没有人要挑战我吗?”张启帆看着那个家伙,大声的问到。

    “报告长官,没有。”逮到机会了,大家难得一致的整齐,吼的最大声的都是那些报过名的。

    张启帆有点失望的摇摇头:“那以后你们听我的,解散。”

    ……

    装甲精英连俱乐部,某个皇牌驾驶员专用训练室,装满营养液的休眠舱盖子打开,施奈德连爬带滚的从里面翻出来,站都站不稳,一下子扑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痛苦的呕吐起来。

    可是呕吐的痛苦,却丝毫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此刻他的脑子里还是格斗机器人被顶成两截,零件四散的那一幕,满脸子都定格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

    他就是操控格斗机器人与张启帆对战的那位驾驶员。

    装甲精英俱乐部是一个泛星域的民间俱乐部,这里汇聚了泛星域一切遥控装甲驾驶员里,最精锐的那一部分。这些人来自不同的领域,有军方重金培养的,有全息游戏里选拨的,有竞技公司挖掘训练的。无论来自哪一个领域,能加入这个俱乐部,毫无疑问都是万里挑一的绝对精英。

    精英也是分等级的,从一星到五星,再到皇牌,最后封神。神级驾驶员是独一无二,每年由精英俱乐部所有成员决出最强者,然后颁发最高权杖。拥有这根权杖的神级驾驶员,可以获得接下来一年里,装甲精英俱乐部所有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这可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收益,足以让所有成员都拼了命去争取,所以从成立以来,这个神级驾驶员的称号竞争都非常激烈。

    施奈德虽然从来没有拿过这个称号,但是他仍然是装甲精英俱乐部里当之无愧的精英,仅次于神级的皇牌。

    在数万成员的精英俱乐部里,只有一千名左右的皇牌。而这数万名成员,却是在泛星域数千亿人类驾驶员里的精英,可想而知这个称号的含金量。

    可是今天,他这个皇牌驾驶员,操控着一具十六级的格斗机器人,却硬生生的被一个人类打成了两截。尽管格斗机器人不是他最常驾驶的型号,尽管格斗机器人的战力很弱,尽管他对对手一无所知。但是,他输了,驾驶着装甲,输在一个赤手空拳的人类手上。

    这是耻辱,这是恶梦,一回想到那一幕,施奈德就感觉到自己的腰部传来刺骨的剧痛,仿佛被打成两截的不是格斗机器人,而是他的身体一样。

    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神经元操纵系统的缺陷就在这里,因为和遥控的机体联系得太紧密了,机体受到伤害,很容易对驾驶员的精神造成伤害,所以一般情况下,驾驶员是会切掉与机体的痛觉联系。

    但是张启帆的最后一击太狂暴,太凶残,太让他印象深刻。他怎么也忘不了,自己一拳挥在张启帆手臂时,那骨骼断折的手感,但是对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好像自己打折的不是手臂,对方连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张启帆的反应让他有那么一刹间的失神,再回过神来,他已经被顶向地面,无力回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砸向地面,断成两截,弹起的上半身还能看到飞溅的零件,还有弹向另一个方向的下半身,那种场面,回想起来都让人牙酸。

    在地上喘了好半天,他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幸好皇牌驾驶员都拥有自己专属的训练室,他此刻的状态没有被别的人看到,这让他多少好受了点。

    奋力的从地上撑起来,施奈德红着眼,咬牙切齿的喃喃道:“我会找到你的。”

    为了防止军方同部的挖角,这种通过军网的挑战系统联接的战斗,是没有真实姓名番号等记录的,施奈德除了知道张启帆的外貌,其余的姓名,年龄,所属部门,番号等等一概不知。在泛星域数以亿计的军人里找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军人,不谛于大海捞针。

    不过根据联接的延时来看,对方的位置不会超出太阳系,这就大大的缩小的寻找的范围。

    ps:谢谢lost——天使,jonesw,血禅衣,今日有更,32125873的打赏。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